第85章 0085 聚集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4524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元尊终极美女保镖闪婚厚爱:误嫁天价老公重生之低调大亨甜妻指令:老公,要抱抱!随身带着小雅AI噬帝重生

    手机端  &a;lt;a href=&a;quot;<a href=" target="_blank"> target=&a;quot;_blank&a;quot;&a;gt;<a href=" target="_blank">

    “你是什么人?来找我们十三殿下做什么,你为什么不走正门?”那个最开始拦着沐初瑾的小丫鬟如同吐珠一般噼里啪啦的开了口,每一个问题都问的似乎恰到好处。沐初瑾却只是淡淡的笑着,不曾开口。

    那小丫鬟的眼神越发的凌厉了起来,打量在沐初瑾的身上,带着浓烈的戒备。

    正巧阿枫从那边走过来,看到人部都聚集在这边,原本还悠闲的步伐加快了起来,三步两步便跑到了这边。“这是发生了什么状况,大家怎么都聚集在这里。”阿枫的目光用越过人群落在沐初瑾的脸上,眼神微微的有些吃惊。

    “沐姑娘,你怎么在这里?”那拦在沐初瑾面前的小丫鬟在听到阿枫这么说话的时候,眼中也掠过了一抹吃惊。“阿枫,你认识她?”

    “嗯,你们都去忙吧,把她交给我就好了。”阿枫挥挥手,刚刚还围着沐初瑾的人群就都散了,刚刚拦着沐初瑾的小丫鬟眼神更加戒备的将沐初瑾看了一眼才转身离开。“还好我遇见了你,不然府中的这些人非得把我生吞活剥了不可,殿下府有这些人,也可谓是戒备森严。”

    “你这是在抬举我的府邸还是在埋汰我的府邸呢?”楚承辉的声音轻笑着从那边传过来,沐初瑾的身子止不住的微微哆嗦了一下,相较于世子府的萧索,殿下府看邛崃只是冷清了一些罢了,似乎都受了秋末的气息的感染,不管是哪里,都是一地扫不干净的落叶。

    “你不在世子府陪着楚绝郜倒是来我殿下府做什么?我记得,三夫人可是亲口说过,男女之间,未免有些有伤风化。”楚承辉淡淡的笑起来,声音里面都带着调笑,然而沐初瑾的脸上却一直都是淡淡的,似乎根本就没有受到楚承辉所说的这些话的影响。

    “我来只是来拿十七殿下答应好我的东西,其他的事情,就不需呀十七殿下跟着我操心了。”沐初瑾的手,在楚绝郜的面前缓缓的摊开,明显就是一副等待着讨债的样子,阿枫微微一愣,忍不住说了句。“你也太会算时候了。”

    楚承辉的眼淡淡的扫过去,阿枫就怂了怂肩膀,闭了嘴。

    “这是你的东西。”楚承辉将手中的东西抛给沐初瑾,转身便走,他也不知道,自己在和谁赌气,似乎气不过沐初瑾好不容易造访一趟,就是为了这点东西。

    “十三殿下,似乎还欠我一样东西。”沐初瑾站在原地,目光虽然清浅,却一直缠连在楚绝郜的后背上面,不曾离开过。楚承辉被沐初瑾这么一说,整个人也有一瞬间的错愕,似乎还没明白过来究竟发生了一些什么。却还是站住了脚步,转过了身将沐初瑾看着。

    “这绝情蛊的解药,十三殿下是不是该给我了,我的一生,也不能总是让十三殿下左右着。”她的手,继续在空气中摊开,却好似要的理所当然,没有一丝一毫的怯懦的情绪,楚承辉的眼神一瞬间带上了震撼。

    “你爱上了谁?”

    “不管我爱上了谁,绝情蛊的解药,十三殿下都需要给我。”沐初瑾淡淡的说着,忽视了楚承辉眼底的那一丝恐慌,这般绝代风华的奇女子,倘若爱上了别人,那么这一生,他还能否找到如她这般有资格和自己比肩的女子。

    “解药我暂时还没有,你且等等吧。”说吧,便真的转身离开了,甚至连让沐初瑾开口说话的机会都没有给。沐初瑾缓缓的低下了头,微微无奈,却也只能离开。

    “你要去哪里?你一个女子,无枝无依,要去哪里?”楚绝郜站在沐初瑾的身后,声线微微沉痛,沐初瑾的一只脚已经踏出了世子府的大门,一脚门里,一脚门外。

    “天下之大,哪里还不能有我的容身之所,便做一个游医,悬壶济世也是好的。”沐初瑾淡淡的笑了起来,虽然明明知道,站在她身后的人看不见,往日千百般的恩仇,她也不打算再和身后的人算个明白,从此江湖浩大,不好也好,不了也了。

    “你终究只是个女人。”楚绝郜想要挽留的话到了嘴边,却再也无法开口说出来,双手在身侧握紧再松开,满心满眼的,都是自己的放不开,然而,却没有挽留的借口。

    “我虽然是个女子,却是一般男子都不及的,这一去,你也不必担心,我定然能够好好照顾了自己的。”沐初瑾头也不回的离开,嘴角挂着淡淡的笑意,一笑泯恩仇,往事皆休,从此以后,他好或不好,部都看他的造化,也都和自己无关。

    沐初瑾租了一辆马车,向着西湖便就出发了,都是西湖风景入画,如此,也可算是走了一场天涯。沐初瑾此时才有时间打开楚承辉给她的药丸,药瓶刚刚打开,一股子沁人心脾的清香便从瓶子里面传出来,仔细的闻了闻,才确认楚承辉这次并没有恶味的往药里加无伤大雅的泻药之类的东西。

    叶蓝田一身狼狈,脸上都涂满了泥巴,一张瑰丽的容颜,在这一刻然被遮挡住了,一身脏掉了的衣裳,早就体现不出她婀娜的身段,走到一半,便蹲在街边呕吐了起来,却只是从胃里面呕出来一些酸水。

    抬眼将前路望着,却不知道何时能够走回到家,看着自己一身的狼狈,叶蓝田缓缓的闭上了眼睛,自己如是回到家中,父亲否还能接受她?这一身骂名,她要背负一辈子。

    “姑娘你怎么了?”一个出门准备卖菜的老妇人放下手中的背篓热心的迎来了上来,伸出一双干瘦枯黄的双手搀扶到叶蓝田的腋下,关心的询问着,叶蓝田扶着眼前的墙壁,因为呕吐整个身子都佝偻了起来,摆摆手刚刚想说自己无事,胃中翻涌的感觉再次涌上来,再次弯腰呕吐了起来。

    “姑娘嫁人了没有?”那老妇人忽然想到了什么一般,站在叶蓝田的身后将叶蓝田上下打量着。叶蓝田吐着的背脊微微一僵。“如何?”

    “姑娘这般呕吐的样子可是像极了我怀我们家小子的时候,也是这般吐的胆汁都吐出来了哟。”老妇人摔着手说着,一副热心肠直言不讳的样子,然而叶蓝田的一双眼,却在这一刻涣散了起来,她怀孕了?

    忽而痴痴的笑了起来,她是个不贞不洁的女子,即便是有了孩子,都不知道孩子的父亲是谁,这一辈子,这是她做的最最愚蠢也最最后悔的一件事,然而双手扣在自己的小腹上,眼角却微微温暖的酸涩了起来。

    她不能回家,背负着一身的骂名,她爹爹能打死她,更不可能让她生下这个孩子,叶蓝田的一只手扣在自己的小腹上,一只手扶着眼前的墙壁,脚步微微的有些虚浮踉跄的离开了,甚至没有和身后的妇人打一声招呼,那妇人微微错愕,嘀咕了一句,也推着自己的菜就离开了。

    叶蓝田走到了溪边,拘起溪边的水,细细的洗着自己的脸,杏眼含春,在水光之中,带着几许的翘意,她才二十又三,却也是风华绝代的好时候,一张妩媚的脸蛋,还能够作为她生存的资本,双手在眼前的溪水中缓缓的收紧,眼中掠过了一抹坚定。

    “沐初瑾,你要我落魄,我偏要好生的活着,这一辈子早就不贞不洁,我还怕什么。”叶蓝田缓缓的勾起了嘴角,阴仄仄的笑了起来,心中,不知道在打着什么样的算盘。

    “回去按时吃药,好好休息就好了,药钱不着急结算的,好好养病才是主要的,放宽心,好好养病,千万记得放宽心。”似乎,当了大夫的人,都喜欢上嘱咐,一遍一遍不厌其烦的嘱托着,似乎还乐在其中。

    眼前的人也随着沐初瑾的嘱托不断的点着头,示意自己听见了明白了,那妇人的手握着沐初瑾的手,眼眶红红的,自然是千恩万谢,沐初瑾抬头看窗外,已经是深夜了,笑着将这最后一位抓药的病人送走,沐初瑾回头整理着柜台上散落的宣纸,然后打开各个药匣子看里面的药材是不是需要填补。月光清冷的照在她的脸上,带着淡然,却也舒心,如此岁月静好的日子,在无尽的勾心斗角之后,方显得珍贵。

    沐初瑾缓缓的打了个哈欠,这一天的忙碌却是也显得疲惫了一些。正准备收拾好眼前柜台的这些东西,便将药店的门关上睡觉,然而门且合到一半,便被一股子蛮力生生的撞开了来,一个人一身是血的闯进来,双眸猩红的撑在桌子上,剧烈的喘息着。

    “把门关上!”他的声音凛冽之中带着威压的命令,一双眼将沐初瑾看着,带着血腥的杀伐,要是一般人,早就吓软了腿,然而沐初瑾却只是缓缓的走到了门口,方外无事一般的将眼前的门关了起来。才转身将这个一身是血的男人看着。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