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章 0103 中间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4580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日天尊木叶之转生者都市天龙至尊家有劣徒欠调教萌妻至上:总裁老公放肆爱点道为止末世之召唤悍妞

    手机端  &a;lt;a href=&a;quot;<a href=" target="_blank"> target=&a;quot;_blank&a;quot;&a;gt;<a href=" target="_blank">

    那小姑娘好似十分不愿意,然而手被老鸨子拽在了手中,一路拖拖拽拽的向前走,老鸨子也还没走到近前,就已经先咧嘴笑了起来,吐得亮红的嘴唇大大的向着两边咧开,微微的让人感觉到渗人,有些毛骨悚然似乎被算计了的感觉。

    “听说张员外要清悺人,我这不是一刻也不敢怠慢的去挑了个最漂亮的带来给张员外看看。”老妈妈一边笑着,身子挤着站在了张员外和楚绝郜的中间,一股子浓重的胭脂味道瞬间浓烈的扑鼻而来,楚绝郜忍不住向着一边侧了侧身子,拧紧了眉头,他讨厌老鸨子身上的那种浓重的脂粉的味道。

    如同带着香味的面粉不断的向着自己的鼻腔聚拢,似乎下一刻就能够打出来喷嚏。

    楚绝郜的的脸微微的侧过了一旁,原本是打算避开老鸨子身上的脂粉香气,然而楚绝郜的眼神却落在了站在老妈妈的身后手背老鸨子死紧死紧的拽在手心的女子,那女子的眉头深刻的拢起来,也不知道是因为害怕胆怯还是因为老鸨子抓着她的手太紧了一些,让她疼了。

    那女子的目光也正巧看向楚绝郜这边,两个人的目光在半空中交汇,楚绝郜一眼便看出来了那个女子眼中的胆怯,那女子的,目光只是在楚绝郜的脸上扫了一眼,便别开了视线。

    楚绝郜在少女的眼中清楚的看到了一丝少女的胆怯,新中国好似有一根弦在这一刻被拨弄的微微战栗。对着眼前的女子轻轻的招了招手。“你过来。”

    那女子的身子还在微微的向后挪动着,似乎在抗拒着楚绝郜的召唤,而老鸨子的笑容却堆成了一朵菊花,将身后的姑娘猛的向前一拉,便将那女孩子送达了楚绝郜的面前。“咱们这些清倌都比较青涩,不懂怎么伺候人,如果哪里做的不好,还希望两位爷多担待着些。”

    老鸨子的笑容谄媚的皱在一起,楚绝郜看着厌恶,微微别过了视线。

    张员外却是这里的老人,看起来和老鸨子也颇有些交情,自然是没少在这个温柔乡里面花银子,他忙笑着点头。“自然自然,咱们也不是第一天相识了,以后来好货色了别忘了给弟弟我留着就好了,这楼子里的生意这么好,妈妈还是去忙吧。”

    “诶,我这就去忙了,两位爷玩的开心,若是有什么需要的话,再和我开口。”老妈妈留下着这样一句话,便在那个姑娘的腰间猛然一拍,扭动着腰肢离开了。小丫头以为妈妈这一巴掌,整个人猛然向前踉跄了两步,更加贴近了楚绝郜的怀中。一张脸,含羞带怯的好看。

    楚绝郜的呼吸一滞,似乎在她的身上看到了某个人的身影,眼神微微混沌的落在小丫头的脸上,目光飘渺若有所思。张员外笑嘻嘻的凑上来。一副不怀好意的笑容,如同拉拢到了楚绝郜一般的得意。“我就说偌大个晋城总会有世子爷喜欢的。”

    楚绝郜淡淡一笑,也不答话,而是问眼前的女子。“你多大了。”

    “十六。”她浅浅的说着,却让楚绝郜的心悬空一颤,层层叠叠的战栗起来,他还记得,沐筱萝刚刚嫁进世子府的时候也就是这样的年岁,然而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

    “世子爷也别在这里坐着了,不如开间上好的厢房,有什么话,世子爷和这个丫头在厢房里面好好的说说。”张员外的声音飘忽了起来,笑容也是不怀好意的在楚绝郜和小丫头的身边不断的来回打量着。那一副垂涎欲滴似乎恨不能自己就是楚绝郜一般的色中恶鬼的模样,让依偎在楚绝郜怀中的小女子忍不住瑟缩了一下肩膀。

    “那样也好。”楚绝郜的目光低垂着,眼帘低下来,长长的睫毛在眼睑处投下一片长长的暗影,让人看不真切他究竟在想些什么,也不知道他的眼中究竟蕴藏着什么。

    “你可是想离开这里,我可以为你赎身。”楚绝郜的唇,轻轻的啃咬在小丫头的耳垂上面,小丫头原本还在闪躲着的身体在听到了楚绝郜这样的话语的时候,微微僵在了原地。楚绝郜轻轻的闭着眼睛,嗅着女子身上淡淡的处子体香。不似沐初瑾身上的味道,楚绝郜觉得自己一定是疯了,不管走到哪里,满心满眼,都是沐初瑾。

    “楼子里面的姐姐都说了,这里面的每个恩客都会说出来要为楼子里的姐姐赎身的话,但是没有几个恩客是真的给姐姐们赎身的,我知道妈妈已经将我卖给你了,世子爷不必说那些床弟之间的欢颜。”

    女子的双手略微有些不情愿的环在了楚绝郜的脖颈上,缓缓的闭上了眼睛,一副听天由命的模样,楚绝郜眼神微微闪烁了一下,却并没有说话,而是低头啃咬上了女子的脖颈。他不能一声孤苦无依,世子府还是太过冷清,到现在,他连个孩子都不曾有。

    心中即便是百传千结的在念想着沐初瑾,楚绝郜却也清清楚楚的知道,生活还是要继续,福伯对自己的训斥还如同一道道惊雷响彻在耳边,他只能凭借着那句话告诫自己,自己是男人,活着,不仅仅只为了红颜,还有江山。

    女子的牙关紧咬,那一瞬间的疼痛让她躬起了自己的身子,发出了一声闷哼,之后便死死的咬着自己的牙关,不曾发出一个音节,整个人,倔强的让人感觉到心疼。

    楚绝郜闭着眼睛,感受着女子身体的柔软和紧致,然而脑海中,却闪过了无数个关于沐筱萝和沐初瑾的片段,如同一个个根本就放不开的业障,在他的脑海中不断的纠缠着,不肯放过。

    释放的那一瞬间,楚绝郜抱紧了身下的人,鼻息微微的颤抖,从鼻间发出了一声似是欢愉似是痛苦的闷哼的声音,女子的腰肢被楚绝郜紧紧的环抱着,似乎要被楚绝郜拦腰掐断一般的感觉传来,女子发出了一声惊呼。

    楚绝郜这才在如同噩梦一般的过往之中挣扎出来,缓缓的睁开了自己的双眼,将眼前的女子细细的看着,伸手撩开女子额前的发,楚绝郜淡淡的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赵紫媚。”女子的眼微微的别开,不与楚绝郜的双眼对视,似乎微微有些尴尬一般的看向了一边,脸上带着微微的潮红,她媚眼如丝,好似完成了一个女孩到女人的转变。

    “去收拾你的行李吧,我这就将你带走。”楚绝郜淡淡的说着,也从床榻上翻身而起,不再理会坐在他身后的女子震惊的目光。

    叶蓝田拢紧了搭在她背上的狐裘,抱着怀中的琵琶和一众人等在了萧府的门口,目光却控制不住的浅浅的飘向了站在最前面的萧何的身上,萧何负手而立,有微风轻轻的吹动着他脖颈处雪白的虎丘,带动着他的衣摆轻轻的飞扬着,萧何一头及地的乌黑的头发此时已经被挽起来,用发箍固定住,那发箍从萧何的额前穿过,正好挡住了萧何额前的那颗朱砂痣,刚刚好减少了萧何身上的柔媚,看起来倒也带着家主的威严,然而,他并不是家主。

    一双手暴露在风雪中,不多时,已经被冻的微微的有些僵硬,叶蓝田忍不住的将双手往狐裘的袄子里面藏了藏,世子府的动荡之后,她也算是敛去了一身的锋芒,为人也不再像以往那般的嚣张跋扈。整个人,有种岁月凝练过后的成熟味道。

    远远的有一辆马车从远处缓缓的,摇晃着接近萧府,萧府在外等候着的人立即打起了精神,只有萧何,从始至终都是淡淡的。

    叶蓝田的眼神也忍不住的向着那马车看了过去,是什么人,能够让萧府如此的兴师动众,叶蓝田在萧府这么长的时间,也已经发现了一些问题,萧家一定不是简简单单的生意世家,但是萧家的人为人都十分的谨慎,叶蓝田想找到任何一丝蛛丝马迹,都难如登天。

    马车越来越近,叶蓝田的眼神一瞬不瞬的盯在马车上,然而脸颊却也是微微的侧着的,随时准备着低下自己的头,叶蓝田自认认识很多皇宫之中的王公大臣,叶蓝田也害怕被人认出来,所以做出了随时准备低头的准备。

    然而在马车的车帘被掀开的那一瞬间,叶蓝田甚至忘记了低下自己的头。

    眼睛似乎都忘记了眨动,只能紧紧的盯着马车之中的人,那个人,她朝夕相处了五年,五年里,恩怨情仇,说不爱,如何能够不爱。

    她以为自己能够放下,毕竟一纸休书恩断义绝,然而到了这一刻,再见到这个男人的那一刻,叶蓝田却发现,原来忘记是这个世间最最困难的一件事情,曾经那么深刻的在自己的生命里面存在过,到如今,说要忘记,如何忘记?

    那份爱早已成为了习惯,深入骨髓,如同**嗜骨之毒,根本无法完完的从自己的生命之中清除。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