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章 0104 马车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4683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一世独尊封少,有点甜!北宋大丈夫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大唐之最强帝王盛华九龙圣祖

    手机端  &a;lt;a href=&a;quot;<a href=" target="_blank"> target=&a;quot;_blank&a;quot;&a;gt;<a href=" target="_blank">

    然而叶蓝田看到了楚绝郜,楚绝郜的目光却从始至终都没有看向站在人群中的叶蓝田,楚绝郜从马车上下来之后,便向着马车里面的赵紫媚伸出了手,赵紫媚的一张小脸还带着微微的青涩,拽着楚绝郜的手从马车上跳了下来。

    叶蓝田冷眼看着这一幕,气红了一双眼,双手在身侧慕然握紧,指甲恨不能深深的掐进掌心,这一张新的容颜清楚的证实着楚绝郜的身边又有了新人,新欢旧爱,在楚绝郜的世界里,似乎本就是如此。

    楚绝郜握着赵紫媚的手向着萧府的门口的走过来的时候,才发现了站在人群中的叶蓝田,然而叶蓝田却在这一瞬间,猛的低下了自己的头,将狐裘大衣的帽子扣在了自己的俩上,握紧了手中的琵琶。身子微微佝偻着向后倒退着。

    她是个被休了的女人,三从四德,她已经犯了七出之条,在面对楚绝郜的时候,下意识的卑微了自己的身子,萧何也发现了叶蓝田怪异的表现,眼中闪过了一抹探究的光芒,还带着淡淡的精光。

    楚绝郜在看到叶蓝田的时候,只是看到了一眼,叶蓝田就猛然低下了自己的头颅,只是惊鸿一瞥,楚绝郜的心中虽然震惊,却还是不敢贸然走上前去,看看对方人家穿着尊贵的女子是不是自己休掉了的妾。

    “世子爷长途跋涉而来,一定是辛苦了,既然到了我萧府,就是对我萧府的看得起,我萧何不管怎么样,都一定要将世子爷伺候高兴。世子爷舟车劳顿,不如先找房间洗漱休息一下吧。”萧何淡淡的笑着,一只手缓缓的伸出来,向着楚绝郜等人做了一个请的姿势。

    楚绝郜倒也不客气,拽着赵紫媚的手便先行一步迈在了前面。然而叶蓝田的身体却不断的向着外套里面缩,整个人也不但的向后后退着,努力的缩小着自己的存在感。

    萧何漫不经心的回头扫了一眼,嘴角挂着淡淡的笑意,就跟在楚绝郜的身后走进了萧府。

    “早就听闻世子爷要来,承蒙世子爷太爱,然萧何本身也不是什么附庸风雅之人,府中更是没有什么寻欢作乐的歌舞艺妓,好在府中还有一个会谈琵琶的艺妓,萧某自己倒是觉得她的琵琶弹的不错,待世子爷休息好了之后,可是听来试试。”

    “那倒是好事。“楚绝郜缓缓的笑着,然而眼神始终看着眼前的地面,不曾看站在自己身边的男人,整个人神情淡淡的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叶蓝田在听到萧何同楚绝郜说出这样的话的一瞬间,身子猛然颤抖了一下,抱紧了怀中的琵琶,有些人,离别之后,或许当真不如不见。

    楚承辉和阿枫的车队摇摇晃晃的进入到了沙漠之中,在凌晨风那里换了骆驼,准备向着精绝进发。

    “我也要去,我要去救沐初瑾出来。”胡昊气呼呼的坐在椅子上,手猛然在眼前的桌子上拍了一下,桌子上的烛火跟随着摇曳了两下,楚承辉淡淡的坐在那里,神色淡然,眼神中带着云卷云舒的处变不惊,似乎根本就没有听到胡昊的汉化一般。

    肖锦只是浅浅的笑着,并不说话。

    倒是看起来最最低沉的凌晨风最先开始说话。“休在少主的面前放肆,少主自由自己的安排。”凌晨风淡淡的说着,得到的却是胡昊更加浓重的喘息声,代表着胡昊内心的不悦。

    阿枫站在楚承辉的身后,拿着扇子不断的给楚承辉扇着风饶是现在的皇城还在下着雪,戈壁滩的边上却还是酷热难耐。楚承辉转动着手中的茶杯,烛火摇曳着照在他的脸上,投下一片长长的暗影。许久,楚承辉才缓缓的开口。

    “我这次进入到沙漠,确实要带一个人,凌晨风,你跟我走吧。”

    胡昊在听到楚承辉的话说到一半的时候眼睛慕的一亮,然而在楚承辉的话说到了后半边的时候,胡昊眼中的亮色就如同烟花寂灭在了湖水中,瞬间暗淡了下来,眼中含着深深的不满将楚承辉看着,抿紧了下唇,明显是一副敢怒不敢言的模样。

    似乎已经习惯了胡昊拿那般的眼神将他看着,楚承辉也不恼,只是低头打量着手中的茶杯。“为什么跟你进沙漠中的人不是我。”

    胡昊的声音微微的有些不服气,凌晨风慕然冷下了双眼将胡昊看着,冷声从唇齿间发出了一声呵斥,斥责着胡昊。“你莫要闹,少主带我去,自然带我去的道理,你若再这般胡闹,小心少主生气。”

    似乎提起了什么他们都忌惮的事情,胡昊眼中虽然还有这不甘心,却还是缓缓的坐了下来,整个人如同泄了气的皮球一般,将头扭到了一边。

    “好了,大家都去休息吧,明天凌晨风就跟着我出发。”楚承辉淡淡的说完,转身便要离开,然而一直不曾说话的肖锦却在此时站了起来,笑意不减,却带着微微的沉痛,在他的眼底压抑着翻涌,似乎随时都有可能破土而出。

    “少主,我有一事一直没明白,今天,还希望少主为我解答。”楚承辉的脚步顿在当场,微微偏过了头,准备听肖锦接下来说什么,凌晨风似乎意识到了肖锦要说什么,先冲上来拽着肖锦的袖子。“你那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就不要麻烦少主了,咱么兄弟之间就能够解决。”说着就要拽着肖锦的袖子离开,然而肖锦的手臂一挥,便打开了凌晨风的手。

    “少主,当年的薛雪儿是不是你故意安排在山庄之中的,而她身上的绝情蛊也是少震怒亲手下的,对不对。”肖锦的目光灼灼,心中已经有了自己的计较,他需要的就是楚承辉的一个答案,楚承辉似乎想了想,略微沉默了一会才缓缓的开口。“是。”

    他向来是个干脆利落敢作敢当的人,做了就是做了,是他做的就是他做了。

    凌晨风无奈的从鼻尖叹息了一声,他就知道,肖锦对于当年的事情耿耿于怀,尤其是在见到了沐初瑾之后,更是不更忘怀当年的事情,似乎非要向着楚承辉问出来一个究竟才好。

    “那么沐初瑾呢?沐初瑾身上的绝情蛊也是少主下的,还有,当年薛雪儿一声不响的离开,到底是因为什么,我想少主应该是知道的。”

    “当年的事情你不知道要比知道好,相信我,别问了,你会后悔你知道,沐初瑾的事情,就不需要你操心了。”楚承辉留下这样一句话,就毫不犹豫的离开了,当年的事情,还是一个结,在肖锦的心中缠着,不曾放开。

    姬风将一套大红的嫁衣摆放在沐初瑾的面前,眉眼弯弯,一副春风得意的模样,我母后马上就要找国师给我们看成亲的良郜吉日,这嫁衣已经做好了,也不知道合不合身,我们这边的嫁衣原本是和你们中原不同的,但是为了尊重你,我让人做了你们中原的嫁衣,你赶紧穿在身上,看看合不合身。“姬风一边说一边挥舞着自己的手臂,喜悦之情溢于言表。

    然而沐初瑾冷眼看着摆放在她面前的大红的嫁衣,眉头紧紧的颦起,张了张口,想要说什么,却发现自己根本就说不出来话,颯满蒂罗不知道中了什么邪,竟然猛然就有一天答应了姬风的请求,沐初瑾好话也已经说尽了,然而姬风却孤注一掷不肯回头。

    到如今,沐初瑾就连想要劝慰,都不知道自己该说些什么才好。

    当下,也只能想着如同逃跑了,然而沐初瑾的手却还是下意识的打开了眼前的嫁衣,嫁衣是上好的丝绸,绣工却不是十分的精细,沐初瑾知道在精绝这样的地方,但凡能有这样的刺绣,怕是已经是价值不菲的精品了。

    这大红色的衣袍上面绣着鸳鸯交颈的图案,沐初瑾的目光渐渐的涣散了起来。

    这已经不是她生平第一次穿嫁衣了,她已经穿过两次大红的嫁衣,大红色的嫁衣代表着迎娶正室的颜色,她生前还是沐筱萝的时候就已经穿了一次大红色的嫁衣,那一天,金色的流苏在她的眼前摇摇晃晃的摇曳着,她到了今天还不能然忘怀。

    那毕竟是她唯一一次想着要和一个白头偕老,只手天涯,然而到最后只剩下一具冰冷的尸体,和自己给自己的祭奠。

    “你真的要娶我吗?”沐初瑾淡淡的问着,手指在鸳鸯交颈的图案上细细的摩擦着,浅浅的描摹着鸳鸯交颈的刺绣,线的感觉在手指低下缓缓的滑动过去,沐初瑾的眉眼浅浅的,若有所思,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我当然要娶你,我相信我能够感动你。”姬风下意识的挺直了脊梁将沐初瑾目光灼灼的看着,他眼中的那一抹坚定,比誓言来的还让人信服,然而沐初瑾的心中,却没有升起一丝一毫的关于感动的情绪,满心想着的都是不能完婚,要想办法逃出这里。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