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7章 0107 疼痛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4569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一世独尊封少,有点甜!北宋大丈夫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大唐之最强帝王盛华掌家小农女

    手机端  &a;lt;a href=&a;quot;<a href=" target="_blank"> target=&a;quot;_blank&a;quot;&a;gt;<a href=" target="_blank">

    沐初瑾的胸口慕的就疼了起来,疼的她倒吸了一口冷气,咬紧了下车呢才勉强抵挡住这股子撕扯一般的疼痛,心脏有如在被人撕扯。

    好在楚承辉的下颌是抵在沐初瑾的肩窝处的,所以并没有看到沐初瑾的表情,沐初瑾的笑容淡淡的,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不知道是因为恐惧还是其他,心脏在胸膛中剧烈的跳跃着。

    “我是来找你的,你知道吗?”他声音略略的带上了沙哑,在沐初瑾的耳边轻声的问起来,沐初瑾的身子忍不住瑟缩了一下,是因为心口传来更剧烈的疼痛,沐初瑾猛的伸手推拒将她抱在怀中的楚承辉,呼吸急切带着难以隐忍的痛苦。“你不要再说了。”

    她微微的有些失控,然而楚承辉的眼神中却闪过了一丝震惊,伸手将沐初瑾的身子强行掰正,楚绝郜忍不住的回头去看站在自己面前的人。沐初瑾的嘴唇是青白的,然而额角的桃花却在寂静的深夜里,开的艳红。

    楚承辉猛然低头啃咬在了沐初瑾的嘴唇上,双手死死的箍着沐初瑾的腰身,便将沐初瑾的人向着床铺上倒了过去,沐初瑾甚至来不及发出惊呼便被楚承辉的吻堵住了嘴唇,楚承辉的双手沿着沐初瑾的身侧缓缓的滑进去,手指一勾,沐初瑾身上的衣袍向着两边滑落开来,路出了一片大好的春光。

    吵嚷的声音越发的近,沐初瑾心慌的踢蹬着自己的腿,脑海中一片空白,只剩下了挣扎,似乎除了挣扎,什么也做不到。

    吱嘎一声,房门被打开,楚承辉的身子猛然将沐初瑾覆盖在了身下,一双眼锐利如鹰的将迈进来的侍卫看着。

    那侍卫微微的有些尴尬,但到底是老兵油子,只是淡淡的扫了一眼,便冷声开口。“我们是奉王子的命令来搜查的,请您配合。”

    楚承辉淡淡的笑了起来,伸手拉过一般的杯子该在了沐初瑾的身上,沐初瑾下意识的将自己的身子转过去,面朝着墙面,背对着来人。“内人脸皮薄。”楚承辉一边笑着,一边做出了一个请的姿势,示意眼前的人可以随便搜查。那人也只是象征性的在房间里面走了个过场,离开之前眼神在沐初瑾的身上停留了一会,就转身离开了。

    沐初瑾死死的闭上眼,眼眶中干涩的生疼,锦被在自己的抓握之下,早就褶皱不堪,房间里面,只剩下冗长的沉静,两个人都迟迟的没有开口说话,微微暧昧尴尬的声音在房间中酝酿开来。

    “刚刚也是情急之下的做法,你多多包涵就好了,明天我们就不能住在这里了,你的肖像被画出来,我们住在这里就危险了,我们现在需要考虑的是怎么才能从这里出去。

    回答楚承辉的,只有沐初瑾浅浅的呼吸,似乎根本就没有要理会楚承辉的一丝,沐初瑾的呼吸均匀的在房间里面此起彼伏,敲门的声音带着阿枫疑惑的声音想起来。“少爷,您回来了啊。”

    “恩,早点休息吧,明天还要早期呢。”楚承辉淡淡的恩了一声,也和衣躺在了沐初瑾的身边,沐初瑾更加死紧的闭上了自己的双眼,双手却还在死死的抓握着眼前的锦被,刚刚那些浓情蜜意的话,她信以为真的申请,原来为的,只是一个做戏,而她居然还好像的疼了心脏,动了心。

    动心则死,无情不伤。而她终究没能做到无情,于是到了如今被他戏耍了的地步,沐初瑾伸手拢上自己大开的衣衫,轻轻勾起了嘴角苦涩的笑了起来,这个人根本就不爱她。而她还在可笑的为了他心疼。

    楚承辉也感觉到了沐初瑾身上的抗拒,轻声叹息了一声便不再说话。一夜无话,然而两厢无眠。

    叶蓝田抱着怀中的琵琶,罩着一件带着宽大的帽子的袍子,帽子扣在头上,遮挡着飞舞的风雪,叶蓝田的头微微低下来,将自己的容貌遮挡在宽大的帽子里面。跟着前面引路的丫鬟,向着待客的大厅走了过去。

    双手死死的抓在琵琶上面,叶蓝田的手指泛起了一片青白的颜色,关节突兀的支出来,看起来微微的有些可怖。楚绝郜就在待客的大厅里面,往事千百遍的沉痛,到如今,如何提起来。如果他看到了自己,会是什么样的场景,是满目恨色,还是满目萧然。

    应该是恨多一点的吧,他曾经毕竟是那么高高在上的一个人,如何忍受的了别人的背叛。

    待客大厅的门被打开,有光线落在叶蓝田的脸上,叶蓝田的脸越发的低垂了三分,只能低头看到前面带路的小丫头的脚步,亦循亦步的跟在小丫头的身后。

    萧何含着笑意的声音在殿中飘荡开来,微微的有些清冷,却还带着三分花开一般的艳丽和旖旎。“这是我们府上的艺妓,弹得一手好琵琶,世子爷不妨听听。”

    楚绝郜原本握着酒杯的手微微一僵,原本低头尘世的眼也转向了叶蓝田走进来的方向,然而只看到了一个宽大的斗篷,将一个小巧玲珑的身影包裹在内,整个人都被笼罩在了暗影之中,连容貌都看不清楚。

    他也曾有个擅长琵琶的夫人,到如今也成了时光里的旧人,背叛这两个字,饶是给他一千次机会,他都无法做到相安无事的从唇齿间说出来,他根本就做不到。

    叶蓝田坐下来,却发现手指都在颤抖,伸手拨弄了一下琴弦,发出了一丝丝颤音,如泣如诉,如怨如慕,

    一曲送君别就这样从指尖倾斜出来,带着浓重的背上,将叶蓝田整个人都萧索的包裹在内,叶蓝田的手指颤抖,琴音微微的有些涩,不断流畅的从指尖倾斜出来,楚绝郜的双手越发的扣紧了手中的茶杯,眼神中闪过了一抹震惊。萧何的眼,从始至终落在楚绝郜的脸上,似乎发现了一丝端倪,萧何轻轻的勾起了嘴角,缓缓的笑了起来,容颜精致。带着霜花的清冷和美好。

    “萧府上的艺妓倒是有一手好琴技,只是为何在屋子里面还将自己严严实实的包裹起来,难不成是无法见人?”楚绝郜淡淡的说着,眼神再一次若无其事一般的落在了叶蓝田的脸上,然而眼眸深刻的那抹震惊却一直未曾消失过。

    萧何的眼神带着笑意的落在叶蓝田的脸上,声音略微的无情。“这艺妓的容貌当真也是万里挑一的美人,世子爷若是想看看,便自行命令她摘下来帽子便可。”

    铮的一声,叶蓝田怀中的琵琶弦猛然断开,甚至带着崩裂了她手指上的皮肤,鲜血沿着之间流出来,叶蓝田却还是死死的咬着自己的下唇,连惊呼都不曾从嗓间发出,一时间,沉默在整个待客大厅蔓延开来,似乎都静静地等待着什么。

    楚绝郜的眼神更加疑惑的落在叶蓝田的身上,终是缓缓的开了口。“将你头上的帽子摘下来给我看看。”

    他的声音带着不可违抗的命令的辞色,就如同他这么多年他征战沙场的时候不可违抗的军令一般的命令着叶蓝田,叶蓝田的身子都微微的颤抖了起来,隐忍着的,是无尽的泪水和悲怆,到如今,到底该用什么样的颜面去面对,无言以对。

    萧何的笑容淡淡的,冷眼看着这样诡异的场面,甚至是清冷的开口。“没听到吗?世子爷让你打开斗篷来见。”他的声音也带着双林尽然的不可违抗,将沐初瑾命令着,声音和辞色部是无情的,甚至是让人微微的感觉到惧怕。

    “是。”叶蓝田终于轻声的答应了,伸手绕过自己的头顶,缓缓的拉下来头上的帽子,一张略微苍白的脸,五官精致的就这样从帽子中显露出来,叶蓝田死死的咬住了自己的下唇,一声清脆的瓷器碎裂的声音自楚绝郜的掌心发出来,是瓷杯碎裂在楚绝郜掌心的声音,有酒水合着血水,沿着楚绝郜的掌心点点滴滴的落下来,滴落在眼前的地面上,晕开朵朵艳丽的花,果然是她。

    楚绝郜甚至不知道自己的脸上该出现什么样的表情,她如今,竟然到了做艺妓地步上面,想起她的背叛,楚绝郜的心中就情不自禁的燃气了一股子怒火,燃烧着叫嚣着,甚至让他的心瑟缩着疼痛着。

    叶蓝田缓缓的闭上了眼睛,一滴眼泪就这样从眼眶中砸落下来,当初已经来不及后悔,再见的时候却还记得当初浓情蜜意的过往,叶蓝田的眼神一瞬间就毒辣的瞄准了站在楚绝郜身后的赵紫媚,那一双眼的锐利,就如同她在世子府的善妒一般。

    “看起来,世子爷似乎和我府上的艺妓还有些风流的过往。”萧何低头抿了一口杯中的酒水,抬头将叶蓝田和楚绝郜看着,一双眼魅惑众生,带着倾国倾城的瑰丽色彩,然而也带着冷眼看笑话的薄凉辞色,楚绝郜缓缓的笑了起来。“倒真的是有一段风流佳话。”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