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1章 0110 刀尖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4416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日天尊木叶之转生者萌妻至上:总裁老公放肆爱末世之召唤悍妞家有劣徒欠调教都市天龙至尊头条天后:君少,宠宠宠!

    手机端  &a;lt;a href=&a;quot;<a href=" target="_blank"> target=&a;quot;_blank&a;quot;&a;gt;<a href=" target="_blank">

    颯满蒂罗的眼神一瞬也不敢移动的看在巫师的脸上。

    那巫师突然从怀中掏出来一把刀,吓得颯满蒂罗猛然从地面上站了起来,将国师看着,眼神中惊恐中还带着一丝戒备,还有一丝相信。无数种不能让人然看的真切的情愫在她的眼中夹杂着,“你要干什么!”颯满蒂罗的眼神中带着质问,然而那个巫师口中似乎念着不能被打断的咒语,将刀向着姬风伸了过去。

    颯满蒂罗伸出手,原本是想要阻拦那巫师向着姬风伸过去的匕首,然而当阻拦着那个巫师的手伸到一半的时候,却犹豫了,终是将自己的手收了回来。

    她应该相信自己的巫师,同样是信仰真神的人。

    那个巫师的手毫不犹豫的在姬风的手腕上隔开了一个口子,然后撩开姬风的裤腿,继续毫不犹豫的在姬风的腿上也割开了一个口子,带着黑色雾气的险鲜血就这样从姬风的手腕和脚裸出流淌出来。

    那巫师从怀中鬼使神差的摸出来一个盒子,将那个盒子虔诚的打开,却发现盒子里面是两个细长的虫子,浑身泛着冰蓝色的色彩,身子极其的细,如同丝线,然而却特别的长,如果不是它们两个在盒子里不断的勾动着,一眼望过去,还以为是两道非常华丽的丝线。

    巫师将那两只虫子靠近姬风的血管处甚至还没有给颯满蒂罗开口的机会,就部都沿着姬风手腕上的血管爬了进去,速度之快,甚至来不及阻止,那巫师便又转过了身子不断的常跳了起来,只有颯满蒂罗的眼神不担忧的不肯离开姬风的脸。

    姬风最开始的神色是淡淡的,似乎什么感觉都没有一般的安静的躺在那里,微微的有些死气沉沉的模样,然而当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姬风的眉头拧起来,额头上也都渗出了汗水,颯满蒂罗拿着自己的手帕擦拭着姬风额头上的泪水,看起来微微的有些心疼。

    然而姬风身上的疼痛却似乎越来越严重了起来,姬风刚刚痛苦的抽搐的身体这一刻再一次蜷缩了起来,似乎是下意识的,姬风伸手拽着自己身上的衣裳,衣裳被拽开,露出一片精壮的胸膛,然而胸膛上面,却可以清清楚楚的看到,有两个半指粗的物体不断的向前爬行着,似乎可以清楚的看到血管被撑开它们两个沿着血流不断的向下走的过程。

    根本就不是刚刚进去那般的粗细,颯满蒂罗的心里面微微一揪,原本想要将正在吟唱着的巫师抓过来解释一下,然而抬头的时候却已经事先对上了巫师一双警惕而且带着警告的双眼。颯满蒂罗就算是心中有再多的疑惑,此时此刻却也只能死死咬住自己的下唇,学会不乱说话。她一个高高在上的女王,何时需要委屈过,还有另外一个谁,敢想沐初瑾这般为难了她。

    那两条虫子还在不断的沿着血脉的流动而不断的向下行走着,沿着血脉,似乎也在一点点的变粗,颯满蒂罗越看越心惊,微微的有些心酸,却只能别过了头,不去看姬风被痛苦折磨的汗水打湿了两鬓的景象。

    双手死死的扣在威严的权杖上面,沐初瑾我一定要你不得好死。

    时间似乎跟漫长,漫长到一向有耐心的颯满蒂罗熬红了一双眼睛,终于,两个一指深的浑身都是黝黑的虫子从姬风的脚裸处掉落下来,原本姬风泛着黑气的身上此时已经然不见中毒的模样,只是因为失血过多微微的有些苍白。

    巫师用金盆端来了一盆水,将地面上那两个似乎已经撑的爬不动了的虫子从地面上捡起来,泡进了眼前的水盆之中,水盆之中的水也一瞬间变的浓黑如墨。渲染开点点滴滴的墨色涟漪,向着四周扩散。

    姬风的手脚上被打开的伤口也部都被麻利的包好,巫师的双手合十在颯满蒂罗的面前缓缓的鞠了一躬,带着些许的尊重,也带着更多的傲慢。“我不得不承认楚承辉殿下下毒的技术已经出神入化了,我没有她那么好的技术,却有着比他更好的宝贝。”

    那个巫师说话的声音微微的有些沙哑,眼神也情不自禁的看向了躺在金盆之中的两只虫子,眼神中倨傲的神色越发的浓重了起来。颯满蒂罗只是淡淡的看了一眼,情绪不高她的便转身走向了自己的儿子姬风。

    伸手将姬风的被子向着姬风的身上拉一拉,颯满蒂罗总算是喘了口气。

    上官雯无情的伸手给了眼前的小小孩童一个耳光,这一巴掌打下来却是是有些响亮,狠狠的刮在眼前年岁还小的孩子的身上,小小的身子一个踉跄,身子猛然向后退了几步,一屁股跌坐在了地面上。却还是抬眼将站在他面前的女人看着,那眼神中的倔强不屈,根本就打不散。

    “我就是要找沐初瑾玩,我要去!”楚玉的眼神倔强坚定的将上官雯看着,那一双眼中的固执,不见黄河不落泪的韧劲,也算是让眼前的女子又无奈又无法退让。

    “我再和你说一遍,你是皇宫中的十七殿下,你知道十七殿下意味着什么吗?就是你是殿下,你不得不懂事,不得不明白什么事情自己能做什么事情不能做,如何来克制自己的任意妄为。还有,以后不许提起沐初瑾三个字,她是你舅舅休掉了的妻子,她就是个下堂妻,你要是和她在一起玩,就是对自己的一种侮辱,你明不明白。”

    上官雯言之凿凿的讲述着自己的见解和理由,似乎想要让能够站在自己面前的楚玉明白这一切,明白这世态炎凉。

    然而楚玉的眼神却在听到上官雯所说的话的这一刻猛然的被点亮了起来,声音童稚却带着少年老成的味道,然而问出来的话却是信誓旦旦的似乎是不容人质疑的坚定,小小的身子板直的坐在地面上,不站起来,就算是他的抗议。

    “她被休了,那么也就是说她从此以后算是自由之身了?那我要娶她,我以后一定要娶她。”上官雯坐在那里,身子却一瞬间被楚玉气的如同筛糠一般的颤抖了起来,扬起巴掌想要狠狠的给楚玉一巴掌,然而手还没来得及落下,她的眼中就先汹涌出了泪水,呼吸急促了起来,似乎是被气的,那高高扬起来的一巴掌,也没有落下来。

    “我不许!别说现在所有人都不知道沐初瑾去了哪里,就算是知道,你这辈子也别想再和沐初瑾玩一次!”上官雯一甩袖子,和自己几岁的儿子大发雷霆,这是她的掌中宝,她唯一的希望,怎么能够和沐初瑾等人扯上关联。

    “将殿下爷给我带下去!”上官雯冷着一张脸挥了挥自己的手,命令嬷嬷将楚玉带下去,却发现自己的太阳穴在一跳一跳着的疼,整个人微微的有些颓然的靠在了身边的座椅上面,伸手揉捏着自己的太阳穴,整个人看起来微微的有些落寞。

    沐初瑾的身上被水泡的微微的有些冷,身子轻轻的在潮湿阴暗的地下水牢里微微颤抖了起来,身边连可以坐下的地方都没有,也就根本没有休息的地方,只能站在水中,任凭整个脑海浑浑噩噩的下去,双腿也随着意识的混沌而微微的有些软,却在身子一点点下滑的过程中猛然清醒起来,晃了晃自己的脑袋,保持清醒。

    然而困顿的感觉一遍遍的侵袭过来,煎熬着沐初瑾的身心,甚至让她连想要休息都做不到。远处似乎传来了整齐的脚步声,一看便是训练有素的人,隐约间还有谁的交谈,沐初瑾的支起了自己的耳朵细细的听着,却发现来人并不是拥有很大的官衔的人,听脚步落在地面上带起来的威严的感觉,沐初瑾就能分辨一个人的军衔。这是一种本事,是和楚绝郜那么久那么久之后养成的本事。

    “那个新来的小妞,说实话姿色是真的不错,你要知道,我好久没在地牢里面看见那么美的女人了,还有那个和这个女人一起进来的男人,这两个人的姿色都是尖尖的好看,我跟你说,这次你要是出的价钱少,这么好的货色,我不可能给你。”沐初瑾冷眼支起耳朵听着外面传言的对话。隐约就已经猜到了来人是奔着她来的。

    沐初瑾身上的肌肉部都紧绷了起来,就等着眼前的牢门打开,对着来人给予致命的一击。楚承辉闷闷的笑声却从墙壁的另一边传了过来,沐初瑾微微的有些疑惑。“你笑什么?”

    “我在笑你,笑你是一个有姿色的女子,这一份魅惑倾国的辞色,还不知道要诱惑了多少人去,多少男人,为了你,宁愿战斗,你可知道?”楚承辉轻轻的说着,言辞之间,带着沐初瑾听不懂的情绪,也不知道是初瑾落寞还是其他的什么情愫,奇异的,沐初瑾似乎从他的语气里面听到了一丝淡淡的落寞,是的,就是委屈的声线。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