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2章 0111 看到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4364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北宋大丈夫一世独尊大唐之最强帝王封少,有点甜!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万道成神盛华

    手机端  &a;lt;a href=&a;quot;<a href=" target="_blank"> target=&a;quot;_blank&a;quot;&a;gt;<a href=" target="_blank">

    那两个人似乎已经向着这边越来越近了,沐初瑾抬头,看到的却只是一片黑乎乎的地牢的暗沉,她在这里面暗无天日的过了这么久,甚至已经不知道日子是怎么过去的,甚至不知道此时的外界,现在是光明还是黑暗。

    眼前的牢门发出吱嘎一声生了铁锈的声响,铁门被打开,穿着一身防水的衣裳的狱卒专业的走上来,手中还提着一小桶的水,走到沐初瑾的面前,毫不犹豫的举起手中的清水自沐初瑾的头顶便冲了下去,那狱卒嘿嘿的笑了起来。“这次您看见了吧,这么绝色倾城的容貌,是我在这里呆了这么多年,看到的一个姿色最棒的。”

    那狱卒夸张的说着,伸手推搡着沐初瑾的身子,似乎在将一件最最便宜的物品向外卖一般。沐初瑾微微的有些不悦,猛然伸出了手,拽住了那个狱卒的胳膊,在狱卒还在猝不及防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情况的时候,只听到咔吧一声,沐初瑾将狱卒的双手拧断了之后,沐初瑾伸手将那个狱卒的头毫不犹豫的按进了脚下的池子里面。

    任凭那个人怎么挣扎,沐初瑾手上的力道似乎越来越大,恨不能将眼前的这个男人活活浸死在眼前的浑水当中才好,刚刚似乎还在和狱卒商议,多少钱将沐初瑾带走**一度,然而在看到沐初瑾如此娴熟的手法的那一刻,双腿却忍不住的打颤,心里也一瞬间就露了底。

    转手便跑,好似生怕跑的慢了,下一个被拽过来按进水中的人就是自己一般,脚下一刻也不停的,转身便跑,沐初瑾的嘴角勾起一丝淡淡的带着讽刺意味的冰冷笑容,双手按着的人因为求生的本能在不断的扑腾着,双手猛然在浑浊的水中噗通着,溅起浑浊的水花,无情的打在沐初瑾的脸上,然而沐初瑾脸上的表情似乎更加的无情。

    那人扑腾的动作一点点的小了下来,最后慢慢的在沐初瑾的手中软了身体,不再扑腾,出于小心谨慎,沐初瑾的手又等了一会才从男人的脖子上面离开,像是泥浆一般的水滴凝结在脸上,略微的将她一张倾国倾城的妩媚的小脸便的有些狰狞。沐初瑾伸手在那个狱卒的腰上摸到了钥匙,将那个人便彻彻底底的按在了水中。

    沐初瑾双手一撑,便从水牢之中翻身跳跃出去,裤脚带着的泥浆不断的向下滴答着。沐初瑾感觉自己的腿被泡的微微的有些虚浮了起来。脚下却一刻也不敢停的跑到了楚楚承辉。

    的牢门前,打开了楚承辉的牢门。楚承辉的情况似乎比她还糟糕。

    楚承辉的脸色苍白的已经没有了一丝一毫的血色,整个人萎靡在水中,看起来无比的憔悴。楚承辉将头转向了沐初瑾,微微露出一个微笑,似乎在示意自己无事。

    然而笑容还没有然敛去,似乎就已经牵动了自己身上的不适,低头闷声咳嗽了起来,沐初瑾一头便扎进了眼前浑浊的水中,水中也漂浮着一层已经死掉了的水蛭,沐初瑾将楚承辉扶着从水牢带出来,就看到了楚承辉腿上的伤口已经被水跑的已经向着两边翻开了来,腿上的伤口被泡的发白,隐约已经有了发炎的趋势,沐初瑾伸出手,在楚承辉的额头上摸了摸,伸手拭去他额头上的汗水,却发现他在发着烧。

    沐初瑾伸手从怀中逃出来一把小刀,低头想要帮楚承辉清理一下伤口,然而远处已经传来了脚步声。楚承辉伸手握住沐初瑾的手,耳朵贴在地面上听了听,眼神中立即出现了戒备的神色。“这次来的人不简单。咱们先走。”说完也不等沐初瑾说话,拽着沐初瑾的手腕便向前走去,沐初瑾略微担忧的看向了楚承辉的腿,他的腿已经这样了,身上的浮肿程度比她还要严重,两个人此时看起来狼狈落魄,却还在步履匆匆的向前走着,疲于奔命一般。

    沐初瑾忽然想到了什么,从自己的腰间掏出来一个个的小瓷瓶,拔下开上面的木塞,检查者里面的粉末是否被浑浊的水泡了,在确认这些药粉部都完好无损之后,沐初瑾才算是松了一口气,将其中一个瓷瓶当中的粉末倒在地面上,一路洒在自己的身后,沐初瑾扯着楚承辉的手,就向着水牢的另一端跑了过去,她也不知道水牢的另一端到底有什么在等着自己。水牢的另一端是不是有出口,她也不知道。

    但是现在若是向着出口跑,必然能碰上迎面来的这些人,楚承辉的腿上还带着伤口,迎面碰上,傻子都知道不会有好结果。

    楚承辉的牙关死死的咬着,脚步虽然微微的有些跛,却一直不曾哼过一声,只是压抑在喉间的嘶咳的声音,一直在喉间压抑着,却是极其的辛苦。

    姬风站在楚承辉和沐初瑾的牢房门口,就就看到了大开着的牢房的门,姬风身后有随行的侍卫立即跳进眼前的浑水当中,伸手在水中打捞了起来,将沐初瑾沁死在水中的狱卒就这样拽了上来,回头将姬风看着,等待着姬风的命令。

    姬风的眼神一瞬间暗沉下来,低敛了一双眼,似乎在思考着什么,地面上还有水渍,明显能够看到沐初瑾和楚承辉逃跑的房间,一双眼如同鹰一般锐利,却带着要将人生撕活裂一般的血腥和危险,他眼中的那一抹杀戮,确实让看见的人胆战心惊。

    沐初瑾和楚承辉绕过一件件的水牢,水牢里面的人部都惨白着一张如同鬼一样的脸向着沐初瑾和楚承辉伸出骨瘦如柴的手,哼哼呀呀的求着沐初瑾和楚承辉将他们带出这里,然而没有更多的怜悯之心,用来悲天悯人。

    楚承辉忽然在沐初瑾的身后推了沐初瑾一把,眼角眉梢也都带上了浅浅的笑意,似乎在让沐初瑾安心,沐初瑾的心中忽然生出了一抹慌乱,紧紧的将楚承辉的手抓着,缓缓的摇头。“要走一起走。”

    她的眼中有负偶顽抗的坚定,却感动了眼前人的一双眼,那一刻的不抛弃,他已经多少年都没见到了。“我是十三殿下,他们的目标也不在我,我可是一个无所不能的男人,你不必担心我,去吧。”楚承辉伸手在沐初瑾的后背处一推,沐初瑾脚下被楚承辉推了一个踉跄,原本攥着楚承辉的手也就此滑脱了。

    楚承辉转头向着来时的路走了过去,沐初瑾心中一慌,眼眶一热,站在楚承辉的而身后便喊了出来。“什么叫你无所不能,你无所不能为什么不和我一起走出去,这些荒蛮人怎么可能放过你,别做梦了,你是十三殿下,你还有大好的日子在等着你,别让我看不起你。”

    双手在身侧握紧再张开,张开再握紧,心中狂跳如擂鼓,在这一刻,当真是慌了阵脚。

    “在你的眼中,我们精绝的人就是荒蛮的人是吗?”沐初瑾的话刚刚落地,甚至楚承辉还没有接过来,姬风的声音就从拐角处传了过来,人未到,声先至。

    沐初瑾甚至来不及想,一闪身就拦在了楚承辉的面前,下意识的呈现出一种保护的姿态,这副姿态彻底刺痛了姬风的眼,姬风的眼微微的眯起来,一步一步的向着沐初瑾和楚承辉靠近,楚承辉伸手一拉,沐初瑾便被楚承辉拽在了自己的身边,那一副维护的姿态,不必言说。

    然而这一切看在姬风的眼中无疑成了一种讽刺,他轻轻的勾起嘴角缓缓的笑了起来。“楚承辉,按照伦理朝纲上来说,沐初瑾是你的兄嫂,在中原民间,这是要浸猪笼的。”姬风如此说着,一双眼却一瞬不瞬的盯在沐初瑾的脸上。眼中的苛责,似乎看着一个背叛了自己丈夫的不忠贞的女人。

    “浸猪笼这是我和沐初瑾我们两个的事情,就不需要王子你来操心了。”楚承辉的手似乎是故意的一般,揽在了沐初瑾的肩膀上面,更加将沐初瑾带入了自己的怀中,眼神中宣告主权的意味明显的如同一只雄狮。

    姬风也不恼,手指前挥,向着楚承辉淡淡的指过去,君临天下。

    “把他给我拿下!”

    那一眼之间的凛然神色,带着一种杀之后快的痛快,沐初瑾猛的挥手一扬,空气中便泛起了一层浓浓的白色,在潮湿阴暗的水牢当中遇到了水,如同白色的雨幕一般越来越黏腻的落了下来。“后退!”在沐初瑾和楚承辉吃过苦头的姬风是最神经敏感的,在空气中泛起着一丝的白雾的时候,他就已经身形暴退出去了几米开外。跟在姬风身后的侍卫也来不及申述去抓楚承辉,争先恐后的跟着姬风倒退了回来。

    沐初瑾得到了机会抓着楚承辉就向前跑,也不管楚承辉腿上的伤口是不是已经很严重,楚承辉的脸忽然涨红了起来,却还是死死的咬着自己的下唇跟在沐初瑾的身后。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