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3章 0112 咳嗽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4443

人气小说:一世独尊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盛华最强无敌熊孩子北宋大丈夫酒鬼醉天九龙圣祖

    手机端  &a;lt;a href=&a;quot;<a href=" target="_blank"> target=&a;quot;_blank&a;quot;&a;gt;<a href=" target="_blank">

    两个人跑到了身处已经看到了墙壁,环顾左右都是水牢,已经走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上,楚承辉此时却猛然单手撑在眼前的石壁上面,缓缓的弯下了自己的腰,猛的咳嗽了出来,一股鲜血,就这样压抑不住的从他的喉头喷出来,喷在了眼前的石壁上面,再缓缓的流淌下来。楚承辉不断的嘶咳着,沐初瑾一边伸手拍打着楚承辉的后背,一边拿眼环视着四周,寻找着可以逃跑的可能,脚下忽然踩了个空,沐初瑾低头看下去,却发现是一水井一般的口。

    有丝丝阴寒的风从井口吹拂上来。带起阵阵阴风,然而刚刚的神经太过紧张,竟然没有注意到。

    沐初瑾蹲下身子看下去,却发现是有台阶的,就好像台阶的下面连着的是另一个世界一般,沐初瑾咬了咬嘴唇,询问的目光便看向了楚承辉。她有些拿不定注意,然而山穷水尽后有追兵,似乎别无它法。

    “那就进去看看吧,看看这精绝古国究竟藏了些什么秘密。”楚承辉浅浅的笑着,似乎忘记了自己身处在怎样危险的境地上,还在和沐初瑾说着玩笑话。

    姬风带着的人好不容易穿过了白雾追到了水牢的尽头,却没有发现楚承辉和沐初瑾两个人的身影,侍卫们也都跳进了左右的水牢里面打捞然而打捞过后,却部都从水中站起来,向着姬风摇了摇头,示意水牢当中什么也没有。

    姬风这才低下头看着脚下似乎是水井一般的洞口,眉心深深的拧在了一起,这个开口,是谁打开的,姬风的眼中,忽然闪过了一丝的慌乱。

    楚绝郜放下手中的酒杯,此时已经丝竹绕耳了三天,眼前杯盘狼藉,张员外整个人都已经迷迷糊糊的似乎下一秒就会摔进眼前的盘子里面,整个人却还在摇摇晃晃的握着楚绝郜的手,一副详谈甚欢的模样,就连那个时刻淡漠着的,如同从画中走出来的面不改色的人,此时也已经潮红了一张脸,但是楚绝郜却还是能够清清楚楚的看到他眼中的那一抹清明通透之色。赵紫媚站在楚绝郜的身后,整个人微微的有些躁动不安,整个气氛也绷紧了起来,似乎一触即发,有什么计划,在暗流汹涌着。

    楚承辉此时此刻也微微的感觉到了不安,焦灼的等待着,双手在桌子下面紧紧的握成拳头,张员外已经打起了鼾声。

    “小生招待了世子爷这么多天,也不知道是不是有什么招待不周的地方,若是有的话,还希望世子爷多多海涵了。此时已经夜深了,张员外也睡着了,世子爷是不是也该去休息了。”萧何的手缓缓的向着一边摊开,似乎要给楚绝郜带路的模样。

    楚绝郜坐在椅子上面,眼神疑惑的向着窗外看了看,然而窗户紧紧的关着,窗外一片漆黑,什么都看不清楚,案例来说,他的信号放出去三天了,晋城距离皇城也不算是路途遥远,朝中早就该来人了,然而到如今,却连个人影都没看到。

    饶是楚绝郜在战场上千锤百炼,早就见惯了鲜血,此时此刻也微微的有些心里发虚,自己似乎被设计进了一个圈套里面,而有人,想让自己不明不白的死,然而现在能做到的,只有以不变应万变。

    楚承辉的眼底犯上了一抹柔和。“也好。”

    萧何眼底的笑意更加的浓重了起来,眼角斜飞,带着点点滴滴的风姿。不是少年儿郎该有的颜色。“那这就送世子爷回房。”萧何的身后站出来一个护院模样的人,带着一把倭寇独有的短刀,对着楚承辉弯下了腰。“世子爷,这边请。”

    楚承辉忽然有一种自己被控制住了的感觉,想反抗都微微无力。

    他现在唯一能做的也只有隐忍不发。楚绝郜刚刚从房间中离开,原本躺在桌子上酣然大睡的张员外猛的就睁开了自己的眼,一双小眼睛里面水色通明,哪有丝毫的醉意和困顿之色。一双眼,比萧何还清明了一些。

    萧何忽然抿嘴一笑,带着春花秋月都娇羞的风姿,似乎天地间的光华都为之收敛,因为他五官的潋滟而收敛了自己的颜色,萧何负手而立,站在张员外的身前。“你倒是一个老油条,浑身都是戏骨,总是不会亏着了你。”

    张员外也嘿嘿的笑了起来,只是一扫平日里的谄媚和随和,此时此刻半边嘴角向上勾起来,带着丝丝阴狠的味道,那眼中的精明和算计,和站在楚绝郜面前满脸肥肉的样子一点也不一样。萧何只是淡淡的笑着,也不说话。

    “哼,我就知道他是要来整治我的,还好我将他派过来的都截杀在了半路上。”张员外将手中的酒杯向着眼前的桌子上铎的一声一放,眼神中的危险的意味就更加的明显了起来,萧何冷眼看着眼前桌面上的狼籍。“楚绝郜这次来估计是朝廷的意思,杀了朝廷的人,事情可就不好办了,这件事情怎么解决,还是要看楚绝郜了。”

    萧何的耳朵支起来,听着窗外的声音,神色忽然之间戒备了起来。张员外却没有萧何那么的敏锐,整个人却还是洋洋得意的继续说着。“就算是他是大将军楚绝郜又如何,只身犯险的事情也只有傻子能做出来,寡不敌众,这个道理他自然也是明白的,我们就晾着他两天,到时候他想不合作都不可能。”张员外一边说着,一边裂开嘴缓缓的笑了,伸手拿起眼前的酒杯,信手拈来的满上了一杯酒,一饮而尽。

    萧何猛然伸手震开了身后的一扇窗户,闪身到窗户前面,伸手便将蹲在窗户下面的叶蓝田揪了起来,抓着叶蓝田的衣领便将叶蓝田拽到了屋子里面,叶蓝田的身上带着一阵凉风,很明显是已经蹲在窗户外面许久了,一屁股坐在地上,身子微微的有些瑟缩,一双眼,如同受惊了的兔子一般,胆战心惊的将萧何看着。

    萧何的一双眼睛如同染上了窗外寒风的冷色,站在叶蓝田的面前,一双染着冷色的眼,居高临下的将叶蓝田看着,杀意骤然显现出来。

    然而张员外的一双眼,在看到叶蓝田的脸的那一刻,眼中骤然爆出来了一抹光亮,将叶蓝田上上下下的看着。“你府中什么时候有这样姿色的人儿了,我之前怎么的不知道。”张员外蹲在叶蓝田的面前,伸出一个手指,轻轻抬起了叶蓝田的下颌,一双色迷迷的眼将叶蓝田上上下下的瞧着。小眼睛里面瞬间迸发出来的淫亵的光芒倒是真的。

    萧何浅浅的笑了起来,更多的却不是温暖而是无情,站在那里将叶蓝田淡淡的看着,根本就没有一丝一毫怜悯的目光出现,更多的,却是戏谑的颜色,冷眼将叶蓝田看着,没有想要伸出手帮帮她的意思。

    张员外一张流着油一样的脸,胃里面就不断的向外泛着酸水,不断的翻腾起来,却不敢就这样在他的面前将自己的脑袋偏向一边就此吐起来,只能不断的压抑隐忍着,其实好不辛苦。

    张员外的手更加得寸进尺的在叶蓝田的下颌处缓缓地摩擦着,端详着叶蓝田容颜精致的模样,一双手,就势要揽上叶蓝田的腰身,叶蓝田一双眼含着眼泪祈求的将萧何看着,然而萧何眼中笑容不减,只是冷眼将这一刻看着,事不关己。

    叶蓝田的心脏,如同一瞬间坠入万丈寒窑,心也瞬间被万里冰封,无比的森冷了起来,身子也缓缓的哆嗦着,双手扣在自己的小腹上面。“我怀孕了,不能,不能这样。”她的声音有些结巴,不断的蹬着自己的双腿向后倒退着。眼神中闪过了一抹惶恐。

    叶蓝田似乎已经预算到了自己以后的宿命,似乎比一个赔笑的女子还不如,她曾经耻笑娼妓的妇人,到如今她辗转在男人的身下,日后还不知道会被送去当谁的暖床奴,前路漫漫,何其悲哀。

    “她腹中的孩儿可是你的。”张员外的声音微微的有些吃惊,不可置信的转头将萧何看着,萧何眼中的笑意更加的明显,然而明眼人却一眼就能看出来,这是一种嗤笑,无情的嘲弄,是对被命运摆弄着的女人的一种深深的看不起。

    “这个女子来的时候,就带着身孕了,怎么可能是我的孩儿。”

    事实摆在眼前,却还是尴尬的让叶蓝田死死的咬住了自己的下唇,颤抖着嘴唇,连话都说不出来。张员外有些扫兴的一扫自己的手,冷哼着从地面上站了起来。“你什么时候变了眼光,连这样的娼妓女子也往自己的府中带。”

    张员外的眼中带着淡淡的不屑,伸手整理着自己身上的衣裳,叶蓝田坐在地面上,双手支撑着自己的身体,耻辱的感觉一阵阵的传来将她紧紧的包裹住,甚至要让她窒息,只能缓缓的闭上眼,慢条斯理的呼吸。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