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7章 0116 人群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8519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日天尊末世之召唤悍妞家有劣徒欠调教特种兵王超武升级丑女要翻身:大神,来开黑!我的黑碑有灵气

    手机端  &a;lt;a href=&a;quot;<a href=" target="_blank"> target=&a;quot;_blank&a;quot;&a;gt;<a href=" target="_blank">

    跟在凌晨风身后的人也部都随着凌晨风的身形冲进了人群,沐初瑾眼中的震惊之色越来越浓烈,肖锦站在人群中那百转千回的一眼,带着轮回了几世的牵挂一般,将沐初瑾看了一眼,便挥刀冲进了人群。

    沐初瑾转头将站在自己身边的楚承辉看着,眼底没来由的就升腾起来了一抹怒气,像是一团火一般的在沐初瑾的胸膛里面灼烧着,这是一种被欺瞒和玩弄了的感觉,整个人如同小丑一般被人戏耍了的怒火瞬间烧上了沐初瑾的头顶,沐初瑾的眼神疏离的将楚承辉看着。

    “原来你一直都知道我做了什么,学会了什么,我所有的行动,原来都在你的控制当中,是不是感觉我很好笑,像是一个跳梁小丑一样的在你面前还沾沾自喜的梦。”沐初瑾一甩手,将楚承辉戒备的看着,一脸的疏离,满眼都是怒气。

    楚承辉的眼神里面带起了一抹震惊,伸手想要去拽沐初瑾的手,却被沐初瑾无情的甩开,这么多天的同甘共苦不离不弃,此时此刻部都被一个谎言击碎的七零八落,支离破碎,到如今,什么都剩不下。

    欺骗,是毁掉信任的最锋利的武器,楚承辉伸出手想要拉住沐初瑾不断后退着的身体,然而沐初瑾眼中的疏离却越发的浓重了起来,越发的向后后退,丝毫没注意到马上就向着自己的后背劈过来的刀,人在情绪激动的时候,戒备的能力也有所下降,就如同现在的沐初瑾。

    楚承辉的瞳孔骤然紧缩,顾不得腿上的伤便向着沐初瑾冲了过去,伸手将沐初瑾拉到自己的怀中,将自己的后背转向了已经劈过来的刀锋,身子猛地一震,发出一声闷哼,脸上便就越发的苍白了几分。

    “我知道你是个要强的女子,总是想要自己成长,不希望依靠任何人的力量。”他在她的耳边声音缱绻的说着,万般柔情似乎都揉在了自己的声线当中。千丝万缕,如水一般温柔。沐初瑾猛然在楚承辉的怀中转过了身子,正对着楚承辉,伸手到楚承辉的身后摸索了一把,部都是潮湿黏腻的鲜血,猩红之中还带着点点滴滴的乌黑的颜色,在血液中潜藏着。“你受伤了。”沐初瑾的声音淡淡的,眼神中闪过了一抹担忧,却在下一刻被自己死死的压下去,楚承辉将沐初瑾紧紧的抱在怀中,下颌抵在沐初瑾的肩窝处,张了张嘴似乎想要说些什么,到最后也只成了一声微不可查的叹息,浅浅的飘散在空气当中。

    肖锦的眼神情不自禁的看向这边,看着沐初瑾头顶上的那一抹艳红艳红的,甚至要滴出血来的横开着的桃花,眼底微微的就这样痴了起来,直到手臂上被刀狠狠的划开一道,才微微的回身,眼神中瞬间染上了一抹阴鸷,猛然将手中的剑斜着穿透来了身边人的身体,在心脏的位置一透而过,似绝情收割的阎罗。

    “你受伤了,需要赶紧包扎起来。”沐初瑾想要绕到楚承辉的身后帮楚承辉激昂伤口包扎起来,然而却被楚承辉死死的禁锢在了怀中,方圆之间,根本无法脱身。

    “你明白我的意思吗?”那一瞬间,他目光灼灼的将沐初瑾看着,汹涌欲出的情潮似乎那么深刻那么深刻的要瞬间将沐初瑾淹没。沐初瑾的心就在这一刻猛然狠狠的痛了起来,哽住了呼吸。

    “我不明白十三殿下在说些什么。”沐初瑾的手绕到楚承辉的背后,在楚承辉劈开肉债的伤口上狠狠一抓,楚承辉身体因为疼痛而痉挛的那一瞬间,沐初瑾抽身便站在了楚承辉的身后。“你的伤口需要包扎。”

    周围的空气之中都弥漫上了浓重的血腥味,两边都有人倒下,风卷起黄沙,一点一点的铺盖在倒下的人的身上,似乎掩埋在黄沙之中,需要的只是时间。

    眼看着局势已经成了一面倒的屠戮,沐初瑾的眼神飘香了远方,似乎已经看到了回家的希望,回家回家,可是家在何方?

    叶蓝田的下颌被人死死的捏在手中,萧何的眼中带着浅浅的笑意,将叶蓝田淡淡的看着,看不出悲喜,却能看清楚他眼底的那一抹通透,波澜不兴,只是淡淡的就能够让人心生畏惧。叶蓝田在萧府呆了这么久,早就知道了萧何的脾气。

    他眼底带着笑意,往往却是危险的征兆,叶蓝田的心底猛然狠狠的颤抖了起来。萧何脚下踩着木屐,在叶蓝田的面前蹲了下来,与坐在地面上的叶蓝田的眼神保持平齐,一眼便忘进了叶蓝田的眼底,似乎要将她的灵魂都一并看穿。“楚绝郜走了,他怎么没有带走你。”萧何的声音如沐春风,却薄凉无情。

    他吐息如兰,尽数喷吐在她的脸上,带着点点兰麝的香气,叶蓝田的心,骤然紧缩。死死的咬住了自己的下唇不说话。张员外涨红着一张脸,脸上显而易见的怒气,恨不能一巴掌打死眼前的这个女人。“就是你养的这个臭****,都被她给搞砸了,朝廷要是再下来人,你我都不好受!”张员外气的调教,然而萧何的眼前却是淡淡的落在地面上,隐隐的闪过了一丝不耐。

    “不好受的是张员外,和我这个生意人有什么关系?”他声音里都带着浅浅的笑意,似乎是一种嘲弄,藐视着站在他面前的人的尊严,张员外的眼神中猛的闪过了一抹震惊。伸手颤抖着将萧何指着,一脸的控诉的表情。

    “你私下里做的那些事情,别当我不知道,你每年都贿赂我,为的不过是让我给你保守那些秘密,我要是落了马,说什么也不会让你好受的。”张员外的眼神中带着威胁,然而却是外强中干的在眼底闪过了一丝惶恐,如果萧何真的不和他站在一条线上的话,无需多言,他以后的日子定然是不可能好过的。他要拖着他一起下水。

    叶蓝田的脸偏向一边,眼神落在眼前的地面上,似乎在想着什么。萧何也不理站在自己身后的张员外,再次将叶蓝田的脸摆正在自己的面前。“你亲爱的相公走了,你没看见吗?他为什么没有带着你一起走呢?”萧何手上的力道猛然的收紧,叶蓝田的下唇瞬间便和自己的上唇分离开来,下颌甚至已经发出了吱吱嘎嘎的声音,丝毫不怀疑眼前的男人再加深一点点力道,叶蓝田的下颌就会就此脱臼,叶蓝田的眼神避无可避的对上萧何的眼神,看着他眼底的笑意,却控制不住自己身上的颤抖,那是一种来自于灵魂的惊惧。

    “你听到了吗?张员外如果落马,我也会跟着落马,你说你到时候的下场会是什么?”萧何的手指无情的在叶蓝田的脸上缓缓的划过,抚摸着她脸上吹弹可破的肌肤,眼底笑意不减,眉宇之间却带上了煞气。将叶蓝田看着,叶蓝田丝毫不怀疑这一刻他掐在自己下颌上的手下一刻就会转移到自己的脖颈上面。

    那天晚上他掐在自己的咽喉上的感觉,还记忆犹新。让她忍不住的身体战栗了起来,下意识的害怕,却不知道该怎么解释才能够救自己一命。

    萧何的手在叶蓝田的脸上细细的摩擦着,然而当手游走到脸蛋正中央的位置上的时候,却猛然挥起了自己的手,扇在了叶蓝田的脸上,这一个耳光清脆的响彻在房间之中,叶蓝田的脸瞬间被打的偏向了一边,嘴角也已经裂开了来,渗出了点点滴滴的鲜血。耳边嗡嗡的响,嘴里面却是腥甜腥甜的血腥的味道。

    叶蓝田的眼神在这一刻陡然倾塌而下,也不知道究竟是为了委屈还是什么。萧何缓缓的从地面上站起了身子,看向了站在他身后怒瞪着自己的眼睛等待着提起自己的威势的张员外。“员外不是垂涎这女人的美貌很久了吗?没人此时此刻就在这里,要怎么样,就看张员外了。”萧何明目皓齿的笑了起来,叶蓝田却骤然瞪大了自己的眼睛,忙伸手抱住了萧何的衣角。“我知道自己错了,我再也不会了,你让我做什么都行,我还怀着身孕呢啊。”叶蓝田泪眼婆娑,眼中满满的都是祈求,却没有换来男人一丝一毫的怜悯。

    不过张员外今天的目光却没有落在叶蓝田的脸上,而是依旧定定的将萧何看着。“你明知道的,现在我根本就没有玩乐的心思,楚绝郜走了,他回朝廷了,到时候朝廷下来人查办我,你觉得你和皇后之间那些关联要是一并被搜查出来,你能有好果子吃?”张员外的眼神中带着威胁,想要将萧何和自己拽到一个阵营上来。

    然而萧何十指如玉,泛着莹白色的光,纤细的握上了张员外的脖颈,死死的捏住,原本莹白如玉的手腕上已经暴起了青筋,萧何面目表情,然而眼中那一瞬间掠过的那一抹凶光,却分毫不差的落尽了叶蓝田的眼中。

    叶蓝田坐在地面上,双手支撑在一旁,眼神中带着惊惧的颜色看着张员外红着一张脸,不断的踢蹬着自己的四肢,想要扒开萧何握在自己脖颈上的手,骨骼断裂的噼啪之声响彻在耳边,叶蓝田眼看着张员外满是肥肉的身体被萧何徒手举起来。张员外的脖子呈现出一种奇异的姿态向着一边偏转了过去,张员外的眼球向外突兀着,似乎下一刻就又要跳出眼眶一般的渗人。

    叶蓝田的身体在这一刻是真的瑟缩了,整个人似乎都要躲进角落里面的不断的瑟缩着。萧何转头将叶蓝田一脸惊恐的模样看着,缓缓一笑,绝色倾城的好看。“只有死人才不会乱说话,你在世子府混迹了这么久,这些道理,你总是明白的吧。”萧何浅浅的笑了起来,容颜精致,却煞气冲天。

    “我再也不敢了,求求你,放过我。”叶蓝田忽然有些后悔,自己当初怎么选不好,偏偏进了萧府,却不曾想过萧府一个生意世家,却和朝廷也是有着关联的,朝廷中正在酝酿着一场大的风暴,不多时就要展开了。

    萧何浅浅一笑,一挥自己的衣袖就要离开了。

    凌晨风的脸上沾着鲜血,在**辣的沙漠之中已经干涸凝固在了自己的脸上,也不知道是自己的血还是别人的血,单膝跪在楚承辉的面前,神态恭敬有余,一张古井无波的脸几乎没什么表情。“少主。”

    肖锦和胡昊也跟着单膝跪在了凌晨风的身后,肖锦的手臂还在向外淌着鲜血,点点滴滴的低落在身边的黄沙之中,身后跟着的一众山庄兄弟也跪下来,沐初瑾眼中的暗色更加的浓重了起来,一转身,背对了山庄的三个人,也背对了楚承辉。

    她这辈子最最接受不了的就是欺骗,刚刚好,楚承辉却给了她足够多的欺骗,让她情何以堪。

    “你们都起来吧,阿枫呢?”楚承辉的眼神淡淡的在人群中扫过,却没有看到阿枫的身影,隐隐的略过了一丝焦急。“回少主,阿枫在山庄等着少主。”凌晨风说完就牵过了一匹马,将楚承辉扶上了马背,楚承辉伸手在沐初瑾的衣领后一提,便将沐初瑾提了起来,提到了马背的上面,沐初瑾背对着所有人,还没搞清楚状况就被楚承辉从背后提了起来,惊呼从口中发出,人就已经被踢上了马背,坐在了楚承辉的身前。

    楚承辉一家马腹,马蹄扬起,在地面上溅起黄沙滚滚,一对人马就向着黄沙的外围奔跑了过去。

    上官雯端坐在紫檀木的椅子上面,冷演将跪在她面前的侍卫看着。“你说什么?沐初瑾和楚承辉部都从精绝逃出来了?”她的眼神中带着震惊和不可置信将眼前的侍卫看着,一双眼瞪大,一双眼染尽了冰霜,似乎就要就此将眼前的侍卫生撕活裂。

    “是的,楚承辉带着沐初瑾从精绝走出来了,已经在回程的路上了。”

    上官雯原本雍容华贵的脸颊在这一刻变的无比的狰狞,手中抱着的炭火炉也在这一瞬间被她猛然摔在了地面上,变的四分五裂,炉子里面的炭火滚出来,在地面上发出刺刺拉拉的声音,上官雯站在那里深吸了一口气,似乎好不容易才调整好自己的气息。

    复又将跪在地面上的暗卫看着,嘴角清浅的向着一边勾起来,眼神中带着死死点点的威胁的意味。“不能让他们回到皇城,懂了吗?如果这次再办事不利的话,等待着你们的是什么样的下场,我相信你们都明白。”

    “是,皇后娘娘。”那暗卫跪在地面上,点了点头,转身从窗户跃了出去,上官雯这才一屁股坐回了椅子里面,手指不断的敲打着眼前的桌面,眼中含着氤氲不清的情愫。

    “皇后娘娘,皇上那边又开始咳嗽了,皇上说想喝皇后娘娘煲的汤。”小丫鬟在上官雯的寝宫门口浅浅的说着,上官雯此时才回过了神,眼神中的残忍和阴鸷在这一刻更加浓墨重彩的扩散开来,对着门外的小丫鬟应了一声知道了,嘴角浅浅的挂上了一丝无情的微笑。

    撒了这么多年的网,今时今日,也该收网了。

    风呼啸着灌入冷宫,叶绮丽容颜淡淡的挑拨着眼前的炭火盆,窗外的风呼呼的刮进来,炭火盆里面烧红了的碳被风吹过,更加炙热的燃烧了起来,吹起淡淡的青烟,转瞬消失在空气之中,随着穿堂的风飘散出去。

    冷宫的布曼在穿堂而过的风的吹拂下,被吹的飘荡了起来,清冷的月光洒进来,将叶绮丽面无表情的一张脸笼罩在清冷的月光之中,看起来无比的诡异,叶绮丽还穿着一身薄纱的衣裳,外面紧紧罩上了一个狐裘的披风,眼神再一次飘香了窗外,耳边的发丝被风戴起来,轻飘飘的飞舞着,一身素白的衣裳,更加的增添了她身上的诡异气息。

    窗外的风呼呼的灌进来,越发的强烈了起来,吹拂在叶绮丽的身上,叶绮丽下意识的拉紧了身上的披风,包裹住了自己的身体,窗外跃进来一个人影,叶绮丽余光看见,却还是选择了沉默,继续低下头拨弄着眼前的炭火盆。炭火盆里面的灰烬被风卷起来,打着旋被吹到了一遍,被风带着向着门口飞了过去。

    接二连三的人从窗口跳进来。叶绮丽终于缓缓的从地面上站了起来,楚承辉的眼神淡淡的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从窗口飞进来的人伸手将叶蓝田带到了自己的身后。“娘娘在冷宫受苦了。”月光照在那个男子的脸上,清冷的抬起了头奖叶绮丽看着,那一张脸,赫然是那日沐初瑾所见的土财主。

    叶绮丽只是点了点头。“我的儿子楚御高呢,楚御高现在怎么样了。”如果没有了楚御高,从此以后她的路就难走了,楚御高是她的砝码。

    “回禀娘娘,是我无能,到现在也没找到殿下的下落。”叶蓝田的手高高的养起来,啪的一声打在了眼前的人的脸上,原本还神色淡淡的脸上此时此刻浮现出了怒气,冷眼将眼前的人看着。威严有余。“连一个人都找不到,我还要你们何用?”叶蓝田的衣角被窗外的风吹拂的扬起来。

    逶迤在脚下,如同水波一般向着四周散开,只是一身的素白,却是如同要给谁送终一般的样子,一身的雍容华贵,丝毫不像是一个落魄了的娘娘。

    土财主的眼神中闪过了一抹不甘心的神色,却还是毕恭毕敬的伸出手来将叶绮丽扶着。似乎身不由己的被某些外在的因素制约着一般。“娘娘莫生气,总能找到殿下的下落的,眼前还是赶紧离开这里为好。”

    天上的云彩黑压压的压下来,暗沉的笼罩在头顶,似乎带着某种预兆,预兆着皇宫之中的风雨欲来。此时的上官雯手中正端着一盅滚烫的汤在想着楚皇的寝宫走着,汤鲜味美,有淡淡的香气和丝丝缕缕的雾气从汤盅里面飘散出来,其中还夹杂着丝丝缕缕的花香,在汤的味道里面夹杂着,扑向上官雯的脸。

    上官雯的脸在汤的雾气中笼罩着,阴仄仄的笑了起来,比月光还要清冷。

    叶绮丽身上的衣服被一双莹白如玉的手剥下来,沿着痛痒莹白如玉的肩膀滑落下来,风情万种,叶蓝田媚眼如丝将萧何看着,双手轻轻的攀上萧何的肩膀,小腹已经微微的有些隆起,透过月光的照拂,甚至能够看到肚皮上根根清晰的血管,在肚皮上错落着。

    萧何的眼角眉梢还含着笑意,眼神平静无波的将站在他面前的人看着,眼底似乎还带着一丝嘲弄的情绪,将叶蓝田的媚态冷眼看着,手指缓缓的在叶蓝田吹弹可破的肌肤上游走着,带起叶蓝田身体阵阵的战栗。叶蓝田呵气如兰的挂在了萧何的身上。

    如同游鱼一般的双手在萧何的身上游走着,勾动着萧何身上的火苗,然而萧何的眼神一直都是平静的,就如同他这个人一般的让人看不透,萧何伸手握住了叶蓝田的手,将叶蓝田向着自己的怀中带过去,细细的将叶蓝田的脸看着,连带着手指也在叶蓝田的眉眼上缓缓的描摹着。

    “在中原,你绝对算的的绝色倾城的女子。”他清浅的笑了起来,却只有嘴唇勾起来,眼底还是一片波澜不兴的淡然,叶蓝田的心里却咯噔一声,萧何一般是从来都赞美人的,此时萧何赞美她,却让她的心里没来由的一阵发慌。

    “少爷想说什么?”叶蓝田柔声问着,双手下意识的在萧何的身边抓紧。

    “听说,精绝的王子姬风,正在四处找绝色的中原女子,还最好是下堂妻,这样的癖好却是不知道是怎么产生的,据说,是因为一个叫做沐初瑾的女子。”说到这里,萧何的声音故意的止住了,叶蓝田却猛然抬起了头,将萧何看着。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