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8章 0117 可能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8753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日天尊木叶之转生者萌妻至上:总裁老公放肆爱末世之召唤悍妞家有劣徒欠调教都市天龙至尊头条天后:君少,宠宠宠!

    手机端  &a;lt;a href=&a;quot;<a href=" target="_blank"> target=&a;quot;_blank&a;quot;&a;gt;<a href=" target="_blank">

    “你说什么?沐初瑾?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楚绝郜那么喜欢沐初瑾,沐初瑾怎么可能成了下堂妻。”叶蓝田猛然将自己塞在萧何怀中的身子抽出来,脚步踉跄着向后退了两步,不可置信的将萧何看着。

    “沐初瑾在你离开世子府不几天之后就被休了,从世子府走出来之后,就与精绝的王子有了某种牵连,据说,皇宫中有很多人都想杀了她,我十分不明白的是,她只是一个女子,为什么给自己树敌如此之多,就连皇后,都想杀了她。”

    叶蓝田的眼,深深的低垂下来,睫毛在眼睑处煽动着,留下长长的剪影,如果一般的秋瞳带上了考量的味道。“我不知道沐初瑾为什么在皇宫之中树敌那么多,但是我知道,她是一个有心机的女人,我玩不过她。”叶蓝田的眼前拂过掠影的闪过了往日种种,忽然感觉有千言万语都堵塞在胸口,无法言喻。

    “这当着是一个有的女子,只是不知道会不会有你这般风骚的风情。”萧何浅浅的说着,一边伸出手来讲叶蓝田早已从肩膀处滑落的衣裳拽上她的肩膀,仔细的帮她系好腰带,那眉眼间的温柔,倦怠着的深情,就如同新婚的丈夫一般的夺人眼球。

    然而叶蓝田却不得不一遍一遍的告诉自己,这一切都是假的,这个男人的心中,甚至还不知道算计着什么样的计划,要将自己推到何种境地上。

    “我觉得,精绝的王子一定会对你感兴,我相信你也不是一个一般的女子,最起码伺候男人的功夫,你早就已经出神入化。”萧何的手在叶蓝田的肩上扫了扫,转身便要离开,那一转身的瞬间,带起的风情,便风华绝代的不是一个倾国倾城的女子比得了。然而叶蓝田的心中却还在一阵阵的发紧发冷,只能下意识的握紧了萧何的衣襟,不让萧何离开。

    “怎么?你还有什么要和我说?”萧何云淡风轻的转过了头,眼角眉梢轻轻的挑起来将叶蓝田询问的看着,眼神中有应花开遍的灼灼之态,却让叶蓝田下意识的瑟缩了自己伸出去的手,只能将手收回到自己的身边。

    怯怯的眼神可怜的将萧何望着,萧何的嘴角浅浅的勾起了,带着些许的风情,眼神中更加多的是一种嘲弄的眼神,冷眼将叶蓝田看着,笑容却温暖,叶蓝田咬着自己的下唇,她不能去沙漠,黄沙皑皑,怕是进去了就再也没有走出来的机会。

    “我想一辈子留在爷的身边伺候爷。”叶蓝田猛然从萧何的背后冲上去,伸手将萧何搂在了自己的怀中,将脸贴在萧何的背后,听着萧何一声一声的心跳,将脸更加深埋在萧何的后背处,轻轻的喘息着,鼻息一点点的喷吐在萧何的后背上面,叶蓝田问声软语的求着。

    “我不想走,爷将我留在身边好不好。”

    “我将你留在身边?我为什么要将你留在身边,粗活你能干的了吗?还有你肚子里面的孩子,谁来照顾?我这是给你指条明路,精绝的王子一定会喜欢你,到时候,你一辈子,连带着你腹中的孩子都将过上衣食无忧的生活。”

    萧何伸出手,一根一根的掰开叶蓝田缠绕在他腰间的手,转头站定在叶蓝田的面前,伸手将叶蓝田鬓角的发撩至耳后,舒尔缓缓的笑了起来,容颜精致,却是最最深刻的无情。

    叶蓝田的心,一寸一寸的沉下去,入赘冰窖。

    她的一生,难道至此就只剩下辗转漂泊的命运,在每个男人的身下承欢,以求自己苟延残喘的活着,她做不到!沐初瑾,你怎么就这么阴魂不散的不肯放过我!叶蓝田猛然伸出手讲一旁桌子上面的瓷器齐齐的扫落在地面上。发出噼噼啪啪的脆响,却不足以纾解叶蓝田心中的怒气。

    萧何站在叶蓝田的门口,听到了瓷器在房间碎裂的声音,脚步微微在叶蓝田的门口定了定,然后继续仿若无事的向前走了过去。

    叶蓝田一屁股坐在面上,伸手抓住地面上已经碎裂了的瓷器,在掌心死死的握着,瓷器的锋锐似乎就要这样扎进叶蓝田的掌心之中,她的眼神中带着不甘心的恨色。她一定崖沐初瑾付出代价。

    马车摇摇晃晃的行驶在林荫道上,树木上都挂着积雪,沐初瑾的身上罩了一件白色的狐裘的大衣,蹲在马车里面不断的用手中的湿毛巾擦拭着楚承辉额头上的汗水,楚承辉的眼睛死死的闭着,呼吸浅浅的,似乎在很沉很沉的睡梦中,沐初瑾伸手将楚承辉的额头摸着,却发现楚承辉的额头依旧滚烫。

    不断的用毛巾沾着一旁的酒水在楚承辉的浑身擦拭着,然后不断的勾动着眼前的炭火盆,以求炭火燃烧的旺盛。沐初瑾忙碌之间,额头上已经出了一层细细密密的汗珠,楚承辉的呼吸却在下一刻忽然变的浓重了起来。沐初瑾忙伸手将楚承辉的身体浮起来。

    咳嗽的声音一阵阵的传来,楚承辉的胸膛在一下一下的震动着,沐初瑾伸手将楚承辉的下颌掰开将他的腰身向前推,让他将口中的痰吐出来,带着血丝的痰吐进眼前的痰盂之中,仔细看过去,痰盂之中已经积攒了不少的沾着血的痰。

    沐初瑾的眉头更加深刻的拧在一起,眼神中的担忧的颜色在这一刻毫不保留的流露出来,阿枫担忧的声音从马车外传进来,被呼啸着的风声刮的支离破碎。“殿下怎么样了。”

    “还可以,你专心驾车就好了。”沐初瑾对着马车外淡淡的说着,阿枫也不再答话,如果不是楚承辉在病倒之前就已经放下了话,要马不停蹄的赶回皇城,沐初瑾是死活也不会在这样风雪交加的天往回走的,再加上楚承辉的身体状况这么的糟糕,沐初瑾不相信自己有那么狠的心,带着发着高烧的楚承辉上路。

    马车之外又发出了乒乒乓乓的声音,车厢也左右摇晃了起来,似乎又箭矢打在马车上,却穿不透马车的车厢。马匹受惊的嘶鸣传过来,沐初瑾却还在专心的在楚承辉的身上擦着白酒,将楚承辉的身体翻过来,擦拭着楚承辉的后背。

    沐初瑾是到现在才知道,原来楚承辉的身上带着那么多的伤,不管是前心还是后背,部都是触目惊心的模样,楚承辉缓缓的睁开眼睛,眼底还酝酿着点点滴滴的血丝,在楚承辉的眼底遍布着,他的声音带着高烧中的沙哑和无力,开口询问。

    “又有人来杀我们了?”他似乎想笑,却扯动了胸前,继续闷闷的咳嗽了起来。沐初瑾伸手在他的背后轻轻的捋顺着,不断的想要帮他调整好自己的呼吸。“你这是娘胎里面带着的发育不足,除了好好保养自己的身体,再别无他法,你以后定要好好的照顾好自己。”沐初瑾拍打着楚承辉的后背,柔情嘱托着。丝毫不提起车外的状况。

    马车摇晃的更加剧烈了一些,兵刃碰撞的声音也不断的传来,马车外不断的传进来惨叫的声音,楚承辉的眼神忍不住的向着车窗外看过去。

    这些天,他一直都在浑浑噩噩的昏睡中度过的,然而这么多天,沐初瑾却是在心惊胆战度过的,整个人都瘦了一圈,渐渐的对于这种刺杀的行动已经麻木了,丝毫没有任何关于好奇的感觉出现。

    沐初瑾眼神淡淡的,伸手不断的在楚承辉的胸口不断的拍打着,按摩着楚承辉的胸口,似乎在想着些什么,楚承辉原先是眼神淡淡的将沐初瑾看着,然而越是看着沐初瑾,他眼底的炙热就越发的明显了起来,带着一丝丝掠夺的光彩将沐初瑾看着。

    沐初瑾的眼神略微尴尬的别向了一边,闪躲开来了楚承辉灼灼的目光。

    马匹受惊的奔跑了起来,车厢向着一边倾倒过去,连带着沐初瑾的身体也向着一边倒了过去,楚承辉忙伸手想要拉住沐初瑾向着一边倾倒过去的身体,却被带着一起向着另一边倾倒了过去,两个人的身体,瞬间滚坐了一团,在马车的一角抱在了一起。

    楚承辉背上的伤口被牵动,忍不住的发出了一丝闷哼的声音,额头上也瞬间就冒出了细细密密的汗水,大抵是因为身体的虚弱。楚绝郜伸手将沐初瑾抱在怀中,眼神落在沐初瑾的脸上,渐渐的成了痴心不悔的颜色,

    楚绝郜缓缓的将揽在沐初瑾腰间的手收紧,下颌轻轻的抵在沐初瑾的脖颈上,鼻息浅浅的喷吐在沐初瑾的脖颈处,带起了暧昧缠连的气息,带动着沐初瑾的身体一阵阵的战栗,叶蓝田缓缓的笑起来,伸手将楚承辉的眼睛遮挡住,然后将身子从楚承辉的身下挪腾出来。

    车厢外打斗的声音渐渐的笑了,沐初瑾撩开车帘走出去,竟然迎面便向着她飞来了一只箭矢,沐初瑾伸手握住,信守丢到了一旁,倒有一种君临天下的气度。

    车厢外面七零八落的还散落着兵器,楚承辉也撩开了窗帘,站在了沐初瑾的身后,他的身体在寒风中微微的有些萧索,只身站在那里,似乎抵挡不住寒流的侵袭,却还是一如既往的挺直自己的脊梁。

    沐初瑾下意识的站在了楚承辉的面前,用自己的身体帮楚承辉抵挡着风雪,马匹受了惊,此时就是想要赶着它前进却也是不可能的了,阿枫苍白着一张脸,坐在车辕上阵阵发抖。“阿枫你没事吧。”沐初瑾蹲在阿枫的身边,伸手握住了阿枫冰冷的手指,放在掌心细细的温暖着,阿枫大抵也是受了惊吓,只是慌乱的摇了摇头,。下意识的问了一句。“沐姑娘你没事吧。”

    “我在车厢里面,怎么额能会有事。”沐初瑾浅浅的笑了起来,将身上的披风解下来包在阿枫的身上,车厢里面忽然传来了阵阵焦灼的味道,沐初瑾的身子猛的一僵,转身就向着车厢里面跑。暗道不好。

    果不其然,因为刚刚车厢的震动而将炭火盆打翻,炭火滚落出来,已经有要将车厢点燃的趋势,沐初瑾忙伸手将炭火炉扶正,用镊子将烧红了的火炭重新夹回到炉子里面,再用水浇在刚刚已经出现了焦糊味道的车厢里面。楚承辉站在沐初瑾的身后,眼中猛然掠过了一丝心疼,蹲下来猛的将沐初瑾拽到了自己的怀中,将下颌抵在沐初瑾的肩窝出。

    伸手将沐初瑾还握着镊子的手握着,楚承辉的眼眶微微的有些红。“你不过是个女人,何苦活的那么认真。”楚承辉淡淡的说着,拥着沐初瑾的手臂越发的用力,似乎要将沐初瑾镶嵌进自己的骨血里面。

    这一句话,似乎戳在了沐初瑾心中最最疼痛的地方上,让沐初瑾的身体猛的一僵,握着镊子的手猛然一松,手中的钳子应声掉落在了地面上,沐初瑾的眼,猛然闭上,生怕眼中的眼泪控制不住汹涌而出,楚承辉的心跳在胸膛里不断的跳动着,贴合在沐初瑾的后背上,似乎和沐初瑾的心跳贴合在了一起。

    沐初瑾的心就这样丝丝拉拉的疼痛了起来,整个身体都被拉扯的痉挛,额角的桃花开的潋滟,而她的唇,却在一瞬间血色推尽的仓皇,忙伸出手想要将楚承辉拥着自己的怀抱推开,然而楚承辉的手臂却环的越发的紧了起来。“我不放,除非你承认你爱我。”

    “我不放,除非你承认你爱我。”

    “我不放,除非你承认你爱我。”这一句话如同一道惊雷一般在沐初瑾的头顶轰然诈响,甚至连心痛的感觉都忘却了,满心满眼都是楚承辉说的这句话。在她的心中脑海中不断的回响着这句话,楚承辉的双手不断的在沐初瑾的身前收紧,将沐初瑾紧紧的禁锢在了自己的怀中。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沐初瑾的脸色越发的惨白了下来,似乎在她的心脏中闹腾着的不是蛊虫,而是水蛭,不断的吸食着她的血。让她的脸色更加的惨白了起来,不断的挣扎着自己的身体想要从楚承辉的怀中挣扎出来,楚承辉却还是死死的把这沐初瑾的身子,不让沐初瑾从自己的怀中挣脱出来。

    “别闹了,我就是个下堂妻,你是十三殿下,我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沐初瑾淡淡的说着,似乎在说着这世间最最残酷的事实。火炭燃烧的声音噼噼啪啪的在火盆里面燃烧着,马车里面氤氲起来温暖的空气,楚承辉的呼吸浓重了起来,眼睛似乎已经睁不开了,呼吸的浓重不知道是身体的难受还是眼中****的泛滥的原因。

    马车摇摇晃晃的向前继续行驶这,楚承辉淡淡的笑了起来,眼神中淡淡的酝酿着一丝苦涩的颜色,楚承辉终于松开了环抱在沐初瑾身上的手,身子向着另一边倾倒了过去,倒在了车厢的底板上,缓缓的闭上了眼睛。

    似乎无比的疲惫。整个人都被抽空了力气一般,他的手在身体两侧缓缓的摊开。

    “我放开你的手不是承认了你的说法,而是再给你一段躲着我的时间,等我的身体好起来,再次有了保护你的机会,我当然不会让你一个女人活的那么的尖锐。”他的声音越说到后面就越发的轻了起来,渐渐的合上了自己的眼睛,呼吸渐渐的轻了起来,淡淡的,淡淡的呼吸了起来,似乎睡着了。

    然而他同沐初瑾说的话,却在沐初瑾的心中掀起了滔天巨浪。久久不能平静。

    马车继续摇摇晃晃的在官道上向前行走着,马车的上面沾着干涸的血渍,看起来微微的狼狈,楚承辉的呼吸在马车内清浅的匀称的进行着,沐初瑾依旧拿着手中还带着酒精的毛巾擦拭着楚承辉脸上的汗水。一边伸出手轻柔的将楚承辉的身体翻过来,查看他背上的伤口,伤口因为得到了及时的处理,很明显的并没有他腿上的伤口那么的糟糕。

    沐初瑾在楚承辉的背后又撒上了一层金疮药,才俯下身去查看楚承辉腿上的伤口,然而手腕却陡然被楚承辉拽住,楚承辉的眼都没有睁开的将沐初瑾拽到自己的身边,让沐初瑾在自己的身边躺好。伸手捂着沐初瑾的眼。“你也好好休息休息吧,这些天实在是辛苦了你了,我的伤好的差不多了。”

    他抿唇一笑,绝代风华。然而沐初瑾的眼被楚绝郜的手遮挡着,没有看到楚承辉这淡淡的一笑,沐初瑾伸手去拽楚承辉挡在自己眼前的手。你别闹,让我看看你腿上的伤。沐婉肤如凝脂的小手在楚承辉的手掌上扒拉着,然而女子的力气再大也不会比男人的力气大,费了半天的劲头,楚承辉的手却始终遮挡在她的眼睛上,没有挪动分毫。

    “睡一会,伤口我自己处理就好。”他在她耳边问声软语的说,就此红了她的耳根,鬓乱四肢柔,索性缓缓的闭上了眼睛,也许是因为最近一段时间当真是累了。眼睛闭上了一会,就当真沉沉的睡着了。

    感觉到沐初瑾的呼吸一点点的放轻,楚承辉缓缓将放在沐初瑾眼睛上的手拿开。起身查看自己腿上的伤口,伤口因为被剔去了腐肉,在腿上可怖的呈现出沟壑的模样,似乎深可见骨,已经隐约长出了粉红色的新肉。楚承辉的眼神落在躺在自己身边的沐初瑾的身上,眼神中有很多种情绪夹杂在一起。

    伸手将沐初瑾鬓角的发撩至一边,楚承辉的眼神中掠过一抹怜惜的神色。

    万里黄沙之中,姬风独自站在瞭望台上,沙漠之中独有的黑石头搭成的瞭望台,风夹带着干干的黄沙吹进来,饶是他生长在黄沙之中,也眯起了眼睛。

    颯满蒂罗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了姬风的身后,手中的权杖似乎象征着她一辈子都不曾离手的权势,将姬风浅浅的看着。

    “既然想要放她走,就别害怕寂寞,黄沙之中本来就是寂寞的。”爱而不得,本来就是寂寞的。倘若一声都不曾遇见这么一个人,也许寂寞一辈子也好说,可是如果遇见了,就真的再没有放手的理由,自己一个人还心安理得。

    “我不是想放手,只是不想让她死。”姬风的眼眸有些暗淡,潜藏着的是他一直隐忍不发的情绪,就如同他甘愿放弃自己一身的宏图壮志,甘愿被她女王的母爱滋养着而不发展自己的势力一般,然而这一次,所有的隐忍不发部都在这一刻,蠢蠢欲动了起来。

    他眺望着远方的眼眸,带着一股深刻的炙热,似乎在描摹着谁的模样。情深不悔。

    然而颯满蒂罗的另一句话却让姬风红了眼眶。

    “我在中原给你找了几个女孩子,沐初瑾并不是一个独一无二的女人,你若是喜欢中原女子和沙漠之中的女子不一样的风情,倒是可以试试,这里面有个女子你会喜欢的。”

    “我只是喜欢沐初瑾,就如同母亲一辈子只喜欢父亲一样,这一辈子都不可能更改,也不是别的人能够替代的。推己及人,你能不能不要再难为我了。”姬风猛然转过了头,将站在他身后的颯满蒂罗看着,眼中的不甘心那么明显,隐隐的,似乎还闪过了一抹恨色。

    然而颯满蒂罗的眼神中更多的却是无所谓,她冷眼将姬风看着,嘴角缓缓的扬起,宝蓝色的眼眸在月光下看起来更加的瑰丽四射。但是似乎在嘲讽站在她面前的姬风。“推己及人?我可没有你这么没有出息,你父亲不爱我,我还是将他留在了黄沙之中,留下了你。男人和女人还是不一样,孩子拴不住男人一颗壮志雄心,可是一个女人,这一辈子都注定被感情所累。”颯满蒂罗冷声的笑了一声,拿眼扫了姬风一眼,便踩着楼梯离开了。

    姬风暗淡了一双眼,面对着瞭望塔中的沙尘,低下头,心中久久不能平静。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