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0章 0119 出现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8463

人气小说:一世独尊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盛华最强无敌熊孩子北宋大丈夫大唐之最强帝王师道成圣

    手机端  &a;lt;a href=&a;quot;<a href=" target="_blank"> target=&a;quot;_blank&a;quot;&a;gt;<a href=" target="_blank">

    “楚御高殿下那天在皇宫里面出事之后,就再没有出现过,小的们在民间也搜查过。没有找到殿下的踪影,小的们再打探的出来的消息就有传闻说殿下就被楚承辉囚禁在那里,在楚承辉自己的府中。”那下人一边说着,一边抬眼将躺在贵妃椅上面的叶绮丽看着,就算是叶蓝田现在已经落了势,因为之前养了一部分的势力,现在过的日子依旧是高高在上的模样。

    叶绮丽的眼睛猛然睁开,眼神锐利的将跪在地面上的小侍卫看着。“那么我妹妹叶蓝田呢?她现在在哪里,是什么身份?”好歹不说那是自己的妹妹,说不上哪天谁能够用上谁,然而小侍卫下一句回答叶绮丽的话却瞬间将叶绮丽的心中凉了半截。

    “叶蓝田小姐在世子府被休了,现在似乎已经辗转到了精绝国了。”当叶绮丽的眼神猛然恶狠狠的扫过来的时候,小侍卫的身体忍不住向后倒退了几步,似乎生怕这个女子伸手将自己掐死。叶绮丽眼中的暴戾颜色,却是不是生气两个字能够解释的清楚的。

    现在她无枝无依,规划的却是那些谋反的事情,到如今,家不能回,就连自己的妹妹都没有办法帮助自己,叶绮丽忽然意识到了自己到现在成了孤立无援的地步上面,自己曾经养出来的那些狗腿子,到如今,恨不能时时刻刻要给她一口。

    “精绝啊,怎么会被辗转到那里去啊。”叶绮丽的眼神微微的向下低敛着,似乎看上去就是一副落寞了的模样,然而叶蓝田的笑容浅浅的,确实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似乎在皇宫游走了这么多年,学会的也只有一张笑颜。

    “这些小的倒是不部知道这些细节,如果娘娘没什么事情的话,我也就先回去了。”那人撂下这样一句话,就害怕叶绮丽的怒蔓延到自己的身上,转身就跑开了。

    然而叶绮丽却终于无法安然坐在贵妃椅上面,一个激灵从贵妃椅上下来,脚步匆匆的沿着雕梁画栋的小路,向着王财主的正房走了过去,脚步匆匆,满心琢磨的都是自己最后的王牌,王财主此时正站在床边,手臂轻轻一震,原本站在他胳膊上的鸽子便振翅飞起来。门也在身后澎的一声被打开。

    叶绮丽行走的太快,脸上还带着红晕的站在了王财主的身前,将王财主定定的看着。“我儿子在十三殿下府,有没有什么办法能将我儿子带回来。”叶绮丽的胸膛上下不断地起伏着,虽然已经到了红颜易老的年纪,然而依旧是风韵犹存的身段,尤其是那吹弹可破的肌肤,更是没有留下岁月的风霜雕刻的痕迹。王财主眼眸中的颜色,忽然一点点的加深,嘴角也染上了浅浅的笑意,牵动着一脸的横肉,看起来却很是狰狞的模样。

    叶绮丽的身上忍不住的打了个突,身子慕然向后后退了一步。“你要做什么!”她的眼神戒备,常年身处皇宫之中凝练出来的威严却并没有起到阻止王财主靠近的作用,他眼中的目光带着火,却让叶绮丽阵阵作呕,转身想跑,衣领却被王财主抓在了手中。

    “你想去哪里?你从冷宫中跑出来,你以为上官雯能放过你?现在整个皇宫都在上官雯的掌控之中,没有了我的帮助,你就是个落地了的贵妃,你什么也不是,你儿子什么也不是。”王财主的手一带,便将叶绮丽带入了自己的怀中,低下头,在叶绮丽的耳边轻声的说着,带着引诱,却也带着威胁。

    叶绮丽原本戒备的身子到如今却也只能一点点的放软,有些听天由命的闭上了自己的眼。“我的儿子在十三殿下府,你能不能将他救出来。”叶绮丽已经放弃了抵抗,任由王财主一双游鱼一般的手在自己的身上胡作非为。

    王财主一脸横肉的脸,将眼睛挤得都快要看不见,却还是股做多情的俯下身,在叶绮丽的耳边郑重其事的说。“你放心,我会将你的儿子安然无恙的带出来。”

    那嗓音中的一抹****和深情,却让人隐隐作呕。

    皇宫内灯火通明,冷宫却是唯一一个没有被光线笼罩着的地方,只有月光清冷的挥洒下来,映衬着冷宫之中死一样的沉寂,一道纤细的身影站在冷宫之中,眼中升腾着无尽的怒火,不断的在眼底加深,上官雯伸手便扯落了冷宫之中还在飘荡的布曼,身上的狐裘大衣被风吹起波澜,整个人,阴沉怨毒。

    楚承辉躲在暗处将这一切看着,张开自己的双手看着掌心之中的纹路,就这样看着,微微的有些发痴。一场阴谋酝酿了这么久,到现在,确实是该有个结果了。一双手却猛然从伸手伸过来,掐在他的咽喉上!

    手指纤细带着冰冷,肤如凝脂,如同滑腻的细瓷一般的手感,在他的脖颈处微微的收紧,楚承辉的眼神微微的一冷,舒尔,却又缓缓的笑开。

    “我以为你睡了。”他轻而易举的就将握在自己脖颈上的手拿下来,转过身,将包裹在月色中的如花容颜看着。笑颜宴宴。然而沐初瑾却竖起了食指,对着楚承辉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所有人都知道,皇宫之中,要变天了。

    “皇上驾崩啦!!!”远处忽然传来尖锐的吼声,沐初瑾的心脏猛的一紧,闭上眼,眼前前部都是灼灼其华的曼陀罗花,转头将楚承辉看着,却发现此时此刻的楚承辉是面目表情的,暗沉的和月色相映成辉。

    那个在冷宫之中沉寂的站着的女子,也在这一瞬间转过了头,眼神飘渺的望向了皇宫主殿。又是一个朝代的更新,然而沐初瑾却在那个残忍绝情的女子身上看到了一丝不舍,只是一丝丝的不舍,稍纵即逝,快的如同瞬间便寂灭了的烟花。

    此时的皇城城门处,两队人马不期而遇,眼中部都带着森然的杀机,两方人马对峙着,似乎都恨不能用身下的马蹄将对方的军队踏碎湮灭成灰!马蹄卷起的烟尘,还在两方军队的身后,不曾散去。守城的士兵云里雾里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就已经被吓破了胆,连滚带爬的跑了,眼看着,便是放弃了紧闭着的城门。

    两方人马的眼神中都带着森然的杀机,显然是没有将对方看在眼中,有小兵下去将城门打开,两队人马一同从城门涌进去,此时,还不是开战的最好时机。便只能做暂时的平静,当做相安无事。

    马蹄踢踏的声音震耳欲聋,有人打开窗户小心翼翼的向外望,在看到这般浩浩荡荡的军队之时,猛的便紧紧的关上了自己的的窗户,闭门不出。隐约中听到有人说。“要打仗了。”

    上官雯脚步匆匆的向着大殿走去,皇宫之中也因为这一声呼喊而瞬间灯火通明,原本已经系熄灯了的各个大殿此时部掌灯,皇宫之中亮如白昼,在马蹄惊扰了的皇城中,显得格外的突出。

    各个王公大臣们部都嘭嘭的关严实了自己的实木大门,只有世子府的大门,却在这一个被吱吱嘎嘎的拉开,福伯眼神浑浊沧桑的将门外的街道看着,即便是他年老失听的耳朵,都听到远处传来的马蹄声阵阵。

    转头对着一身戎装的楚绝郜笑着开口。“去吧,老爷这一辈子,等的不是你子承父业,而是你有所作为。”楚绝郜一点头,翻身上马,一夹马腹,策马而去,卷起一阵淡淡的烟尘,福伯的目光深远的目送着楚绝郜的离开,原本就单薄瘦弱的身子在这一刻更是摇摇欲坠,伸手将门上的把手扶着,身子却如同筛糠一般的哆嗦了起来,嘴唇也渐渐的发紫。

    另一只手撑着自己的心脏,他的脸上有痛苦,也有安详,到如今,他也是古稀岁月了,这一辈子活的这么长,总算是没有辜负了老将军的期望,福伯缓缓的闭上了眼睛。身子缓缓的滑落在了地面上,轻轻的闭上了自己的眼睛。

    整个世子府,到现在,了无人踪,似乎是早就规划好了的,遣散了府中所有的下人,当一对人马冲进来的时候,整个世子府,也只剩下了在门口已然过世了的福伯,那带头冲进来的头领咒骂了一声晦气,带着自己手下的人马又按照原路走了回去,临走之前,还在福伯的身上踢了一脚,福伯的身子,顺势栽倒在了一边。

    军队的火把燃烧着,将这个皇城部都包围在内。楚绝郜眼神淡淡,挑选了一对精英,随自己进宫,刹那之间,原本浩荡皇城,此时却充斥进来了好几股的势力。如同千钧一发,一触即发。

    皇宫中传来了哭天抢地的哭声,不断的传来侍女和妃子们的哭喊的声音,大抵都是一些害怕自己会殉葬的。沐初瑾被这鬼哭狼嚎的声音惊起了一身的冷汗,楚承辉伸手揽着沐初瑾的腰。“我相信你不会怕,就当是一个雷雨天气。”

    沐初瑾下意识的抬头看向了天空,心中微微的瑟缩,就当是一个雷雨天气,可是这下的是什么雨,大抵是腥风血雨。又一对人马身形如烟一般的窜进皇城,他们并没有骑着高头大马,趾高气昂的走进皇城,也没有浩浩荡荡的阵仗,但是却各个都是身轻如燕的存在,打眼看过去,就知道是一个个看上去都是高手。部都轻盈的跃上了墙头,向着皇宫飞奔过去。然而最先进入皇城的两对人马当中,在人马的尾部,却出现了两个马车,马车的上面部都装着一个铁囚笼,笼子里面部都装着一个女人。

    叶绮丽双手紧紧的握在笼子的栏杆上面,一双眼,霜林尽然,眼中满满的都是疯狂之色,她想不通为什么到今天会变成这样的地步,曾经她以为自己一定能够翻身为王,到如今,重回故里,却没有一身的荣光,反倒是如今如此破败的模样,然而另一个笼子里面关着的女子,和叶绮丽有着一张近乎相同的脸颊。容颜精致,相较于叶绮丽眼中的癫狂的模样,叶蓝田的眼神中却很是平静,只是闭着眼眸在铁笼中蜷缩着,随着车身的走动而摇晃起来。

    “皇后娘娘,整个皇城都被包围了。”有太监低头将在沐初瑾的耳边轻声的说着,一身太监的衣袍,说话却不是太监那般尖细的样子,形色匆匆的跟在上官雯的耳边轻声的说着,上官雯头也不回,向着已经燃起了长明灯的大殿走了过去。

    “我已经怕了太久了。”上官雯的眼似乎不经意的扫向了灯火辉煌的皇城外,眼神中淡淡的忧郁,还有浓重的痛快,一抹得意的神色在她的眼中如同油彩一般的划开,似乎这么多年,压抑在自己心中的郁结就这样打开了来。

    上官雯的嘴角轻蔑的勾起来,似乎对于今天晚上即将发生的一切毫无压力。上官雯推开挂着白色灯笼的大殿门口,阴冷的风呼啸着刮进来,带起呼呼啦啦的声音,将男人躺着吃的床榻上的金黄色的布曼卷带着,带起一阵阵烈烈的风声,上官雯将身后的殿门关上,伸手拿起还摆放在桌子上面还没来得及收拾下去的汤盅,放在烛光下,借着火光,细细的的打量着,汤盅的内壁上,还挂着一丝已经残破了的花瓣。在烛火的映照下显得妖娆艳丽。

    “曾经,我也想过要陪你白头到老,我以为我能够陪你袖手天下,我以为我什么都能够做到,可是直到你妻妾成群,三宫六院充盈的部都装不下,我才发现你变了。”上官雯的手缓缓的抚上男人已经冰冷了的脸颊,伸手细细的描摹着他五官的模样,似乎看到了旧时的时光。

    远处似乎传来了脚步声,踢踢踏踏的带着一对的人马,显然只是皇宫中的奴才,而不是那些训练有素的侍卫。上官雯的手,继续置若罔闻的在楚皇的脸上摸索着,眼中带着淡淡的不舍的情绪,只有这一刻,才能发现还有一丝关乎爱的情绪的存在。

    那么的稀薄微弱,早就不是当初那般偏执的模样。

    “楚鑫没死,你知道吗?我们的大儿子没死,你活着的时候,他不曾在你的身边尽孝,如今你死了,就让他来给你送终。”上官雯手下的皮肤已经苍老褶皱,证明了这个男人这么多年的操劳,肩上扛着一片山河,终究不能和在皇宫之中争奇斗艳勾心斗角的女人相比较。上官雯的脸上还没有留下岁月的痕迹,然而楚皇的脸,已经被岁月的风霜打磨的不成样子。

    “你一定不知道,你的枕边人,一个个都在算计你吧,就如同叶绮丽,又比如我,我们两个都在算计着往日神情相待的你,到底是什么原因,我们不爱了,如今你手中抛下了山河,可是知道了为什么。”说到这里,饶是上官雯无情,却也闭上了眼泪,留下了少有的一滴眼泪,沿着眼角,蜿蜒着落在眼前人的手臂上。

    窗外的月光斑驳,似乎在光影错落之间,造车了一种手指头在动的错觉,然而这一切,叶绮丽并没有睁开眼睛,也根本就没有注意到。

    “皇后娘娘节哀,老奴这就要带着下人为皇上装殓龙体了。”略带着沧桑的太监的味道在门外传来,上官雯的思绪被从记忆中拉扯出来,也就睁开了自己的眼睛,将抚摸在楚皇的脸上的手收回来,对着门外淡淡的应了一声嗯。

    那个老太监带着小太监们鱼贯而入,开始七手八脚的收拾楚皇的身体,也似乎根本就没有注意到整个皇城已经被包围了的危险情况。上官雯的颜色一暗,伸手便扯了站在自己身边的那个传话小太监腰间藏着的剑,身轻如燕的向着众太监的中央,如同一把刀直接插入了心脏一般,生生的把一对队伍拆开了。

    “你们都不是皇宫里的太监,说!你们都是什么人!”上官雯一双凌厉的眼神,倒像是带了刺的玫瑰,动人心弦的魅惑之中还带着拒人于千里之外的疏远和戒备,着两种气质柔和在一起,是一种态度,一种如履薄冰一般的生活态度。

    本来正在装模作样的给楚皇换寿衣的小太监们,在此时此刻转回了身,部都拔出了腰间藏着的佩刀,向着上官雯便砍了过来,几个人的动作整齐划一,似乎都带着一样的目的,那就是要上官雯的命。上官雯伸手扯过来一个穿着太监衣服模样的刺客,伸手横过来自己手中的刀,眼看着要一剑封喉。将那个人的生命留在那里,然而上官雯觉得自己的动作已经足够快,那个人的动作却比自还快,手肘已经在腹部柔软的敲了一下。

    在上官雯吃痛的空挡,伸手便要将上官雯拽到自己的身边,背后却遭到了人的重重一击,在男人还没想明白因为什么的时候,后背就已经呈现出一种夸张的形态向着胸膛内部凹陷了进去,一眼看上去,森然可怖。

    那人临死之前甚至还没来得及看站在自己身后的人是谁,就已经睁着充血的眼眸,轰然倒在了地面上,上官雯捂着自己的肚子猛的后退了几步,脸色微微有些苍白,是因为腹部的剧痛,然而嘴角那一丝残忍冷酷的笑容,却丝毫不曾因此减少过。

    她就知道,则是个不安宁的夜晚,现在才刚刚开始,何必玩的那么认真,鹿死谁手还未可知。那个背后凹陷进去的人一倒下,就露出了握着一对梅花锤站在他身后的壮汉,浑身的肌肉暴起,身体比正常的中原男人要高出来好多。一对梅花锤在他的手中握着,小巧玲珑的像是玩具,被舞的虎虎生风。

    接二连三的人从屏风后面鱼贯而出,看架势便知道是早先便埋伏好了的。刚刚还满是清冷气氛的大殿,一瞬间杀红了眼。皇宫中的烛火,似乎燃烧的更加艳烈了。火光摇曳之间,照耀在上官雯的脸上,绝情狠毒。

    皇宫外,堆满了人,午门如同攻城一般的被撞开,皇宫里面人仰马翻,丫鬟嬷嬷太监们部都尖叫着去找地方避难,想要保住自己的小名,一时之间皇宫之中,奔走相告,人心惶惶,不断有谁撞了谁的叫骂声和吵嚷声,似乎还有孩子的哭声。

    上官雯的耳朵猛然支起来,原本脸上的残酷得意在听到这哭声的时候瞬间烟消云散,脸上难得的出现了一丝动容和柔软,也不顾眼前正在厮杀着的战场,而是伸手便拽开了大殿的门,向着哭声寻找了过去。

    “不是让你跟他走吗!你怎么又回来了。”

    楚玉的声音哭的一惊有些哽咽,不断的抽噎着空气,发出咯咯的声音,似乎受到了什么惊吓,却是连话都说不出。“走不出去,他们都死了,有人在送我回来的路上也被杀了。”上官雯的视线向着远处望过去,果然看见不远处趴着一个熟悉的身影,心里止不住咯噔一声。伸手将楚玉揽在怀中,伸手在楚玉的发顶不断的抚摸着,似乎要安定楚玉受惊了的心。

    “没事的,母后还在,母后不会让你有事的。”只是一个关于皇位的战争,她绝不能失去了自己的砝码。沐初瑾躲在不远处,冷眼将这一幕看着,然后清浅一笑,在没有月光的烛火中,依旧皎洁的讨喜,似乎又什么小小的成就,让她心中得意。

    楚玉的视线也只是向着沐初瑾的方向淡淡一扫,便不着痕迹的将自己的头拧了回来,火光照在精致的如同芬雕玉镯的小脸上,那么一瞬间,却觉得他的眼泪是假的,反倒有一种少年老成能够独当一面的感觉。

    火光冲天,带着打杀的声音,就如同荒原的战场吗,勾引着他浑身每一寸的神经,甚至连血管中的血液也随着爆裂沸腾了起来,喧嚣着战争,喧嚣着生命的祭奠,似乎要和他融为一体一般的贴切,似乎他身上的每一寸筋骨,血肉,部都是为了战争而生的一般。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