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3章 0122 想象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8300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日天尊木叶之转生者点道为止都市天龙至尊史上最强赘婿网游之九转轮回绝世高手

    手机端  &a;lt;a href=&a;quot;<a href=" target="_blank"> target=&a;quot;_blank&a;quot;&a;gt;<a href=" target="_blank">

    上官雯的眼神中带上了痛楚,眼中氤氲着不知名的情绪,似乎是爱,又似乎是恨,还有一种依稀对往事追忆的感觉,就这样讲肖锦看着。

    “我为的不单单是我自己,也是为了你,这皇宫中的奸诈恶毒,不是你能想象的到的。”上官雯的眼神里带着苦楚的颜色,然而肖锦听到这里却缓缓的闭上了自己的眼睛,他已经不想再继续听下去,那些勾心斗角的言语,此时此刻听在耳中,满目疮痍。

    “那么,现在你胜利在望,你想要什么。”肖锦闭着眼,轻轻的开口。他对于眼前的女人已经颇多无奈,也只不过就是挂着个血肉相连的名头,却要为眼前的女人背信弃义抛弃了那么多。反了主上,才知道是亲兄弟,背弃了自己的兄弟,甚至是在自己的兄弟的饭食里面下了毒,他觉得自己活了一辈子,最最失败的就在这里,活到了最后,竟然成了这般背信弃义的人,背叛了自己的兄弟,在看到了这个女人眼中的疯狂的那一刻。他彻彻底底的后悔自己所做的决定,只不过是因为这么多年从来都不曾接触到的母爱,或者是对母亲这几个字的逐渐陌生,于是在初见的那一刻,莫名的冲动。

    然而到了这一刻,面对着这个满腹城府的女人,肖锦却不得不说,自己累了,也后悔了,为什么就不能一辈子做一个野孩子,不知道自己从何处来,只知道自己还活着,身边有一票兄弟,和一片土霸王一般的江山,这样的生活,他以为能够持续很久很久,这样的岁月,他以为没有尽头。

    然而这一刻,他后悔了。这一辈子,他就要为了这一时的冲动做个背信弃义的男人,这一步错,这一生都无法回头,却也只能苦苦的笑了笑,问眼前的女子,你想要的究竟是什么。

    “我就要死了,我死了之后,我今天所夺得的一切都是你的,我要你找到你弟弟,扶持你弟弟长大,我要叶绮丽还有皇宫中的那些贱人都给我陪葬,包括她们的孩子。”肖锦缓缓的睁开了眼睛,将这个女人眼底的歇斯底里深刻的看着,看着看着,舒尔他缓缓的笑了起来。这个女人用心良苦的设计了一生,不过是为了自己的丧心病狂,现在甚至连自己都设计了进去。

    目光向着皇宫门口望过去,却发现皇宫门口已经空荡荡的连烟尘都不剩下,也罢,他这般背信弃义的人,还指望谁能留下来等他。

    “我只帮你名正言顺的拿到你想要的,却不会去坐这个皇位,你若是想借我的手做到些什么,那么我只能告诉你你这是痴心妄想了。”肖锦从次面上爬起来,摇摇晃晃的向着皇宫的门口走出,从此天地浩大,他即便两袖清风,却又哪里不能安家。

    “你弟弟那么小,如何坐的住皇位,皇位不保,我死都不能安息,我设计了一辈子,为的就是你和你弟弟。”上官雯冲上去,拽住肖锦的手,周围的雪被风夹带起来,呼啸着挂在脸上,肃杀的疼。

    “你为的哪里是你的孩子,你为的是你自己的丧心病狂,你是个疯子。”饶是她是他的母亲,到如今,却也只生下心灰意冷,他就不应该对于亲情有所奢求,于是到如今,两袖清风,分毫不剩,背信弃义,千古骂名。

    肖锦一甩手便向着城门口疾步走了过去,然而上官雯拽着肖锦的手却在这一刻狠狠的收紧,死死的攥着肖锦的手不肯放松。“你若是这么离开了,你就不想知道灵儿为什么离开你,不想知道,她从哪里来,最后到了哪里去?”

    上官雯眼中的疯狂再度涌动起来,就如同一开始就不曾退却一般的将肖锦看着,肖锦的心中猛然打了个寒战,脚下却如同生根了一般的被上官雯的一句话定在了原地,缓缓的转过了头,将上官雯肃杀的看着,那一瞬间,他的眼中也带上了杀意。

    “灵儿是你派来的人,是你让她接近我的?为什么,她现在在哪里!”肖锦生命中唯一一条软肋就是灵儿了,那是豁然闯进他生命中的女子,就如同沐初瑾闯进他生命的时候那般的突然,也就是这样的一个女子,在他的生命中留下了最最温暖的一,以至于事过境迁之后,他都无法忘怀。

    一想起就痛,连呼吸都痛。

    “你是不是觉得你跟了我,就背叛了你的主上,背叛了楚承辉,我告诉你,当年灵儿身上的绝情蛊就是他亲手种下去的,灵儿是我安排到你的身边的,也是我求楚承辉帮我在灵儿大的身上种下绝情蛊,就算楚承辉当初并不知道我要将灵儿送到你身边,那么这么多年,他为什么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样的,看着你苦,看着你痛,看着你被思念折磨,却不告诉你事情的真相呢!”上官雯阴仄仄的笑了起来,陈述着这个世界上最最残忍的阴谋和算计,连自己的亲生儿子都算计的阴谋。多么狠毒的一个女人。

    “灵儿现在在哪!”肖锦骤然从喉咙间爆发出来了一声嘶吼,面对着眼前这个病入膏肓的女人,他只想知道,那个女子是不是还活着,她虽然不比沐初瑾的惊才艳艳,却是这么多年,藏在她心中的执念。

    就如同他这么多年都无法释怀她当初的离开一样,他更不可能让她死,他听不得她死掉了的消息。“那个女孩子,楚玉知道在哪里。”上官雯忽然缓缓的笑了起来,那笑容里面的阴险味道,深刻的让人作呕。

    “你还在算计我。”肖锦眼神中的热切一点点的退却下来,满眼冰冷,风霜雕刻的眼神将上官雯凝视着,然而上官雯似乎已经做了必死的决心,并不在乎肖锦还拿什么样的眼神看着她,她只是缓缓的笑着,松开了抓握着肖锦的手。

    “现在,走还是不走,就看你自己了。”说罢,她就更加得意的笑了起来,笑容一点点的在嘴角绽放开来,一点点的加大,最后甚至笑出了声音,笑的胸膛都震动了起来,有鲜血从胸腔之中呕出来,沿着嘴角,点点滴滴的流淌下来。

    肖锦冷眼看着上官雯眼中的得意。眼神渐渐的带上了恨,他怎么早没看清楚这个女人的恶毒,却要为了她的拼死一搏而放弃了所有。

    “你只能答应我,你只能答应我。”上官雯的手再一次抓紧肖锦的手腕。“答应我,你会坐上王位宝座,答应我,你会照顾楚玉长大成人,答应我,你会让当初欺凌过我的人,不得好死。”这一个死字,她咬的尤其的重。

    “我为什么要答应你。”肖锦避如蛇蝎一般的想要将上官雯抓在自己手腕上的手甩开,然而上上下下的挥动了好几次,却发现无济于事,她就像是一个孽障,缠绕在他的身上不肯放过,紧抓着他身上那一丝的血脉相连。

    “如果你不答应我,你的灵儿也不会有好下场,就如你所想的一般,我是一个心机这般深刻的女人。我早就算计好了你的灵儿,你可要想好了,这一刻你是答应我,还是不应我。”她口中威胁和笃定的态度那么的明显,明显的让人恨不能冲上去瞬间撕碎她脸上的得意,那般的咬牙切齿的恨着。

    然而肖锦却只能死死的咬住自己的牙关。“你点头,你点头啊!”上官雯却还在这边咄咄逼人,她者一句句话,就如同一生生要催命了的诅咒,在她的耳边绕梁三尺,语音不绝,挂扫的他心窝里都发疼发痒。

    “好,我答应你了。”他如今已经负了天下人了,他还怕什么,只不过是要面对一个天下罢了,为了她,他舍了天下都可以。上官雯的嘴角终于勾起了一丝温暖的笑,似乎再无留恋,她轻声的咳了几声,手上一软,人就已经瘫软在了地面上,肖锦冷眼看着,并没有伸手气扶起来那个躺在地面上称之为母亲的女人。

    上官雯躺在地面上,整个人看起来都略显疲惫,只是将肖锦浅浅的看着。“你记得你答应我的这些,倘若你做不到,永坠阿鼻地狱。”她的声音恶狠狠的,似乎还带着威胁的将肖锦看着,等待着肖锦答应她的诅咒。

    “如果要进地狱,也是你先入地狱,永坠阿鼻的人,一定是你。”肖锦毫不留情的说着,上官雯的口中已经涌出了一大口一大口的鲜血,眼看着眼仁已经发白,眼中的光彩也就要在这一刻散尽,所有的嫉妒,恨,得意和算计,部都成了过眼云烟,然而她却不放过的部都压在了他的身上。

    在上官雯闭上眼睛之前,口中不断的喃喃了起来。“你今天一定要记得你所答应了我的一切,不然我话,永坠阿鼻地狱,我会拽你进阿鼻地狱的。”声音越到最后越发的微弱。最后渐渐的消散在了空气中,浅浅淡淡,不留痕迹。

    然而肖锦却知道,自己从此被套进了一个原本已经与他无关的宿命当中,除了不断的挣扎下去,什么也做不到。

    楚绝郜怀中抱着身怀六甲的叶蓝田,带着身后的军队,向着城外一路狂奔了过去,奔跑夹带起来的风中还有雪沫,拍打在俩上,如同一根根细小的针在脸上划过,除了疼,再没有别的感觉。疼的麻木。

    沐初瑾伸手拢紧了身上的狐裘大衣,大衣上的毛皮物质被风吹的飞扬了起来,她一张脸,脸颊的部位被风吹红,回头去看在后面紧追不舍的追兵,偶尔有两军相接,时不时的传来惨叫,下意识的更加拢紧了身上的衣袍,楚承辉的手臂缓缓的收紧。将沐初瑾好好的固定在自己的怀中,忽而低头在沐初瑾的耳边轻声的叮嘱着,他清冷舒缓的声音被风声撕扯着碎裂开来,带着破碎的啥呀,在沐初瑾的耳边轻声的说着。

    “如果一会情况有变,你要记得,不必管我,保你自己,快些离开。”他在她耳边轻声的说,却是在烈烈寒风中最暖的一道暖色,然而沐初瑾只是抿紧了嘴唇,不说话,也不点头。

    “你答应我。”他的声音落地有声,在这一刻变的有些焦躁和慌乱,他急切的想要沐初瑾一个答案,好让内心稍稍安定下来,然而沐初瑾回应他的只有冗长的沉默,这是战争,不必其他的时候,四面八方都是锋锐的利器,一个避之不及,就可能造成恐怖的伤害。

    “我是什么脾性,你在认识了我的那天就知道的一清二楚,如今和我说这样的话,你不觉得可笑吗?这场风波你既然已经将我卷进来,如何能想将我推出去便推出去,倘若一会你们不敌,我只身一人冲出去,岂不是更加的危险,所以,我要和你在一起。”沐初瑾的手在衣襟上缓缓的捏紧,好将自己好好的包裹在内,风雪彻骨的从耳边呼啸而过,沐初瑾缓缓的闭上了眼睛,到这一刻,她才知道,原来这是战争。

    叶蓝田的眼神飘落在一旁骑在马上的沐初瑾和楚承辉,再转过头来将楚绝郜看着,身子柔软的就如同她还是世子府二夫人的时候一般,窝进楚绝郜的怀中,如同一只小猫。楚绝郜的身子微微一僵,奈何手中握着缰绳,终究是没有了下一步的动作。

    “爷,沐初瑾和十三殿下怕是早就有染了,如今两个人浓情蜜意的在你的身边,你心中和是难受的紧。”叶蓝田的手,抵在楚绝郜的胸膛上,似乎是想要感受楚绝郜的心跳,楚绝郜咬紧了牙关,拽着手中的缰绳。一言不发的夹紧了身下的马腹,马匹更加快速的奔跑了起来,颠簸的坐在马背上的叶蓝田一阵阵的作呕。

    “爷,你慢些,我难受。”叶蓝田的手从楚绝郜的胸口处挪开,转而拽在了楚绝郜的衣襟上,问声软语,一如往日的千娇百媚,然而这般危在旦夕的时刻,莫不说叶蓝田曾经做的所有不堪的事情,此时千钧一发,哪里有心思去儿女情长。

    “你若是觉得难受,可以下去,倘若被五马分尸,别怪我无情,不曾救你一命。”,说着便伸出一只手,眼看着要将叶蓝田从马背上提起来,扔到地面上,叶蓝田的眼中呼扇着泪水,看起来楚楚可怜的模样,两只小手死死的握着楚绝郜的手臂。“爷,不要。”

    皇城浩大,还没来得及跑到城门处,便被军队层层叠叠的包围住了,姬风的脸色在风雪中越发的显得暗沉,将沐初瑾清浅的看着,似乎在等待着某种判决。冷眼将沐初瑾看着,对着沐初瑾伸出了自己的手。“你过来,一会当着打起来,刀尖无眼,你也不过终究是个女人。你过来,可逃一死。”姬风的手,似乎仁慈的向着沐初瑾伸出来,楚承辉的眼神下意识的落在了沐初瑾的脸上,似乎在等待着沐初瑾的答案,沐初瑾就这样从马背上翻身下来,楚承辉的眼神中闪过了一抹错愕,伸手拽住了沐初瑾的手腕,然而沐初瑾只是回头淡淡的看了他一眼,示意他安心,便向着姬风走了过去。

    在这样战争酝酿着的时候,每一个细小的动作都可能成为导火索,沐初瑾向着姬风缓缓的走过去,在场所有人的目光似乎都凝结在了她的身上,千钧一发,动则发。

    “你想让我和你回精绝?”沐初瑾站在姬风的马下,浅浅的笑着,容颜精致,眼角眉梢还挂着霜花,看上去便是白带风情,身下的衣摆被寒风吹拂起来,更加衬托了身段的空灵,这一身妩媚妖娆的风雪,如同寒梅一般,卓然独立的站在风雪之中,那一刻,她美得不可方物。让姬风看痴了眼睛,只顾着缓缓的点下了头,然而迎接着姬风的,却是沐初瑾从地面上飞身而起,杨手便给了姬风一个响亮的耳光,气氛压抑的连呼吸都可以依稀听见,此时一个响亮的耳光更是响彻了场。

    在场的所有士兵,部都惊诧的瞪大了双眼,只有楚承辉的眼神中带上了担忧的神色,整个人也都绷紧了起来,随时准备在沐初瑾遇到危险的时候冲上去将沐初瑾带回来,他爱她,这是他早就知道的事实,只是他不知道的是,自己爱她的是什么,或许是觉得这天地之大,也只剩下沐初瑾一个人,可以与自己比肩。

    时间如此奇女子,饶是英雄也断魂。

    楚绝郜的手握紧了身下的缰绳,眼神依旧一瞬不瞬的落在沐初瑾的身上,也然是一副蓄势待发的模样,似乎随时都能冲出去,将遇到危险的沐初瑾带回来,只有萧何,悠闲的坐在马背上,似乎根本没有兵临城下的自觉,只是拿着一双妩媚生情的眼睛,玩味的将眼前的一切看着,似乎就像在看皮影戏一般的津津有味。

    “你一个异国蛮族,统治好自己的国家不行吗?为什么还要去参与别的国家的事情,这对你来说有什么好处吗?我中原王朝朝代的更替,什么时候要一个外人来插手了,你一个外人,长了多厚的脸皮,去参与别人的家务事!”沐初瑾此话一说,在场所有的士兵都捂住了嘴巴,闷声笑了起来,嗤笑的声音此起彼伏不绝于耳。姬风气红了一双眼睛,下意识的扬起了自己的手,然而当视线落在沐初瑾的脸颊上面的时候,却莫名的泄了火。

    “我怎么能算是参与别人家的家务事,你别忘记了,我的父亲,那是刚刚去世的萧皇的兄长,倘若不是萧皇联合我的母亲囚禁了我的父亲,现在的王朝是谁家的还不一定,倒是沐初瑾你,你是这个皇朝的什么人,皇家的争斗,你为什么要参与,你可是有皇家的血脉。”

    姬风如此便将沐初瑾丢给他的话部都丢还给了沐初瑾,声线清冷,带着戒备的冰寒颜色,沐初瑾再次浅浅的笑了起来,容颜潋滟,带着一抹亮色站在了风雪之中。“我不过是个热爱王土的中原人罢了,倒是姬风王子,你是想要仰仗着你身上皇族的血脉,回来划分中原的天下吗?一统沙漠和中原,这倒是个壮举,史书就算不会记你是英雄,最起码也会记你是枭雄。”沐初瑾说罢,就咯咯的笑了起来,一脸的纯良无害的模样,却气的姬风死死的咬住了自己的牙关。

    王财主的眼神带着略微的打量的意识向着姬风看了过来,带着淡淡的探究和戒备,将姬风上上下下的扫了一眼。“我不过就是为了你!”姬风说的有些咬牙切齿,似乎恨不能就这样将沐初瑾揉碎了,揉进自己的骨血里。就这样成为自己的一部分,永生永世,生生世世,再不分离。

    “沐初瑾,我是为了救你一命。”姬风如是说着,伸手便向着沐初瑾抓了过来,眼看着要将沐初瑾抓到自己的身边的时候,两个男人齐齐从远处如同箭矢一般的冲了过来,两个人一人抓住了沐初瑾的一只手,沐初瑾脖子上的衣襟还被姬风拽在手中,沐初瑾的脸上微微的有些苦。这三个人要是此时同时用力,那么不好的一定是自己。

    场面一瞬间压低了气压,似乎是王财主在这一刻落下了一个杀字,军队瞬间便发出了一声如同野兽一般的嘶吼咆哮,便如同山一般的向着楚绝郜和楚承辉的军队压了下来,楚承辉的军队刚刚才解毒,战斗力自然是大大的下降,更何况刚刚在里面的一阵厮杀,楚绝郜这边的军队也早已精疲力竭。

    此时爆发的战争,毫无悬念,输赢只是时间的问题,实力的悬殊,已经成了一边倒的碾压的趋势。楚绝郜看着自己手下的士兵身上还带着伤却还置身在人群中厮杀着,鼻息之间已经发出了哼哧哼哧的声音,不断的在寒风冲喷吐出来一口口白色的雾气,精疲力竭不过如此,这个铁骨铮铮的汉子,一瞬间便猩红了双眼,眼看着就要冲上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