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4章 0123 进去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8381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日天尊木叶之转生者点道为止都市天龙至尊史上最强赘婿绝世高手你是什么神

    手机端  &a;lt;a href=&a;quot;<a href=" target="_blank"> target=&a;quot;_blank&a;quot;&a;gt;<a href=" target="_blank">

    然而却被楚承辉死死的握住了他的手腕。“你现在不能进去,我们现在能做的就是逃出去,再从长计议。”楚承辉的声音依旧是清浅的,用最最无情的姿态陈述着不争的事实。然而楚绝郜却猛然回头甩掉了楚承辉握在手腕上的手臂,劈手指向了厮杀起来的军队。“你自己好好看看,那是陪你打下你一辈子基业的兄弟,他们都在战场中,你如何能说出来逃这个字,你对得起他们的忠心耿耿吗?要走你走,我不可能放下我的兄弟们。”

    “那么沐初瑾怎么办,要跟着我们一起在这无情的战场中厮杀着吗?”楚承辉的口气更加的冰寒,他怎么不知道自己的兄弟部都在厮杀着,他也看见了凌晨风力气不足的踩在一个小兵的肩上都险些滑落下来,胡昊半辈子的勇猛,杀戮无情,在这一刻,却还是浑身伤口气喘如牛。楚绝郜的身体只是僵持了一瞬间,便头也不回的冲进了战场中。

    “把沐初瑾交给我,我保证她毫发无损,一生无忧。”姬风再次在楚承辉的身后浅浅的开口,眼神暗沉的冷眼看着前方的战场。楚承辉却头也不回的给了姬风答复。“我怕你配不上沐初瑾。楚承辉握着沐初瑾的手紧了紧,似乎下定了什么决心一般,转过头来讲沐初瑾浅浅的看着,忽然俯身在沐初瑾的头顶上印下一吻。

    “如果这一次,你我都活着出去,那就在一起吧。”楚承辉浅浅的笑了起来,就如同他亘古不变的风姿,那般的妖娆美好,带着三分蛊惑人心的邪魅,将人看一眼,就有一种春暖花开的错觉,沐初瑾望进他的眼中,死死的咬住了下唇,似乎也做了什么重大的决定一般,缓缓的点了点头。心却狠狠的被扯动了起来,惨白了脸色的疼。

    楚承辉伸手擦了擦沐初瑾额头上因为疼痛而渗出来的汗水,伸手拂过沐初瑾额角处的桃花,那横开着的潋滟的一,好看的惊心动魄,然后便头也不回的拽着沐初瑾冲到了人群之中。对着沐初瑾浅浅一笑,如沐春风,白带风华。“让我们看看,咱们两个谁放倒的人多一些。”楚承辉的手收紧再松开,如此几个反复之后,终于缓缓的松开了自己的手,如同两把利刃,狠狠的插进了敌人的心脏。沐初瑾的身形挪腾着,伸手捂住眼前一个小士兵的口鼻,那小士兵瞬间便翻了白眼,倒在了地面上。有人发现了沐初瑾的介入,想要上来将沐初瑾抓住。

    然而当一众跑过来的士兵想要将沐初瑾包围住之前,沐初瑾就已经如同一个炮弹一般冲了起来,猛的踹在了其中一个小士兵的胸膛上,澎的一声便听到了肋骨一根根断裂的声音,整个胸膛部都凹陷了进去,在所有人还在错愕着的时候,沐初瑾就已经如同一个鬼魅一般的在这群士兵的面前绕了一圈,这一圈绕过之后,那几个士兵都齐刷刷的倒在了地面上。

    因为心中有所执念,就算千军万马又如何。

    叶蓝田慌乱的趴在地面上,刚刚不知道是谁奔跑之间踩了她的肩膀一下,她的脑袋狠狠的扎进了地面上的雪中,再抬起头的时候,头发上脸上部都沾上了泥巴和雪水,看起来好不狼狈的模样。叶蓝田慌乱的四处搜寻着楚承辉的身影,眼看着又有一双脚要向着她踩了过来,叶蓝田赶紧向着一边滚过去,躲开这一脚的践踏。

    她觉得自己越发的活的没了尊严,却还是不得不就这样活下去。叶蓝田趴在地面上,只能看到一双双的脚,却根本就找寻不到楚绝郜的身影,继而叱声一笑,就算是找到了楚绝郜又能够如何,自己不是沐初瑾,换不来楚绝郜豁出去自己的命的保护。

    叶蓝田的双手撑在地面上,在人群脚步的空隙中小心翼翼的挪动着自己的身体,还要灵机应变的闪躲开来随时可能踩在自己身上的一双双的脚,心惊呆站的在人群中,在一双双脚下,向外不断的攀爬着。

    叶蓝田死死的咬着牙关,地面上的雪冰冷的刺激着自己的肌肤,隐隐约约之间,叶蓝田似乎感觉到了自己的小腹传来了一阵阵下坠一般的疼痛,更是一刻也不敢停留的向前爬;饿过去。当叶蓝田的身体刚刚从人群中钻出来的那一刻,就对上了一双沉郁的眼。

    姬风浅笑着将她看着,落入她的眼中,理所应当的当成了一种嘲弄,叶蓝田没有理会姬风的眼神,而是从地面上站了起来,然而脚下一软,她却又再次坐回到了地面上,她身下的衣裳都因为爬行而湿透了,此时被寒风一吹,整个身体都如同被丢在冰窖中一般的冷,小腹的疼痛还在一阵阵的传来,叶蓝田向着自己的身下看了一眼,还好,没有流血。

    刚刚这般想着,身下便猛然一热,吓的叶蓝田险些流出了眼泪,她不能失去这个孩子,倘若这个孩子是楚绝郜的,那么她就能够结束无枝梧依的生活,她不想再继续过那种非人的生活了,当女人被压迫到一定的程度上,孩子,就成了一种谋权的工具。

    就如同上官雯,也如同叶绮丽,还有现在的叶蓝田。

    姬风缓缓的在叶蓝田的身前蹲了下来,将叶蓝田上上下下的打量着,似乎在筹划着什么不为人知的计划。“你为什么一定要生下来这个孩子呢,告诉我。”姬风伸手捏起叶蓝田的下颌,将她探究的看着,似乎要看穿她的灵魂,揪住她灵魂深处最最深刻的那抹邪恶。

    叶蓝田的手向着一边偏转过去。“我为什么要告诉你。”她叱声一笑,她不过是穿着大红的嫁衣,和他拜过堂的女人,但是她叶蓝田这辈子的露水姻缘多了去,更何况她于眼前的这个男人,也不过是新婚之日的一日之缘,她印象最深刻的不过是他将她装在那样的笼子里,如同一个畜生一般的拉进了皇城。

    她活了一辈子,纵使浪荡不羁,却也还是要脸的,他给她的狼狈,她记得深刻清楚。

    “你现在是不是想让那些给你难堪,待你不好,抢夺了你该有的一切的人,都去死?”姬风的嘴角挂上了一抹嘲弄的笑容,甚至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他究竟是在嘲弄她还是在嘲弄他自己。

    “是的,也包括你。”叶蓝田的肚子此时猛然传来了一阵疼痛,剧烈的似乎在剥离她腹部的血肉,疼的她倒吸了一口冷气,转过头目光森冷咬牙切齿的将姬风看着,她已经活到了这样的地步,还能狼狈到哪里去,就这样吧,怕什么。

    然而姬风接下来的一句话,却她吃惊的睁开了眼睛。他说“如果我愿意给你你想要的,你会怎么想。我也恨透了这一份轻蔑,那就让他们都去死吧。”姬风浅浅的笑了起来,伸手握住了叶蓝田的手,叶蓝田沉默了,并没有将自己的手从姬风的掌心抽出来。

    也许,这将会是一次很好的合作,两个痛痒爱而不得的人达成了某种一致,如同握手言和。

    沐初瑾的指甲划开眼前人的脸,自己的肩膀上却也被那人淬毒的剑刮开了一个口子,沐初瑾的身子向着一边闪过去,眼神森冷的看着那人在自己的面前倒下去。已经杀红了的一双眼将倒在地面上的穿着黑色劲装的人看着。沐初瑾发现了,最最难缠的还是这些身穿着劲装的人,不管是上官雯哪边的还是自己这边的,都绝非等闲,这些人冲进人群中都是零散的,他们从来不和人硬碰硬,一直都是身形灵巧的在人群中挪腾着,一般都是一剑封喉的存在。

    散步在人群中,就是压倒的姿态,萧何坐在马背上,从最开始不断的有士兵想要冲上来拿下这个看起来坐在马背上看起来弱不禁风的文弱书生,然而当萧何用自己套在马背上带着的箭放倒了无数人的时候,以萧何所处的位置为圆心,向外划开了一个不小的安范围圈,没有人,敢靠近萧何。包括哪些身穿着黑衣的高手。

    沐初瑾早就吃了解毒的丹药,只是身上纵横交错的伤口还想向外沢沢流淌着鲜血,身上披着的狐裘早就在打斗折腾之间不知道遗落到了哪里去,只剩下身上一件单薄的衣裳,随风飞扬着。颇有些仙风道骨的味道。

    然而她身上的那些鲜血,却给她的身上平添了一丝邪魅的气息,阴冷暗沉的压下来,却也让那些士兵部都避让三尺。然而此时的场面却已经惨不忍睹,地面上部都是倒下的士兵,然而一眼看过去,从衣着上就能看出来,楚绝郜和楚承辉这边所剩的士兵已经不多了,只剩下凌晨风和胡昊一身是伤的带着几个苟延残喘的弟兄抱成团还在负偶顽抗。

    然而上官雯的军队虽然说损失也不小,但是总归是人多势众,所以就算是到了这一刻,却还是大军压境一般的将她们包围着,只有萧何带来的高手,损失不多,不过看起来,却也精疲力竭。

    那王财主缓缓的笑了起来。“束手就擒吧,你们还能顽抗到什么时候,你们逃不出去了,认命吧。”王财主的眼神中慢慢的都是得意,一双挤压在满脸肥肉中央的小眼睛此时带着凶光的将众人看着,从始自终,王财主都没有出手,沐初瑾和他交手过,自然也明白,王财主的伸手不弱,此时想抽身而退,比登天还难。

    楚承辉回到了沐初瑾的身边,浑身上下,也尽是伤痕,看上去,整个衣服都如同一缕缕破布一样的挂在他的身上随风飘扬着。楚承辉刚刚回到沐初瑾的身边,便伸手将沐初瑾的小手拽到了自己的手中,两个人的手上还都沾着干涸的血液,楚承辉对着沐初瑾缓缓的笑了笑。“你明明可以逃出去,却跟着我卷了进来,可是后悔?”他眉眼温柔,如初见那时的春光,他笑着来,带着一路的惊华,就这样踩着年华岁月一路不变的走到了现在,沐初瑾缓缓的闭上了眼,她早就动了情,疼了心,如何能够谈及后悔,只能缓缓的摇了摇头,一颗心疼的似乎要四分五裂,昭示着她爱的多么的深刻。

    沐初瑾死死的握住楚承辉的手。“你我约定一百年,若谁九十七岁死,奈何桥上等三年。”楚承辉脸上的笑容越发的加大,脸上还沾着点滴的血渍,看起来微微的狼狈,却笑的比以往的每一次都要真实。

    他们也算是一起凌厉过风雨的人,但是彼此都不曾给过彼此什么承诺,然而这一次,他们彼此承诺了,却不是在花前月下,郎情妾意的美好条件下,而是在如此千钧一发,危在旦夕的时刻,他们的约定,关乎了死。似乎还隐隐约约的关乎了下辈子。

    姬风的眼神中又猛然掠过了一抹痛色,将眼前的两个人交握的手死死的盯着,他或许在这一刻真的明白了自己母亲的内心,得不到就想要去毁灭掉的内心,因为看不得,她和别人恩爱白头,那些郎情妾意的画面,就如同一把把刀,在他的心头死命的剜割着,似乎要将他的整个人分裂开来。

    于是他恨了,于是他要毁灭,叶蓝田姬风的怀中,眼神淡漠森冷,了无人烟的气息。绝情的似乎只剩下了杀伐和毁灭,此时的叶蓝田和姬风坐在那里,眼神中都带着相同的情绪和颜色,那么一瞬间,恍然看上去,却也是一对璧人的模样,相辅相成。

    “给我把他们拿下!”姬风是最先开口的,这一声命令从他的唇齿间喊出来,他看向沐初瑾的眼神从此就只剩下阴狠的毁灭,却不存在任何一丝一毫祈求或者是爱怜的情愫,剩下的,只有毁天灭地的恨,铺天盖地的向着沐初瑾压了过来。

    远处传来阵阵马蹄的声音,在地面上溅起阵阵的血沫,声音由远及近,眼看着这就要冲过来,姬风和王财主错愕的转头向着身后看过去,一个硕大的流星锤向着王财主便挥了过来,毫不留情的直奔王财主的面门。眼看着就是要取王财主性命的样子,王财主心中一惊,为了报名,只能向着一边偏倒过去,好不狼狈的滚落在了地面上。在雪中滚了一圈,一身都是雪沫。更是啃了一大口的雪在口中。

    楚绝郜看见来人的那一刻,眼中瞬间掠过了一抹喜色。“卑职看世子爷去了那么久还没回来,生怕出了什么不测,就带着士兵来找世子爷了。”那副将军模样的人向着着一地狼籍和只剩下负偶顽抗的几十个人的时候,眼神中瞬间掠过了一抹暴戾的杀机。

    王财主刚刚从地面上爬起来,便就瞬间反应过来了发生了什么,将手指向了人群中央的几个主要的人物,对着那些伸手敏捷的杀手下达了命令。“擒贼先擒王,去给我把那几个拿下!”王财主的脸上还有雪融化后的水沿着他满脸横肉满是褶皱的脸流淌下来,滴落在他的衣襟上。看起来微微的有些滑稽,然而在场的人,谁也没有笑。

    此时四面楚歌,去哪里有好心情更够笑出来。“世子爷带着殿下离开,这里我来殿后。”5他们不能再这样耗下去了,再这样一直打下去,必定是元气大伤,到时候上官雯拿到了皇位,还有御林军可供差遣,自然是大大的吃亏的买卖。

    楚承辉拽着沐初瑾,跟在楚绝郜的身后便跑了出去,伸手立即就跟了几个轻灵的身影,是王财主那边的黑衣人,目的就是为了截杀他们。楚承辉将沐初瑾死死的护着,沐初瑾能感觉到他身体的虚弱,他黑如浓稠一般的鲜血染在衣襟上,颇为惨烈,暗红色的血液泛着青色,在他的月白色的衣襟上涂抹着。颜色妖娆艳丽,却不是往日那般的从容不迫。

    “你我活着在一起,总是要比死了等在奈何桥上的好。”楚承辉死死的夹着马腹,马蹄不断的奔跑着,卷带起了风雪,马匹因为奔跑的太急,而发出了嘶鸣的声音,甚至有鼻涕从马匹的鼻腔里喷吐出来,鼻涕里面甚至已经带上了血沫。

    马匹被赶的有些疲累,向前不断的奔跑着,终于脚下一软,猛的一下呛在了地面上,楚承辉和沐初瑾就这样从马匹上被甩了出去,楚承辉伸手拽了沐初瑾一把,两个人结结实实的摔在了地面上,沐初瑾摔在了楚承辉的身上。狠狠的将楚承辉砸在了雪中。楚承辉被砸的闷哼了一声,然而搂着沐初瑾的手却一直死死的搂着,不曾松开。

    “你没事吧。”沐初瑾猛的从楚承辉的身上爬起来,这样的力气被甩出来,甚至被她砸在了身下,楚承辉的脸色已经苍白下来,身体猛然蜷缩着窝咳了起来。不断的咳嗽着,有血丝沿着他的嘴角滴落出来,落在身下的雪地中。

    沐初瑾的手伸到楚承辉的胸口处,伸手缓缓的按压着,检查着楚承辉的胸膛的肋骨,心中缓缓的送了一口气,还好肋骨没有断掉,沐初瑾再抬眼看去,只能看到马蹄留在雪地上的印记,那些人,早就不见了踪影,只有萧何的马,慢悠悠的在身后走过来,沐初瑾和楚承辉这一摔,身边瞬间便围上了无数个穿着黑色劲装的男人,沐初瑾的心中猛然打了个突。

    沐初瑾抬眼将萧何看着,却发现萧何的眼中带着淡淡的笑意,显然是一副打算冷眼旁观的样子,沐初瑾死死的咬住了下唇,拽着楚承辉从地面上站了起来。

    “萧何,你究竟是打着什么样的算盘。”她算是看明白了,红白两伙,其实都是他手下的人。这里里外外,他做不成好人,反倒里外不是人,她不明白,他究竟打着什么样的算盘。他是个精明人,打死沐初瑾也不会相信他会做赔本的买卖。“你当真是个奇女子,不过我却没看出来你哪里如同他们所说的那般的神奇。”他浅浅的笑起来,向前挥了挥手,那一众黑衣人便都想着沐初瑾和楚承辉扑了过来。

    “你们两个,还真的是患难的鸳鸯。”他叱声笑起来,眼神中带着藐视和不屑,好似着世间的一切,向来没有什么能够入了他的眼,他用嘲弄的眼神,姑息着人们的生死。

    楚承辉的呼吸有些紊乱,却还是绷直了背脊站在了皑皑雪地之中,此时已经出了皇城,不知不觉之间,到了皇宫每年的围猎区,此时是冬天,放眼望去,只有风雪。

    “你倒是好计谋,我到底也没能摸明白你从何处来,你不是东瀛人,你是中原人。”楚承辉浅浅的笑着。却因为牵动了胸膛中的伤口而止不住的一阵阵的窝咳了起来,微微的佝偻了身子,有风雪从他的口中灌进来,更加加剧了他的咳嗽。

    他的手,死死的拽着沐初瑾的手,一步一步的向后后退着,他记得,这狩猎场的边上,是一个悬崖,或许,可以赌一把。生,或者死。

    沐初瑾额角的桃花开的越发的艳烈,天上的雪花夹带着冰碴落下来,北风呼啸着挂在脸上,沐初瑾身上的狐裘早就不知道丢在了何处,一路狂奔的时候也没注意到什么,此时停下来,倒是冷的很。止不住的打了个寒战,一股股桃花的香气便从沐初瑾的身上四溢出来,香飘几里,那几个原本包围着楚承辉和沐初瑾的高手,此时部都有些晕眩,似乎是那桃花的香气太过浓烈,于是刺激的人头晕脑胀。一个接着一个的,就这样嘭嘭的倒在了雪地中。

    楚承辉拽着沐初瑾便向着他记忆中的那处断崖处跑了过去,脚下生风,他已经将轻工提到了最快,生平第一次,他楚承辉如此狼狈的逃命,然而萧何却只是笑着站在原地,看着楚承辉和沐初瑾疲于奔命的奔跑,眼神中略略的带着一丝的嘲弄。

    “你们楚家的江山怎么得来的,那就怎么还回来吧。”萧何缓缓的笑了起来,乌云压下来,黑压压的,似乎天一直没亮起来一般的压在几个人的头顶,萧何形如电闪,只不过是几个挪腾之间,就已经站在了沐初瑾和楚承辉的面前。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