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8章 0127 邪恶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8250

人气小说:盛华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北宋大丈夫一世独尊大明崇祯第一权臣炉石传说之吊打全球穿越到1931神武战王

    手机端  &a;lt;a href=&a;quot;<a href=" target="_blank"> target=&a;quot;_blank&a;quot;&a;gt;<a href=" target="_blank">

    沐初瑾一边这么好无厘头偶的下岗者,一边已经挽起了自己的裤脚迈入了水中,水中微微的有些凉,水底有打磨光滑的鹅卵石,垫在她的脚心上,微凉,却很舒服,沐初瑾还没从河水中趟过去,那个叫做萍儿的丫鬟就已经拽着城中的侍卫走了进来。

    此时正是城戒严的时期,怕是这个小丫头刚刚出了门口就碰上了这一对巡逻的侍卫,就这样将他们拽进来了。“就是她,她在那,她想跑了!”那丫鬟的声音尖锐,指着沐初瑾的身影不断的调教,似乎生怕沐初瑾就这样跑掉一般。连忙指给那个侍卫看。

    那侍卫对着身下带着的小兵挥了挥手,示意要到溪水中将沐初瑾给抓回来,沐初瑾轻蔑的勾起了嘴角,只是城中的守城侍卫,相比皇宫的御林军可是差远了,这样的货色,如何妄想能够留住她。空气中忽然泛起了浓郁的桃花的香气,以沐初瑾为中心,绵延万里的向着周围扩散开来,那花香浓郁的让人感觉到过分的甜腻。

    吸一口,就似乎被太过浓郁的花香刺激的眩晕了起来,脚下也微微的有些踉跄,那几个侍卫还没明白发生了什么,就已经倒在了地面上,连带着那个通风报信的萍儿,一众人,部都倒在了地面上,沐初瑾的指尖滑出一个想抱一样的东西,扔进了溪水之中,那香包浸入水中香气就更加的浓郁了。

    这是一种迷香,原本是以干料的形式装在荷包里面的,一旦遇到水,就会浓郁的散发出桃花一般的味道,实则是迷香的味道,一头牛闻过都能睡上三天三夜,更别提是人了。

    花楼;里面陆陆续续的涌进来更多的侍卫,然而沐初瑾此时早已逃之夭夭,不知去向了。

    楚承辉被推搡着推进大殿里面,肖锦的似乎在闭目养神,一双凤眼此时轻轻的闭上,有风夹带着春花的香气从殿外吹进来,倒也是一派春光明媚的好景,只是春光再明媚,皇宫大殿却还是一如既往的沉寂模样,气氛压抑的让人甚至喘不过来气。“跪下!”站在楚承辉身后的侍卫在楚承辉的肩膀上推了一下,声色俱厉的命令着楚承辉,楚承辉回头淡淡的扫了他一眼,刚刚还嚣张的侍卫猛的闭上了嘴巴。

    没有人忘记了,他是楚承辉,毒行天下,我行我素。

    肖锦缓缓的睁开了自己的眼睛,眼神中欧诺个有深深的倦怠和疲惫,重重的吐了一口气。“回来了啊。”他的声音略微沙哑,在大殿中被扩大,响彻在楚承辉的耳边,楚承辉的眼神平淡无波的将肖锦看着。舒尔清浅的笑了起来,荣华天下,两袖清风一般的淡然。“肖锦,这皇位来的如何?是不是比做山大王舒坦多了。”楚承辉淡淡的笑着,眼神中淡淡的,看不出来悲喜,却一针见血的戳到了肖锦最最疼的地方。

    以往,肖锦是最爱笑着的人,怕是再难过,他也都是笑着的。然而到如今,他终究是再也笑不出,这皇位太重,压的他无法喘息,这承诺太重,压的他夜夜不能安枕,然而这一切,看在别人的眼里,部都成了他对于权力的追求,到如今,想解释都解释不清。

    他在他们的眼中,怕是早就成了背信弃义的人吧,那么到如今,他还猛奢望谁懂他,自己一个人,一腔孤勇的闯下去就好了。“这皇宫却是比山庄大的多了,然而却不如山庄那般的热闹,我这次这么着急的找你回来,也没有打算难为你,我只是想找到,我弟弟在哪里,楚玉年纪还小,经不起折腾。”在楚承辉的面前,他即便在心中一遍一遍的强调他早就不是主子,却还是做不到趾高气昂的模样,内心有一种敬畏的感觉,大抵就是和曾经根深蒂固的想法有关的,于是在他的面前,他根本就没有办法自称朕。

    “我自然会将楚玉还给你,只是这皇宫狡诈,我倒是不觉得楚玉回来就会是什么好事,兄弟杀了兄弟的事情,为了皇位,也不是做不出来的。”楚承辉站在大殿的正中央,在气势恢宏的大殿里面,他的身影略微的显得有些淡漠,天地浩淼,他生如浮游,却看淡了人世间的旦夕祸福。孜然一身,卓然独立。

    “那便是我们兄弟之间的事情了。给十三爷松绑,送回十三王爷府。”肖锦正襟危坐在皇位上,当真有那么几分睥睨天下的味道,然而眼角眉梢的那一抹疲累,是谁都看的真切的。楚承辉砖头的那瞬间,用余光扫了肖锦一眼,便没有再说话,而是转身走了出去。

    王位,就是个孽债。这一辈子,不知道多少人坐着死在了那上面。

    一众大臣跪在楚承辉的面前,部都低着头,有人带头跪在了最前面,就这样匍匐在楚承辉的脚底下。“爷,楚皇驾崩之后,肖锦继位,众大臣心中都不服,只有您在大家的心里才是继承皇位的不二人选。众大臣心中都不服,可是却只能藏在心中,敢怒不敢言。”那大臣低着头,跪在楚承辉的脚边,屋子里面甚至连蜡烛都没有点,只有窗外的月光清冷的落进来,更加映衬了屋子里面压抑的气氛。

    楚承辉的眼睛是闭着的,月光落在他长长的睫毛上,安静的如同睡着了。然而只有仔细看上去才能发现,楚承辉的眉心是紧紧的拧在一起的,月光清浅的照在他的脸上,他面目表情,却让跪在下面的一众人慌了阵脚。

    “臣等,愿意帮助十三殿下拿回皇位。”几个人面面相觑见楚承辉不答话,也说出了自己的吗目的,部都叩首在了地面上,呼声压抑着,却带着坚定。楚承辉此时才缓缓的睁开了眼睛,一双剑眉星目,如同能照进人灵魂深处一般的将在场跪着的人看着。

    “肖锦是父皇的嫡子,按理来说,也确实应该是肖锦接手皇位的,虽说他流落民间这么多年,不了解宫中的繁文缛节,但是不代表他不能做一个好皇帝,策反之心,我不想有也不能有,你们都是死忠于我父皇的大臣,会有这等想法也不足为奇,但是你们可曾想过,若是肖锦知道了你们私下里的动作,株连九族的话,尔等作何感想?此事,还是作罢。”楚承辉从花梨木的椅子上站起来,背对着一众跪在地面上的大臣,风轻云淡的摆了摆手。

    他负手而立,眼中千丝万缕的情绪交织着,却不知道究竟是在想着些什么,那些大臣跪在地面上面面相觑,也然没能摸清楚头脑。似乎还有人开口想说什么,唤了一声殿下,却被楚承辉无情的打断。

    “够了!本王不是策反之人,安安稳稳的当个两袖清风的悠闲王爷,也是人生一大快是,你们也不必再说,我是不会如你们的心意的。”楚承辉向着跪在地面上的众人,挥了挥手。“你们都走吧,此事不必再提,我也权且当做没有发生过,你们都是我朝的好臣子。”楚承辉闭上了眼睛,便不再说话,背影坚毅,已然是毅然决然的决定了,不容违抗。

    背后传来了稀疏的声音,是跪在地面上的大臣们一个个的站起来,相继离开的声音。

    楚承辉这才缓缓的睁开眼睛,他如何能拿到皇位,那个男人阴毒的眼睛似乎还时刻的在他的背后瞪视着他,一双看起来云淡风轻的眼却是在时刻虎视眈眈的将王位觊觎着。他本来就无心皇位,此时更加的不能让皇位就这样落入别人的手中。不是怕了,只是不想就这样将江山就这样拱手让人,

    窗外的眼月光清冷的落进来,照在楚承辉的脸上,镀上一层银色的光。楚承辉的眼神在月光的照耀下更加的落寞了下来,身后的门被大力的撞开,一脸笑容的阿枫就这样闯了进来,带起了一阵风。阿枫的笑容大大的笑着,嘴角大大的裂开,甚至要咧到了眼角。

    “什么事,这么开心。”似乎被阿枫脸上的笑容和愉悦的心情感染了,楚承辉的脸上也就此带上了笑容,阿枫不断的大口大口的喘息着,伸手指向了自己的身后,还没来得及说话就被跟在阿枫身后走进来的女人吸引了眼球,嘴角的笑容也瞬间扩大了起来。生平第一次,他笑的只见牙不见眼。

    “你还在就好。”伸手将沐初瑾揽入了怀中。那么紧那么紧,似乎要将沐初瑾生生揉进自己的骨血里面,失而复得的喜悦如同潮水没顶一般的涌上来,险些将沐初瑾淹没,沐初瑾靠在楚承辉的怀抱中,缓缓的闭上了眼睛。心却慕然被拉扯着疼了起来,脸也瞬间惨白了起来,死死的咬住了自己的唇,沐初瑾努力放轻自己的呼吸。

    现在的他们,是什么样的关系,他是高高在上的****十三王爷,而她,是楚绝郜的下堂妻。她从不自卑,此时却觉得两个人,是天差地别的区别,楚绝郜的呼吸清浅的落在她的耳边,他声音清越,带着失而复得的喜悦,死死的将沐初瑾箍在自己的怀中。

    月光清冷,却止不住脸上的笑容,那一瞬间的意气风发,眼角眉梢的那一抹勾起来,带着一抹潋滟的春色,带着三分蛊惑人心的媚态将沐初瑾看着,头轻轻的低下来,嘴唇微微的有些凉,贴在沐初瑾的额头上,奉若珍宝一般的将沐初瑾捧在手心里面。

    “我要娶你,做我的妻子好不好,我不嫌弃你辗转流离的过往,你一生要强,总是活的坚韧固执,但是我知道,你早就手工艺饿这一份颠沛流离的生活,虽然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要在世子府掀起那么大的波澜,但是我知道,你是个好女子,我这辈子,不能错过你。”楚承辉将沐初瑾揽在怀中,沐初瑾有那么一瞬间,怦然心动,然而怦然心动的同时,心却如同要被撕裂了一般的疼痛,心脏都如同要炸裂了开来,沐初瑾终于控制不住的按压着自己的心脏蹲在了地面上,大口大口的喘息着,额角都有汗水滴落下来。沐初瑾死死的闭上了眼,抵挡着着一阵阵的疼痛。死死的咬住自己的下唇,下唇已经咬成了一片青白的颜色。

    万毒谷,四处都充满了春光崇明,从迷障中按着一定的步伐向前行走着,眼前都是浓重的湿气和雾气,沐初瑾尽管寸步不离的跟在楚承辉的身后,却也只能隐约看见楚承辉自己身前一个朦胧的背影,湿气打在身上,凝结成水滴,浸湿了身上的衣裳,楚承辉也是三步一回头的将跟在自己身后的沐初瑾看着,生怕山中瘴气太重,沐初瑾跟在自己的身后跟丢了。

    在他的眼中,沐初瑾是他的掌中宝,心头肉,是他心头却艳丽的那一抹鲜血,取出来则会死。沐初瑾跟在楚承辉的身后从万毒谷的瘴气中走出来的时候,就看到了楚承辉的师傅扶苏已经牵着楚玉的小手在瘴气之外等着了,沐初瑾回头看着还在不断的涌动着的瘴气,她每次来的时候都不得不感叹万毒谷造化的神奇,尤其是这些终日里都缠绕在这里不曾散去的瘴气。

    楚玉的眼神有些怯怯的,终究是个孩子,在经历了这样的变数之后,整个人都有些压抑。沐初瑾冲着楚玉招了招手,示意楚玉来自己的身边,然而楚玉的眼神带上了一抹怯懦,竟然就这样想着扶苏的身后躲了躲,沐初瑾的眼中掠过了一抹压抑。

    这还是那个整天哭闹着要找自己的楚玉吗?沐初瑾的眼神中满满的都是心疼的味道,再一次向着楚玉伸出了手,甚至微微躬气了自己的身子。尽可能的让自己的语气听起来柔和一些。“楚玉,难不成你不认识我了吗?我是沐初瑾啊。”沐初瑾的身子向前凑了一步,试图靠近楚玉,然而楚玉却在沐初瑾猝不及防之下,猛然撞进了沐初瑾的怀中,双手死死的抱住了沐初瑾的腰,身子都微微瑟缩了起来,整个人微微的有些害怕。

    “父皇死了,母后呢?母后是不是也死了,楚玉是不是成了没人要的孩子了。”小小的孩子却已经在那一幕之中看清楚了皇宫的冷酷,在这一刻,害怕的浑身颤抖,在他的世界观里,父亲和母亲是生命里面的部。

    在一个孩子的世界里,父亲和母亲死了,大抵也就是小小的世界崩塌的分崩离析了,沐初瑾的眼眶微微的有些红,使劲的吸了吸鼻子才将眼泪生生的憋回到了眼眶里面,沐初瑾的眼角微微的有些发酸。

    “没事的,没事的,你不是还有我吗?我带你回家。”沐初瑾伸手缓缓的在楚玉发顶上抚摸着,想要让楚玉心中安定下来,楚玉还趴在沐初瑾的怀中浅浅的抽噎着,小脸上海挂着泪痕,憋着嘴,趴在沐初瑾的怀中哽咽中不说话。

    楚承辉此时已经跟在扶苏的身后去取相思蛊了,绝情蛊的解药,便是相思蛊。“你还有一个哥哥,等我回去,带你找你的哥哥。”沐初瑾将楚玉抱在怀中,在楚玉的耳边轻轻的说着,楚玉的小手紧紧的拽着沐初瑾的衣服。眼神中写满了胆怯。“我谁也不要,我就要跟着你。”楚玉的小嘴一憋,眼看着眼中就已经蓄上了泪水,似乎下一刻就要滴落下来。

    沐初瑾忙将楚玉紧紧的揽在了自己的怀中。“好好好,我不送你去,你就跟着我,我不会让任何人欺负了你去的。”沐初瑾的心猛地瑟缩了一下。心中慕然泛起了一丝酸气,沐初瑾红了眼眶。

    扶苏用手中的针挑开两个人手腕上的血管,将两条粉红色的小虫子分别放到沐初瑾和楚承辉的血脉开口的地方,虫子就这样沿着血管爬了进去,在血管里面爬动了几下,沐初瑾闭上眼睛,就能够感觉到那虫子是想着她心脏位置爬过去的,在她心脏中的那个蛊虫在这一瞬间猛地躁动了起来,似乎感觉到了危险了一般的在心脏中勾动了起来,似乎在撕咬着她心头的肉。疼的她嘴唇都颤抖了起来,成了青白的颜色。

    从没有哪一刻,像这一刻的痛过。楚承辉伸手将沐初瑾的手温暖的包裹在了自己的手中,转头将沐初瑾浅浅的看着,看着沐初瑾的额头上都因为疼痛而掉落下来了大滴大滴的汗珠,看着楚承辉将沐初瑾脸上的痛苦之色看着,眼神中掠过了一抹担忧。

    楚承辉的内心不断的翻搅着的疼痛,沐初瑾死死的闭上了眼睛,眼中甚至要有泪水留下来,在心中最最柔软的位置,两只蛊虫似乎撕咬了起来,牵扯的她心中每一处都疼,心头的血似乎都要被这两只虫子翻搅了起来。

    闭上眼,只觉得时光漫长,不论怎样忘怀,这疼痛的感觉依旧清晰的丝毫不曾有过转变。不知道要多久才能够熬过去,只觉得时间似乎都凝固了起来,只觉得时间过的好慢,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够熬过着锥心刺骨的疼痛。

    不知道过了多久,沐初瑾的头脑之中已经微微的有些浑浑噩噩了起来,天马行空想法设夹带着支离破碎的记忆的片段,零零散散的在她的脑海中闪过,点点滴滴,痛彻心扉。有谁在她的耳边轻声的叫她的名字,她想要答应,却发现眼皮沉重的根本就睁不开,就连张张嘴的力气似乎都没有,眼前一黑,就连那些破碎的片段都消失不见,眼前只剩下一片混沌。

    再睁开眼睛的时候,窗外的日光照进房间之中,还带着窸窣的虫鸣的声音,沐初瑾刚刚睁开眼睛,便被窗外的阳光晃连忙闭上了眼睛,然后在缓缓的睁开,便看到了趴在自己的床边,睁着一双似乎葡萄一样的眼睛将沐初瑾滴溜溜的看着的楚玉。

    沐初瑾浅浅一笑,习惯性的伸出了手,揉了揉楚玉的发顶,伸手拿过床头的铜镜,将铜镜中的自己细细的看着,一张鹅蛋脸上,一双柳叶眉纤细薄情的带着三分妖娆的味道,一双如水的秋瞳眼波纵横之间便带上了蛊惑人心的感觉。

    然而当沐初瑾的目光落在铜镜当中的额角的位置上的时候,心中却慕然咯噔了一声,一颗心,如同石头一样狠狠的坠下来。沐初瑾的手下意识的抚在了自己的胸口上,那撕心裂肺的疼痛还感同身受的存在着,那么深刻那么深刻的存在着,以至于她现在想起来却还是心有余悸的样子,然而沐初瑾的手颤抖着伸出来,抚摸在自己的额头上面,心里却入赘冰窖一般的一点点的发寒发冷,身体都随着心脏的发寒发冷而一阵阵的紧缩了起来。

    房门吱嘎一声打开,楚承辉从门口走进来,光影错落的笼罩在他的身上,如同逆光而来,带落了一地的铅华剪影,沐初瑾的眼神微微的看的有些痴。楚承辉看到沐初瑾手中正举着铜镜,另一只手还抚摸在自己额角的那束横开的桃花上。

    楚承辉只一眼便明白了事情的大概,走到了沐初瑾的床边,伸手将沐初瑾手中的铜镜抽出来,扣到了一边的桌子上,顺手将手中端着的一碗还热气腾腾的粥放到了一边。“别照了,也不知道因为什么,你额角的那桃花,我师父怎么也去不掉,我倒是觉得不必太过在意这桃花,就这样挂在额角,反倒好看的紧。”楚承辉的手指一边说着一边在沐初瑾的额角上缓缓的擦过,沐初瑾的眼神一愣,似乎还没明白楚承辉在说些什么。

    “那这绝情蛊,究竟是解开了还是没解开。”

    “那你这心口,究竟是疼还是不疼。”楚承辉的手按压在沐初瑾的心口,直到掌心接触到柔软的物质,楚承辉才意识到了自己的手放错了位置了。略微尴尬的将手从沐初瑾的心口收了回来,沐初瑾的脸,一瞬间血气翻涌,似乎所有的热血此时此刻部都涌上了脸颊一般,她的耳垂都充满了血液,如同珊瑚珠子一般的艳红艳红的颜色,让人看了就忍不住采撷。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