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9章 0128 额头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8279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北宋大丈夫重生七十年代:老公,求嫁!盛华娘娘有毒:王爷,您失宠了天阿降临凡人修仙之仙界篇都市天龙至尊

    手机端  &a;lt;a href=&a;quot;<a href=" target="_blank"> target=&a;quot;_blank&a;quot;&a;gt;<a href=" target="_blank">

    楚承辉的吻,****中带着些许冰凉的落在沐初瑾的额头上,将沐初瑾的额头轻轻的亲吻着,沐初瑾整个人一瞬间便酥软了下来,鬓乱四肢柔,泥人无不抬头,大抵形容的便是楚承辉此时此刻的状态,整个人都柔软成了一池春水。

    “绝情蛊已经解开了,沐初瑾,你便承认了吧,你爱我,做我的妻子好不好,我可以答应给你一生的独宠。免你永世的颠沛流离。”楚承辉的唇从沐初瑾的额头上离开,将沐初瑾的眼专注的看着,一瞬不瞬的,生怕错过了沐初瑾任何一个微妙的情感变化。

    沐初瑾抿紧了嘴唇,似乎有些话,含在心中,欲言又止,咬了咬自己的下唇,却不知道该如何说出来,楚承辉却先一步捂住了沐初瑾的嘴巴。“别说你是楚绝郜下堂妻这样的话,我知道,你没爱过他。”

    “不,我爱过。”似乎没有看到楚承辉眼底的那一丝沉痛,沐初瑾如此斩钉截铁的说着,楚承辉的眼底,果不其然的掠过了一抹同色。

    沐初瑾抿了抿嘴唇,继续开口说道。“你觉得不可思议也好,觉得是我疯了也好。我不是沐初瑾,我是沐筱萝,我死了,借着沐初瑾的身体重新活了过来,也就是民间的江湖术士经常说的借尸还魂。”他不可否认,自己确实是爱了楚绝郜那么多载的年华。

    “我不相信。”楚承辉的眼神有些暗沉,声音也略带上了喑哑的味道。他伸手死死的将她禁锢在自己的怀抱之中,身子微微的颤抖着,似乎在害怕自己这样一松手,沐初瑾就这样从自己的世界里消失,再也不会回来。沐初瑾是他心口的一抹血,干涸则死。

    沐初瑾被楚承辉死死的禁锢在自己的怀中。快要被楚承辉的怀抱压抑的喘不过来气。沐初瑾伸手抵在楚承辉的胸膛上,拉开楚承辉和自己之间的距离,沐初瑾一双眼,清澈通透的将楚承辉看着。

    “你且听我说,你即便是觉得我说的话荒唐奇妙语无伦次也好,你怎么想都好。我说的每句都是实话。我是沐筱萝,楚绝郜府上死掉了的那个大夫人,我借尸还魂,才成了沐初瑾,如果你听来荒唐,大可以当成是一个玩笑来听听,但是我自己知道,这是真的,不是我痴人说梦。”

    “你说什么,我都信。”楚承辉浅浅的笑了起来,眼中情深不悔,柔情深重,伸手将沐初瑾额角的发撩至耳后,沐初瑾微微一愣,眼中瞬间又恢复了波澜不惊,就如同她处变不惊的态度,楚承辉顺势躺在了沐初瑾的身边,缓缓的闭上了眼睛,一派悠闲惬意的模样。

    “招呼我也和你打过了,我要娶你做妻子。成亲的事宜我都会准备清楚明白的,你只要安心的上花轿,成为我的新娘子就好了。”楚承辉的眼神淡淡的陈述着这一切,言辞之间的不容置疑,让沐初瑾瞬间睁大了自己的双眼。

    她也算是嫁了好多次人,这般强取豪夺的却还是第一次见过。沐初瑾刚刚开口想要反驳,楚承辉却已经栖身而上,冰凉的唇,已然堵住了她所有的话语,只剩下支吾的声音,窗外的艳阳热烈的照进屋子里,笼罩在身形交叠的两个人的身上,灼灼其华,闪耀着淡淡的光晕。沐初瑾的心骤然紧缩了起来,原本推拒着楚承辉的手也改成了死死的拽着楚承辉的衣襟。额头上因为紧张有细细密密的汗水,沾染在额角横开的桃花花瓣上。潋滟芳华。

    楚承辉的吻,辗转着落在沐初瑾的嘴唇上,轻轻啃咬着她的唇瓣,耳鬓厮磨,浓重的喘息在房间中层层叠叠的积攒散发开来,身体逶迤在一起,摩擦之间,带起了阵阵战栗的火花。沐初瑾的身体一阵阵的颤抖着,呼吸也浓重了起来,然而眼神之中,却在那么一瞬间,。掠过一丝抗拒的颜色。她是什么,下堂妻,就连身子都不干不净的,那么他呢,如今的****王爷,高高在上,睥睨天下,她有什么资格,于他并肩而立。

    沐初瑾的身子颤抖了起来,却是尊卑有别的不自信。伸手推拒着楚承辉的胸膛,楚承辉眼中刚刚染上的浓重的****在这一瞬间消失殆尽,眼底也恢复了一片水色清明。似乎看透了沐初瑾眼底的抗拒,楚承辉伸手将沐初瑾的手握在了自己的掌心之中。他低头目光灼灼的将沐初瑾看着,眼中满满的都是坚定的辞色。

    “这天地浩大,再没有一个你这般的女子,能与我携手天涯。沐初瑾,你活的骄傲倔强,到如今,我不想从你的眼中看到任何一丝和卑微有关的感情,一丝一毫都不想,你配得上我,你是这世上唯一配得上我的女人。”他的手,紧紧的箍在她的腰肢上。

    目光灼灼情深不悔的看着她的眼,他眼底有倦怠的申请,将她看的仔细。避之不及,只剩一颗心,在胸膛之中疯狂的跳跃着。

    楚玉一双眼滴溜溜的打着转,打量着殿内的摆设,这皇宫之中,他比肖锦还要熟悉一些,然而此时却双眼之中都含上了胆怯,眼看着要向后退,肖锦小心翼翼的蹲在楚玉的满前,似乎在看一件稀世珍宝一般的将楚玉看着,原本酝酿在眼中似乎要喷薄而出的情绪此时被他死死的压抑着,只是将楚玉小心翼翼的看着。

    “我是你哥哥,以后我照顾你好不好。”他伸手想要将楚玉揽到自己的怀中,然而楚玉的身子却向后一闪,就躲开了肖锦伸过来的手,略微倔强的偏过了头。“我不要你,我要沐初瑾姐姐,我要沐初瑾。”楚玉小小的眼神中写满了惊惧,转身就跑,推开肖锦的殿门,就向着午门的方向跑了过去。

    “我要找沐初瑾。”像是一个毫无安感的小兽,在寻找着让自己微微安定的理由。楚玉小小的身子在向着午门死命的奔跑着,似乎在他小小的观念里面,已经对皇宫产生了无法磨灭的阴影。肖锦追在楚楚玉的身后,楚玉小小的身子被肖锦一带,便带到了自己的怀中。

    “我要找沐初瑾!”楚玉的小腿还在不断的踢蹬着,发出抗议的声音。伸出小手不断的推拒着肖锦的身体。肖锦的手臂收紧,将楚玉正不断挣扎着的身子死死的固定在了自己的怀中,声音略微暗沉。“你别挣扎了,你要知道,在这个皇宫之中,你也只剩下我这么一个亲人了。除了我,没有人能够招呼好你。”肖锦如是冷声说着最最残酷的事实。

    然而楚玉小小的身子挣扎的更加严重了起来,肖锦在他的记忆中是陌生的。“我要找沐初瑾!”楚玉张口便咬在了肖锦的手上,肖锦吃痛,倒吸了一口凉气。松开了钳制着楚玉的手,看着手上泛着青紫颜色的牙印,肖锦对着周围的内卫挥了挥手。“将十七王爷带下去,给我看好了,不准迈出皇宫一步。”肖锦的眼神中颇多无奈,还有压抑不住的情潮,现如今楚玉的情绪这般的不稳定,他该如何去询问灵儿现在在哪里。

    每一次改朝换代都将会掀起一场腥风血雨,就在这样一个帝王变更人心惶惶的时候,由殿下府改成的王爷府此时却在张灯结彩,来来回回的下人的脸上都带上了喜色,不断的有大红的锦缎和箱子被抬进王爷府,似乎连下人都感染了这样欢腾的气氛。

    过往的行人拉住王爷府的家丁。“王爷府这是有什么喜事了,张灯结彩的。”楚承辉素来平易近人,在皇城百姓中一直有着不错的口碑。王爷府的下人也从来不和贫民百姓摆高姿态,此时肩上还扛着一匹布匹,一边嘻哈的笑着。“我们王爷要娶妻了,王爷府的下人们也跟着沾光,一人最先要做一套好衣裳呢。”下人一边笑着,一边迈着轻快的步伐离开了。

    那百姓了然的点了点头,下意识的向着世子府看了进去,这么多年,楚承辉虽然是爱民有加,却一直是清心寡欲的,从来也不说娶妻纳妾,渐渐的民间的风言风语也多了起来,如今楚承辉娶妻了,不得不让人好奇,这能跨进王爷府门槛的,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女人。

    婚礼在紧锣密鼓的操办着,沐初瑾的胳膊被人高高的抬起来,有丫鬟拿着软尺,在沐初瑾的腋下绕过去,量着沐初瑾的尺码。

    沐初瑾不是第一次做嫁衣了,却是第一次,如此的紧张。手脚都变的酸软了起来,除了任由人摆布,似乎做什么都不会。楚承辉此时也忙碌的根本不见人影。沐初瑾看向窗外明媚的阳光,忽然感觉眼前都是光影错落,不真实了起来,就像是一场梦,梦中繁花似锦,却是经年之中可与而不可求的机缘。

    肖锦此时一身便衣,牵着楚玉的手站在了王爷府的门前,看着王爷府车水马龙的人群,肖锦的眼神微微的有些迷茫,楚承辉这便要成亲了?在他的印象中,楚承辉向来是个清冷的男人,曾经在他的印象里高高在上的模样没有随着他登上王位而有所减少。

    他似乎不会爱,只会笑里藏刀的杀伐,是一个真正的帝王。

    然而他也知道,似乎有那么一个女人,让他们见到了楚承辉的脸上出现他们从没有见过的动容的而深色,那么女人,是沐初瑾对吧,这场婚礼的女主人,也会是沐初瑾吧,肖锦不明白,那般运筹帷幄的一个男人是怎么能够做好迎娶一个下堂妻的准备的。

    也许沐初瑾当真是一个值得的奇女子。低头看着站在自己身边的楚玉。“我带你来找沐初瑾了,沐初瑾要和你十三哥成亲了,你且记得,这世界上,你剩下的,也只有我这么一个亲人了。”肖锦的话还没有部说完,楚玉就已经挣脱了他的手跑到了王爷府里面。

    “沐初瑾,你个大骗子,你说了我可以留在你的身边的,你骗我!”楚玉的眼睛红红的,却倔强的站在原地,没有一滴眼泪掉下来。小小的身板,却也倔强的隐约有了几分大人的模样。

    最先听到的是楚承辉,楚承辉信步从房中走出来,手中还握着一张大红色的名单,抬眼淡淡的将肖锦看着。眼中写满了明了的通明颜色。

    “你早就知道我留不住他,于是才让我将他带走的吧。”肖锦将楚承辉看着,眼神中写着淡淡的失落,似乎将天下的一切都放在了自己仇视的位置上。楚承辉的眼角眉梢都带上了春风得意,眼神依旧是往日云淡风轻,看淡一切的味道,伸手将楚玉带到了自己的身边。

    “他只是个孩子,我没有必要利用一个孩子,至于灵儿在哪里,你如今坐拥整个大汉江山,我不信你连个女人都找不到。”牵着楚玉的小手,楚承辉背对着肖锦,淡淡的说着,没有丝毫异样情绪的声音落到肖锦的耳中却成了讽刺的味道。

    是!他坐拥中原万里疆土,按理来说似乎就拥有了中原的一切,然而只有他自己知道,这万里疆土,还不及她额角横开的那一抹桃花来的摄人心魄,他一念成痴,为的不过是她一个薄情的背影,到现在都纠缠着,放不开。

    “灵儿姑姑,在一个是竹子的山谷里面,额娘带我去过,灵儿姑姑长的很漂亮。”楚玉一边跟在楚承辉的身边向前走,嘴里一边咕哝着这样的话,话语的声音不大,却还是隔着稀疏的人流传进了肖锦的耳中,几乎是一个箭步冲上来,伸手将楚玉的肩膀死死的握着。“你刚刚说什么,你说灵儿在哪里?”肖锦的眼神中掠过了一抹炙热的疯狂,在他的眼底打了个转,瞬间便如同燎原的星星之火,不可控制的燃烧了起来,烧的人胆战心惊。更何况楚玉还只是一个那么小的孩子,自然是怕的不行,浑身似乎都要颤抖了起来,不断的向着楚承辉的身后瑟缩着,躲避着肖锦灼人的目光。

    “你刚刚说什么?你说灵儿在哪里?”肖锦伸手似乎想要摇晃楚玉的肩膀却还是因为害怕吓到楚玉而收了手。只是将楚玉灼灼的望着,楚玉小小的手死死的拽着楚承辉的衣襟,微微的颤抖着,小手的骨节都青白了起来,整个人看起来都似乎被吓到了不断的向着楚承辉的背后瑟缩着。

    楚承辉将楚玉护在了身后,对着肖锦浅浅的笑了一下。“他说,灵儿住在一个是竹子的地方,楚玉只不过就是个孩子,记忆力还是有限的,剩下的还是要你自己来了。”楚承辉伸手握着楚玉的手,就对着肖锦下了逐客令。

    “我府中实在是还有太多的事情需要解决,你也看见了,这要成亲的事宜繁琐的很,还望皇上多多体谅了。”虽然口中念得是皇上,然而那卓然独立的姿态似乎还是在山庄中一般,他上他下,他威严四溢,似乎从来都没有变过。

    “那就不打扰了,什么时候举行婚礼告诉我一声,我自然送上贺礼。”楚承辉眼神淡淡的看着肖锦身形匆匆的离开,缓缓的叹了口气,握紧了楚玉放在他掌心之中的小小的手掌,缓缓的笑了起来,神情淡淡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沐初瑾一声不响的站在了楚承辉的背后,还是楚玉先一步扑到了沐初瑾的怀中,鼻涕孩挂在脸上,好不狼狈,然而在投入到沐初瑾怀中的那一刻,他的哭声瞬间就停止了,只是不断的在沐初瑾的怀中抽噎着,似乎受了极大的委屈一般,整个人看上去都可怜兮兮的。“沐初瑾是大骗子,你骗我!说好了让我留在你身边的。”听着楚玉的控诉,沐初瑾的心一阵阵紧缩着的疼,伸手摸了摸楚玉的小脸。

    “以后再也不会强迫你做你不喜欢的事情了,我发誓。”沐初瑾的手高高的举国头顶,眼中一派虔诚的模样,楚承辉的眼神也是淡淡的将这一切看着,日光照在他的眼眸处,微微的有些晃眼,迫使他只能缓缓的闭上了自己的眼睛。心中微微的有些清冷。

    “现在的时局已经乱很,不知道再多了灵儿的加入会不会是好事。”

    叶蓝田死死的握住了拳头,下意识的想要将一边桌子上的茶杯等物部都扫落在地,然而眼神触及到姬风的眼神的那一刻,整个人微微的瑟缩了一下,强行抑制住了心中的暴戾的感觉,只是死死的在身侧握紧了拳头,整个人看起来都充满了戾气。

    “不是说不让这两个人幸福吗?他们要成亲了,难道你就眼睁睁的看着,你能够眼睁睁的看下去吗?你告诉我,你不能,你没有办法眼睁睁的看下去对不对。”叶蓝田伸手想要去拽姬风的衣袖,却被姬风一个眼神吓的僵直着坐在了那里,整个人看起来都显得有些怯懦了起来。

    “我确实说不让他们两个幸福,好戏还在后头,现在说这些都有些早,成亲了就一定能幸福么?这两个人在一起,不止我们两个不甘心。”姬风冷冷一横,屋子里面恰时响起了小孩子的啼哭声音,姬风的眼神有些冷,转身离开。

    “那日只有楚绝郜完好无损的从战场中抽身而退,到如今也算是音信无,你养着这个孩子,未必能给你带来什么母凭子贵的好处。”在踏出房门之间,姬风留下了这样的一句话。叶蓝田的心里却猛然咯噔的响了一声,这样的一句话究竟意味着什么,她再清楚不过。她对于他的利用价值似乎越来越小了。那么她存在的意义一点点的消失之后,她该以什么样的身份继续活在着沙漠之中。

    叶蓝田的眼神微微的有些痴傻,机械的摇晃着一旁的摇篮,摇篮中的孩子长的白白胖胖,因为不满而轻轻隆起的眉心之间,已经隐约有了几分楚绝郜的味道,那般的如同君临天下一般的存在着。这个孩子,一定会如同他爹爹一般的威严霸气吧。

    叶蓝田想着想着,便缓缓的笑了起来,眼前浮光掠影的过往,有干净的,也有肮脏不堪的,往事不堪回首,眼泪却险些就这样从眼眶中掉落下来,她做错了,到如今也真的是知道错了,然而却连回头的机会都没有了,她最恨的就是沐初瑾,为什么,同样是下堂妻,她叶蓝田落到这般的境地上面,然而她沐初瑾却依旧活的风生水起的,似乎还要和楚承辉成亲。

    萧何站在姬风的背后,眺望塔中不断的有风夹带着黄沙刮进来,萧何和姬风部都负手而立,然而萧何看上去,却显得飘渺出尘一些,似乎真的就这样远离了人世间的风尘一般,将姬风看着的眼神也是淡淡的,然而姬风却清楚的很,这个男人,才是人世间最最无情的男人,他做到的一切,都是有着自己的狼子野心的。

    他只是披了一张看破红尘的皮囊,包庇了他一切的肮脏的内藏。

    “你为什么要放楚承辉走,楚承辉如今潇潇洒洒的回府中成亲了,你认为你能够控制得住他,楚承辉没有你想象的那么懦弱。”姬风淡淡的说着,沙漠中的烈日晒的空气都有些扭曲,刮进瞭望塔中的风都是**辣的,萧何站在瞭望塔的深处,缓缓的闭上了自己的眼睛,“任何一个男人都是懦夫,只是要看抓没抓到他的痛楚上面。”

    萧何浅浅的笑了起来,容颜精致,带着一抹运筹帷幄,然而看在姬风的眼中,却像是一个十足的疯子,见识过萧何的威力的人,都知道他是一个十足的疯子,而且是一个无法违抗的疯子。“你想要得到的是沐初瑾,你自诩不会像你母亲一样的疯狂,可是现在看起来,你却是一个比你母亲还要疯狂的疯子。”萧何浅浅的笑起来,阳光将他错落的笼罩在光影之中,有着一种将人然看透了一般的轻蔑味道。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