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2章 0131 禀报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7940

人气小说:炉石传说之吊打全球武侠之最强神捕手术直播间绝世巫医方先生,无药不欢!豪门第一宠:少奶奶,又跑了!墨少,你老婆回来了篮场执剑人

    手机端  &a;lt;a href=&a;quot;<a href=" target="_blank"> target=&a;quot;_blank&a;quot;&a;gt;<a href=" target="_blank">

    阿枫站在门口将门板轻轻的叩响,低头站在门外,轻声的禀报着。“王爷,门口发现了一座流金双飞雁,是绑着贺礼的大红的丝带摆放在门前的,却不知道是谁家送来的礼,就这样摆在了王府的门口,该怎么办。”阿枫似乎也意识到了场面的紧迫,说话的声音也是细小的,楚承辉将最后一根针在灵儿的身上插好,转身擦了擦手,推开了眼前的房门。

    “我先出去看看。”楚承辉的手先是在鎏金的双飞雁身上敲了敲,确认了双飞雁确实是实心的双飞燕之后,楚承辉缓缓的拧紧了自己的眉头。将这样一件物事放在门口的人,究竟在打着什么样的算盘。“先带进府中再议。”楚承辉挥了挥手,便上来了几个家丁,几个人合力将这个半人高的双飞雁抬进了府中,沐初瑾也擦了擦额头上的汗,准备将灵儿身上的银针从头到尾向下拔。

    肖锦站在门前,整个心似乎都被人握在手中的瑟缩着,似乎下一秒微微用力,一颗心就会就此炸开一般的感觉,站在房门前,似乎只剩下了一个人独处天地之间的萧索,楚玉笑着从那边拿着一个什么东西向着这边跑了过来,身后跟着一个老嬷嬷口中不断的念叨着。“哎呦呦十七王爷,我的小祖宗哟,你可轻点跑,你这要是摔到了碰到了老身也担待不起的哟。”

    楚玉的脚步在看到了站在门前的肖锦的那一刻停了下来,眼神微微的有些瑟缩,身子也下意识的向着后面退了一步,刚刚还神采飞扬的模样在触及到肖锦的眼神的那一刻,瞬间便收敛了下来,似乎肖锦在小小的楚玉的心中已经留下了不可磨灭的阴影一般,看上去,微微的让人有些胆战心惊。

    沐初瑾伸手灵儿身上的银针一根根的拔下来,脑袋已经微微的有些晕眩,然而最先插上去的银针已经整根都没入了皮肉之中,如何能够不去拔下来,沐初瑾摇晃了几下自己的脑袋,强子打起精神,继续拔着灵儿脑袋上的银针,心中却在期盼着楚承辉能够快些回来,这当着不是一个人能够完成的任务。

    楚承辉的手在双飞燕的身上摸索着,终于在双飞燕下颌的舌底的部位捏到了一张纸条,不着痕迹的将纸条收进掌心,楚承辉向着家丁们挥了挥手。“也不知道是哪家送过来的贺礼在混乱之中忘记了些自己的名字了,明日我闲暇之时微微也就好了,拿下去吧。”楚承辉负手而立,一派舍我其谁的风姿,夺人眼球的美好,摄人心魄的让人看着一眼便深深的沉醉了下去。

    肖锦背对着楚玉,盛行荒凉萧索,完没有了禁锢楚玉的时候的那股子盛气凌人的劲头,一瞬间好似苍老了十岁,似乎鼓起了很大的勇气,楚玉才向着肖锦跑了过去,高高的举起了手中的糖人。“你不开心,那就给你吃好了,我先和你说好,我过来陪你说话,你可不许抓我进宫。”

    小小的人儿,讨价还价的模样,已经有了几分男人们指点江山的味道,倔强的小脸,同肖锦简直是如出一辙。

    楚承辉摊开手中的字条,就看到上面赫然写着。“我在关外,蓄势待发。”这苍劲有力的字体,楚承辉拧紧了眉心想了好久,才猜想到也许是楚绝郜的字体,下意识的向着沐初瑾现在所呆着的厢房看了一眼。他娶了他心上的女人,他可知道?倘若知道,如何还能与他毫无嫌隙的合作?

    肖锦看着楚玉小小的身子,忽然缓缓的笑了起来,容颜精致,整个人看起来都微微的有些难过,他笑了,却是强颜欢笑,就连勾起的嘴角上,都沾染了无尽的苦涩,层层叠叠的蔓延开在,在嘴角如同一朵落寞的花,开在断臂残垣的城池之上。

    楚玉的眼睛眨巴眨巴的,然后看向了肖锦刚刚直直的看着的屋子,眼神中闪过了一丝明了。“沐初瑾姐姐也不是万能的,但是我相信,沐初瑾姐姐是最厉害的,你要相信沐初瑾姐姐,她若说能,就一定能。”似乎心疼肖锦身上的萧索的味道,尽管心中还是对肖锦有所畏惧和抗拒,最后却还是小心翼翼的站在了肖锦的身边,想要给那么难过的他一丝一毫的力量。

    肖锦忍不住笑了起来,似乎真的被他天真无邪的模样感动了,缓缓的在地面上蹲了下来,伸手摸了摸他的帽顶。“你不是很害怕我么?为什么还要站在这里安慰我呢?你难道不害怕我了?不害怕我将你带到皇宫不让你出来了?”肖锦浅笑着问,楚玉的眼神却是淡淡的不再说话,然而眼中的害怕却是显而易见的。

    果真是个孩子,长了一颗最最纯良的内心,看不得任何人悲伤。

    “可是我看你很难过的样子。”楚玉嘟起了嘴唇,索性在草地上坐了下来,似乎有要和肖锦席地长谈的想法,楚承辉从远处走回来,原本打算直接推开厢房的门进去帮助沐初瑾的脚步因为看到了楚玉和肖锦坐在一起而微微吃惊的停下了脚步。

    “楚玉,你不害怕了吗?”肖锦出于好心的疑问,却让楚玉一瞬间便窘迫的红了脸颊,似乎是被问及了什么很丢人的尴尬事情一般,楚玉猛的低下了自己的头,有些结巴的开了口。“没有,根本就没有的事情,我只是坐下来和他聊聊天。”

    楚承辉估计沐初瑾在房间之中肯定已经体力不支了,这一天都已经滴水未进了,任何一个正常人都早就已经坚持不住了,更何况沐初瑾这一天都是在精神集中的状态之下,果不其然,当楚承辉推开眼前的房门的那一刻,映入眼帘的就是沐初瑾拿着银针向着自己手上狠狠的扎了下去,似乎整个人都一瞬间清醒了起来。

    楚承辉的瞳孔猛的一缩,瞬间冲上来,夺过了沐初瑾手中的银针。“你若是累了,就叫我来,我是你的丈夫,难道你又忘记了,我从来都没说过,我不帮你,现在你累了,接下来的一切都由我来。”楚承辉伸手将沐初瑾扶到了一边,继续着手去拔灵儿身上的银针。沐初瑾在神情高度紧张再瞬间放松的状态下,整个人忍不住的晃了一下,眼前一花,双膝一软,险些扑通一声跪倒在了地面上,好在这一次是阿里跟在楚承辉的身后走进来的,似乎就是为了应变不时之需的,阿里忙上去将沐初瑾扶住。

    “爷,我先带着王妃去新房休息了,爷若是有事,让下人叫我一声便就好了。”阿枫一边说着,一边搀扶着沐初瑾摇摇欲坠的身体从房间中走了出来,肖锦一个箭步迎上去,原本打算要问一问灵儿此时怎么样了,然而当目光触及到沐初瑾苍白的脸上,刚刚到了喉头的话又被他生生的咽了下去。就算是现在他急切的想要知道灵儿现在如何了,在看到沐初瑾如此憔悴的一面的时候都问不出口,哪里知道此事的沐初瑾刚刚好睁开了眼睛。将肖锦淡淡的看着,舒尔缓缓的笑了起来。“如果熬过了今夜,那么灵儿就没事了,如果熬不过,那么神仙也回身乏术了,这一切,还是都看造化的吧,不过依我看,她的求生意志倒是很强烈的,就好像心中总也是含着一口气,不论如何也咽不下去一般,在那里吊着她的最后一丝气息。

    肖锦听完轻轻的闭上了眼睛,想要借助眼皮的遮挡,挡住他眼中似乎要倾斜而出的眼泪和浓浓的悲伤,怕是是因为自己那句威胁的话才迟迟不肯闭上眼睛的吧,楚玉的眼神浅浅的,大抵不过是知道谁出了什么事情了,却还是没能将事情的来龙去脉弄清楚,他毕竟还是个孩子,就算是什么都懂,也不过就是个孩子。

    沐初瑾被阿枫搀扶着离开了,背影脆弱的似乎一阵风就能带走一般纤细羸弱,只有楚承辉一个人在房间中不断的忙活着,拔去灵儿身上一根接着一根的银针,渐渐的也感觉到了疲累,灵儿的身上封了无数的银针。就这样一根一根的拔下去,预计是要拔到天亮的。

    肖锦再一次身形落寞的站在了房门口,身形萧索的在等待着一个结果,原本就一夜没睡的眼在此时此刻猩红了起来,似乎染上了杀伐和疯狂的将门口死死的盯着,照顾楚玉的嬷嬷在楚玉的身后拽着楚玉的身子。“十七殿下,小主子,我的小祖宗,咱们该休息了,快跟嬷嬷我回去休息去吧,不休息的孩子可是长不高的。”

    在宫中骄横习惯了的楚玉整个人微微的有些高傲的脾气,此时的楚玉就是如此,不管嬷嬷则么喊,怎么讲怎么说,楚玉的身子就是挂在肖锦的胳膊上不肯松手。那嬷嬷急得不行,在地面上不断的打着转转。

    好话说尽,却得不到楚玉的一个回头,那嬷嬷急得眼泪都要掉下来。“你回去和默默睡觉=去吧,你还是个孩子,熬不了夜的,再说你这么怕我,此时可是晚上,我说不上如何就会将你带走,带回到宫中。”肖锦这样的一番话似乎是起到了作用,楚玉刚刚和肖锦之间的信任,瞬间就被这一句话打击的烟消云散。眼神中的怯懦和戒备的颜色也瞬间挂了起来。

    肖锦浅浅的笑了起来,笑容浅淡之中微微的还带着一丝丝的苦涩,对着楚玉挥了挥手。“快去睡觉吧,不然我会把你带回皇宫的。”肖锦此话一出,楚玉便当真不再坐在肖锦的身边,而是一骨碌从肖锦的身边爬起来,似乎是受了什么惊吓一般的跟着嬷嬷便走了,肖锦的背影在楚玉离开之后更加的单薄了起来,似乎天地浩淼,也只剩下他这么一个人,只身面对这世间一切一切的不公平。

    一个人,身形萧索,满目荒芜,天边泛起了一丝鱼肚白的颜色。有鸡鸣的声音在耳边清脆的响起来,楚承辉方才拔掉了灵儿身上的最后一根银针,缓缓的松了口气,脚下也是止不住的一个踉跄,忙扶住了窗幔,才止住了自己脚下踉跄的姿态,摇晃了几下自己的头,才微微的唤回了神志。楚承辉看了一眼躺在床上呼吸均匀的灵儿,才缓缓的松了一口气,脚步虚浮踉跄的推开了房间的门,从房间走了出去。

    肖锦第一时间迎上来,脚下却也痛痒是踉跄的,他已经三天没合眼了,满心满眼的都是焦急的颜色,在等待着那个人的结果,是生是死,旦夕祸福之间,却都是让人胆战心惊的。肖锦忙抓住了楚承辉的袖子,眼神之中微微的带上了祈求的颜色。

    “灵儿她怎么样了。”楚承辉的脑袋里面如同要炸开了一般的疼痛,然而面上看上去却海华丝一如既往的风轻云淡的模样,眉心轻轻的拢在一起,却看不住太大的痛苦姿态,只是也没有了以往的意气风发,只是浅浅的回了一句“还活着。”便向着自己的正房走了回去,昨日好好的一个新婚之夜,竟然就这样硬生生的毁掉成了这个样子,当真是有些不可思议,楚承辉缓缓的笑着,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看着躺在床上呼吸清浅的沐初瑾,也轻声的倒在了沐初瑾的身边,缓缓的闭上了眼睛,沐初瑾的小脑袋如同寻找安感的小兽一般顺势便钻进了他的怀中,那一瞬间,一颗心,柔软的发酸。

    从此以后,她是他的妻,她所有的好或者不好,都由他来承担,她所有的想和不想,都由他来完成,她是个固执的女子,然而到了这一刻,却不得不说,她蜷缩着睡着的模样,却让人心疼的心底里都在发酸。

    他坚韧的活了这么久,也确实需要那么一个人,将她捧在掌心之中,好好的疼。想着想着,便实在是抵不过困顿的感觉。沉沉的睡了过去。

    肖锦冲进了房间之中,就看到了灵儿呼吸清浅的躺在床上,肖锦的眼一瞬间的有些酸,眼中布满了血丝还噙着眼泪,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此时却还是盈满了眼眶,如果没有她,天地浩大,江山再锦绣,却也只是他一个人,孤身天涯。

    这一个人走的太长远,前路漫漫,闭上眼一想自己一个人要走那么远那么远,就未免有些心惊胆战,灵儿的睫毛轻轻的颤抖着,似乎在努力的想要睁开自己的眼睛,却努力了半响却还是什么都没有做到。呼吸渐渐的越发的清浅了下去,肖锦的一颗心也随着灵儿这样的呼吸在胸膛里不断的纠结的死紧,生怕他的呼吸就这样清浅的呼吸到此处就戛然而止,他失而复得,根本接受不了她的再次离开,缓缓的在灵儿的身边躺下,肖锦也缓缓地闭上了自己的眼睛。呼吸终于安定下来的睡了过去。

    楚承辉还在睡梦之中就感觉到了自己的鼻头上痒痒的,似乎有喷嚏要打出来,却又酸涩的充斥在鼻腔里面,根本就打不出来,酸涩的感觉折磨的他微微有些焦躁的拧起了自己的眉头,似乎还有幽香从他的鼻腔里传进来,沁人心脾的同时却还难受的整个鼻腔都是酸涩的,这种交织的好与不好的感觉将他整个人都反过来复过去一般的折磨着。楚承辉这一个喷嚏在鼻腔之中酝酿了许久,才终于从鼻腔之中打了出来。整个人略受折磨的睁开了眼睛,便看到了沐初瑾手中握着一绺头发,喜笑颜开的将他看着。

    那眉眼之间的得意的颜色,将他看着的同时似乎要将他整个人都包裹起来,眉眼飞扬的模样,成了他睁开眼的第一道阳光,他很少看到她这般的模样,在他的眼中,她是个奇女子,总是能通过自己的双手取得一切自己想要的东西,不得不说让人佩服,她总是争强好胜的想要去拿自己喜欢的任何东西,从不低头,甚至有着一个男人都不曾有的骨气,着实让他心服口服,这般巧笑嫣然的模样,他却确确实实没有见到过。

    此时一见,心中万般欣喜,酸软了她整颗心,似乎都要说不出话来,沐初瑾浅浅的笑着,俯身将他刚刚被惊醒的还带着血丝的眼看着,丝毫没有愧疚的感觉,而是略带了一丝欣喜,她成了他生命中的一部分,能够看到他所有不为外人知道的**。

    他的眼中还带着红血丝,却出奇的没有她想象中的不耐,而是伸手将她猛的拽到了自己的胸前,张口便咬在了她的唇上,辗转厮磨,在她的唇齿之间,流连忘返,沐初瑾的手脚瞬间就僵直了起来,整个人都略微的有些错愕的站在了原地,似乎不知道该如何处理是好。

    楚承辉的眼底有倦怠的深情,缱绻炙热的将沐初瑾死死的盯着,手,也如同游鱼一般的在沐初瑾的身上又走开来,陌生的情潮一瞬间便席卷上来,将沐初瑾层层叠叠的包裹在内,酸软的传达到了四肢百骸,沐初瑾的四肢都因此而酸软了下来。

    只能任由楚承辉摆布,下意思的伸出手想要推拒,却被楚承辉沙哑的在耳边说的一句话而止住了下一步的动作。他说,“你是我的妻。”是的,是啊,她是他的妻子,是要和他共度一生的人,何故矫揉造作的抗拒,缓缓的闭上了眼,不再去抵挡这陌生情潮的来袭和包裹。沐初瑾的身体随之不住的战栗着。

    楚承辉的吻,落在她的唇上,脖颈之间,呼吸浓重热烈的喷吐在她的肩窝出,带起一阵阵**的气浪,让沐初瑾忍不住颤抖了起来,沐初瑾的眼眸深处更是有说不清的缱绻深情,她甚至也忘记了,自己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眼前的男人的,也忘记了,从什么时候开始,无从抗拒的只能任由摆布。

    或许是因为太爱了,于是从主动变成了被动,即便是一直强势如她,也在感情的面前低了头。窗外阳光潋滟,却抵不住帐内红霄帐暖,有细致的喘息声从帐内传出来,楚承辉死死的扣住了沐初瑾的腰,咬紧了自己的牙关,在释放的那一刻俯身在沐初瑾的耳边轻声的说着。“给我生个孩子好不好,你生的孩子,才是我楚承辉的孩子。”

    他的承诺太甜,却让沐初瑾的心里微微的发空,她早就不是几句甜言蜜语就能够哄骗了的小女孩子了,这么长久的时光中,她早就铅华洗尽,明白了这人世间的无情,她还记得那团血肉从自己的府中滚下来的感觉,那种撕心裂肺的绝望的感觉,想起一次,颤抖一次。

    楚承辉似乎也感觉到了沐初瑾身体的绷紧,伸手将沐初瑾紧紧的搂在怀中。“我说了给你一生的独宠便就是给你一生的独宠,我这么多年,不曾娶妻,不曾纳妾,甚至连一个通房的丫鬟都没有,外界的流言蜚语更是沸沸扬扬,只不过就是因为,在我的眼中,娶妻得是因为爱,生子,必须是自己所爱的人生的孩子。”他伸手将沐初瑾额角汗湿的发撩至耳后,沾着汗水而湿哒哒的头发黏腻的贴在头皮上,楚承辉却低头轻轻的吻了吻。

    “你若不给我生孩子,我便就不强求,即便是断子绝孙的命运,能一直有你在身边也值得了。”他的声音微微荒凉了起来,嘴角的笑容潋滟的勾起来,却勾动了人心中的那一丝最深处的怜悯和良善,沐初瑾的心猛的就被拽的颤抖了一下。

    伸手环住楚承辉的腰身。“孩子该有总会有的,我也是个女人,怎么能活了一辈子连一个自己的孩子都没有。”沐初瑾轻声叹了口气,整个人看起来都微微的有些落寞,沐初瑾的笑容有些苦涩,闭上眼,却是那个枉死了的孩子,只能一遍遍的压抑住自己内心的痛,告诉自己,那都是往事,往事不必再提。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