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4章 0133 全部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8170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一世独尊封少,有点甜!北宋大丈夫大唐之最强帝王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盛华黎明之剑

    手机端  &a;lt;a href=&a;quot;<a href=" target="_blank"> target=&a;quot;_blank&a;quot;&a;gt;<a href=" target="_blank">

    跪在地面上的大臣,互相望了一眼,部都在对方的眼中看到了恐惧和失望的颜色,肖锦一边步履匆匆的向着御书房行走着,一边勾起了自己的半边嘴角,有些嘲讽的笑了起来,这些人,部都在他根基未定的时候摆弄他一把,他肖锦虽然不是天生做帝王的材料,却也不是能让人摆弄的脾气。

    摊开明黄色的空白圣旨,肖锦提起一边的狼毫,洋洋洒洒的便在上面落在了一道立后的圣旨,结尾处,清晰明了的标记上了四个字。“永不废后。”这是他给她最真实的承诺和纵容,他要着万里江山,不过是给她做陪衬的,没有她,江山何用?

    江山万里如画,却不及她眉心间的那一点朱砂。

    楚承辉手中握着一张请柬,缓缓的勾起了嘴角笑了起来,他还如当初那一般,向来不是肯低头的脾气,即便是眉眼之间都含着温暖的笑意,却倔强的不受任何人的摆布,这一纸请柬,便是宁负天下人的开端。帝王不好做,他这一生都不想沾染在其中。

    “这是谁送来的请柬。”沐初瑾端着一盅雪梨羹,放到了楚承辉面前的桌子上,擦了擦自己掌心的水渍,便坐在了楚承辉的身边,伸手将那请柬拽过来看。打开来,便看到了烫金的大字,忍不住清浅的嘟囔了一句。“皇上成亲,居然还要给你下发请柬。”

    楚承辉不着痕迹的将攥在沐初瑾手中的请柬抽出来放到一边,眼神淡然,古井无波。“自古以来便是如此,皇上成亲,各地区的藩王和王爷都是要受到请柬的,即便是我就在皇城之中也是不例外的。”他环住她的腰肢,低头在她的脖颈之间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眼神微微的就迷离了起来,似乎嗜了曼陀罗花一般的迷醉。

    他湿热的吻沿着她的脖颈清浅的落下,一点点的加重,加重成了啃咬,在她的脖颈之间浅浅的厮磨着,他的舌在沐初瑾的身上浅浅的挑逗着,带起沐初瑾浑身的战栗感觉,似乎连四肢都酸软了下来,楚承辉双手一横,便将沐初瑾打横抱了起来,窗外还是明晃晃的日光,沐初瑾羞红了一张脸,伸手将楚承辉推拒着。

    “怎的说起别人的婚事,你就这般的胡闹了起来,这光天化日的,你也不嫌羞,别闹了。”沐初瑾伸手去推拒楚承辉的肩膀,然而推拒了两下,却没有推拒开楚承辉的手臂,楚承辉的手在沐初瑾的身上缓缓的收紧,手已经从沐初瑾的衣襟处游走了进去。“自己的妻子,怕什么,家是我的家,妻子是我的妻子,自然是做的想做的事。”

    他的声音中带上了微微的****的味道。在她的耳边辗转厮磨着。沐初瑾的身子轻轻的颤抖着,战栗着,闭上眼,春花烂漫,眼前然都是春色。

    萧何的身前跪着一众的死士,部都举起了手中的刀子。“誓死效命君主。”那忠诚铿锵的声音,听起来无比的坚定,萧何的眼神淡淡的,似乎并没有因为下方忠诚的呼喊感受到一丝的愉悦,而是闭上了一双眼,看上去似乎在闭目养神一般的安宁。

    有人上前,似乎贴在萧何的耳边说了两句话,萧何缓缓的点了点头。“恩,只是那个将军楚绝郜倒是到现在都杳无音讯,不知道到时候会不会成为一把锋利的刀,搅黄所有的计划,你们要准备好万之策,以备不时只需。”萧何声音清浅的说着,淡然之间,似乎酝酿着倾世的阴谋。

    皇宫之中立后需要准备的是更多的,此时皇宫之中熙熙攘攘部都是来往的人群。下人们走动之间从来都没有空手走过去的,手中大抵都是带着许多的东西的。下人们都急匆匆的行走着,忙活的都是皇宫之中要娶亲了的事宜。

    彩衣院的嬷嬷们更是手下不停的几个人围在一块布料上,用金丝线绣着大红摆尾的凤袍,凤袍的工艺繁琐,此时她们已经不知道熬上了几天了,却还是强自打起了精神,手下一刻也不敢停的在凤袍上忙活着。

    揽镜自照。一双柳叶眉下一双杏眼,秋瞳清澈通透,阳光似乎都能这样照进眼底,闪耀出无尽的光辉,婢女一边梳理着白灵儿如云一般的秀发,一边浅笑着在灵儿的耳边说着。“娘娘当真是可忍的很,就连这头发都有些仙风道骨的飘渺味道,就像……就像那山里面走出来的仙人。”

    小丫鬟说完,便自行捂住嘴角缓缓的笑了起来。那眉眼弯弯的模样让人看了心里就止不住的喜欢,灵儿伸手拽了一绺一边散落着的头发,放到鼻尖下小心的嗅了嗅,然后缓缓的笑了起来。“我倒是不觉得我多么的好看,倒是十三王爷的王妃,魅惑天成的,让人看一眼就止不住的陷进去。”

    白灵儿淡淡的说着,眼中既没有艳慕也没有嫉妒的神色,只是淡淡的,似乎只是对一件美好的事物的欣赏。然而小丫鬟似乎很爱说的样子,在灵儿的面前也没所避讳的再次开了口。“十三王爷娶王妃的事情也就是在几天之前,奴婢倒是没觉得那般的女子有什么好的,一身的妩媚,举手投足之间,风尘的很,据说,她还是楚绝郜世子爷的下堂妻呢,还是个小小的三夫人,真是搞不懂。”小丫鬟一边伸手将沐初瑾的头发挽上去,口中一边浅浅的念着,一副言之凿凿的模样,灵儿真切的听着。手上抓着自己的头发猛的随着手腕的颤抖而拽的生疼。

    倒抽了一口冷气,灵儿才缓缓的开口。“你从哪里听说的这些。”她清浅的问着,言语之间,不怒自威,却已经带上了些许让人敬畏的威严,一眼看上去,就能够发现她眼中浅浅的不悦,那小丫鬟的手猛的抖了一下,扯动了灵儿的头发,疼的灵儿倒抽了一口凉气。

    小丫鬟更是吓的慌了手脚,噗通一声跪倒在了地面上。“奴婢惶恐,奴婢不是故意的,皇后娘娘赎罪。”小丫鬟的头一下下的磕在地面上,额头上已经出现了一片青紫的颜色,还在不断的向着地面上磕着,砰砰的声音昭示了她内心的惶恐,灵儿的眼神中闪过了一抹压抑,错愕了半晌才缓缓的开了口。“你这是做甚么,快些起来,我没有要怪你的意思。”

    灵儿的眼神中一片水色通明,看上去便像是良善之人,然而在这深宫之中,哪里有毫无心机城府之人,纵然进宫的时候纯洁的像是一张白纸,皇宫这个大染缸,也总能将人染的五颜六色的艳丽,然而却带着点点滴滴的怨毒之色。

    灵儿的手向着地面上跪着的小丫鬟伸出来,伸手要将跪在地面上的小丫鬟拽起来,跪在地面上的小丫鬟惶恐的连忙向后退缩了两步,门在此时吱嘎一声打开,肖锦站在了光影错落之中,看进来,便是这样的一番景象。

    灵儿的眼神微微的有些慌张,伸手指着地面上的丫鬟似乎想要解释什么,焦急的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说什么才好,她骨子里清冷,对这些人情世故的东西大抵都是漠不关心的。此时想要解释都不知道从何说起,一颗心,瞬间如赘冰窖一般的凉到了骨子里,她这般有话说不出的性子,在这样的深宫大院之中才是任谁都可以拿捏一把。

    有苦难言,最后却还是缓缓的垂下了自己的双手,放在了自己的身侧,眼神中微微的有些落寞,继而却又坚定地将肖锦看着,她在等他的一句相信。肖锦也看出来了灵儿着急的想要解释,一头头发被拉拽的毛躁起来,不似刚刚梳理过的顺滑的样子。

    肖锦走到灵儿的身边,伸手将灵儿下意识的带入了怀中,抚摸着灵儿毛茸茸的头发。“这件事情,不管你是对是错,做了还是没做,你都不需要解释,我的江山,便是你的江山,你想做什么,只要我还在一天,你便可以随心所欲。”

    那跪在地面上的婢女听到肖锦说出来这样的话,忍不住的向后瑟缩了一下,身子更是害怕的很,白灵儿的眼神淡淡的落在那个婢女的身上。“起来继续给我梳头罢。”她清音清越,带着出世的好听,不染人世间一丝肮脏之态,那婢女忙从地面上爬起来,拿起一边的梳子,继续给灵儿梳理起了头发。伸手将灵儿的头发缓缓的梳理着,那婢女似乎怕极了什么一般的,死死的闭起了嘴,再不像刚刚念念叨叨的模样。

    灵儿的一双眼淡淡的尽是漠然,然而那婢女就是感觉灵儿的一双眼,正透过镜子,冷清的将她看着,那眼中染着冰霜的寒冷味道,锥心刺骨。

    沐初瑾的眼神淡淡的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楚承辉伸手穿过沐初瑾散落在肩上的发,笨拙的给沐初瑾挽着头发。“作为一个丈夫,我虽不能每日都为你梳洗画眉,但是这些东西总是要会的。”楚承辉的手,挽着沐初瑾的发髻,小心翼翼的模样似乎生怕弄痛了沐初瑾,沐初瑾缓缓的闭上了眼睛,清晨的阳光落在她的脸上,有着一丝安详的模样。

    心里却还有着一丝丝的不安,一丝对于现状的不安,这幸福来得太突然,以至于让人惶恐,惶恐如果有一天这幸福的感觉失去了,那么她又该如何自出,也许是在流年中颠簸的久了的人都会有这样的想法,对于眼前已经存在着的美好和幸福都带着一抹不确信的质疑,以至于看在眼中,却还心惊胆战的害怕自己不能抓紧。

    手指划过头皮的痒麻感觉连带着整颗心都微微战栗了起来。“明日就是灵儿和皇上的大喜日子了,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我这心,没来由饿惶恐,也不知道是惶恐你我,还是惶恐灵儿他们两个。”沐初瑾轻声的叹着,眉头细细的收紧,似乎蕴藏了太多的愁事在眉宇之间,不论如何都化不开。

    眼皮也在不断的突突的跳着,她本不是那般信鬼神之人,却在这一刻,惶恐的甚至不知道该如何自处,总觉得有什么不好的事情要发生,由是心中突突的跳,楚承辉正在给沐初瑾梳理着头发的手也骤然停顿了下来,这个人微微的有些僵直。

    “你也不要想太多了,总没什么大事会发生的,如今肖锦在皇位上越做越稳当,是好事。”他浅浅的笑着,然而眼眸之中的那抹担忧却是那般深刻的存在着,萧何,这两个字就如同是一把刀,横亘在所有人的心里,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有个了结。

    怕是要到你死我活的地步上,才能算是一种了结吧。似乎真的要发生什么可怕的事情了。但是这些话,他不会和沐初瑾说,更不会告诉沐初瑾,自己当初是怎么从萧何的手底下逃出来的,萧何又对他说了些什么,他有对萧何说了些什么。楚承辉浅浅的笑了起来,不管发生了什么,只要沐初瑾能够周就足够了。

    一场王朝的腥风血雨,怎么可能翻腾到现在就算是结束了,一定还有更恐怖的等待在后头。

    清晨的皇宫便吹起了号角的声音,红地毯从宫门口一直扑到了大殿上,地毯上洒满了鲜花,灵儿一早便被套上了赤色的嫁衣,大红的嫁衣有着长长的尾,旖旎在脚边,有着无尽的风光,袍子上绣满了龙凤呈祥,一头金饰沉重的在脑袋上压着,大殿的下方站了整整齐齐一排的王公贵族,不断有一箱一箱的贺礼用车拉进了皇宫之中。

    楚承辉抓着沐初瑾的手,或许是因为紧张,沐初瑾的手心渗出了一层细细密密的汗水,湿漉漉的在掌心摩擦着,已经蹭到了楚承辉的掌心之中,只有沐初瑾自己心中清楚,她手心上的汗,都是因为内心的焦灼,整颗心都异常的烦躁,烦躁异常的昭示着某种不好的事情的发生,然而在这般挂满和红色的喜气洋洋的环境之中,沐初瑾不能说,于是只能自己死死的憋在了心里。

    灵儿被搀扶着,从红毯的那边,向着这边走了过来,两边不断的有婢女提着手中的竹筐,向着红毯上撒着大红的玫瑰花,于她嫁衣上的鲜艳赤色,相映成章,今天的肖锦,却还是一身明黄色的衣袍,皇宫之中的礼仪就是如此,只有男人赐予女人的,以王之名。

    灵儿在经过沐初瑾的身边的时候缓缓的勾起了嘴角,笑容精致潋滟,带着一个小女子的蝅足,低敛的眉眼之中也写满了幸福。沐初瑾也回之一笑,是祝福,然而内心的不安却越发的严重了一些,似乎灵儿再向前走一步,就离危险近了一步。

    有什么前所未有的可怕的事情,即将发生,沐初瑾死死的握着自己的手掌,甚至已经将楚承辉的手捏的微微的有些发疼,楚承辉转头疑惑的将沐初瑾这般欲言又止的模样看着,伸手捏了捏沐初瑾的小手,似乎在示意沐初瑾安心,沐初瑾的眼神清浅,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抬眼再次看了一眼还在不住的向前行走着的灵儿,沐初瑾终究没有抑制住自己内心的恐慌,下意识的对着灵儿喊了出来。“不要再继续往前走了!”沐初瑾这一声歇斯底里的呼喊,听起来却如同是在嘶吼一般,灵儿微微一愣,当真停住了向前行走的脚步,就在这时候,站在王公大臣后面的太监里面瞬间飞出来了一个人,曲手成爪,向着灵儿便抓了过去,这场面变幻的实在是太快的一些,以至于让灵儿微微的有些反应不过来,呆呆的站在原地不知道该作何反应。沐初瑾已经向着灵儿扑了过去,想要将灵儿护在自己的怀中,然而接二连三的,那些原本站在两旁撒花的宫女也瞬间变了嘴脸,向着灵儿和沐初瑾的方向扑了过来。

    肖锦的眼,一瞬间慌乱了起来,抬腿想要从台上跑下来,健步如飞的向着沐初瑾和灵儿跑过去的时候却也已经来不及,沐初瑾已经和那些人缠斗了起来,却发现这些人和当初皇宫之中谋权篡位的时候来的那些身穿劲装的人完不一样。他们的手上部都带着一个铁质的钩子,但凡刮到身上,定然是要蹭下来一层的皮肉的。

    沐初瑾的心里登时一凉,楚承辉也纵身扑了上来,他距离沐初瑾是最近的,然而在他扑上来的那一刻,已经有冰冷的铁钩,贴到了沐初瑾的身上,楚承辉瞳孔骤然紧缩,伸手便将沐初瑾拽回到自己的身边,然而背后,已然皮开肉绽,三个人,瞬间被包围在了层层刀锋之中,避无可避。

    楚承辉将沐初瑾死死的护在自己的怀中,背后也已然被铁钩碰上,瞬间便刮开了四道血淋淋的的口子,沐初瑾背后不断涌出来的血粘在他胸膛的位置。心里,如同刀绞。

    灵儿有些茫然的站在人群之中,一身赤色的嫁衣,眼神中呆着惊恐和犹豫,双手在身边似乎在蠢蠢欲动的模样。肖锦看的真切,目眦欲裂。“不!白灵儿,你敢!”灵儿的眼神中带着破碎的眸光,看起来是沉淀在眼底的,凝练的疼痛。她目光中带着深切的背上,缓缓的闭上了眼,有人伸手向着她抓过来,她身形灵巧柔韧,甚至是以一种不可思议的弧度弯下了腰,轻而易举的便从那人的手下滑过去。随着肖锦的惊呼,沐初瑾和楚承辉同时抬头,便看到了灵儿红衣如血的这一幕,她红色的衣摆,随着身形的移动而飘飞了起来,在身后形成了一道赤色的流光,异彩芳华。

    沐初瑾瞬间便从楚承辉的怀中如同游鱼一般的冲了出来,拽住了灵儿飘扬在身后的头发,目光中有一丝丝的狠,更多的却是果断刚绝。灵儿吃痛,身子止不住的向后仰过来,沐初瑾再伸手拽住她的衣领,手上一个用力,灵儿的身体便转了一周,红衣似火,被一身素白色的沐初瑾带到了身边,一个鲜艳浓烈,却如空谷幽兰一般的素雅,一个一身清淡,却如午夜曼陀罗花一般的妖娆。

    两个截然不同的女子,那般泾渭分明的站在那里,形成了强烈的反差,夺人眼球。

    “你疯了,难道就真的不想活了吗?你看看他。”沐初瑾将白灵儿的手捏在手中,死死的捏着,白灵儿吃痛,轻轻的颦起了眉头,楚承辉不声不响的走到两个女子的身后,将三个人包围着的人群,此时却隐忍不发了起来。

    气氛一时之间凝重的似乎让人连喘息都喘息不过来。楚承辉伸手将沐初瑾拽到自己的身边,三个人被包围在内,肖锦的眼神中掠过了一抹焦急的颜色,然而却只能眼巴巴的站在人群外,相中间急切的看着。

    “楚承辉,你是不是忘记了我们之间的约定了,萧何眉眼间带着笑意,然而目光却是森冷的拨开人群,向着楚承辉走了过来,楚承辉的眼底骤然掠过了一抹厌恶的颜色,眸光潋滟,却是永不屈服的倔强。”我向来没说我是个君子,你却也没问过约定这种东西在我的眼中到底算得上是什么。“楚承辉浅浅的笑了起来,未曾错过萧何眼底的那一抹错愕的颜色。两个同样如同袖手毫秒天地的男人站在一起,也成了一种别样的风景。

    沐初瑾的眼中有一丝迷惑,转头将楚承辉看着。承诺?楚承辉和萧何之间,能有什么承诺?又是在何种场景下达成的承诺?为什么她和楚承辉已然结为夫妇,她都不曾知道,楚承辉和肖锦之间还有承诺。

    楚承辉将手搭在沐初瑾的肩膀上,伸手捏了捏沐初瑾柔若无骨的肩膀。似乎在告诉沐初瑾安心一般的,沐初瑾的后背还在沢沢的流血,皮开肉绽的疼痛让沐初瑾的脸微微的有些苍白,然而双眼却还是在戒备的看着站在她周围的人。似乎下一秒,就会有人从人群中猝不及防的冲出来一般。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