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5章 0134 冲出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8631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北宋大丈夫重生七十年代:老公,求嫁!盛华娘娘有毒:王爷,您失宠了天阿降临凡人修仙之仙界篇都市天龙至尊

    手机端  &a;lt;a href=&a;quot;<a href=" target="_blank"> target=&a;quot;_blank&a;quot;&a;gt;<a href=" target="_blank">

    然而下一秒便就真的有人从人群中冲了出来,在看到那个人的那一刻,沐初瑾的心,彻底的凉了下来,她认得这个人,便就是精绝的那位将军,她是打不过的,放眼扫过去,周围每个人的手上都有着一个闪着乌光的利爪,逃无可逃,背后皮开肉绽的疼痛还在提醒着她,这利爪的威力。

    楚承辉意识到了危险的时候迅速的转身,奈何萧何的手却更加的快如闪电,伸手便死死的钳住了楚承辉的手腕,勾唇无情的笑了起来,带着对人世间挣扎的嘲弄,由此恨透了楚承辉的一双眼。萧何说。“楚承辉,你还在挣扎着什么,我说过,你若做不到,我便让你生不如死。”

    楚承辉也勾唇浅笑了起来,是对萧何的一种深深的嘲弄和看不起,萧何眼中的错愕神采更加的重了起来。他不理解楚承辉为什么要拿这样的眼神看着自己,明明自己才是掌控了别人的生死的那一个。

    “萧何,你记住了,你不是神,你左右不了人的思想,别拿出一副高高在上藐视众生的样子,未免太夜郎自大了一些不是吗!”楚承辉的手腕突然发出了噼啪的声响,似乎是关节在不断的扭曲掰折一般的声音。楚承辉的手,竟然就这样缩小了下来,从萧何的手中挣脱了出来。

    然而此时的沐初瑾已经和那个将军颤抖了起来,肖锦站在人群外,红了眼的拍飞了一个带着钢爪的刺客,然而自己却也皮开肉绽,连一身明黄色的龙袍也随着支离破碎,就如同这天下,他坐拥的悲怆。

    宫中的御林军此时也迎了上来,然而人群抱成团,想要从外围杀进去,简直比登天还难,而且当两军交手的那一刻,明显便能看到御林军是出于劣势!

    那森森的铁钩,如同一只只夺命的手,只要刮到身上,立即会被刮下来一层的皮肉。就连御林军也有节节败退的趋势。此时的沐初瑾和那个将军颤抖了起来,自然是无暇照顾站在自己身后的灵儿,不知道从哪里伸出来的一双手,便将灵儿拽走,在人群推搡之间,消失不见。

    沐初瑾错愕的回头,甚至来不及呼喊,便就看到了这样的一幕,眼神止不住的错愕,然而就在沐初瑾眼神错愕的这一个瞬间,那将军一掌便拍在了沐初瑾的心口,沐初瑾本就不敌,此时被一张打中胸口,整个人都向后弹飞了过去,一口腥甜的血,郁结在自己的心口,猛的便控制不住喷了出来。

    身子瞬间便如同破布一般的向着那边是利爪的人群飞了过去,闪躲不及。楚承辉眼中掠过一抹痛色,想也不想,脚尖在地面上一踮,伸手便向着沐初瑾如同残破了的风筝一般的身体抓了过去,灵儿已经消失了,倘若沐初瑾也就这样落入了人群中,不用想会是一样的下场。

    然而站在地面上的那个精绝的将军却不容许楚承辉伸手去接沐初瑾的身体,身子更是快的如同离弦的箭一般向着楚承辉迎了上去,生生阻挡了楚承辉冲上去想要抓住沐初瑾的动作。

    楚承辉的身形被阻挡在半空之中,平淡无波的眼神此时却起了滔天的波澜,怒火中烧的,伸手便给了那将军一张,那将军也不恼,虎着一张脸的模样委实是有些像凌晨风的不善言语,伸手便将楚承辉这一章接了下来,内力四散开来,周围都刮起了罡风,让人睁不开眼。

    “和萧何狼狈为奸,你可曾想过后果。”在两个人被内力冲开的那一刻,楚承辉淡淡的留下了这样的一句话,心里,却微微的有些凉,再看向人群,哪里还有沐初瑾的身影。

    来不及了,再想要救出来沐初瑾却已经是来不及了。

    萧何倒是够狠,抓着他的死穴,让他不得不认输,楚承辉缓缓的闭上眼睛,但是萧何却低估错了一点,沐初瑾也是个有风骨的女子,不然这天地之大,为何他清心寡欲,却独独找了沐初瑾执手一生,因为天地之大,只有沐初瑾一个女子,能够彻底的吸引他的眼球。

    她有一种摄人心魄的美,如同傲然立在天地之间,有一种舍我其谁的荡然正气,沐初瑾,你且等等我,等我去救你。

    沐初瑾的背后猛的一痛,四个如同钢钉一般的爪子嘟的一声便穿透了她的皮肤,扎进了她的身体里面,疼痛的感觉瞬间涌上来,却连呼喊都做不到的疼,牙关因为剧烈的疼痛而死死的咬合,甚至下颌骨的位置都因为咬合的力气实在是太大而发出了不堪重负的吱嘎的声音。

    那铁钩在她背脊处冰冷的疼痛让沐初瑾瞬间闭上了眼,也是凭借着铁钩钩进了她的身体里,那人伸手便将沐初瑾拽到了自己的身边,皮肉拉扯之间,沐初瑾似乎听到了牙酸的撕裂声音。一时之间,脸白如纸,旋即可破。

    “你可长的真漂亮,你且好好的看看,今天这般的阵仗,都是为了你们两个女人,你说,是不是红颜祸水这一说。”他声音清冷,手指也是清冷的,眼神戏谑的居高临下将沐初瑾看着,伸手托在沐初瑾的伤口处,死死的按压着,偏生眼中还带着那一抹花开靡荼的柔情,迷乱人心,然而沐初瑾却阵阵作呕了起来,

    “呸!哪里有红颜祸水这一说,狼子野心我倒是看到了一颗,休拿女人,来给你们的狼子野心找借口。”这一口唾沫正巧吐在了萧何的脸上,萧何猝不及防的打了个激灵,猛的闭上了眼,便有黏腻的口水沿着他的眉心留下来,脸上也带上了薄薄的怒气。

    萧何扣在沐初瑾背上的手慕然收紧,指尖死死的用力,似乎要扣进沐初瑾的皮肉之中,沐初瑾猛的倒吸了一口气,却只是咬紧了自己的牙关,不曾发出一声闷哼,只是用倔强的眼神,将萧何无情的看着。

    “你真是个可怜人,背负着想夺得江山的贪念。被无望驱使着不断的向前走,却要让人作呕的拿出一副毫不在乎的模样,你若当真袖手天下,何必露出这般恶心的嘴脸,你或许应该回头好好的看看。你根本就没人爱,天地浩淼,你唯一剩下的也只有**。”沐初瑾口若吐珠,一字一句,似乎都踩在萧何的痛点之上,这个往日里最是能拿出一副不屑一顾的样子来的男人,却在这一刻,骤然红了眼眶,目眦欲裂。

    “饶是你口若玄黄,字字珠玑,也逃不脱一死的宿命!”他的手狠狠的在她的背后收紧,让她疼,她却不喊叫,似乎永远都不想随了他的心意。沐初瑾的眼前已经开始一阵阵的发花,眼前的所有景物都在这一刻天旋地转了了起来,眼前出了黑漆漆的黑色,还是黑漆漆的黑色,沐初瑾缓缓的闭上了眼。

    后背的疼痛还在生撕活裂的折磨着她的神经,似乎这一闭上眼,所有的一切也就剩下一个天人永隔的下场,沐初瑾的嘴角抿起一丝轻笑的颜色,终究还是应了那句话。你我相约一百年,若谁九十七岁死,奈何桥上等三年。这一生,黄泉碧落,她终究还是等得起的。

    楚承辉的眼神中掠过了一抹疯狂,整个人却如同要疯掉了一般的癫狂,沐初瑾被带走了,会是什么样的后果和下场,闭上眼,不敢想。胆战心惊,整个身体似乎都细细密密的战栗了起来,整个人,如同被挖掉了一角心,惶惶不安。

    “萧何,有什么你冲着我来,把沐初瑾交出来。”楚承辉的眼中掠过了一抹嗜血的疯狂,一掌便拍飞了眼前的将军,发,无风自动,转瞬之间,内力逆流而上,似乎下一秒,便走火入魔,没了她,他便是魔。

    萧何的手把玩着已经晕倒了沐初瑾的发,眉眼之间带着黏腻的温柔,将沐初瑾还带着清香的发丝他的眼神中有一丝迷醉的味道和狠毒的味道交织着,似乎要将沐初瑾狠狠的吞没在内,转身,忽略了楚承辉的呼喊,背影清冷的抱着沐初瑾还在流血的身体离开。

    楚承辉发了疯的拨开眼前的人群,后背被铁爪划开一道道血痕,有鲜血染在破碎的衣裳上,带着一个人的寂寥和悲怆,曾经他以为,自己这一辈子运筹帷幄,从不会做没有把握的事情,然而到如今却发现,自己棋差一步,就这样丢了沐初瑾。如同丢了自己的一颗心一般的疼痛。

    沐初瑾昏昏沉沉之间只感觉似乎胃部顶在马背上,不住的颠簸着,颠簸的她几欲作呕,胃中如同有惊涛骇浪一般的翻涌着,还来不及睁开眼睛,就当真哇的一声从口中吐了出来,辛酸的液体甚至呛进了鼻腔,止不住的咳嗽了起来,颠簸的尾部一阵阵的抽痛。

    睁开眼,是大好的阳光,明晃晃的透过树的枝桠落在地面上,光影错落之间,她看见了萧何单薄的背影,不寂寥不悲怆,却讽刺的笑了起来,这一生机关算尽,却连个贴心的人都没有,当真是要冷情到什么样的地步上才能够不寂寥不悲怆,这样的一个人,活在人世之间,是不是更加的显得寂寥和孤独了一些。

    然而萧何这样的人,似乎活该就该赏给他一场寂寞,没有爱,也没有陪伴,就当真送给他想要的袖手天下。

    似乎知道了沐初瑾的呕吐,萧何在马背上缓缓的回了头,尽管沐初瑾对于萧何是恨着的,厌恶着的却无法否定的是萧何的绝代风华,那回眸的一眼,倾国倾城的风姿,当真是晃花了所有人的眼睛。然而沐初瑾的眼中却尽是不屑的颜色。

    饶是你倾国倾城,艳冠天下,然而只身一人,当真能够袖手天下?

    “怎么?不舒服了?没关系,我们马上就到了。”他的声线不复以往的清冷,竟然带上了一丝温柔婉转的味道,沐初瑾深深地眯起了自己的眼睛,就连眉头都死死的拧在了一起,她不相信眼前的男人是一个柔情万种的人,他如此的笑着将自己看着,一定是有其他的原因的。

    闭上眼,然是楚承辉眼底的绝代风华,死死的扣紧了身下马匹的肚腹,沐初瑾缓缓的闭上了眼睛,告诉自己,不怕。

    纵然她是一个女人,不必男人的钢筋铁骨,却也不肯比男人少了一分一毫的傲气。

    沐初瑾有些艰难的扬起了头,口中还充斥着刚刚呕吐的酸腥味道,抬眼看去,却发现这山头是和楚承辉师傅扶苏所在的山头是有着异曲同工之妙的,沐初瑾轻轻的嗅了嗅鼻子,却发现萦绕在山间的雾气,当真是点着点点滴滴甜丝丝的露水,并不是扶苏山上那般可以要人性命的瘴气。

    “你且还记得回去的路??”他笑着下马,用两根手指夹起她的下颌,迫使她仰头看着自己,他眼中荣华一甲天下,比女子眼中的风情还要艳烈一些,却将沐初瑾看的胃部又开始隐隐约约作呕了起来,然而张开嘴,却因为胃部空空,却也只剩下一些胃液合着苦苦的胆汁,从胃里呕出来。

    萧何厌弃的拧紧了眉头。嫌弃的松开了钳制着沐初瑾的手,又改成了一派负手而立睥睨天下的味道,眼神转瞬之间又成了清冷的模样,偏头将那边穿着一身火红色的衣袍,衣摆逶迤在地面上,怀中抱着一个依依呀呀的婴儿来的女人看着。

    “你倒是比我还早来一步。”萧何叱声轻笑,眼底有人看不清的情愫。眼波流转之间,百代风华,却也阴险毒辣,他将叶蓝田当做一把刀,一把足以将沐初瑾千刀万剐的刀,然而叶蓝田纵使是知道的,却也愿意去做这把刀。

    他对于沐初瑾的恨,在经久经久的岁月累积之中,早已厚积薄发,恨不能将沐初瑾千刀万剐,只有手刃,才能一解心头只恨。

    沐初瑾仰头,便看到了叶蓝田风华不减的穿着一身眼烈如火的赤红色的衣裳走了过来,不论何时,她总是活的那般的艳烈,似乎要通过这种颜色,夺人眼球的证明自己的存在感一般,她想活的鲜活,然而懂的人都知道她活的多么的残破。

    “叶蓝田,好久不见。”沐初瑾缓缓的裂开了嘴角,明目皓齿的笑了,笑容之间的清澈妩媚,冗杂在一起,却丝毫不给人突兀的感觉,让人尊重,也让人欣赏,沐初瑾身上的妩媚姿态,是不带风尘气的,而叶蓝田身上的妖娆,风尘十足。

    果不其然,沐初瑾在这种状况下的笑容彻底的激怒了叶蓝田,叶蓝田的一双眼,瞬间阴狠的瞪了起来,恨不能沐初瑾死的情绪毫不掩饰的从眼底倾泻而出。忽而浅浅的笑了起来,带着轻嗤的声音,嫉妒的不屑,步履飞扬的带着一抹得意,脚下如同生花一般的,身子摇曳着,走到了沐初瑾的眼前。“果真是好久不见,我还以为,你费尽心力的将我赶出世子府,你活的多么的潇洒,到如今,也不过是一个弃妇,如此狼狈的趴在我的面前。”

    似乎是叶蓝田的声音太大,也或许是叶蓝田一身煞气的问题,怀中刚刚还在笑着的小娃娃此时猛然张开了嘴巴哇哇的哭了起来,沐初瑾视线转过去,便看到了那娃娃的脸上依稀的有几分楚绝郜的模样。

    这是楚绝郜的孩子。

    然而此时多说多错,沐初瑾还是选择了闭口不语,只是眼神略带打量的将那孩子细细的打量着。“很好看吗?”叶蓝田抱紧了怀中的孩子,扬手便给了沐初瑾一个响亮的耳光,耳光清脆的响彻在空气中,沐初瑾的嘴角瞬间被打破一个口子。

    叶蓝田的眼神中闪过了一抹印痕的痛快。那孩子哭的更加的凶了。“你竟然还能够将这个孩子生下来,当真是不容易,这是不是也代表了你对楚绝郜的旧情未了,但是叶蓝田,人错一步一辈子都不能回头了,就你怀中的孩子,你说千万遍是楚绝郜的,纵使天下人都信了,楚绝郜也不会要!”沐初瑾在用话激怒叶蓝田,果不其然,叶蓝田的眼底掠过了一抹猩红的有关于恨的颜色。

    她伸手似乎要将沐初瑾从马背上拽下来,沐初瑾低下了头,眼底闪过了一抹算计的光,她的身子被绑在马背上,若是叶蓝田将她拽下来,那便不一样。

    然而正当沐初瑾的心中打着自己的主意的时候,姬风从一旁冲了上来,瞬间便将叶蓝田推到了一边。“除了蠢,我已经不知道还能用什么样的词汇来形容你了,倘若沐初瑾当真从这个马背上下来,你叶蓝田就只有死路一条。”姬风的眼神中也莫名的带了一丝阴狠的味道,沐初瑾知道,那是恨,也是**,欲求不得,于是**生根,渐渐地成了毁天灭地的恨。

    毁掉自己恨的,也毁掉自己爱的,因为那都是自己得不到的。

    姬风再转头将沐初瑾望着,眼神中充斥着占有的味道,那是一种疯狂的占有,叶蓝田在意识到了姬风眼神中这般的味道的那一刻,眼神中也掠过了一抹得意的颜色。

    “沐初瑾,倘若哦你被糟蹋了,只剩下一具残败了的身子,什么都没有了的话,楚承辉还会不会那么的爱你,楚绝郜还会不会那么的舍不得你。”她的话,如同来自地狱里尖锐刺耳的阴风,沐初瑾缓缓的闭上了自己的眼睛,不去看站在她周围的人,和那一双双除了恨还是恨的眼睛。

    楚承辉伸手将萧府门前的封条撕下来,眼中猩红一片,是许久都没有休息了的味道,澎的一声推开眼前的门,楚承辉的眼底带着一丝不屑,这便是朝廷,这便是地方官员,在萧府的门口贴上一张封条,便以为万事大吉,笑话!

    灵儿和沐初瑾此时部都在萧何的手上,萧何如此便等同于捏住了他和肖锦两个人的死穴。死死的捏住了两个人可以反抗的所有的力气,不能,不行,因为害怕祸及还在他手中的灵儿和沐初瑾。

    肖锦一身戎装站在楚承辉的身边,身后跟着的一众皇宫的御林军和山庄暗自培养的军队,但是两个人心中也都明白,纵使是有十万大军压城,有着完胜的把握,他们也不能挥军直下,完完是因为那两个女人。

    灵儿和沐初瑾同时蜷缩在牢房潮湿阴暗的地面上,灵儿的身体似乎本身就有些寒,此时更是不断的瑟缩了起来,浑身似乎都在因为冷而不停的颤抖着,微微的让人心疼,沐初瑾后背上的伤口,每动一下都拉扯着的疼痛,索性闭上了眼睛,假寐了起来。

    牢房中暗无天日,充斥在鼻腔之中的部都是墙根生霉了的味道,刺激的沐初瑾一阵阵的作呕,然而牢头送来的饭更是骚臭异常,根本就无法下咽,于是只能胃里空空的不断干呕着。

    远处似乎传来了脚步声,沐初瑾安静的躺在地面上,细细的支起耳朵去听,似乎是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的脚步声,男人的脚步声也很轻,但是却不及女人那般的纤细,沐初瑾闭着眼,已经猜到了来者是谁,从进入牢房的那一刻开始,沐初瑾就深切的知道,自己不会过的很好,也不会死在这里。

    生锈的牢房的铁门被拉的吱吱嘎嘎的响,叶蓝田举着火把站在了牢房的门口。火光映照在她的脸上,无比的阴狠怨毒,让人看了忍不住的激灵灵的打起了寒战。灵儿伸手推了推沐初瑾的身子,忍不住的向后瑟缩了一下。双手在身侧紧握成拳,不断的告诉自己,不能动用内力,肖锦还在等着自己活着回去。

    然而越是这般的提醒着自己,却越是止不住心中的酸楚味道,当真是苦苦的难以下咽的味道。沐初瑾缓缓的睁开了眼睛,就看到了映照在叶蓝田脸上的火光,略微疲累的又闭上了自己的眼睛,她困乏的很,没有力气再陪着叶蓝田字字珠玑的胡闹。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