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8章 0137 年纪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8280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日天尊木叶之转生者萌妻至上:总裁老公放肆爱末世之召唤悍妞家有劣徒欠调教都市天龙至尊头条天后:君少,宠宠宠!

    手机端  &a;lt;a href=&a;quot;<a href=" target="_blank"> target=&a;quot;_blank&a;quot;&a;gt;<a href=" target="_blank">

    他已经双十有八了,别的男人这么大的年纪早就是儿女绕膝,享受着无语伦比的天伦之乐,而他,妻离子散,到如今,却也只剩下一个不贞不洁的女人给自己生的孩子,却连见都不曾见过,情何以堪。

    他当然也知道,叶蓝田之所以选择将这个孩子生下来也是不无目的的。然而到如今,骨血相连,楚绝郜却不能不闻不问。

    楚承辉的心中瞬间便掠过了一抹喜色。他寻找了沐初瑾那么久,然而天下之大,无异于大海捞针,此时终于又了头绪,如何能够不喜。“去,清点人马,清早便出发,从我师父那山头进去。”楚承辉对着一边的肖锦命令着,就如同他还是山庄的少主,他还是山庄的三当家的时候,楚绝郜的眼神中掠过了一抹疑惑的神色,却在这一刻被自己隐藏起来。这个时候,院外传来了一声马蹄的嘶鸣。马蹄后面传来了无数的马蹄踢踏着的声音。凌晨风和胡昊翻身下马,先行跪在了楚承辉的面前。“手下来迟。”

    楚承辉略带无所谓的挥了挥手,示意凌晨风和胡昊从地面上站起来,声音努力的想要维持平静却还是压抑不住骨子里面的那抹激动。他的声音微微的有一丝压抑着的颤抖。“你们都起来吧,已经有了沐初瑾和灵儿的消息了,明日一早便出发,你们都给我打起精神来,救出沐初瑾和灵儿是主要。”

    “是。”凌晨风和胡昊同时点头答应,答应的声音都是痛痒的铿锵有力的,肖锦在凌晨风和胡昊来的时候就略微别扭的向后退了一步,在此时此刻胡昊和凌晨风铿锵有力的回答是的时候,他更加的尴尬的别过了脸去,不再看向两人那边,曾几何时,他们还是并肩而立的好兄弟,不管做什么都是在一起的。曾几何时,他为了皇位和诺言还有女人背叛了这几个兄弟,到如今,他再也没有脸站在他们的身边,然而在他们站在自己面前的那一刻,却还是控制不住的想要上去唤一声他们的名字。

    这是时过境迁,埋藏在骨子里面的习惯,却是有关于兄弟两个字的流年。

    肖锦的背影更加的落寞了下来,似乎并没有被灵儿被找到了的消息感染到雀跃起来,凌晨风抬起头,自然是看到了肖锦那一转身之间的落寞,开了开口想要说什么,最终却还是眼波流转之间被自己生生的压在了喉咙之间。吐也吐不出来。

    那一声兄弟,终究还是在经年之间变了味道。楚承辉也看到了三个人之间的尴尬,转身便不再说话,

    沐初瑾被捏着下颌狠狠的将那碗苦苦的药汁灌下去,叶蓝田伸手触碰到了沐初瑾身下的腥红的血液,眼神中微微的有些错愕,伸手将自己的手举起来,蹭着掌心的黏腻,叶蓝田阴狠的笑了起来,眼神中还有那么一抹得意。

    “这是什么?你竟然流产了?谁的孩子?楚承辉的吧,你们不是很相爱吗?为什么连一个孩子都保不住,疼不疼,痛不痛,楚承辉呢?他在哪里,他怎么不来救你呢?”叶蓝田的言语之间每一句都带着一丝的挖苦,手上更是恶意的在沐初瑾原本就剧痛的小腹上一阵阵的按压着,沐初瑾的小腹又是一阵阵的抽疼了起来,有残留的血液一阵阵的流出来。

    死死的咬住了自己的下唇,沐初瑾的眼底带上了修罗一般的肃杀,将站在她面前的叶蓝田死死的盯着,那一双眼中的煞气,让叶蓝田忍不住的激灵灵的打了个寒战。手上的力道也下意识的放松了下来。“叶蓝田,你杀我两子,此仇必报。”

    沐初瑾这一句话,似乎是从牙关之间咬着说出来的,带着微微的支离破碎和阴狠怨毒的残酷,她本是一个淡然的人,也总是笑着的,然而到了此时此刻,她眼神凛冽,然都是恨着的,被沐初瑾那样的眼神死死的盯着,叶蓝田也当真是怕了,止不住的激灵灵打了个寒战,然而下一刻却有千娇百媚的笑了起来。

    伸手拍打着沐初瑾憔悴冰冷的脸颊,叶蓝田的声线都微微的有些残酷。“叶蓝田,你活不了多久了,你都死了,你要什么来报复给我。”

    “我自然是做鬼也不会放过你的。”沐初瑾此时缓缓的闭上了眼睛,却不如别人说这句话时候那般声嘶力竭的模样,她的目光收敛在眼皮下面,脸上还带着清浅的笑容,一副置身事外的样子,似乎刚刚还满目恨色的将叶蓝田看着的人不是她。

    然而她一句话说的这么淡这么淡,却如同一把利刃深深的插在了叶蓝田的心中,叶蓝田的身子止不住的哆嗦了一下,继而恶狠狠的掐住了沐初瑾的脖颈。“我要你死后也魂飞魄散,做了鬼,自然是和人比不得的。”叶蓝田似乎在告诉沐初瑾一般的威胁,也似乎在给自己浅浅的安慰,来让自己受良心指责的心微微的好过一些。

    “够了,叶蓝田,你当真是个疯子,你没必要难为一个死人。”姬风伸手将伸手掐着沐初瑾脖颈的叶蓝田从沐初瑾的身上拽下来,声音微微的有些清冷,似乎还夹杂着淡淡的沉痛,看上去,似乎一瞬间苍老了十几岁,也不见往日里意气风发的模样。

    “也是,现在就杀了你沐初瑾岂不是太便宜你了一些,我要让你受尽折磨而死,你不是学医的吗?你自己也应该知道,你这衰败的身体,即便是妙手回春,也无力回天了吧。”叶蓝田阴狠的笑了起来,然而眼神中的那抹胆怯和疯狂却就这样散尽了。整个人看起来雍容华贵,根本看不出来,这个女人前一刻还像是一个疯子一样死死的掐着沐初瑾的脖颈。

    灵儿此时也早就醒了过来,坐在一边冷眼将这一切看着,眼神中,带着彻骨的恨,如同千年玄冰一般的在眼神中冻结着,下一刻,毁天灭地的毁掉这一切的不公平。叶蓝田作孽在先,恶有恶报,然而沐初瑾却也在叶蓝田的身上种下了恶果,种下了仇恨,这环环相扣的恨,究竟要纠缠到什么时候才算是个尽头。

    沐初瑾如同一块破布一般被重新丢会到了牢房中,沐初瑾的肚腹不断的一阵阵的抽痛,沐初瑾的后背摔在冰冷潮湿的地面上,却还是忍不住的抱住了自己的肚子,闷哼了一声,下体还在不断的有温热的液体流出来,沐初瑾伸手抹了一把身下的血,放在眼前,却发现身下的血都是黑乎乎的颜色。凝固在掌心,猩红的可怜。

    原来她这一身,已经无处不含着毒素,这样衰败的身子,她自然是清楚如同叶蓝田所说的那般,即便是能够妙手回春,却也是回天乏术了,似乎等待着她的只剩下一死了。沐初瑾的手在地面上缓缓的扣紧,地面上有常年堆积着的污垢,在潮湿的环境下被浸透的如同池塘之中的淤泥一般的黏腻,沐初瑾死死的扣着,掌心都沾上了那黏腻的泥土,然而沐初瑾却好似一点感觉都没有的继续将手缓缓的收紧。

    到这一刻,她当真是恨透了,那种血肉剥离的疼痛,谁能够懂?

    灵儿从另一边凑上来,将沐初瑾扣在地面上的手握起来,伸手清理着沐初瑾掌心的污垢,然而沐初瑾掌心的污垢没有被曲调,她的掌心却被沾上的痛痒黏腻的污垢,灵儿的眼神吧嗒从眼角滴落下来,砸在两个人的掌心。

    灵儿伸手打理着沐初瑾已经打结了的头发,沐初瑾脸上黑色的斑块早就已经退下去了,他们似乎就是要折磨沐初瑾,总是要见到沐初瑾屈服的样子才肯罢休,然而偏生,沐初瑾就不是一个会屈服的人,沐初瑾缓缓的闭上眼睛,似乎疲累的连话都说不出来。

    灵儿死死的攥着沐初瑾的手在掌心。眼泪鼻涕一起好不可怜的低落下来。“初瑾姐姐,你不能死,王爷,王爷还在等着你回去呢?他没准现在还在满世界的找你呢,你怎么舍得把他一个人留在这个世界上,这个世界太孤独了不是吗?”

    最后一句话,如同一记重锤,猛的敲打在了沐初瑾的心脏上,沐初瑾一个激灵,缓缓的睁开了眼,似乎回光返照一般的,有了那么一丝丝的精神,然而下一刻,她似乎强行打起精神才睁开的眼,却又缓缓的闭合了回去,似乎黏在了一起,怎么也无法打开。

    是啊,就如同灵儿说的,这人世间实在是太寂寞了不是吗,她生来寂寞,没了爹娘,然后嫁入世子府,本以为寻找到了自己一生钟爱的人,能够实现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的梦,结果到最后却发现当真是一场梦,而且是痴心妄想的黄粱一梦。

    到最后,不过是她一个人爱,爱到了天荒地老,爱到了黄泉碧落,闭上眼的那一刻,才算是死了心,然而天不让她死,让她活到了沐初瑾的身上,然而这一次,她被恨趋势着,如同是在被一双手推动着不断的向前行走着,踉踉跄跄,从来都不是她心甘情愿,却不得不这样一步步的向前走。

    因为她恨啊,自己的孩子被生生的浸死在水盆之中,如何能够不恨,到如今,总算找到了能够执手一生的人,到最后,却当真是要在奈何桥上等上些许年岁了。

    如此浑浑噩噩的向着,沐初瑾就感觉自己的眼皮越来越沉,脑袋里面也是浑浑噩噩的困顿,眼前渐渐地变黑了起来,梦中有那人昏迷在马车上,她撸开他的袖管,却看到了一根根泛着青的血管,那是她出嫁的路,如果那一路,她上了他的马车就不曾离开,抛却了前尘旧恨,或许现在就会不一样,不会是这样。

    身边似乎又鹅毛大雪朴树着落下来,沐初瑾的身上一阵阵的发冷,让她止不住的瑟缩起来了身子。向着灵儿靠过去。“灵儿,我有些冷,我不会死的,叶蓝田不会让我这么轻松的就死的,我还能熬一段时间,可是这段时间是多久,我还能不能看到楚承辉,算了,还是不要看到了的好,他若是看到我这般的模样,会很心疼的吧,会很生气很生气,如果让他眼睁睁的看着我死在他的面前而无能为力,他会不会恨透了自己生平所学,竟然连我都救不了。所以还是不要活到他来救我吧,我不想看着他难过,我也不想看着他痛,我舍不得。”沐初瑾的声音说到最后越来越小,渐渐的细弱蚊声,让人听不真切,灵儿贴在她的耳边,才把下半阙话听完。

    “如果下辈子,我希望我生来便和他是娃娃亲,我们青梅竹马,两小无猜,没有这么多的兜兜转转,也没有这么多的波折,灵儿,你说好不好,可是老天不是那么有情的人,他向来是最无情的,不知道他要将我和他安排到哪里去,我还是要在奈何桥上等他几年的,等他寿终正寝。”她话语已经有些凌乱,但是字字句句却都离不开楚承辉。

    似乎是想到哪里说道哪里,每次每句都让人心疼,灵儿吸了吸鼻子,抚摸着沐初瑾已经打结了的头发,沐初瑾的身下还在沢沢的流着血,然而灵儿却无能为力,只能随着沐初瑾的声音一点点的放轻而揪起一颗心,伸手想要将沐初瑾拽起来,却犹豫了。

    她说,不如就这样死在这里,不要让楚承辉看到自己死之前的样子,如果他救不了他,会恨透自己的生平所学,一蹶不振,就算是现在将沐初瑾叫醒,楚承辉也还没来,他们也还是被困在这里,沐初瑾的身上还是在不断的被灌进毒素,她还能撑多久。

    每撑一天都是苦痛的吧。灵儿的手摆放在沐初瑾的身前,张开又握紧,握紧又张开,整个人都在踌躇着,不断的张开握紧自己的手掌,眼神中带着莫名的沉痛。

    然而沐初瑾的身体此时却突然打了个激灵,伸手死死的拽着灵儿的手。“你千万不能动用内力,他还在等你活着回去,你在这里也不难熬,熬着就好了,为他熬一场,如何不值得。”沐初瑾说罢,勾起嘴角缓缓的笑了起来,却带着一丝丝的苦涩,似乎是对自己命运的不公平的苦涩。

    她也想自己平安无事的就这样等着他来救她出去,可是现在,真的做不到,她也知道,楚承辉也在等着她活着出去,可是就算是此时她活着出去,却和死了有什么区别,没有区别,喉头才一次冲上来一股子腥甜的味道,沐初瑾压抑不住,嘶咳了起来,有舔你的血从喉头咳出来,下身背牵扯着也是一阵阵的疼。

    “马上就到萧何藏身的山了,不论如何,你们要记住,一定要将沐初瑾姑娘和灵儿姑娘完好无损的救出来。算我楚承辉楚某人拜托你们了。”楚承辉对着眼前浩浩荡荡的军队,缓缓地弯下了自己的腰,眼角还带着晶莹的泪光,在破碎的月光中不断的闪烁着。

    他生平从来不肯弯腰不肯低头的人,此时此刻却在自己的一众士兵的面前,低下了头,他知道,要这帮士兵帮着自己攻打江山可以,男儿热血为的是保家卫国,可是如今,他动用这么大的力量,却是要救两个女人,虽然嘴上不说,但是楚承辉心中清楚得很,这帮士兵是有怨言的,口中不免是要念红颜祸水几个字的。

    也不免要抱怨他堂堂一个王爷,为了一个女人舍得江山的行为。

    然而就算是他求求眼前的人了,沐初瑾是他的一切,是他心头上的一抹血,眉心上的一抹朱砂痣,不管怎么样,沐初瑾必须活着,如果没有了沐初瑾,守住了老祖宗的江山何用,何不自私一次,用老祖宗的江山换自己心爱的人。

    但是就是因为楚承辉知道,就算是将江山给了萧何,萧何也不会像是自己说到的那样放了沐初瑾,放任他和沐初瑾袖手天下,萧何不敢。萧何一定会赶尽杀绝,不管是沐初瑾他肖锦还是灵儿,不会留下任何一个活口,这一切是他明白的,却不是这些士兵明白的,所以为了救下来这两个女人,他楚承辉弯腰了,纵使男儿膝下有黄金,没有了她,他要尊严何用,没有了她,他就没有了心,终日去过行尸走肉的生活,谈和尊严?

    一众士兵部都吃惊的静默了下来,将楚承辉安静的看着,他们做梦也是想不到的,想不到楚承辉高高在上睥睨天下的一个人,会在他们的面前弯下了腰。

    冗长冗长的沉默之后,山庄的一众士兵是最先开口的。“少主发话,我等岂敢不从。定然将少主夫人和皇后娘娘救出来。”接着,便是其他的士兵表态的时候,此时夜黑风高,再翻过一个山头,就到了萧何落脚的地方了,山里的雾气到了夜间更加的浓重了起来。楚承辉带路走在前面,心里却还是在一阵阵紧缩着的疼,不安饿感觉就像是一把横亘在他心口窝的刀,不断的来回翻搅着,让他疼,让他坐立难安,似乎总是隐隐约约的感觉有不好的事情要发生。

    从那夜惊醒到现在,他的心中总是有那样的感觉,让他焦躁的时常出了一头的汗水,楚绝郜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到了楚承辉的身边,似乎漫不经心的和楚承辉并肩向前走着,楚承辉只是淡淡的扫了一眼。便默不作声的继续向前走,此时此刻,不管他内心深处是多么的讨厌楚绝郜,为了沐初瑾,却也只能相安无事。

    然而内心的焦躁却让他根本就没有心情回国头去和站在自己身边的楚绝郜说话。楚绝郜也不恼,自从他消失了一段时间回来之后,整个人越发的显得沉稳了起来,看起来也是气度沉稳的样子,当真和以前锋芒毕露的模样有所不同。

    “这一次将沐初瑾救出来,我希望你能够好好的照她,以前都是我不好,我没有好好的照顾好她,这一次,我希望你能够代替我照顾她。”楚绝郜的口气中带着淡淡的怅然若失,然而提起沐初瑾,楚承辉原本就焦灼的线呢此时更是狠狠的抽疼了一下,然而面前却还是不动声色的嗯了一声,算是答应。

    “沐初瑾能随着你纵身跳下山崖,这便就不是一般的女子能有的生死相随的气度,当初没有好好的珍惜沐初瑾,是我的错,到现在我都在不断的后悔着,我真的希望你能照顾好她,让她衣食无忧,给她一声独宠。”

    “既然你已经没有珍惜好她了,就不要再来告诉我应该怎么珍惜她,我自己知道怎么做的。”因为心情的焦灼烦躁,楚承辉回头和楚绝郜说话的时候越发的没有了好脾气,楚绝郜微微一愣,眼神中夜瞬间掠过了一抹怒气。

    “你说你会好好的照顾她。那么她现在在哪里,是在你的身边吗?为什么被萧何带走了,她现在过的怎么样你知道吗?是好还是不好你知道吗?你凭什么说你知道该怎么对待她。”

    “我做错一次不代表我会做错第二次,你若是肯帮我救沐初瑾出来,我自然是感激不尽,你若是不肯,也修要在这里挖苦我。”楚承辉的眼神也在这一瞬间变的森冷肃杀,场面一时之间嚣张跋扈,倒是肖锦低着头走上来,伸手拽了拽楚承辉和楚绝郜的袖子。

    “你们也部都是沐初瑾着想,然而现在的当务之急是救他们两个出来,还没将她们两个救出来,咱们人群里面就先内讧起来了,反倒让人看了笑话不是吗?”肖锦浅浅的说着,楚承辉眼神中的戾气也总算是一点点的消散下去,然而心中那一抹不祥的预感却越发的浓烈了起来,风吹起他鬓角的一丝发,有一绺银色的头发在月色之中泛着银光,相思蛊虫在他的身体里也在不断的翻滚着,似乎在释放者自己的焦躁和不安一样。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