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9章 0138 慌乱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8509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一世独尊封少,有点甜!北宋大丈夫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大唐之最强帝王盛华九龙圣祖

    手机端  &a;lt;a href=&a;quot;<a href=" target="_blank"> target=&a;quot;_blank&a;quot;&a;gt;<a href=" target="_blank">

    楚承辉的眉头轻轻的拧起来。“加快步伐!”他是真的慌了,沐初瑾似乎真的情况不妙。

    灵儿的手不断的拨弄着沐初瑾的头发,忽然在沐初瑾已经粘连在一起的发丝底下发现了一绺银白色的发丝,伸手将那银色的发丝挑出来,灵儿的眼神微微的有些诧异,伸手将沐初瑾推着。“沐初瑾姐姐,你醒醒,醒醒好不好,你不能睡,你这一睡着,是不是就再也醒不过来了。”

    沐初瑾身下的血已经停止了流淌,然而干涸的血液将她的大腿和裤子粘连在一起,无比的难受,肚子还在一阵阵的抽痛着,沐初瑾死命的睁开自己的眼,到最后却还无能为力的闭上。或许,是真的走到了尽头了。

    有人连滚带爬的从山外跑回来,身上还粘着浓重的露水,身上的衣衫似乎都要被露水浸湿了,那人噗通一声跪在了萧何的面前。“楚承辉肖锦他们带着大军来了,军队很庞大,黑压压的似乎要占满整个山头。”那小兵跪在地面上胆战心惊的说着,似乎真的被气势吓倒了一般。

    萧何缓缓的睁开了自己假寐的眼,眼中含着一丝温柔的笑意,刚刚睁开的眼中带着明媚的水波,将跪在地面上守夜的小兵看着,伸手挑着一边的灯芯,灯芯似乎烧到了尽头,明明灭灭之间,似乎在昭示着一个人走到了尽头还在不断挣扎着的生命。

    “你慌什么?”他笑着斜眼将那个跪在地面上的小兵看着,眼波流转之间,魅惑生情。那小兵却吓的跪在了地面上,似乎生怕萧何下一秒不开心,便就将他这样结束在这里。

    这里的所有人都是知道的,萧何的眼中就算是含着笑意,也不要随意的揣摩萧何的心情,他是个易喜易怒的男人,却也同样是一个喜怒不形于色的男人,他总是笑着的,却也总是这样笑着杀人于无形,脚步的声音震天的想起来,听声音便能够知道来者人数很多,然而萧何却只是浅浅的笑着,继而将跪在地面上刚刚还颤抖的如同筛糠一般的小狱卒看着。

    “去,给我拿一套茶杯过来。”似乎将来人当成了客人,似乎还打算用最高的礼遇来看待,然而楚承辉破门而入的那一刻却显然是没有一丝一毫想要和萧何喝茶的心思,伸手便打落了萧何手中的茶杯。“沐初瑾在哪里,将沐初瑾叫出来。”他太着急了,以至于这一路行走过来他总是走在最前面的,满脑袋叫嚣着的都是沐初瑾有危险,快一些,再快一些。

    此时破门而入,看到萧何正在这里悠然自得的喝着茶水,他的心中哪里能够安定下来,萧何手中的茶杯被扫落在地面上,莹白的杯身在地面上瞬间便被摔的四分五裂,茶水溅了一地,散发着淡淡的清香。

    “萧何的目光死死的盯着被摔碎在地面上的瓷杯,眼中瞬间掠过了一抹阴鸷的颜色,再抬头的时候,却又成了笑靥如花的样子。“我要的皇宫大印呢?我好似记得我说过的,要拿皇位来换沐初瑾和灵儿,我怎么也没见到你们的诚意。”萧何柔声的说着,声音也是不疾不徐的,这模样瞬间便激怒了胡昊,胡昊往前垮了一步,地面似乎都被他这一步带动着颤动了一下。

    “说话娘里娘气的,你娘把你生错了吧,你是不是应该去生做一个女人才对,这般不男不女的模样,我看和皇宫里面的那群阉人倒是像的很。”胡昊说话向来直爽,萧何脸上的笑容一点点的垮下来,伸手握了一边的一个瓷杯,抬手便向着胡昊丢了过去。

    那瓷杯带起一阵的罡风,所过之处,似乎空气都发生了扭曲,撕裂了空气,从人的耳边呼啸而过。

    胡昊微微一愣,所有人都不否定如果这个瓷杯就这样打在人的身上的话,定然会将人的身体都穿透过去的,萧何的内力,似乎一直都不可小觑,然而此时楚承辉却从人群中站了出来,一伸手,便接住了萧何掷过来的瓷杯,在手中捏了两下,瞬间被捏成了一堆白色的粉末,一松手,就这样从掌心流淌了下来。

    “我看你这功夫似曾相识,还当真就让我找到了,那人说,学这功夫,要身上的一件东西作为代价,我用了一只耳朵,那么你呢?”楚承辉伸手撩开自己耳边的发,赫然可以看见脸颊一边只剩下一道纵横扭曲的疤痕。

    萧何的眼神一暗,这一瞬间似乎当真惶恐了起来,身子猛然从座位上站了起来。“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他怎么可能还在收徒弟。”萧何的眼神中瞬间掠上了一抹疯狂的杀意,那一抹杀意实在是太过明显,明明就是想要杀人灭口的味道。

    一改他以往的云淡风轻。与世俗隔绝的除尘味道也在这一瞬间消失殆尽。

    “要我说你出卖的是自己的什么吗?胡昊哪里说的不对,你当真是和宫中的阉人一般无二,你刚刚怕是恼羞成怒了,才用手中的瓷杯去打胡昊的吧。”楚承辉一边说着,一边缓缓的笑了起来,笑容颇为无情,还带着一抹嘲弄,似乎像是在看着一个小丑一般的将站在哪里的萧何看着。

    萧何的周身汹涌的涌动起了内力,头发也无风自动了起来,整个人就如同是地狱里面走出来的索命的修罗一般,将站在房间内的所有人看着。“你们知道了这个秘密,就都得死。”他身上的衣袍甚至都在这一刻开始无风自动了起来,发出了烈烈的声响,楚承辉也不恼怒,冷眼将这一切看着。

    然而萧何身边的气场只是紊乱了那么一时,就瞬间安定了下来,整个人也恢复了常态,又浅浅的笑了起来。“险些中了你们的计谋。”看着楚承辉蓄势待发却并没有成功的样子,萧何无情的笑了起来,动武之人,最避讳的便是气息紊乱,如果楚绝郜也是和那个人学的话,定然是和自己不相上下的,那么他若是想要杀了自己,定然是要找他气息紊乱的时候,他险些,就中了楚绝郜的圈套。

    “果真是一个阉人,有着这么好的自我调节能力,不过不管你的自我调节能力再好,我就从来都没听说过,阉人能够做皇帝的。”楚绝郜一闪身便迎着萧何扑了上去。“你们去救沐初瑾,这里我来。”胡昊一挥手中的流星锤。“我帮你,我早就看这个阉人不顺眼了。”

    房门外的战场早就打球起来了,此时火光冲天,四处都有人拿着火把,甚至还有火把掉在地面上,点燃已经死掉了人的躯体,发出噼噼啪啪的声音,甚至还带着一股子的烧焦的味道。楚承辉和肖锦毫不犹豫的转身从大殿逃了出去,然而在接近地牢的时候却被姬风阻拦了下来。

    “我来,你去救他们。”肖锦几乎是想都不想的就迎了上去,将救沐初瑾和灵儿的任务交给了楚承辉,楚承辉也不推脱,只是帮了肖锦几手,便推开了眼前牢房的门走了进去。

    沐初瑾此时只剩下微弱的呼吸,灵儿捂着自己的脸,不断的掉眼泪,听到大牢的大门被打开的声音,灵儿的身体忍不住的向后瑟缩了一下,大牢里面此时黑漆漆的,伸手不见五指,灵儿以为是又来人要将沐初瑾抓出去灌药了,先是向后瑟缩了一下,继而咬了咬自己的下唇,伸手拽住了眼前的铁栅栏,眼泪啪嗒一下掉落下来。

    灵儿的眼睛哭的已经有些红肿有些疼。她拽着眼前的栏杆,缓缓的开了口。“我求求你们了,不要再带着沐初瑾姐姐出去灌药了,她已经不行了,再灌一次,再灌一次就活不了了,我求求你们了,我在这里给你们磕头了。”灵儿的额头碰撞在地面上不断的发出砰砰的声音,停在楚承辉的耳中却是胆战心惊。

    “灵儿你在说什么?”楚承辉几步便走了上来,灵儿听出来是楚承辉的声音,哇的一声捂着脸哭了出来。“沐初瑾姐姐,沐初瑾姐姐她要不行了,你一定要救救沐初瑾姐姐啊。”灵儿和沐初瑾的牢门被打开,沐初瑾的呼吸清浅的似乎已经找不到,也似乎下一秒就会消散在空气之中。

    楚承辉的手,猛得在身侧握紧,关节猛的发出了噼噼啪啪的声音。

    “发生了什么!”他猛的从喉间发出了一声嘶吼,甚至吓的灵儿的身体都哆嗦了一下,见到熟人那一瞬间委屈的哭声也瞬间被憋了回去,灵儿的声音微微的有些哽咽,却还是将这一切都说了出来。“叶蓝田,叶蓝田每天都来给沐初瑾姐姐喂毒,她说,让沐初瑾姐姐也尝尝是什么滋味,这一次,她们给沐初瑾姐姐喂的似乎是没有解药的毒药,她们要让沐初瑾姐姐死。”说道这里,灵儿的眼眶一酸,眼泪再一次从眼角滴落了下来。

    楚承辉将沐初瑾从地面上抱起来,手在无意之间触碰到了沐初瑾身下的黏腻血液,在指缝中间黏腻的蝉联着,伸手摸过去,沐初瑾的整条裤子似乎都被血浸透了,楚承辉的眼神猛的沉了一下。“这是什么。”他将自己的手在灵儿的眼前摊开,心中已然有了自己的猜想,却打死都不敢确认,灵儿的眼神在接触到楚承辉掌心的那一抹血液的那一刻,也瞬间掠过了恨的颜色,只是牢中光线昏暗,看不真切。

    “那是孩子,沐初瑾姐姐小产了,都是因为叶蓝田和姬风。”灵儿的声音带着一抹愠怒,似乎她自己也在抱怨发生在沐初瑾身上的所有的一切不公平。

    楚承辉的手,骤然的在身侧握紧,发出了一阵噼啪的声音,伸手不断的拍打着沐初瑾的脸颊,似乎将沐初瑾唤醒。“兮儿,你睁开眼睛看看我,我来找你了。”楚承辉浅浅的笑着,似乎想要让沐初瑾一睁眼看,便看到他的笑容,然而笑容渐渐的凝固在了脸上,他明显的感觉到,沐初瑾只剩下了一缕气若游丝的呼吸。

    “就算是要和阎王抢人,我也是要将你救活过来的。”楚承辉伸手从怀中掏出一粒透明的药丸,不知道是用多少种名贵药材提炼出来的,掰开沐初瑾的嘴,便丢了进去,将沐初瑾打横抱起来,楚承辉扯起还坐在地面上的灵儿。

    “你的丈夫还在外面等着你,你小心些。”他一定要亲手宰了姬风和叶蓝田,他们不死,何以祭奠他和沐初瑾的孩儿。那一团血肉从她的身体内剥离的那一瞬间的疼痛,最疼的不是身体,是心吧,楚承辉伸手理了理沐初瑾粘连在一起的头发,低头亲吻在沐初瑾的额头上,吻微微的有些****薄凉,在贴沐初瑾额头上的那一瞬间,还有眼泪应声而落,狠狠的砸在沐初瑾的额头上,那么烫那么烫,转而那么凉那么凉。

    “对不起,我来晚了。”他来晚了,以至于他来的时候看到的也只有她这般奄奄一息的模样,他来晚了,他们的孩子没有保住,他来晚了,她的身上被下了难以解开的剧毒,他来晚了好久好久,她吃了好多好多的苦,他愧对于她。

    推开牢门,肖锦下意识的向着灵儿这边看了过来,姬风得了空气一掌便拍在肖锦的身上,肖锦的气息被打乱,内力紊乱起来,加上刚刚看到灵儿的情绪激动,竟然在体内横冲直闯安定不下来,肖锦捂着自己的胸膛不住的倒退出去了好几步,灵儿身形一闪,身子变轻灵的跑到了一边将肖锦踉跄的身子扶住。

    “是不是觉得我很没用啊。”肖锦原本张口是打算和灵儿开句玩笑的,然而刚刚张口,一口心头学便逆流而上,瞬间从喉头喷了出来,即便是肖锦有心想要压制,却也压制不住的喷吐了出来。

    楚承辉将沐初瑾背到了自己的身后,撕掉了自己的外套,将沐初瑾牢牢的绑在了自己的身后,才抬头将姬风看着,浅浅一笑,那一瞬间的绝代风华,是他前所未有的风情,然而他笑的这般的灿烂,了解他的人都知道,那个人似乎要摊上了一个大麻烦。

    “害我妻,杀我子,纵使我楚承辉有再好的脾气,也容不得你。”楚承辉的手,一瞬间快若闪电的向着姬风劈了过去,姬风的眼神中闪过了一抹怯懦,转身躲过了楚承辉的手就想要跑,楚承辉却不知道从哪里逃出来了一把银针,瞬间便部向着姬风射了过去。

    一瞬间,姬风的身上被钉满了银针,刚刚提气想要离开的那一口气也瞬间散开了,摔倒在地面上,一动不能动,楚承辉已然猩红了一双眼,伸手拽着姬风的胳膊,在姬风略带恐惧的眼神中,一脚便踹折了姬风的胳膊,只听到一声让人牙酸的骨骼断裂的声音。“你伤我妻。”楚承辉的口中无情的蹦出来这几个字,脸上还带着阴狠味道的将姬风居高临下的看着。

    就连肖锦看到楚承辉这般残酷的模样,都忍不住的打了个哆嗦。他从不曾这般的阴狠,此时却生生的踹折了姬风的胳膊,姬风猛的从口中发出了一声惨叫,眼睛瞬间睁大,目眦欲裂,眼白中甚至还暴露着血丝。楚承辉的脸上忽然掠过一抹笑容,一眼看去,毛骨悚然。

    姬风死死的咬住自己的下唇,身体呈一种不可思议的角度向后供气,整个人都因为疼痛而有些颤抖了起来,然而却一直都咬着自己的下唇,从来不曾说出和后悔有关的求饶的话语来,楚承辉的嘴角轻蔑的勾起来。

    “今天,不仅仅是要你的四肢那么简单,我要你死,我儿黄泉路上走的太寂寞,你便去陪着吧。”楚承辉的手,再一次伸向了姬风的另一只胳膊。

    “若我死了,我母后定然是不会善罢甘休,到时候只怕你与萧何的仗还有的打。”姬风倒吸着凉气,说话也断断续续起来,他的嘴角也挂着一抹得意和释然的微笑,他不怕死,皑皑黄沙实在是太过寂寞,他独自一人在黄沙之中生活了许久,到如今,也当真是累了。

    他不想一个人孤寂的活,然而用尽了所有的计谋,却也没能将那人留在自己的身边,他原本以为只要能够将沐初瑾留在自己的身边,往后的日子那么长那么长,她总能静下心来陪他走完下半辈子,可是到最后他才明白,他留不住她,因为她不爱他。

    他便是这样一个残酷的人,得不到,就想尽一切办法的想要毁掉,他想要毁掉沐初瑾,姬风的视线向着沐初瑾移过去,然而还没来得及接触到沐初瑾的容颜,另一只完好的胳膊立时又被踹了一脚,发出了咔吧的声音,有牙酸的骨骼碎裂的声音传出来,让人心惊胆战。姬风的眼前因为疼痛猛的一黑。

    楚承辉的声线却是更加的薄凉无情。“不许看,谁准你看沐初瑾了!”楚承辉的嘴角残酷,眼神中蔓延着万里冰霜,如同被触碰到了逆鳞的龙,满眼的怒气和杀伐之意,似乎只有将姬风千刀万剐,他才能够纾解心中的郁结滋味。

    楚承辉的手上更涉及一刻不停的将姬风的胳膊交叠在一起,原本已经断裂了的骨骼,交叠在一起之后,却如同拧麻花一般的被楚承辉利落的拧在一起,一边的打杀声音也很大,却依旧无法盖住姬风骨骼不断的碎裂发出的牙酸的声音。

    肖锦伸出手,捂住灵儿的眼。“别看。”然而灵儿却将肖锦覆盖在她眼皮上的手轻轻的剥下来。“我要看,这是他应有的报应,不看,心中永远不痛快。”肖锦看了一眼倒在一边气息微弱的沐初瑾,慌忙将灵儿拽到自己的眼前,上上下下的将灵儿打量着。“他们有没有把你怎么样。”

    灵儿缓缓的摇了摇头,然而眼中的恨色却是一分一毫都没有减少下来。“他该死,我眼睁睁的看着他们是怎么折磨沐初瑾姐姐的,他们该死,一刀了结了他们都便宜了他们,就应该像王爷这样。”灵儿的手劈手指向了已经红了眼的楚承辉。

    眼神中无比的狠,似乎只有楚承辉这么做了,灵儿的心里才能有痛快一些。她是个清冷的人,外物的一切似乎都入不了她的眼,然而今天,她却恨的咬牙切齿,她的情绪,从不曾这般激动的起伏过,肖锦缓缓的叹息了一口气,伸手将灵儿纳入自己的怀中,死死的抱着。“他付出应有的代价了,我们现在想着的,应该是怎么让沐初瑾活下来。”肖锦浅浅的说着,言语之间,也不免沧桑寂寥。

    此时的楚承辉像是个疯子一般的亲手将姬风的骨骼根根拧碎,如果自己自己,他想,他也会这么做的吧,似乎不揉碎眼前的人,不足以解心头的恨,如是想着,肖锦的眼神之中更是掠过了一抹同情的眼神,将楚承辉看着的时候,目光之中,也颇多理解的模样。

    灵儿的手,死死的攥着肖锦的手,张了张嘴,似乎想要说些什么,却又欲言又止的咽了回去,她不忍打破此时所有人的美好幻想,连沐初瑾自己都说,妙手回春却也回天乏术,该如何将沐初瑾从鬼门关生生的拽回来。

    然而有梦却也是好的,总比万念俱灰,心死情灭来的好一些。

    楚承辉的眼神中带着嗜血的疯狂,抬脚再一次踹折姬风的一条腿骨。“你说待你死的时候,身体会被我拧成什么模样,不抽筋扒皮,我想都不解我心头之恨的。”姬风此时已经疼的睁不开眼睛。然而纵使他阴毒狠绝,却也是一身傲骨,骄傲的不肯低下自己的头颅,此时就算是难熬身体上的疼痛,却还是选择了死死的咬紧了自己的牙关不屈服。

    楚承辉低头在他的耳边轻声的说着,声线温柔,带着跨越了生死的柔情,似乎是在和眼前的人商量着最温暖的事情,他是个爱笑的人,然而他的笑容越是精致,就越是证明眼前的人,他恨之入骨,就如同姬风,他贴在他的耳边轻声的说,然而却是恨之入骨的。楚承辉伸手拽着姬风四肢唯一完好的一只腿,使劲的再次掰了一下,瞬间发出了咔吧的声音,姬风的眼前一黑,彻底的昏迷了过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