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3章 142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5749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日天尊木叶之转生者末世之召唤悍妞萌妻至上:总裁老公放肆爱家有劣徒欠调教都市天龙至尊头条天后:君少,宠宠宠!

    手机端  &a;lt;a href=&a;quot;<a href=" target="_blank"> target=&a;quot;_blank&a;quot;&a;gt;<a href=" target="_blank">他红唇开合,眼,也在这一刻慕的睁开,光辉阿万丈的将被强制的跪在大殿正中央的楚御高看着,楚御高却叱声笑了起来。“你才刚刚坐上那个位置,便迫不及待的叫别人还你皇上,痴心妄想!”

    萧何的眉眼猛的议案,那暗卫已经拉过楚御高的手掌,用银针刺破了他的指尖。楚御高疯狂的挣扎了起来。“我痴心妄想?”萧何信步从皇位上走下来,身上还是一件暗黑色的鎏金衣袍,并没有换上明黄色的龙袍,俨然有些不怒自威的味道,然而和皇帝与生俱来的威严相比,似乎总是差了那么些味道。

    皇帝应该是属于阳光下的,睥睨天下,然而萧何看起来孜然一身似乎有一种四海为家的洒脱,但是怎么看,他怎么也是站在黑暗之中见不得光的。楚御高冷眼将萧何看着,眼神中虽然有怯懦,但是更多的却还是道不同不相为谋的看不起。那种深深的排斥和抗拒,让萧何浅浅的笑了起来,信手拿起一边的针,抵在了自己的指腹。

    “你猜,你究竟是不是我的嫡亲儿子。”萧何笑的容颜潋滟,楚御高的心中却阵阵的发紧。

    萧何手中的针就这样抵在自己的指腹上,也不扎下去,也不放下来,就这样浅淡的将楚御高看着,摧毁着他内心的最后一道防线,楚御高猛的从喉间发出一声嘶吼。“不!不是的,一定不会是的!”目眦欲裂,如同一个误入囚笼的畜生,挣扎着想要从中挣脱出来。

    “可偏生你是的。”萧何刺破自己的指尖,便有殷红的血,蜿蜒着从他的指腹流淌下来,流淌到眼前的水杯之中,萧何的眼神淡淡的,似乎早就料到了这两滴血会融合在一起一般,漫不经心的将水中的血液看着,冷眼看着那两滴血液就此融合在了一起。

    楚御高也睁大了双眼,眼看着那两滴鲜血融合到了一起,眼中写满了不可置信的颜色。震惊的睁大了双眼。还在不断的摇晃着自己的头,不断的说着不可能三个字,他也没有忘记萧何刚刚说的与别人的约定,长子的后半生幸福,绝不可能。

    这是一个男人的尊严,毫无商量的余地!

    “我以与你骨血相融为耻。”楚御高的眼神中写满了耻辱的味道,萧何脸上的笑容越发的潋滟了起来。“你若当真是与我这般势不两立的态度的话,那么我也不需要犹豫将你送去与师父了。”

    萧何的笑容轻蔑的似乎看惯了生死,也似乎根本就没有将眼前人的兴衰荣辱看在自己眼中的嘲讽,只是浅浅的笑着。将楚御高无情的看着,薄凉辞色,不过如此。

    楚御高却在这一刻浑身如同抽空了力气一般的坐在了原地。“不,我不要,你不能那么做。”眼神在眼前一点点的放空,就如同所有的希望和执念此时都在眼前破灭成了烟火,此时只剩下了寂灭的颜色和惨淡的味道,不断的和自己接受不了的命运死死的挣扎抗争着,口中不断喃喃的念着不。萧何转身想要离开的脚步这才停了下来,转头冷眼将楚御高看着。

    “既然你不想,就先承认了我这个爹再说。”萧何负手而立,眼中慢慢的写满了成功的味道。他是个运筹帷幄习惯了执掌一切的男人,习惯了天下人都匍匐在他的脚下,他喜欢唯我独尊,不容许任何人有任何的违抗意识。

    然而楚御高抬头看着那个容颜精致,艳冠天下的男人,嗫嚅了半晌却依旧无法气口承认这个看起来和自己一般年纪的男人,是自己的亲生父亲,而他,在做了将近二十年的皇子之后,才发现自己不是皇上的亲生儿子,这是多么讽刺的事情。

    萧何也不恼,只是淡淡的站在原地,等待着楚御高的屈服,他知道,他会屈服的。

    纵使骄傲倔强如他,却依旧接受不了自己不能是一个真正的男人的屈辱。

    “我承认,你是我的嫡亲的父亲,我是你的儿子。”楚御高死死的闭上了眼睛,咬牙切齿的从唇齿之间说出这样的话,身子却已经的撑在地面上,不住的颤抖了起来,他恨透了!恨透了这样无能为力的感觉!也恨透了在这个薄情寡性的疯子面前,却还不得不卑躬屈膝的承认,自己是他的骨血!

    萧何忽的轻声从鼻息之间发出了笑意,然而着笑意听在楚御高的耳中却成了**裸的讽刺味道,那般的尖锐刺耳,他是个无心的恶魔,然而明知道他并不重视这份亲情,却还是不得不承认,自己是他的儿子。纵使恨,却是不可避免的事实。

    楚玉小小的身子从门口猛的扑了进来,趴在沐初瑾的床边,将沐初瑾紧闭着的双眼看着,伸手触摸沐初瑾冰冷的皮肤和脸颊,楚玉的眼神中忽的就写满了震惊,跟在楚玉身后进来的是两个侍卫,两个人的脸上都写满了羞赫的模样。

    “报告王爷,我们没能拦住小王爷,小王爷是从我们的腋下,钻过去的。”两个人齐刷刷的低下了头,有些挂不住脸面,两个精修武艺的侍卫,竟然连这样的一个小小的娃娃都没能拦住,然而楚玉此时已经从沐初瑾的床边站了起来,眼神有些森冷,却已经是他最最威严的模样将楚承辉看着。“她死了是不是,你没照顾好她,她死了是不是。”

    沐初瑾此时的脸上似乎罩着一层冰霜,在这样阳光明媚的夏日里,身体却好像化不开的冰一般的冷,俨然也已经没有了呼吸,楚玉小小的年纪,却也见多了生死,他所在乎的人一个接着一个的从自己的眼前离开,他的母后,他的父皇,当他以为世界他只剩下沐初瑾的时候,却发现沐初瑾也从自己的身边离开了。

    然而小小的少年却只是在光影之中站直了自己的身子,询问中带着质问味道的眼神将楚承辉凛冽的看着,略带着稚嫩的眼神当中似乎还写着一丝丝的控诉,控诉着眼前的人没能照顾好沐初瑾,然而眼神中却有着大人的冷静,似乎当真是小小年纪经历的多了,于是渐渐的变的淡漠了起来。

    楚承辉似乎不知道怎么解释,只是挥了挥手让跟进来的两个侍卫回去,才同楚玉质问的眼神对视着,看了一眼在床上躺着从里到外都透着死气的沐初瑾,楚承辉缓缓的蹲在了楚玉的面前,保持自己和楚玉视线的平齐。

    “我承认,是我没有照顾好沐初瑾,你恨我是不是,你若是恨我,大可以伸手打我,但是我可以说,沐初瑾还没有死,她在等着,等着我们救她。”楚承辉一边说着,话语一边就似乎哽咽在了他的咽喉,吐不出来咽不下去,只能偏转了头,不再去看楚玉,死死的压抑着眼底的泪滴。

    他抱着千分之一的希望,骗了自己这么久,到如今还在用虔诚的相信,相信药配出来一定就能够救活沐初瑾,多么可笑,笑掉天下人的大牙!然而他就是相信这,相信到不容许任何人反驳!就连自己都不许。

    楚玉虽小,然而却少年老成,看到楚承辉这般模样,一眼便明白了这事情肯定不像是楚承辉说的那么简单,事情里面,有着自己的端倪。却是楚承辉不肯告诉他的端倪。

    “既然你连沐初瑾都照顾不好,那么你也别照顾她了,待她清醒了,你便把她交给我,定然代替好你的位置,好好的照顾他。”纵使楚玉少年老成,然而想法却还是太真单纯的,说出来的话也让楚承辉一瞬间破涕为笑,伸手捏了捏楚玉的小脸。“天下间没有人比我更适合保护她了。”楚玉定定的将楚承辉看了一会,忽的从鼻尖发出了一丝轻哼,转头便走。

    “她现在这般模样躺在那里,你如何再说你能够照顾好她,痴人说梦!总有一天我会长大,到时候我一定能够保护好我自己的女人,不会如你们这般,连自己想要保护的人都保护不好,无能为力!”小手一摔,小小的袖子带起一阵风,楚玉便一声冷哼,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小小的背影逆光看上去,似乎比任何时候都要倔强,楚承辉却因为楚玉的这一席话,缓缓的低下了自己的头,是啊,他不是无能为力,他只是无能,如果再比萧何强上那么一点点也就好了。伸手握着沐初瑾冰冷的之间,楚承辉低下头,目光之中写满了沉痛的味道。“你是不是也嫌弃我一无是处,连想要保护你都做不到。”楚承辉死死的咬住了自己的下唇,心中乎生一抹坚定,求求上天,让沐初瑾醒过来吧,如果上台呢肯还给他一个奇迹,他可以保证,这样保护不好沐初瑾的事情,会是最后一次。

    楚绝郜脚步有些虚浮踉跄的从门外走了进来,微微的有些疲惫的伸手扶住了门槛,脸上是一片青紫的惨淡模样。嘴唇也微微的发白,眼见着是中毒已深的模样,楚承辉扶着门,不住的喘息着,似乎在压抑着多么深刻的痛苦。

    扶苏自楚绝郜的身后走过来,浅浅的叹息了一声,似乎颇多的无奈,缓缓得摇了摇头。楚承辉似乎已经习惯了这般的摇头,这么长久的时间以来,每一次扶苏和楚绝郜闭关回来,他似乎都会看到这样的摇头,写满了无奈的味道,写满了深深的无能为力和无济于事。

    “沐初瑾能熬的时间不多了。”扶苏不知道给沐初瑾吃了什么,一至于沐初瑾的身体一直都像是刚刚从万年玄冰中取出来一般的冰冷,然而楚承辉近来却发现,沐初瑾身上的冰冷,似乎一点点的退却下去了,他知道,提炼出来匹配的药,迫在眉睫。

    楚绝郜不断的大口大口的呼吸着,痛苦涨红了他的脸色,苍白之中带着一抹妖冶的红晕,极其的不自然的颜色在他的脸上极度的渲染着。这几次回来,楚承辉也发现楚绝郜的身体已经在超负荷的边缘了。

    一次次的毒在他的身上不停的累积实验,早已不是一个正常人能够承受的痛苦,这一次,楚承辉不得不佩服,楚绝郜是真的爱着沐初瑾的,倘若不是深爱,如何能够这般如同剜去五脏六腑一般的舍得,稍有不慎,便是失去性命的危险。

    总是楚承辉对于楚绝郜颇多抗拒,到此时此刻,也不得不站在楚绝郜的面前。“你怎么养了。”

    楚绝郜的额头上有细细密密的汗珠汇集着,聚集成了汗滴,从他的脸上滴落下来,砸在了地面上,面上的憔悴挥毫的淋漓尽致,哪里还需要问,便已经知道一个人已经耗尽了心血。然而楚绝郜只是扶着门框大口大口的喘息了一会,继而缓缓的抬起了头,将楚承辉看着。“没什么大碍,还撑得住。”他只是害怕,害怕沐初瑾撑不住。

    “报告王爷,十五王爷让小的前来通报,他正在树林外等着十三王爷。”一侍卫单膝跪在地面上,低头想着楚承辉说着,楚承辉和楚绝郜的眼神中然都闪过了一丝错愕。自从跟上次宫变,楚御高似乎就再也没有出现过。此时出现,怕是也太过凑巧了一些。

    “那便去见上一见吧,好说歹说,也是兄弟。”楚承辉的眼熟呢平淡无波,风轻云淡之间似乎早已有了自己的计较,只是浅浅的笑着,一撩衣袍,走了出去。

    颯满蒂罗慵懒的靠在自己的王位上,闭上眼,有往事,也有现状,心心念念的,还是她一意孤行去了中原的儿子,她当年一念偏执,到如今,她的儿子也走上哦她的老路,与中原人的瓜葛,似乎永远都没有止境一般。

    “王后。”有人轻声唤她,然而颯满蒂罗感觉自己身心疲惫,却并没有睁开她那宝蓝色的眼睛,只是轻轻的闭着眼,依旧在睡梦中的模样。那人似乎知道颯满蒂罗只是假寐,便又唤了一声王后,然后缓缓的开口说道。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