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4章 143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5860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元尊终极美女保镖闪婚厚爱:误嫁天价老公重生之低调大亨甜妻指令:老公,要抱抱!随身带着小雅AI噬帝重生

    手机端  &a;lt;a href=&a;quot;<a href=" target="_blank"> target=&a;quot;_blank&a;quot;&a;gt;<a href=" target="_blank">“王后,中原有内线传回来消息,说是王子死了。尸体被拧成了麻花的样子,正在回家的路上。”那臣子说也也是小心翼翼的,不知道是害怕惊扰了颯满蒂罗的假寐,还是害怕颯满蒂罗下一刻就睁开眼睛,怒火殃及到自己的身上。

    果不其然的,颯满蒂罗骤然睁开了眼睛,一双宝蓝色的瞳骤然发出摄人心魄的光辉,看起来,颇为惊心动魄。“你说什么?”颯满蒂罗猛的从王位上坐直了身子,冷眼将跪在下方的大臣看着,那一眼中的仇恨和骤然爆发开来的阴狠,让跪在王位下的大臣止不住的打了个寒战。

    “回王后,王子的尸体正在回城的路上,是被杀害了。”

    “不!”颯满蒂罗的眼神中写满了不可置信,前一刻还写满了惬意饿身上在这一刻骤然爆发出了滔天的恨意,似乎要将眼前的人千刀万剐,以求快意恩仇。

    颯满蒂罗死死的攥着王位的把手,鎏金的把手在她的掌心之中竟然就这样缓缓的变了形。“是谁,是谁杀了我的王子!”颯满蒂罗的眼神之中带上了血腥的恨色,要将仇人千刀万剐的模样已经不肖言喻。似乎那个人的死,都不足以填平她心中无尽的恨。

    “还能有谁,不过是沐初瑾和楚承辉两个人的杰作罢了,当年你留住了你的爱人,如今,你的儿子似乎并没有你那么如意。”萧何清冷的声音传入颯满蒂罗的耳中,颯满蒂罗猛的抬头,便看到了萧何信步从大殿的门口走了进来。

    “谁让你进来的,中原人,给我滚出去!”颯满蒂罗的眼神中写满了暴戾,似乎已经恨透了所有的中原人,就连看到萧何的那一刻,眼中也同样写满了戒备,她知道,自己的儿子和眼前的这个男人有过某种合作,然而如今自己的儿子死了,死在中原,中原人原本在她心目中便是薄情的印象,此时更加的罪孽深重了起来,她恨透了所有的中原人。

    萧何浅浅的笑了起来,千娇百媚,媚态横生的模样。不是一个男人应该有的旖旎和艳丽,比颯满蒂罗眼神中的宝蓝色的妩媚味道还要浓重一些。“只是刚刚好,我是现如今中原的新皇帝,而你的仇人,恰恰也是我的仇人,我知道这不是你和中原人的第一次合作了,不妨和我合作一回,你看如何?”

    “我为什么要同你们中原人合作,你们中原人狼子野心,和你们合作就等于是上当受骗,我的儿子也是和你们合作的,为什么会死在中原。”颯满蒂罗的手,猛的拍了一下自己王位的椅子,那椅子骤然发出一声不堪重负的吱嘎声音,竟然就这样从中间裂了开来。

    颯满蒂罗的眼神中带着杀意和戒备的将萧何看着。那冷硬的态度,明显就是没有接受萧何的建议,然而萧何只是浅浅的笑着没有恼怒的意思,然而了解萧何的人却都知道,萧何未必是没有恼怒,只是表面上拿出一份迷惑人心的云淡风轻模样,降低人们对他的戒备之心。

    “人都是一样的,中原人也有好有坏,有的人会成为你的仇人,有些人却只会成为你的伙伴,不妨告诉你,楚承辉现在屯兵近十万,是一块难啃的硬骨头,不然,朕也不会想要同你们合作。当然,如果你们不同朕合作,想要拿下楚承辉,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数遍你的十里黄沙以及附庸于你的三十六小国,你当真觉得。你有能力对付楚承辉的十万大军?”

    颯满蒂罗的眼神中闪过了一丝犹豫的颜色,似乎当真是被萧何说动了。

    “既然我精绝的能如此的不值一提,那么你为什么要和我精绝合作。”颯满蒂罗宝蓝色的眼眸中也写着算计和疑惑,她终究是一国之主,倘若没有过人的能力和计谋,又如何能够坐稳这个王位几十年。

    颯满蒂罗信步从王座上走下来,站在萧何的面前,用自己湛蓝色的眼眸将萧何冷冷的看着,萧何浅浅的笑了起来。她们都是各自为盈的人,自然是要在合作之前便算清楚自己能够获得俄利益。

    “你当然可以选择不和我合作,但是你若是不能亲手杀掉害死你儿子的凶手,那么黄泉之下,你该如何向你的儿子交代,如何向你的子民们交代,王世宝座,到此时也可以算是后继无人了吧。”萧何将颯满蒂罗看着,眼神之中也算是颇为无情。

    颯满蒂罗的眼神瞬间便变的落寞了起来。也似乎确实是被萧何的一席话戳到了痛处。眼神之中更是写满了落寞的味道,低头似乎思量了一会,然而才抬头坚定的将萧何看着。

    “你想利用我们精绝的什么力量。”颯满蒂罗也不是一个傻子,自然是知道萧找上自己一定是自己身上有什么是吸引他的,一定是自己有什么力量,他是用得上的,不然不会这般平白无故的找上自己。

    她一生阅人无数,这般看不通透的人却还是头一遭。她看不透他是喜是怒,于是也看不通透他心中在琢磨着什么算计着什么。

    “我素闻你们供奉着一种神,然而这种神在你们眼中是有使者的,那是一种蛇。”萧何转身,眼中含着笑意的将颯满蒂罗看着,颯满蒂罗猛的睁大了自己的双眼,她没有想到,这个手眼通天的男人,竟然连这个都知道,然而颯满蒂罗甚至是想也不想的便摇头。“不可能,这个是绝对没有商量的余地的,莫不说我们族人是将它供奉成神的,就算是没有将它供奉成神,也不能这么轻松的便放出来,你没有见过,你不知道它的可怕。”

    颯满蒂罗一拂袖便要离开,萧何只是站在颯满蒂罗身后浅浅的笑着,眼中的眸光还是一如既往的运筹帷幄。“你现在可以拒绝我,但是我想要告诉你的是,待你见到了你的儿子,你会考虑我的建议的,到时候若是反悔了,大可以来找我。”

    萧何将一个类似于信号弹的东西放到了站在自己身边的大臣的手中,颯满蒂罗的身影微微的有些僵的站在了原地,萧何这样说,颯满蒂罗似乎已经能够想到自己儿子的死相定然是惨不忍睹的。也想起了大臣同自己形容的,像是一个拧在了一起的麻花。

    颯满蒂罗的手,死死的在身侧握紧,楚承辉,当初我放你一命,到如今你就是这般心狠手辣的杀了我的儿子的,倘若让你活的安生,我颜面何在,我精绝国的国威何在。

    “好,不用想了,我答应你的条件,但是你要记得,一旦这种蛇被引进中原,造成的所有后果都要你来承担。”颯满蒂罗的眼神之中带着一抹豁出去了的眼神将萧何看着,萧何浅笑着点了点头。“但愿你不要后悔才好。”留下这样一句话,颯满蒂罗缓缓的闭上了眼睛。似乎已经看到了什么不可获免的残酷后果。

    那站在萧何身边的侍卫似乎受到了什么惊吓一般,猛然的瞪大了自己的双眼,不可置信的将颯满蒂罗看着。“王后你不能那么做啊,你难道忘记了。”

    “闭嘴!”颯满蒂罗的视线立刻如同刀子一般的扫在了那个人的身上,那大臣忙闭了嘴,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站在自己身边的萧何,似乎也意识到自己此时说话并不是时候。

    “看来,王后和大臣还有事情要商量,既然这样的话,我也就不打扰了。”萧何浅笑着打量了一眼站在自己身边的那个大臣,也不再说什么,而是转身离开了。似乎那个蛇当真有不同寻常的地方,以至于这里的原著居民都这么害怕它,这一赌怕是赌对了。

    “王后,您是知道的,那毒蛇的毒,烈的很,就连咱们精绝的人都怕它,这要是放出来的过程不小心。不知道又要损失多少人命。”那大臣似乎忧心的说道,然而颯满蒂罗只是从鼻腔之中发出了一声冷哼,似乎是很是不屑的模样。“我们的损失不会比中原人的损失更大的,这东西是他杂技要引进中原的,既然这样的话,那就别怪我们了。”颯满蒂罗的眼神中写着一抹阴险,那大臣也低下了头不说话。

    这时候王宫之中忽然传来了铺天盖地的哭喊之声,颯满蒂罗也猛然闭上了眼睛,有一滴眼泪自她的眼角砸落下来。“我儿回来了。”

    她一生强势,受不得半点欺凌,然而到如今,却成了这般鳏寡孤独的模样,唯一剩下的以为能够在皑皑黄沙之中陪着自己的儿子也死了,到如今她一无所有,怎么能够放过那些还害过她的人,她要那些人部都付出代价。

    颯满蒂罗的眼神中写满了阴狠,看了一眼站在大殿正中央若有所思的男人,颯满蒂罗浅浅的开了口。“走吧,陪我去看看那些蛇。”颯满蒂罗云淡风轻的说着,然而站在颯满蒂罗身边的那个男人身体却明显的狠狠颤抖了一下,似乎遇到了什么可怕的事情一般。整个人都明显的瑟缩了一下,然而却似乎不敢违抗颯满蒂罗的命令一般,有些恐惧的走在了颯满蒂罗的身后。

    颯满蒂罗只看了一眼姬风的尸体,似乎就已经恨到了咬牙切齿的地步,姬风的双手和双腿部都被楚承辉如同拧麻花一般的拧到了一起。作为一个母亲看上去,自然是感觉触目惊心的,颯满蒂罗只感觉自己的整颗心都被揪起来的疼痛,除了痛和恨,似乎已经没有了别样的感觉。

    楚承辉沐初瑾,我定要让你知道,害我儿子的后果。

    楚御高站在楚承辉的面前,低下了头,似乎在思索着怎么开口,楚承辉就站在楚绝郜的面前冷静的等着,也不着急,就等着楚御高开口说明自己的来意。“我是来投靠你的,我知道之前争夺皇位的时候我是做的很狠绝了一些,但是你要知道的,我们都是皇宫之中的皇子,但凡是一个有野心的,都是要为自己争夺上一番的,到如今我母亲也被萧何杀了,我走投无路,除了能投奔你们,我再想不出什么别的办法了,你我现在都是亡国的幌子,没什么不一样的,除去了这层关系,我们还是兄弟不是吗?”楚御高说的似乎要掉下眼泪来,然而楚承辉只是冷眼将楚御高看着,冷静的听着楚御高陈述自己所有的不幸。

    “那么你投靠我之后呢,成与不成,你想要的又是什么。”

    “在经历了这些之后,我已经把那个位置看的淡了,我和我的母亲争夺了那么久,我们内讧了那么久,又有谁得到了好处,以后称还是败,我们都是兄弟。”楚御高说的似乎要声泪俱下,然而楚承辉只是冷眼听着,冷眼看着。最后缓缓的点了点头。“那你便在这里留下来吧。”

    肖锦站在楚承辉的身边似乎想说些什么,却被楚承辉一伸手拦住了。“就像是他说的那样,再如何,大家还是兄弟。”然而楚承辉将楚御高看着的眼神,却让楚御高微微的有些抗拒,那般通透的眼神,似乎要就这样照射进他的灵魂里面。

    他不想成为萧何的祭祀品,就算是出卖了兄弟又如何,在皇家,都是虎狼之师,哪里还有兄弟一说。就算是有一天被自己的亲生兄弟算计了,也只能算自己有眼无珠,看错了人。到时候就算是被算计了,想要去寻仇,怕是都无处寻仇去。

    楚承辉也没有在楚绝郜的面前多说一句话,而是转身便向着楚绝郜试药的药房走了过去,还没走到药房门口,便听到了楚绝郜发出了压抑的嘶吼声音,接下来屋子里面便传出了瓷器碎裂的声音,似乎有茶壶和茶杯在手腕的扫落下,在地面上碎成了粉末。

    这凌乱的声音之中还夹杂着谁的叹息。

    楚承辉的心底里掠过了一丝愧疚的滋味,推开了眼前的门。将楚绝郜受尽折磨的样子看着。“怎么样了。”楚绝郜的手撑在眼前的桌面上。不断的发出了喘息的声音,整个人似乎都疲累的药支撑着桌子才能够站稳,似乎是因为剧烈的折磨和疼痛,楚绝郜的脖子上有青筋暴起。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