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5章 144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5742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元尊终极美女保镖闪婚厚爱:误嫁天价老公重生之低调大亨甜妻指令:老公,要抱抱!随身带着小雅AI噬帝重生

    手机端  &a;lt;a href=&a;quot;<a href=" target="_blank"> target=&a;quot;_blank&a;quot;&a;gt;<a href=" target="_blank">“不行就算了吧徒儿,你也知道,沐初瑾的身体已经留不住多久了,然而这边的试药才有了一点点的头绪,然而楚绝郜这般硬朗的身体也已经熬不住了,沐初瑾能不能坚持到药物提炼出来还是未知的。”扶苏生平从来不说放弃,这个狂人在病症上有着出奇的热枕,然而这一次,他却在劝自己的徒弟说,放弃了吧。

    楚承辉的双手在身侧缓缓的收紧成拳,清浅的闭上了眼睛,脸上有明显的挣扎之色,有犹疑和不甘心的滋味,在他的脸上不断的纠缠着,眉心都紧紧的蹙起来。

    “不能,不能放弃,不是已经有头绪了吗?有头绪了,为什么要放弃,我的身体我自己知道,我可以的,既然都已经到了这样的地步,为什么不走下去,为什么要半途而废!”还未等楚承辉开口,楚绝郜却是最先冲上来的,抓住了扶苏的手,急切的恳求着这场实验的继续,就算是明知道这样继续下去将会被毁掉的人是他自己,就算是明明知道会是这样,却还是无法眼睁睁的看着那个毫无希望的人是沐初瑾。

    楚承辉缓缓的睁开自己的眼睛,看着楚绝郜的眼神中写满了感激,他必须感激眼前的这个男人,因为只有他有权利说这场实验是继续还是放弃,然而此时疼痛的整个脸都成了酱紫色的楚绝郜,却是死死的撑着自己的胸膛,对自己无情的宣布了继续。

    他不得不承认,他是爱沐初瑾的。即便这是楚承辉最最不想承认的事实。

    “这样继续下去,沐初瑾不一定会得救,但是你一定会死。”扶苏的眼神有种看管了生死的灰败味道,眼神中似乎又一丝惋惜,但是却没有多么猛烈的动容,只是在寻求着楚承辉最后的意见。

    “就算是死,我也愿意。”他好像是对自己说着,也好像是在给自己一份坚持下去的理由,似乎无法完压抑痛苦的感觉,楚绝郜从喉间发出了一声嘶吼的声音,猛的跪倒在了地面上,他的鼻腔和耳孔,清晰可见的有鲜血流淌出来,森然可怖。

    “谢谢你。”楚承辉将手搭在楚绝郜的肩膀上,微微暗哑了咽喉,说出了这三个字,除了谢谢,他不知道还能对楚绝郜说些什么。然而在这般国破家亡的关头,损失了一员大将就为了去赌博那一个微乎其微的可能,当真是值得的吗?楚承辉忍不住扪心自问。

    是值得的吧,此时江山流离失所,他心中却无太疼的感觉,但是他知道,没有了沐初瑾,他一定会疼。她是他的天堂,没了她,他将永坠阿鼻。

    楚御高将纸条细细的绑在鸽子的腿上,站在树林外将鸽子放飞,此时月上中天,耳边不断的有虫鸣的声音想起来,窸窸窣窣的声音,让他没来由的慌张,甚至是手心上奏起了一层的汗水。

    “你怎么还在这里?不去睡觉的吗?”楚承辉清冷的声音在楚御高的身后响起,楚御高没来由的便打了个寒战,整个人下意识的哆嗦了一下。“夏日里太闷了,蚊虫也多,睡不着,出来透透气。”楚御高浅笑着打着哈哈,却小心翼翼的将楚承辉的眼底仔细的看着,生怕错过楚承辉眼底一丝一毫的情绪波动。

    然而楚承辉的眼底却是一如既往的淡淡的水色通明的味道,总是带着云卷云舒的淡然神色,仿佛置身于浩淼的红尘之外,不受一丝一毫的约束。卓然独立。“那倒也是,你倒是也聪明,这带你进来的路,只带了一次,你竟然就这样记住了。”

    楚承辉浅浅的笑着,似乎并没有别的意思,然而停在楚御高的眼里却变了味道,细细的斟酌来去,竟然带着点点滴滴的嘲讽和试探,微微的有些心虚,却还是拿出一副恼怒的1模样来。“怎么?你就是这般的不相信我?都已经到了这样的地步上了,我还有什么好喝你争的。”

    楚御高眼神中带着怒气的将楚承辉看着,楚承辉也不恼,更不说话,只是负手而立,站在影影绰绰的月光下,身后的树林和月光斑驳的光影落在他的身上,更加的衬托的他浩淼出尘,不食人间烟火味道,他从小就是这般,似乎从来都没有争强好胜的心,外界发生的一切事物也总是入不了他的眼,然而只有了解他的人才知道,错了,他有着比任何男人都热烈的情绪,包括喜怒,只是有着一双古井无波的眼,似乎将人时间所有肮脏的争斗都看破了的一双眼。

    然而运筹帷幄的男人,还要数他楚承辉最当仁不让,然而这些话,此时此刻,是不能当着楚承辉的面前就这样说出来的,就好比这么多年,不管有多么大的怨气,却也只能死死的在心里憋着一样,憋成了伤,每次牵扯,都是撕心裂肺的疼。

    “嫂子的情况怎么样了,看你们每天都在为嫂子的事情忙忙碌碌的,就连楚绝郜大将军却也不看见带兵操练了,军队没有将军的操练怎么能行呢。”

    楚承辉的眼神原本是清越的望向前方的,然而在楚御高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便转过了头将楚御高细细的打量着,一双眼,还是看不出喜怒的情绪,然而楚御高就是知道,自己踩在了楚承辉的底线上面。

    “还就是那个样子,也没什么进展,不过,我不会就这样作罢的,算计我的人,也许我会饶他一命,但是碰了沐初瑾的话,就是绝对不行的了。”

    楚承辉的话语森冷无情,似乎说话之间都带上了冰碴一般的冷酷,那凛冽的警告味道部渗透在他这一句话中间。却是是威严浸透的模样,让楚御高一瞬间便僵直了背脊,但是终归是皇子,定然也有着过人的胆识,总不至于在楚承辉的威严面前便吓的和盘托出自己的心心虚,于是楚御高浅浅的笑了起来。

    “嫂子的身体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好转起来,下次见到嫂子定然是要亲口问声好的,只是这么多天都不曾见到将军,我正好有些事情想要和将军商讨商讨,不知,哥哥是否知道将军现在人在哪里。”楚御高旁敲侧击的询问着,楚承辉将楚御高浅浅的看着。

    “你若是相见将军,总是有机会见到的,现在这般危急的关头,想要见到将军定然是不容易的,你若是有什么解不开的疑惑大可以告诉我,我或许也可以帮你参谋参谋。”

    “那倒不必了,哥哥整日里也这么忙,总是劳烦了哥哥我心中也是过意不去的很。”楚御高浅浅的笑着,似乎当真是将楚承辉当做是自己的哥哥了一半,楚承辉也只是漫不经心的向着楚御高淡淡的扫了一眼,便转身离开了。“你若是睡不着便自己站一会吧,我也有些疲惫了,便回去休息了,还是早点休息比较好。”

    楚御高浅浅的点头应了一句是,当真是一副兄友弟恭的模样,然而楚承辉微微的定了定神,却是拧着眉头离开了。月光错落斑驳的将两个人的影子无尽的拉长。在地面上拖拽出长长的水色苍凉。皇家无情,怕是始终都是无情的,哪里会因为时过境迁而有所改变,他从未相信过皇家的无情会因为时过境迁有一丝一毫的改变。

    “他不是怀着好意来的。”楚绝郜的嘴唇还是青白的颜色,脸上也是一片苍白,月光映照在他毫无血色的脸上,略微的有些森然可怖,一眼看上去,或许会被吓的打一个哆嗦,那是一种透着死气沉沉的白,似乎是一具已经咽气了的尸体。

    然而楚绝郜此时的呼吸却是浓重的,似乎已经在楚承辉的门前等了许久的模样。

    “你怎么来了?”楚承辉轻轻的拧起了自己的眉心,纵使心中是微微关心着楚绝郜的身体的,楚承辉也不想说出来,一来心中总是有着对楚绝郜的抗拒,二来是不想让楚绝郜觉得他是为了要救沐初瑾所以才那般的殷切,第三,他想,楚绝郜也是一个铁骨铮铮的汉子,到这样的时刻,他或许要的并不是安慰,而是尊重。

    “我来找你商量事情,却见你不在房中,出去找你,便看到了你与楚御高站在那里,我没敢多呆,害怕被发现,便回到你房门前等你了,毕竟我的身体,也不如从前了。”楚绝郜的眼,微微落寞的向着天上看着,怀中还抱着一个熟睡的婴儿,那婴儿似乎比刚刚来的时候又长大了一些,却是白皙的好看,不住的裹着自己的嘴巴,睡梦中也不安生的模样。

    楚绝郜的眼神中有着深深的眷恋和不舍,伸手轻轻的触摸着那婴孩滑嫩的脸颊。

    “他很可爱。”场面一时之间被冗长的沉默遮盖着,似乎略微的觉得有些尴尬,又或许莫名的被什么所触动,楚承辉开口,带着温暖的浅笑,说出了他一生之中为数不多的赞美。

    “恩,是很可爱,可惜我这辈子注定是要亏欠他的了,我只希望,就算是有一天我不在这世上了,有人能够替我照顾好他,免他四下流离无枝无依的宿命。”

    楚绝郜的话语之间无形之中就带上了一抹喟叹的味道,听上去,略略的有些心伤,牵动着楚承辉的心也跟着酸涩的颤抖着。“自然会照顾好他的,若是沐初瑾醒了知道了这一切,也定然不会让他流离在外的。”楚承辉浅浅的笑着,此时倒也不觉得在另一个面前谈论他们同时都爱着的女人有多么的尴尬了。

    然而楚承辉的内心此时却如同剥茧抽丝一般的疼痛。如果,如果当初沐初瑾没有被带走,如果如果当初不是晚去一步,是不是,经久的时光岁月以后,他也会有这么一个可爱的孩子,欢腾的闹腾在他和沐初瑾的膝下,然而到如今,一切都成了泡沫,就连沐初瑾,却也是在垂垂挣扎在生命的边缘。

    然而他们现在能够做到的,似乎也只有保住沐初瑾身体的不腐朽。

    “那可未必,沐初瑾啊,她怕是恨透了我吧,就算是我为了救她放弃了一切,包括生命,她也未必会动一丝一毫的恻隐之心,她是恨我的,恨不能我去死。”楚承辉缓缓的闭上了眼睛,静静的听着楚绝郜充满了会议的叙述。

    “当初,是我对不起沐筱萝,然而我却没想到如今我却又爱上她,当初不珍惜,到如今,似乎就是报应,报应的让我爱,让我后悔当初的失去。你还不知道呢吧,沐初瑾就势沐筱萝,可是到如今我也没琢磨明白,两个明明相同的人,怎么能活的那般的不同,沐初瑾,活的太精彩了。精彩的炫目,精彩的让我后悔,让我遭到了报应。”

    “我知道。”楚承辉淡淡的回答,楚绝郜的眼中闪过了一抹错愕,继而释然。

    “当然,你是她的丈夫,她若是告诉你,也是合情合理,只是不知道你能不能接受。”楚绝郜浅浅的笑开,似乎还有着对自己的嘲讽味道,楚承辉的心中忽生一抹焦躁,继而有些不耐的将楚绝郜看着。“你不是说找我有事情要说的吗?什么事情?”

    “也没什么太大的事情,只是想要说,我怕是坚持不了多久了,不管最后的结果是不是我死了都没能提炼出来沐初瑾需要的药物,但是我想说,你不能放弃,我不相信你会为了恻隐之心而放弃了沐初瑾,不管别人说什么,实验要继续下去。”

    楚承辉的一只手伸出来,死死的握住了楚绝郜的肩膀,眼神坚定的似乎在给楚承辉传达着某种坚定的信息,不可动摇的坚定,楚承辉低敛了眉眼,略微沉重的点了点头。“恩,就算有一丝希望我也会坚持下去的,就算是你去了,我也不会辜负你的这份苦心的,不会放弃的。”楚绝郜怀中的孩子似乎睡的不安稳,微微动了动,咋了咋嘴巴,楚承辉细细的看着,猛的就红了眼眶。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