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0章 149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5906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日天尊末世之召唤悍妞家有劣徒欠调教特种兵王超武升级丑女要翻身:大神,来开黑!我的黑碑有灵气

    手机端  &a;lt;a href=&a;quot;<a href=" target="_blank"> target=&a;quot;_blank&a;quot;&a;gt;<a href=" target="_blank">“恨我?为什么不恨楚承辉?是他杀了你的儿子,是他给你下药让你生不如死。”萧何浅浅的笑了起来,眉眼之间附带的温柔倾国倾城,然而楚承辉看在眼中却几欲作呕。那般虚假的柔情,以妩媚的姿态诱惑了多少人走上了不归路。

    颯满蒂罗却也浅浅的笑了起来,似乎因为隐忍而死死的咬住牙关以至于牙龈都在出血,那咧唇一笑的瞬间,触目惊心的红。“他不及你阴险,你算计了我。你这个阴谋家。”

    颯满蒂罗似乎到死才明白,原来自己和姬风都是被眼前这个满腹城府的男人给算计了的,他算计死了姬风,将一切的责任部都推给了楚承辉,引自己将神的惩戒交给他,甚至是牺牲了自己去实现可笑的复仇。

    “我做鬼都不会放过你的。”颯满蒂罗猛的瞪大了一双眼,歇斯底里的将萧何看着,冲喉间发出尖锐的嘶吼,当真如同厉鬼一般的可怖,然而萧何只是无情的捡起地面上的一把刀,在颯满蒂罗不可置信的目光中,无情的穿透了颯满蒂罗的心脏,那俯身的一瞬间,百代倾城的温柔,就连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手将剑整个刺入颯满蒂罗的胸膛的那一刻,他依旧笑的风华绝代。

    “我便等着你做鬼来报复我。”

    “萧何,亏心事做多了,是真的会有鬼的,你信吗?”楚承辉浅笑着将萧何看着,脚下挪移着,似乎晃了一个虚影,就站在了萧何的面前,猛的一掌拍在了萧何的手腕上,在萧何吃痛松开了手中的剑的那一刻,伸手便将萧何手中的剑捞了过来,直直的向着萧何刺了过去,萧何猛的一闪身,便躲过了楚承辉的剑芒。

    “老头子的武艺,什么时候变的这么的不值钱了?”萧何的眼中闪过了一抹压抑。

    “很抱歉,我只是和楚绝郜学了几招罢了。”说着,楚承辉便咧唇笑了起来,那一瞬间的潋滟明媚,似乎要晃花了站在他面前的人的眼。春光潋滟,纵使和眼前艳冠天下的人比起来,也不逊色分毫。

    楚承辉手下却一刻都不曾停的再一次挥动手中的剑向着萧何应了上去,小小的山头,此时层层叠叠的堆积着的竟然都是尸体,层层叠叠的,却是大部分都是楚承辉手下士兵的尸体,这一沾,胜败已经明了,不需要再挣扎下去。

    然而现在楚承辉依旧在不死不休的同萧何颤抖着,却让人莫不清楚他究竟在想些什么。

    萧何身上压抑的寒气却如同冰块一般的向着四周扩散着,冰冷的他不住的打着哆嗦,应付楚承辉进攻的动作也逐渐迟缓了下来,渐渐的竟然有了些许应接不暇的味道。眼看着战争就要结束,然而此时颯满蒂罗带进来的军队却不放心的从树林外摸索了进来。

    带头的,赫然是那个曾经切断了沐初瑾头发的将军,那将军看了一眼在地面上已经成了血人的颯满蒂罗,抬头冷眼扫过楚承辉,楚承辉只是轻声嗤笑,却并未多说一句话。

    “是他,是他亲手杀了你们的王后的,是他,他在利用你们的王后。”楚御高猛的拽住了那个将军的袖子,指控者萧何的恶性,也不管对方到底会不会相信他。

    “王后和萧何是合作的关系,我不相信王后死于萧何的手中。”那将军一甩袖子,便将楚御高甩到了一边,一双阴鸷的眼,环视着周围所有的人,冰霜刻骨,然而似乎十分的冷静,冷静到似乎原本就知道会有这样的结果发生。

    楚承辉不屑的笑了笑,不仅仅中原有皇权的抵死战争,就连精绝也一样,为了拿到王位,坐上宝座,所有人都在无所不用其极。出卖颯满蒂罗的事情也就不足为奇。

    “王爷。”一边有小侍卫露了个头,声音极其微弱的唤着站在这边的楚承辉,楚承辉的视线落在那小侍卫的身上,伸手猛的向前拍了一张,在萧何猝不及防的向后倒退的空挡,背着身后的沐初瑾便唤了一声走。

    肖锦和凌晨风等人听到了楚承辉的命令也停止了手中似乎不要命了的赴死抵抗,反而一转身就向着那个侍卫的方向奔了过去,还有一众活下来的士兵跟着狂奔了起来,杀红了的眼的士兵哪里肯让这些人逃跑。还为等萧何下追击的命令,就已经追了上去。

    楚承辉没有直接逃跑,而是将屋子里面满脸是血一身伤痕的楚绝郜拽了出来。“走。”楚绝郜死死的拽着手中的刀,一刻也没有要放松的意思。被楚承辉拖拽着向着那个小侍卫的方向跑了过去,小侍卫的下方是一个大坑,楚承辉拽着楚绝郜便纵身跳进了坑中,存活下来的士兵也跟着毫不犹豫的跳了进去,此处是山的背坡,站在刚刚的战场上,根本发现不了这里。

    所有的士兵追上来也都是盲目的,但凡有萧何手下的士兵跟着跳进来的,部都被楚承辉的士兵生生的绞死,这些铁血的男儿,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兄弟一个接着一个的死在战场上,自然是满腔都是恨意,恨不能将萧何手下的人抽筋扒皮。

    楚承辉见己方的人已经下来的差不多了,同肖锦等人合力伸手去拉大坑边上的开关。几个人死死的咬着牙,费了好大的力气才将那坑边的开关打开,只听的轰然巨响,头顶上便有一块钢板如同盖子一般的落下来,整个山体都发出了轰隆隆的巨响。仿佛有无数个息息相关的机械,在这一刻部都启动了。

    人力,永远都无法抵抗机器的力量,就算是机器是人铸造出来的。轰隆隆的声响似乎是从山体中间传出来的,一众侍卫似乎早就知道一样,伸手点燃大坑两边的烛火,一边点燃烛火,一边向前走着,眼中部都有着一种快意恩仇的快感。

    楚承辉不得不承认,自己千算万算却算差了那黑色的毒蛇这一个环节,不然的话,即使楚绝郜的军队没有楚绝郜的带领,却也不至于如此的溃不成军,伤亡,在他的预计之外。

    整个山体都随着楚承辉跳下据坑之中猛烈的摇晃了起来,似乎整个山就要就此的塌陷了一般的感觉。萧何的脚下一个踉跄,也随着山体的动摇而有些站不稳身子,然而轰隆的声音响起的同时,脚下也不时的出现一个个的大小不一的深坑,萧何脚下猛的一空,也随着一个个盖子一般的木板向着一边划开的瞬间坠落了下去,下面,赫然是一个个闪着寒光淬着毒的尖锐的刀子。掉下去,定然是万劫不复。

    萧何手心里也渗出了一丝凉汗,猛的伸脚在深坑的一边踹了一脚,身子也借力弹飞了出来,却发现整个山头,甚至已经没有了可以落脚的地方。

    萧何挑了两个深刻之间的缝隙刚刚站稳,就发现地面再一次不断的摇晃了起来,原本在山头四周的房子此时部都轰然倾塌,从房子下面递上来的,赫然是一门门的火炮,不断的发出丝丝拉拉的声音,轰鸣声响彻天际,带着一股股的青烟,就向着山头轰了过来。

    无数的士兵在以为自己打了胜仗的那一刻掉入了坑中,发出一声惨叫,便没有了下文,整个山头,似乎都被改成了一个机关库。深坑之中甚至不断的有箭矢射出来,那些在深坑1之中踩着同伴的尸体没有死掉的士兵,也部都死在了箭矢中。

    萧何死死的握紧了自己的拳头,自己千算万算,竟然还是没能算计过这个男人。

    然而最让萧何吃惊的却是这山头上的一门门火炮。火炮在朝廷也只不过就是一个想法罢了,火药大部分的用途还是用在烟花上的时候,这个山头上竟然就已经出现了一门门的火炮,不断的向着山头的正中央开火,喷吐着火舌,就这样带走了所有士兵的生命,顺便带走的,还有他的江山梦,没有了这些士兵,他用什么打江山。

    然而萧何还来不及为自己已经逝去了的军队哀婉,就已经有一门门毫不留情的火炮砸在他眼前的地面上,火药瞬间在他的面前炸开,气流席卷在他的身上瞬间就刮破了他身上的衣服,将他整个人都掀翻了,向着身后的大坑掀了进去。

    楚承辉站在山底下的隧道里面就听到了漫山遍野的轰鸣声,山体都随着震颤了起来,隧道之中有无数的铁制的擎天柱将隧道支撑起来。却还是不断的有土块从头顶上掉落下来,白灵儿伸手遮挡着孩子不断哭着的嘴巴,猫着腰向前行走着。

    “王爷,你说那帮狗杂碎会不会部都死在那里,不死我不解恨。”一个士兵大大咧咧的走到楚承辉的身边,也不管什么尊卑有别,开口就向着楚承辉询问着,楚承辉的眸光在烛火的照耀着明灭不定。

    “十有**。”萧何,那个男人一定不会死的,萧何不死,这场战争就永远没有结束,皇宫就永远还没回到楚家人的手中,江山,就还在举棋不定。

    “呸,一帮狗杂碎。”那士兵猛的朝着地面上唾弃了一口,眼中有说不出来的恨,楚承辉很早之前就已经做下了这个壮士断腕的决定。然而却也没想到今时今日的损失会那么的惨重,这帮铁骨铮铮的汉子,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伙伴一个个的死在自己的面前,当真也是满腔怒火的模样。

    萧何被火药带起的气流向着后面的深坑掀翻了过去,眼看着就要掉进深坑里面,却猛的伸手扣住了深坑的边缘,用一只手的力量将自己向上高高的举起来,衣襟都随着倒立的姿势翻飞下来,生平第一次,他如何的狼狈,被那个他向来不曾放在眼中的少年,逼到这样的境地之上。

    楚御高最开始也是凭借着自己较好的伸手站在了深坑的边缘,然而被铺天盖地的火药一炸,瞬间也随着气流被向后掀起来,眼看着就要掉入身后的大坑之中,坑中是铺天盖地的箭雨,下方还有无数的寒芒,掉下去,无外乎千疮百孔的死相。

    然而楚御高却认命的缓缓闭上了眼睛,他不是没有看到楚承辉在离开之前拽着那个已经痴傻了的将军的场景,他们之间,原本应该是死敌的关系,楚承辉都没有舍弃了楚绝郜,而自己,却被忽略在外。

    现在,他站在一个里外不是人的立场上,早就没有了生存的余地。

    楚承辉不需要他,萧何根本就不把他当人,就如同颯满蒂罗无情的死一般,在利用过他的剩余价值之后,他也会死,与其被萧何折腾的连个男人都不像的死去,还不如就这样死在战火飞扬的战场上,也算是战死沙场。

    想到这里,楚御高叱声笑了,却是对自己最最深刻的讽刺味道。连他自己都看不起自己!

    有箭雨穿透了他的身子,划破了他的心脏,楚御高就这样睁着眼睛,感受着刀锋刺破他的身体将他狠狠贯穿的痛觉,确实,生无可恋。

    萧何此时却忽然想起了什么一般,转头向着身后搜寻着,然而回过头,身后之后被火药扎起来的尘土,四处都弥漫着硝烟的味道,耳边的哀号声音由多到少,眼见着是已经没有人活下来了,脚下的坑都要被自己士兵的身体填满,萧何的眼中终于无法再如往日一般的风轻云淡,而是掠过了一抹暴戾。

    然而最让他心惊胆战的却是,楚御高不见了,能够让他肆无忌惮的祭品楚御高不见了,心中一凉,却根本没有办法松开自己死死的扣在边缘的手指,炮火还在不断的向着山头投射着,整个山头,似乎都要被夷为平地。

    直到眼前的硝烟一点点的散尽,萧何才转头迫不及待的踩在每个深坑的边缘向着里面翻找着楚御高的身影,心里却已经知道了结果一点点的凉了下去,向来不会动容的脸上此时才漫上了一抹惊慌,似乎在害怕着什么一样的颤抖了起来。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