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2章 151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5940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元尊终极美女保镖闪婚厚爱:误嫁天价老公重生之低调大亨甜妻指令:老公,要抱抱!随身带着小雅AI噬帝重生

    手机端  &a;lt;a href=&a;quot;<a href=" target="_blank"> target=&a;quot;_blank&a;quot;&a;gt;<a href=" target="_blank">茶杯上此时已经落满了灰尘,白瓷上面的青花已经有些看不出来。却依旧能够依稀看出曾经住在这里的是个风雅的人。

    楚承辉将背上的沐筱萝小心翼翼的放在了眼前的床榻上,伸手扫了扫床榻上已经堆积了很厚的灰尘,再撕下来一块衣服,将自己的手擦了擦,才借着月光解开了沐筱萝的衣襟,盈白的肌肤上斑驳纵横着青黑色的血管,隐约之间还能在通透的肌肤上看到青黑色的血液在不断的向前涌动着。

    沐筱萝的身子也不知道是裸露在空气中还是因为痛苦的折磨在不断的颤抖着。楚承辉一咬牙,取出腰间挂着的酒,倒在掌心上,继续从沐筱萝的心口窝上不断的揉搓下去,似乎在活血一般的效果,沐筱萝身上的黑气,流动的速度越发的快了起来。沐筱萝痛苦的在昏迷着甚至还死死的咬紧了自己的牙关,不断的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牙齿不断咬合在一起的声音传出来,磨的人心中都是酸软的。

    楚承辉看了一眼自己被沐筱萝咬过的已经肿起来的手掌,微微的拧了拧眉头,在一次将自己的手塞到了沐筱萝的口中,睡梦中的沐筱萝,猛得就合上了自己的牙关,新伤加上旧伤,让楚承辉猛的倒吸了一口凉气。

    沐筱萝的额头上因为痛苦的折磨已经有汗水细细密密的冒了出来,楚承辉伸手一点点的擦去沐筱萝脸上的汗水,窗外此时已经有阳光带着清晨微微的暖意升腾了起来,暖洋洋的照射到了房间之中,暖暖的笼罩在房间之中,却还是驱不散房间之中暗沉沉的灰色。

    沐筱萝的脸苍白的没有一丝血色,然而楚承辉却不敢承认,沐筱萝的脸上是没有生气的,每当将死这个词联系到沐筱萝的身上的时候,他都有种不寒而栗的感觉。

    一夜没睡导致就算是自己手上的上已经红肿不堪,简直和馒头可是相媲美,却还是止不住的打起了哈欠,等待是一件非常漫长的事情,然而楚承辉却还在死死的提着自己的精神,不允许自己放松一丝一毫的警惕。

    门发出一丝声响,被人从外面打开,阳光就毫不吝惜的穿透了门板摇晃下来的尘埃落到了房间里面,楚承辉戒备的猛的回头。却看到是白灵儿端着水盆从门口走了进来,楚承辉微微的松了口气。“房间实在是太脏了,总在这样的房间里面吸进去一肚子灰尘也不好,我来收拾收拾。”

    白灵儿的表情是温婉如水的,然而又有谁能够想象得到,这样一个女子,当初也是叱咤风云,说一不二的。

    萧何一身是伤以至于嘴唇都因为失血过多而呈现出来一种青白的颜色,撑着自己的额头坐在皇位上,微微拧紧的眉头证明着他此时此刻的愁眉不展,一项云淡风轻的他,此时竟然也有愁容不展的时候。

    楚御高在那场战争之中消失了,不肖多想,便知道定然是死在了那场满是硝烟的战争之中,就连他自己也是苟延残喘九死一生的从那满是炮火的战场上死里逃生,更何况是楚御高,然而楚御高一丝,他自然是没有办法再像是往常那般的云淡风轻,因为这债,是要他自己还的,而且他再清楚不过,不知道什么时候,那个神出鬼没的老头就会站在自己的面前,要自己实现当初的诺言。

    耳边猛的想起了楚御高满是嘲笑说起的话,这一辈子,他注定是断子绝孙的宿命,再也无法维持往日里云淡风轻的一派淡然模样,反而变的暴躁了起来,一个不断的压制着自己的喜怒哀乐的男人,一旦情绪爆发起来,更是无比的暴躁。

    萧何从皇位上走下来,穿过了长廊,绕进了后宫,后宫有无数的美女,旧人新人,眼花缭乱的模样,有一个新人模样的侍女在看到了萧何之后便红了脸,怯懦的躲在了一边,怯生生的唤了一声皇上,萧何的胸膛里燃烧着一股子怒火,不由分说的便将那小丫鬟拽到了自己的身边。“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雪鸢。”萧何的气息喷涂在下丫鬟的脸上,更加的迫使的小丫鬟猛的就红了脸颊,看起来楚楚可怜的模样。萧何内心狂躁的恨不能捏碎眼前一切柔软的东西,然而去呼吸浓重的去撕扯小丫鬟的衣裳,想不想做贵妃,给我生个孩子,我便让你做贵妃。

    此时的萧何似乎是一个走头陌路的人,仿佛抓住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将那丫鬟撕扯向着后院里面带,那小丫鬟似乎想象不到一向温文尔雅的萧何也有这么暴戾的一面,害怕的颤抖了起来,却还是没有拒绝萧何撕扯着她衣裳的动作。

    只是害怕的死死的攥紧了萧何的衣裳。

    他不会断子绝孙的!萧何几乎红了一双眼,甚至是疯狂的不断的撕扯着小丫鬟的衣裳,一挺身便进入了下丫鬟的身体,那小丫鬟疼的猛的倒吸了一口凉气,几乎是发泄的,萧何狠狠的折腾着身下未经人事的小丫鬟,那小丫鬟痛的惨白了一张脸,不断的倒着凉气,企图抵抗着这不断侵袭着的疼痛。

    在后宫所有的丫鬟和后妃们的眼里,都是对眼前的男人抱着无尽的幻想的,这个男人长了一张绝色倾城的脸,艳冠天下的模样让后宫所有的人都对他有着美好的幻想,想象着这样一个云淡风轻的男人倘若爱上一个人,是怎样灭顶的温柔。

    然而此时,这个小丫鬟却明白,这个男人是在拿自己发泄,这样的仇恨的味道似乎要将自己生生的撕扯开来,萧何达到顶端的那一刻,死死的掐住了眼前女子的脖颈,五指青筋暴起的捏住了眼前女子的脖颈,似乎要将那胫骨就此捏断一般,小丫鬟涨红了一张脸,眼中写满了惊恐,眼球因为窒息而向外凸起,带着季度的恐惧的颜色。

    萧何缓缓的松开了自己的手,那下丫鬟猛的滑落在地面上,大口大口的喘息着,身子也在不断的向后瑟缩着,写满了胆怯,似乎害怕极了刚刚发生的一切再在自己的身上重演一遍,萧何冷眼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衫,转身离开,留下下丫鬟一个人满脸泪痕经恐慌的坐在原地。

    “当上皇帝的样子似乎是不错啊,潇洒的很啊。”老者带着浅浅的笑意,似乎带起了一阵罡风一般的站在了萧何的面前,负手而立,似乎就于眼前所有的景物合而为一,达到了天人合一的地步,才当真是有种飘渺出尘的味道。

    萧何猛然抬头,戒备的将眼前的老者看着,眼神中写满了惊惧的色彩,那么一瞬间,如果可以,萧何甚至希望自己能够转身就逃。

    “怎么了?我的徒儿,这么多年不曾见到为师,你难道不曾想念吗?”站在萧何面前的男人还是一副少年的模样,整个人看起来无比的英姿飒爽,还有着少年人的英姿勃发,然而在说话的瞬间就会暴露他嗓音的沙哑和沧桑。

    萧何的眼底有着抗拒,然而却还是不得不弯下了腰。“许久不见师傅,师傅还是那般的年轻。”萧何浅浅的笑着,转瞬又回到了风轻云淡的模样,似乎刚刚那般暴戾的人根本就不是他一般。

    “你的心境似乎大不如从前了,刚刚,我可是都看着呢。”

    萧何止不住的在心中唾骂了一声站在眼前的人是个变态,刚刚那样的场景都能够不动声色的看下去,此时此刻,还能够云淡风轻的在自己的面前提起来,站在面前的不是个疯子又是什么?然而面对着眼前这个实力于自己有着天壤之别的老者,萧何只能隐忍不发。

    “师父说的是,徒儿一定努力纠正。”弯下了自己的要,萧何一副虚心求教的模样,然而掌心都已经布满了细细密密的汗珠,伸手一握,湿漉漉的一片。之口不敢提当年拜师门下所答应的条件。然而不代表萧何不提,站在他眼前的老者就会就此放过他,老者的声音微微的有些沧桑,然而谈吐之间,就足以震慑到萧何微微的颤抖。“前些日子来了个年轻人,用自己的一只耳朵在我这里拜师学艺,如果不是他,我险些忘记了我于徒儿你的约定。”

    萧何的身子猛的颤抖了一下,整个人都止不住的瑟缩了一下。“徒儿唯一的儿子死在了战场中,至今还未找到尸骨。”萧何卑躬屈膝的站在老者的面前,声线也是出奇的柔软,似乎在破天荒的等待着眼前的老者的放过。

    然而那老者负手而立,似乎根本就没有丝毫的放过的意思。“当年我们说好的却不是一定要你儿子的,不是吗?”老者的脸上没有一丝一毫的动容的意思,更多的却还是一种无所动容的模样。萧何的身体忍不住的哆嗦了一下。

    “师父,你我师徒一场,何必为了自己没有用处的东西苦苦相逼。”萧何的手在自己的身侧死死的攥紧,似乎继续着毁天灭地的力量,然而却也只能在自己的手上继续着,不能如自己所愿的一拳轰在站在自己面前的人的脸上。

    “这是你当年跪在我门下拜师学艺的时候自己答应我的不是吗?你答应了,就应该你来兑现。”萧何缓缓的比上了眼睛,当初是自己心思情灭的时候,一时血热,竟然没想后果的就一口答应,到如今,当真是悔则晚矣。

    “不可能,我现在连个孩子都没有,我不会让自己断子绝孙的,不然这万里江山又该谁来接受。”脸上的淡漠在这一刻终于寸寸龟裂,斑驳的不成样子,猛的向前轰出了一拳,体内的内力如同流水一般的从自己的身体中蜂拥而出,卷起地面上的沙石土块,有些风卷残云的毅然决然的味道。那站在他对面的鹤发童颜的老者的头发都瞬间被这气流带了起来,飘扬在了罡风之中。

    “不要再苦苦挣扎了,你逃不掉的。”那老者站在萧何的后方,甚至没有开口,声音就已经传达到了萧何的耳中,萧何轰出着发泄似的一拳之后,转身便跑。“不,我接受不了。”任何一个男人都接受不了自己不完整的屈辱,作为一个阉人,那么他存活于世的尊严又是什么。

    脚下如同生风,一晃身便走出去了老远。然而那老者的速度却更快一些,只是身形一晃,便站在了萧何的面前。“你想去哪里?当初你找到我的时候可不是这么说的,你说你想要江山,如今这山河万里都是你的了,你难道还想反悔?”那老者只是负手而立站在萧何的面前,无形之中就已经带起了让萧何止不住的颤抖的威压。

    “师父,算是我求你,放过我吧。”萧何的眼神中生平第一次出现了祈求的颜色,那么的怯懦,丝毫不像是站在楚承辉面前的那般强势的模样,居高临下的姿态此时此刻却是一扫而空的底气不足。

    老者只是站在萧何的面前,尽管萧何的态度已经出现了生平仅有的柔软,然而眼前的人却还是不可撼动的强势,只是站在那里,便是一堵不可撼动无法推倒的墙,萧何的眼神中闪过了一抹阴狠,猛的就对眼前的人伸出了手,似乎就要这样一掌拍在老者的身上,然而还未待近老者的身,萧何的手似乎就遇到了气流的阻挡,而生生的悬空在了老者身体一寸之外的地方。

    “孽畜,竟然伸手连自己的师父都暗算,我算是白教了你一场。”那老者的脸上总算是一扫淡漠,然而露出来的却是层层的怒气,铺天盖地的向着萧何席卷了过去,猛的伸出了手向着萧何抓了上去,钳制住了萧何的脖子,那老者猛的将萧何按在了地面上。

    “孽畜,今天我本就是来拿你当年承诺给我的东西的,不管你舍得也好不舍也罢,为师既然教你一次,必然是要告诉你一定要言出必行的!”

    “师父,你不要,我求求你,你不要。”萧何的眼中带着慌乱的祈求,不断的逶迤着身体似乎要向外倒退,然而那老者只是缓缓的摇了摇头。便从腰间摸出了一把匕首。

    “我怎的教出你这样的一个徒儿。”那老者似乎很是失望的摇了摇头,猛的抬手,手起刀落之间,萧何发出了一生惨叫,死死的比上了眼睛,耳边不断响彻的是楚承辉和楚绝郜在不断的羞辱着他的话。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