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8章 157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6039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元尊终极美女保镖闪婚厚爱:误嫁天价老公重生之低调大亨甜妻指令:老公,要抱抱!随身带着小雅AI噬帝重生

    手机端  &a;lt;a href=&a;quot;<a href=" target="_blank"> target=&a;quot;_blank&a;quot;&a;gt;<a href=" target="_blank">如今哪里还有颜面求她让自己去夺回这天下。他本诚信,然而却在沐初瑾的面前失了信。她一生原本就足够颠沛流离,他也不舍再继续将她卷入战争,然而这一次,他就再自私一次,最后一次。

    “沐初瑾,我想让你陪着我,不管是颠沛流离还是闲云野鹤,我都想让你陪着我,你会陪着我吗?”楚承辉问的这一句话,微微的有些底气不足,带着不确定的怯懦,小心翼翼的将沐初瑾看着。

    沐初瑾却叱声一笑,满眼的不屑,楚承辉的内心猛的颤抖了一下。一颗心,悬空而颤。

    他一遍一遍的告诉自己,就算是沐初瑾要离开自己,也不要挽留,成她的闲云野鹤,也成她想远离颠沛流离的那份心。然而内心的酸楚却在这一刻抑制不住的爆发开来,她是他的妻,他如何能够忍心眼睁睁的看着她离开自己。

    “我一生颠沛流离从不安稳,难道你从来都没有心疼过我吗?你许诺给我安定的生活的那一刻是不是就已经想好想要违约了,我们的爱情,都是假的对不对,孩子没有了你也无动于衷,你这一生壮志雄心从来都不顾我的感受!”沐初瑾像是一个疯子,不断的向着楚承辉靠近着,伸手去推楚承辉的肩膀,将楚承辉不断地向后推怂着,楚承辉的身体被沐初瑾推着不断的向后踉跄着后退。踉跄着看着沐初瑾眼底的疯狂。

    沐初瑾一边说着一边就哽咽起来,有眼泪在眼底酝酿了起来,似乎下一刻就会有眼泪低落下来。沐初瑾不断地推着楚承辉的身体,就像是一个找不到依靠的疯子,楚承辉心里一疼,伸手就将沐初瑾带到了自己的怀中,沐初瑾的眼泪猛的落下来砸在了楚承辉的肩膀上。

    她想要的一点也不多,只不过就是想要远离这皇城中权利的纷争,找一个宁静致远的地方,过一平淡的生活,生一个孩子。

    生一个孩子。这一辈子,她已经丢掉了两个孩子,她如何能够做到心肠冷硬的冷眼旁观。那是她的孩子,她的骨她的血,她的肉。

    “好了,我懂了。”楚承辉的声音是沉沉的,将沐初瑾抱在怀中声音都满是沉痛,沐初瑾知道他一定是理解错了,然而沐初瑾只是沉沉的任由楚承辉抱在了怀中,并没有解释。

    其实,她只是有些怪他,怨他罢了。或许他们彼此之间就从没相互的懂过理解过,到如今在一起,却不是想象中的毫无隔阂。

    浣碧拿起整整齐齐的摆放在床上的大红凤袍,眼底不瘟不火的似乎根本就看不出喜怒,甚至是连一丝丝的兴奋都没有捕捉到,只是淡漠的用清瘦的只剩下骨节的手,抚摸着眼前今日镂花的凤袍,有婢女排着长长的队,手中部都托着托盘,托盘中有繁琐的凤冠,金黄色的流苏七零八碎的堆放在托盘当中,似乎在叫嚣着昭示着一个女子一辈子的最高的权力。

    是所有的女人都梦寐以求的权力,多少的红颜枯骨就葬送在这样的权力整顿里面。

    “恭喜娘娘,贺喜娘娘,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一众的小婢女在浣碧的面前跪了下来,眼神中有恭恭敬敬的敬畏,这是浣碧还是一个小婢女的时候从来都不曾看到的。

    那个时候,每天等着她的,只有无尽的洗不完的衣裳和受不尽的冷眼和嘲笑,甚至在双手已经在水中泡涨了皮撮洗掉了一层的皮肉的时候,还要承受别人的拳打脚踢,那些严苛的,甚至是讽刺的还有尖锐的声音,就像是一把刀在不断地凌迟着浣碧的尊严。

    “连活都干不好,洗衣服都洗不干净,你看看你洗的这些衣服,都是什么东西,你就是个最底层的小婢女你知道吗?你还以为你是大家的小姐呢?真是搞笑,看到了吗,这是姜贵妃的衣裳,你给我好好的洗着,不然就让你掉脑袋。”那些跟在妃子身边的丫鬟,甚至都狗仗人势的仗着妃子对她们的纵容,去欺负那些底层的小婢女们。

    然而今天,她却也站在了这样高高在上的位置上,居高临下的看着这些卑躬屈膝的人们。勾唇浅笑,满是讽刺。伸手抚摸着眼前的绸缎,这就是宫中所有的女人都梦寐以求想要的吗?

    门吱嘎一声被打开,有阳光错落的从门口倾泻进来,倾泻在眼前的地面上,成一道光束,也不知是有意无意,萧何就踩在那一缕光束当中,逆光而来。

    “怎么样,给你这些,你还满意吗?”萧何浅浅的笑着走过来,眼神中带着温婉的柔情。那般云淡风轻的淡淡的模样,似乎是一种袖手天下的淡然,这个男人,似乎就回到了之前的君临天下的模样,只是眉心当中隐隐的多了一抹煞气。

    “也算是满意吧。”浣碧浅浅的勾起了一抹嘴角,呈现出温暖的孤独。温暖的让人心里隐隐的发酸,萧何将浣碧看着轻轻的拧紧了眉心。

    “看你这模样,还是不满意那么你还想要什么才能满意。”萧何信步走到了浣碧是身边,居高临下的将浣碧看着,眼神中带着冰冷的煞气,隐隐的发冷,威胁性的将浣碧看着,伸手将浣碧拽到了自己的身边,浣碧的身体猛的同萧何的身体撞在了一起。

    体温和体温贴合着耳边都是对方的呼吸的声音,萧伸手细细的摩擦着浣碧的下颌,用两根手指将浣碧的下颌轻轻的挑起来,迫使浣碧的眼神看进他自己的眼眸当中,将所有的情绪都暴露出来。

    “你告诉我,那你还想要什么?”萧何的声音猛的就冷了下来,眼神中满是残酷的意味,威胁着将浣碧看着,眼中的冰冷似乎在压迫着浣碧的呼吸。

    然而浣碧眼神当中那淡淡的模样却从始至终都没有退却下去,不管萧何在她的下颌上施加多大的力气,甚至是下颌上已经发出了让人牙酸的声音,却依旧不该眼底的淡漠反倒是此时情绪却压抑不住的暴怒开来,将人看着的眼神当中,燃起了一把火,不断地噼里啪啦的燃烧了起来。

    “你给我的这一切就已经很好了,”浣碧浅浅的笑了起来,眼神中有温暖的眸光,然而却带着几分不真实的虚幻的味道。两个人眼中的柔情,在别人的眼中部都是一副情深意重的模样,然而两个人却清楚的很,彼此眼中的柔情蜜意部都是假的。

    “我怎么看你好似不满意。”萧何浅浅的笑了起来。捏着浣碧下颌的手更加用力了起来。浣碧的下颌被萧何捏的大发出了吱嘎吱嘎的令人牙酸的声音。萧何浅浅一笑,缓缓的松开了自己的手。

    “既然你满意了那就好。不然的话我会以为你在图谋我的江山。”萧何信步的走到了浣碧的床边,伸手将被放到浣碧床上的大红色的凤袍拽了起来。那凤袍比浣碧的身高还要长出来很多,凤袍后摆处有鎏金的线绣着振翅的凤凰,凤凰的尾羽上镶嵌着明晃晃的宝石。

    “你们都退下去吧。”萧何摆了摆手,跪在地面上的一众举着托盘的小婢女部都从地面上站了起来,将自己手中的托盘放到了一旁的桌子上,转身陆陆续续的退了出去。

    “我不知道你到底要的是什么,但是我可以肯定,你想要的一定不单单是这后位这么简单。你最好小心一点,别让我发现了你有对我不利的企图,我们可是十分恩爱的夫妻。”萧何的手挑起了浣碧的一绺头发,放在手指上轻轻的缠绕着,千丝万缕的柔情似乎缠绕在了眼眸当中。

    “你难道不认为我是爱你所以才要和你在一起的吗?”浣碧浅笑着轻声的问,眉宇之间,百代倾城。那笑容也深刻的似乎柔情万种。然而萧何的眼却眯的更加深刻了起来。“你最好别让我知道你骗我。”冷冷的哼出这样一句话,萧何将手中大红的凤袍塞到了浣碧的手中,扫了一眼婢女们放下的东西。

    “东西都齐了,典礼三天后举行,你早点看一看这衣裳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准备准备就举行典礼了。”萧何说完,背影坚毅的离开了。那背影纤细,却颇有几分仙风道骨的味道,然而如今的萧何,背影终不如往日那般的自信。

    浣碧随手将手中鎏金的红色嫁衣扔到了床上,转身去关敞开着的门,然而此时刚巧段峰从浣碧的门前路过眼中带着打量的意味,将浣碧上下打量着,浣碧关门的手微微的僵持在了半空当中,想要关门的动作也在这一瞬间戛然而止。

    “先生刚巧从这里路过?”倒是浣碧先行开了口,浅笑着将现在门前的段峰看着,声线温柔,就连眉眼都是温柔的。那唯唯诺诺的模样,一看就是一个好欺负的主,然而段峰却明白,眼前的这个女子。没有表面上开起来那么简单。

    就如同此时此刻这个女人站在一个叫做含春的地方,这里明明是贵妃住的地方。然而浣碧的身上却穿着一件宫女的衣裳,但是段峰明白,此时她是住在这里的。“我还以为你是一个落魄的小丫鬟,不过这么看起来,过一段时间我或许得尊称您一声娘娘了。”

    浣碧也不反驳,只是浅浅的笑了起来。“御医你真是抬举我了,段御医从我的门前过,我若是连个招呼都不打也显得我太没有人情了一些,段御医你要不要进门坐一坐。”浣碧含着笑容问起来。然而段峰只是眼神中略有深意的将浣碧看着。“不必了,担待不起,只是不知道你的心上人怎么样了。”在段峰眼里,这只是宫廷里面看惯了的戏码,不过是一对一对被宫廷命运摆弄的丫鬟和太监,最后也只剩下相视一笑的能力。

    他看的多了,也就麻木了,从来也没有觉得有多么的心疼,然而在浣碧的身上,他看了就满心的不舒服,然而除了强自隐忍着,似乎并没有什么别的办法。

    只是言语之间不免夹枪带棒。

    浣碧也不恼,反倒笑得更加的开心了,似乎有种攀登上权贵了的得意的感觉。用手扶着门框,媚眼如丝的将段峰看着。“这皇宫不就是这样么?每个人都是为了自己活着,不拿到高高在上的位置,一样没有爱情,我不过是为了我自己。”浣碧浅浅的怂了怂肩膀,似乎满不在乎的模样。

    段峰的眼神中更加的不屑了起来。一转身就离开了。

    浣碧浅浅一笑,嘴角勾起讽刺的弧度,冷眼看着段峰的背影在自己的视线中变得越来越小,直到最后消失在自己的视线当中。伸手关上了眼前的门。转过头,一室的珠光宝气,然而浣碧的眼神却是无比的冷漠,眼中部都是无动于衷的颜色。

    楚承辉伸手将身后的房门带上,沐初瑾回头浅浅的看了一眼,将刚刚缠绕在脖子上缠绕着的浴巾解下来,拽过屏风上的衣裳,往自己的身上套着。

    楚承辉的呼吸猛的一紧,还有沐浴过后的芬芳无孔不入的充斥在整个房间当中。更加增添了整个屋子里面的暧昧的气氛。沐初瑾的脸上也微微的有些潮红,往自己的身上套着衣衫。

    “别穿了,脱的时候还蛮麻烦。”他浅笑着伸手将沐初瑾揽到自己的怀中。将头埋在沐初瑾的脖颈之间,近乎贪婪的呼吸着沐初瑾脖颈之间的香气。

    沐初瑾的手猛的尴尬的在身侧蜷缩了起来。整个身子都僵直了起来。

    “你的事情谈完了?怎么决定的?”沐初瑾的身子微微的扭动了起来,似乎想要挣脱楚承辉的怀抱,然而几番尝试之下却一点作用都没有。相反的,楚承辉将沐初瑾抱的更加的紧了。

    “现在的时局不是很乐观,我们在山中潜藏了这么久,错过了夺回江山最好的时机,此时时局已经微微的有些稳定下来了,再想要拿回江山就没有那么容易了。”楚承辉浅浅的叹息着,手就已经在沐初瑾的身上游走了起来。沐初瑾微微的推拒着楚承辉的手,眼神中微微的尴尬起来,他们已经很久没有亲热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