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2章 161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5836

人气小说:超级医生在都市灵域兵魂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都市天龙至尊真武世界拜师九叔重生之都市修仙大佬璀璨仙途

    手机端  &a;lt;a href=&a;quot;<a href=" target="_blank"> target=&a;quot;_blank&a;quot;&a;gt;<a href=" target="_blank">也许这世间最伤人是爱情,最动人的也是爱情。白灵儿的眼眶也跟着酸涩的起来,一边抱着怀中小小的孩子,一边安慰着沐筱萝,继而缓缓的闭上了眼睛,她不想再等一次,那种望穿秋水的感觉,这辈子都不想要第二次。

    如果苍天有眼,就让这两个人被人深深记挂着的男人平平安安的回来吧。白灵儿的眼中也闪过了一丝伤痛,转而被她自己深深的潜藏了起来,她不是不慌乱,也不是不心疼,只是相对于沐筱萝的一声波折,她还能好很多。

    “我还是要去找楚承辉。”猛的拨开了白灵儿搭在她肩膀上的手,沐筱萝猛的从床上跳了下来,夺门欲出。却被白灵儿猛的从身后揪住了衣襟,阿枫也腿脚麻利的挡在了门口,扶苏伸出了自己凝白的手指,对着阳光细细的打量着。“沐筱萝,不要让我再将你点倒一次,你知道的,你打不过我。”扶苏斜眼将沐筱萝看着,沐筱萝的额角有挣扎中散落的头发散落下来,遮挡住了眼眸,尽管遮挡住了眼神中落寞,却还是没有敛去沐筱萝一身的孤独和寂寞,好似这世间从此以后只剩下她一个人,无枝无依。

    “你们难道就不关心他吗?你是他的师父,亲手将他带大,看着他长大成人,你是他的小厮,从小就跟在他的身边,你们一起长大,在还不完懂的王权富贵攀附权贵的时候就已经是最好的兄弟,以至于这么多年,你们从来都没有真正的主仆之分,还有你,白灵儿,你淡漠着一双云淡风轻的眼睛告诉我你是爱着肖锦的,真是可笑!如果你真的爱他,为什么能够冷眼旁观的看着他一去不回!”

    沐筱萝伸手一一指过在场的每一个人,扶苏,阿枫,甚至是同楚承辉没有一丝一毫关系的白灵儿,她知道,他们不会放她离开的,她也只是竭尽力的去闹罢了,她不闹心中就永远都不可能舒坦,她深深爱着的人去的是一个一去不回的战场,她却除了看着什么都做不到。她帮不到他,甚至还成了他心中最最沉重的负担。

    “如果你想去,那么你就去!如果楚承辉看到你,分心分神在那样千钧一发的危险境地之下发生了什么,永远都不要怨我们没有拦着你,你知道你对于楚承辉来说有多么的重要吗?我不爱肖锦?沐筱萝,我问你,你认识我多久?凭什么说我不爱肖锦。如果不是因为爱他,我不会筋脉寸寸断裂同废人无疑,就是因为我知道我这条命是肖锦心惊胆战的换回来的,多以我一定会好好的珍惜,他想让我好好活着,觉得我能好好的活着是他最大的幸福,那么我就好好的活着,如果你要去你就去,没有任何一个拦着你。”白灵儿劈手指向了门口,用眼神示意着沐筱萝离开,沐筱萝似乎是被骂懵了,那一瞬间,整个人都有些傻愣愣的站在原地将白灵儿看着。

    接着便一屁股坐在了地面上,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白灵儿蹲在沐筱萝的面前,紧紧地搂住沐筱萝的肩膀,也跟着一起哭了起来。两个绝色倾城艳冠天下的女子,此时正坐在一起抱头痛哭。

    “没事的,没事的,他们一定会完好无损的回来的,我们还在这里等着他们,他们怎么舍得就这样不回来了。”白灵儿伸手不断的拍打着沐筱萝的后背,也不知道究竟是在安慰沐筱萝,还是在安慰着自己。他们两个现在都是一样的。

    按照皇宫里面立后的规矩,此时的楚承辉应该是在大殿前同皇宫的王公大臣们宾主尽欢的,所以此时的后院尽管灯火通明,却也不如往日的人流汹涌,楚承辉很快就摸到了书房的门口,借着窗外透进来的月光,同肖锦等人不断的翻找了起来,只要翻到虎符,楚承辉就可以用自己前朝王爷的身份使用皇宫之中的御林军。

    楚承辉自己的军队此时也就守在皇宫之外不远的地方,只要楚承辉一个信号发出去,那些士兵就能够收到,半柱香的时间内,就能够攻破皇城,所以这次计划的关键,还是要拿到虎符。

    浣碧喝了不少的酒,脸上已经泛起了潮红,原本经过妆容精心修饰的显得十分的妖娆妩媚的小脸,在这一刻更是迷离诱人了起来,萧何的眼神淡淡的在浣碧的脸上扫了一眼,然后波澜不兴的举起了自己手中的杯,一饮而尽。白色的酒水被萧何如同喝水一般的喝进去。

    浣碧微微侧过了身子,轻轻地靠在了萧何的身上,有喝酒之后温热的呼吸,灼热的喷涂在萧何的脸上,带起一阵阵暧昧的气流,然而萧何却厌恶的拧紧了眉头,然而大殿之中坐满了王公大臣,浣碧做出这样亲昵的动作,他根本就没有办法拒绝,所以只能拧紧了眉头,低头将靠在自己身上的浣碧看着。“你要干什么?”

    “我有些喝多了,想出去透透气,吹吹风。”浣碧笑靥如花眉眼多情的将萧何看着,那眉眼之间含着千丝万缕柔情的模样,让坐在殿内的大臣都哄笑了起来,萧何的眉头却轻轻地拧了起来,然而却也只能不能发作的点了点头。

    浣碧得到了允许,缓缓的站起了身体,似乎是真的微微有些熏醉了,在刚刚站起来的那一瞬间,竟然不受控制的摇晃了一下,站在原地稳了稳脚步才继续抬脚走了出去,萧何看着浣碧离开的背影略有所思。

    “没有。”

    “没有。”

    “没有。”在几乎将整个御书房都翻了个底朝天之后,所有人都回头给了楚承辉相同的答案,部都齐刷刷的遗憾的摇头,肖锦的眉眼之间写满了焦急,他们都是当过皇上的人,自然是知道宫中的规矩。一会萧何就再不用陪着大殿上的王工大臣们,他们没有更多的时间了。

    “你知道这御书房有没有什么暗室之类的存在吗?”肖锦的声线微微的有些焦急的询问着,更是有些慌了阵脚,不断的向着御书房的外面看着。

    “我找找看。”楚承辉并不对御书房原本就有的机关和暗抱有什么希望,萧何是不会将重要的东西放到御书房原本就存在的暗当中的。果不其然,楚承辉猜对了,所有的暗之内都是空空如也,什么都没有。

    “怎么办,一会萧何回来了就不好办了。”肖锦的眼中写满了焦急,萧何那个如同魔鬼一般的男人到现在还是肖锦等人心中的阴影,以至于到现在提起萧何这两个字的时候,肖锦等人还是抑制不住的颤抖起来。

    “再找找看,去萧何的寝殿去找。”楚承辉也轻轻的拧紧了眉头,眼中愁容不展,肖锦等人面面相觑的看了一眼,然后齐齐的点了点头,几个人就又一次在黑夜当中摸了出来,向着萧何的寝殿摸了过去。

    浣碧红衣如血,裙摆被夜里徐徐的秋风吹拂起来,如同红色的尾鲤,飘扬在浣碧的身后,随着浣碧的每一步行走,如同艳烈的火焰在浣碧的身后烧起来一般的明艳好看,然而浣碧的眼神却是冰冷肃穆的,她的嘴唇殷红如血,同她身上的衣袍相映成彰。妩媚艳烈,果决阴狠。

    她红唇紧紧地闭着,衣摆在地面上不断的逶迤着向前走。

    浣碧的脚下如同踩在棉花上,就算威风将她的衣摆吹拂起来,整个人身上穿着的衣衫都飘扬了起来。浣碧的眼神淡漠的伸手推开了眼前的房门,房间中瞬间有火光暗淡了下去,一闪即使,似乎是幻觉,浣碧却清浅的勾起了嘴角,轻蔑的笑了起来,低头浅浅的笑了起来,眉眼温柔,如同一个初恋的女子,含春带俏的眉眼都是温暖婉转的。如同时光旧好。她的心上也从来都不曾刻上伤痕。

    楚承辉借着月光看到浣碧的容颜的那一刻,猛的倒抽了一口凉气,就算是一张清丽简单的容颜此时此刻被浓重的妆容层层掩盖,不复往日的清丽可人的模样,反而是一副妖艳的模样,就算是这样,他却还是一眼就认出了她的模样。

    和记忆之中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变化,只是看起来妖媚了,整个人都透着一股子戾气,那眼神中的锐利锋芒,是以往静好的岁月中不曾见到的,就算是此时此刻她正在嘴角温婉的勾起来,却还是难掩眉宇之间的那抹煞气。

    “别藏着了,我知道你在,你想要的东西在我这里。”撩开逶迤在地面上的衣摆,随意的坐在了床上,摆弄着被微风吹拂的散落下来的碎发。浣碧的眼神看向了刚刚有火光一闪的地方。楚承辉从壁橱后缓缓的走了出来。

    “好久不见。”楚承辉略微有些尴尬的开口。

    浣碧没有应楚承辉的话,尽管内心之中有层层波澜在层层叠叠的堆积着。然而话到了嘴边,却哽在了咽喉,她确实是不知道自己应该说些什么。好久不见吗?确实是好久不见了,可是除了好久不见,就没有什么别的想说的吗?就比如她这么多年心心念念的想念,就比如她揣测了许多年的感情,他究竟爱没爱过他。

    “你看,我今天漂亮吗?”浣碧笑靥如花的张开了自己的双臂,在楚承辉的面前,如同一朵初绽的花朵一般,一身柔媚姿态的转了一圈。一个急于在自己心爱的人面前展现自己的少女,没一个动作,都是尽心雕刻的细致。然而楚承辉眼中的冷静和浅淡却深深的刺痛了浣碧的眼,是忘记了吗?忘记了她还是一个小丫鬟的时候,用笨拙的姿态跳着躲在大红朱漆的柱子后面偷偷学来的一星半点的舞蹈。那个时候的他还是眉宇之间都含着笑意的将自己看着的。

    然而到如今终究是时过境迁,他看着自己的眼眸,再也不是当初含着破碎的星光的温柔眉眼,他将自己忘了!她几乎是恶狠狠的提醒着自己,就如同持着一把刀,生生的亲手插进心口,要用这疼痛不断的提醒着自己,要在这个男人的面前留住最后一丝的尊严。

    “好看的很,恭喜。”楚承辉由衷的笑了起来,一副云淡风轻的模样,那一副由衷的祝福的模样,却让浣碧猛的红了眼眶,浣碧咬住了自己的下唇,似乎想要说些什么,然而却缓缓的松开了自己嘴唇,有蔻丹的颜色沾染在她的牙齿上,带着一抹嗜血的肃杀。

    “只有祝福吗?”浣碧抬头将楚承辉看着,那眼神中有着无比的凄楚,带着点点滴滴的控诉,如同楚承辉是一个负心人站在自己的面前一般,楚承辉微微地拧起了自己的眉头。“你做了皇后,我自然是要恭喜你的,不是天下所有的女人都可以做皇后的。”楚承辉的笑容在嘴角渐渐的加大,眉眼弯弯,开心的很。

    浣碧的笑容就这样凝固在了脸上,她接受不了。他就这样云淡风轻的置若罔闻的同自己说了祝福,甚至是没有出现一丝挣扎的表情,也没有任何痛苦的表现,这一瞬间,她的心,是真的痛了。

    “你想要的是什么?是虎符吗?你想要将江山从萧何的手中夺回来?”浣碧猛的向前垮了一步,就这样站在了楚承辉的面前,近到连呼吸都纠缠在了一起,楚承辉微微偏过了头,避开了浣碧媚眼如丝的眼神。“皇后珍重。”楚承辉猛的向后退了一步,拉开了自己同浣碧之间的距离。

    浣碧却不依不饶的再一次再一次向前走了一步。“现在你只能和我谈条件,前殿的宴会马上就要结束了,不肖多时,萧何就会回来,一旦发现你们在皇宫之中,你们再想要身而退无疑等于是痴人说梦。”浣碧吃声一笑,似乎是拿捏定了楚承辉一定会同自己谈条件。

    “你想要什么?”果不其然的,有着焦急的楚承辉正中浣碧的下怀。浣碧眉眼高挑的笑了起来,眼眸中无比的得意。“我要这后位永存,你要知道,萧何一旦不再是皇上,我就再也不是皇后,这位置,我还没有坐够,如果我给你你们想要的东西,你们自然也是要拿我想要的东西来换。”浣碧眼角眉梢都含着得意的笑将楚承辉细细的看着,那眼中千丝万缕的眷恋,就如同是一张网一般,将楚承辉层层叠叠的笼罩在内。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