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3章 162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5497

人气小说:盛华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北宋大丈夫一世独尊大明崇祯第一权臣炉石传说之吊打全球穿越到1931神武战王

    手机端  &a;lt;a href=&a;quot;<a href=" target="_blank"> target=&a;quot;_blank&a;quot;&a;gt;<a href=" target="_blank">楚承辉转头将肖锦看着。眼中有为难的神色。

    浣碧却不知什么时候从自己身上摸出来一张明黄色的锦缎,这一块锦缎柔软的被浣碧捏在手中,却是在捏着整个****的命脉。楚承辉现在就需要这个东西才能够翻身。

    “现在虎符在我的手中,要不要做这买卖,决定权在你们的手中,用一个后位来换千秋万代的江山,一定不亏的吧。”浣碧已经眉眼高挑的笑了起来,申请之间的倨傲,似乎已经预测到了这场交易的成功一半,将楚承辉看着的眼神也是一副运筹帷幄的模样。

    楚承辉的胸膛猛的震动了一下,低了头,轻声的嘶咳了起来。喉头有腥甜味道压抑不住的翻涌上来,楚承辉就这样生生的咽了下去。脸色一瞬间便惨白如纸,脸上还有着不自然的艳红的颜色,浣碧的眼神一暗,忙一个箭步冲了上来,下意识的伸手将楚承辉搀扶着。

    “你怎么样了,有没有哪里十分的不舒服,是不是顽疾又复发了,你最近是不是又没有好好的休息。”就算是分离了这么多年,往日的种种却还是像是就发生在昨天一般,历历在目,每当她在这残酷的皇宫之中生活不下去的时候,就会一遍一遍的细细斟酌往日发生的所有的过往和故事,有的时候,就连她自己,都觉得自己偏执的像是一个疯子。一个揪着往日的故事死死地不肯放手的疯子,那些记忆部都在她一遍接着一遍的细细描摹之下,变成了刻在了石碑上的风霜,就算是时光日久,久到人心都变了,只有记忆还在不断深刻的加深着。

    其实楚承辉在面对着浣碧的时候也很是吃惊,在他的记忆当中,浣碧还是那个唯唯诺诺的小丫鬟,那个低眉顺眼,就连在宫中年头久一些的大丫鬟都能够随便伸手去捏一把的小丫头,她总是受了欺负躲在角落里面偷偷的哭泣,然而如今,却也是眉眼风霜刀刻,成了有棱有角的模样,眼神也锐利了起来,明显的,她早就不再是皇宫之中受欺负的角色。

    然而在她展开了自己的双臂站在他的面前问他美不美的时候,他就已经明白了她心中所想到底是什么,而且在浣碧开口要说自己要做一辈子的皇后的那一刻,他就已经明白了浣碧做的是什么打算,只是浣碧千算万算却似乎并没有算到,这皇上并不是楚承辉。

    “娘娘自重,我的身体没什么问题。”楚承辉不着痕迹的挣脱开来浣碧抓我在他手臂上的纤细柔软的手掌,眼神淡淡的,波澜不兴的将浣碧看着,那眼眸中的疏离,就如同一把淬了毒的剑,直指浣碧的心脏。

    有什么十分脆弱的东西,就这样在心口上村村断裂了开来,浣碧的笑容经历一个凝固再展开的过程,就算是心中疼的千刀万剐,却也不想在这个男人的面前拿出任何一丝脆弱的模样,她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成了那般执拗的一个人,在自己喜欢的人的面前,成了那般不肯服输的性格。

    “楚承辉,你难道忘记了吗?以前我们是那么好的朋友,我们也曾有过这么亲密的动作,然而那个时候,你从来都不曾抗拒过我。”浣碧有些急切的吵嚷着什么,似乎在努力的想要表达出来什么,以至于连语调都被提高了几个调。

    楚承辉猛的伸手捂住了浣碧的嘴,似乎生怕沐筱萝这一瞬间猛的爆发出来的声音就这样将殿外的人引进来,浣碧的眼中带着威胁的得意,却也带着无可奈何的痛苦。

    她从什么时候开始,就连想要同他像是往日一般的说话,也要用威胁的姿态。

    浣碧高高的扬起了自己手中的虎符。“还有不到半柱香的时间,萧何就会从宴会中出来,或者,我出来了这么久都没有回去,萧何也会派人出来找我,你们可是要好好的考虑了,要不要答应我的条件。”

    楚承辉转头将肖锦看了一眼,肖锦紧紧地拧紧了眉心,然后似乎很是为难的点了点头。楚承辉这才转头向着浣碧点了点头,浣碧疑惑的将站在楚承辉肖锦看着,虽然不明白楚承辉为什么要听站在他身后的肖锦的话,却还是没有再多说什么的点了点头,不管楚承辉到底为什么答应自己,她想要的只不过是楚承辉的那个一点头,只要是楚承辉点头了,她的目的也就达到了。

    浣碧将手中的虎符向着楚承辉的怀中一塞。“你们快些吧,一会一旦萧何发现了,就什么都来不及了。”浣碧将手中的虎符塞到楚承辉的手中的同时,伸手不断的将楚承辉向着门外推着,然而楚承辉的脚下却如同落地生根了一般。不管浣碧怎么伸手去推举楚承辉,楚承辉却依旧似乎死死地钉在了地面上,一动不动。

    “你变了,再也不是当初记忆中的模样了。在我的记忆中,你还是一个与世无争的女孩子,然而如今,却已经被权势驱使着到了这样的地步上。”虽然他总是一副冷眼旁观的姿态,就好像那些过往都与他无关一般的淡漠。然而他也是真的不想看到记忆中那般甜美的女孩子成了如今这般如同魔鬼一般的模样。浣碧有些无奈的笑了起来。

    有岁月的无情沧桑,凝练在了她这样一个无可奈何的笑容当中,呈现出来一种被岁月无情的捶打之后的无奈姿态。“我倒是不想改变,可是这皇宫就是这么的无情不是吗?如果不能就这样爬上去的话,就注定要在别人的脚下辗转成泥,我不想被践踏成一堆泥,所以要不断的向上爬,你只是说我变了,可是你呢,你不也是一样变了,你以前不是总是一副闲云野鹤的对这些权力的纷争不屑一顾的模样,可是如今你依旧为了皇位不择手段?别说我变了,只是时间太无情,于是我们都变了。”浣碧清浅的勾起嘴角,同岁月之中受了欺负总是哭着的模样是大相径庭的,似乎就这样变了一个人,被岁月打磨掉了一层真实的皮肉,所以只能够带上一层虚假的面具。

    楚承辉若有所思的想了想,最后浅浅的点了点头,似乎真的认同了浣碧的说法。一招手便带着自己带来的几个人身形灵巧的从萧何的寝宫之中钻了出去,浣碧低敛着眉眼,有月光清冷的落在她的脸上,在眼睑处投下一片长长的暗影,似乎彻底遮盖了浣碧眼中真实的想法,只剩下光影错落,更添加了几分寂寥味道。

    萧何坐在灯火辉煌的大殿之上,冷眼看着下方一副宾客尽欢的喧闹场景,一颗心,却缓缓的被提了起来,浣碧离开了,并且很久都没有回来。那个女子,原本就像是他生命中的一个谜团,她唯唯诺诺的甚至是一脸柔弱的接触了他的生活,可是在当上了皇后之后,却在穿上嫁衣的那一瞬间,就如同剥皮重生一般的强势艳烈。

    可是尽管他无比的会揣摩人心,却终究是揣摩不懂那个如同一团迷雾的女子,她就如同是一个千面戏子,总是能够扮演好,每一个角色,有着瞒天过海的本领。就如同此时此刻,她以醉酒的名义出去,然而却不见回来,此时刚巧太监宣布了礼毕,萧何立即脚步匆匆的离开了,他的神情是淡淡的,所以尽管此时他的眼中是带着煞气的,然而在殿内的一众大臣却并没有注意到萧何此时是带着薄怒的。

    萧何脚下如同生风了一般的闷着头不断的向前行走着,穿过灯火辉煌的长廊,萧何一转身就看到了眼前空旷的花园,有风将树叶沙沙的吹响,然而萧何一眼看过去,却并没有在灯火阑珊的后花园里找寻到浣碧一身红衣艳烈如火的身影。

    萧何的心猛的向下沉了一下,整颗心都在那一瞬间咯噔一声。萧何的脚下一刻都不敢停的急匆匆的向着御书房走了进去。彭的一声推开了御书房的门,御书房的门外还是张灯结彩的一片通明之色,然而御书房的门内。却是暗沉的黑沉沉的颜色,只有外面的透过大红灯笼的光,透过御书房的窗棂泛出一片光晕,透进模模糊糊的红色的光晕,萧何的手猛的在自己身侧握紧,心中骤然就有一团火猛烈的燃烧了起来,就如同窗棂外透进来的红的似血一般的火光一般。

    浣碧,你骗我,你要想好骗我的结果。

    萧何一扭身便向着寝室冲了进去,他早就知道浣碧接近她接近自己是有目的的,然而却一直没曾。琢磨明白那样一个唯唯诺诺的女子内心深处究竟装了怎样的城府,然而到如今,他一世英名,似乎真的被这个女子欺骗了。

    “你不是出去透风么?怎么会在这里?”萧何的眼神暗沉着向着浣碧看了过去,浣碧站在大开着的窗前,确实又风,飒飒的吹在她的脸上身上。有发丝被风带起来,被风吹的飞扬了起来,确实是有些英姿飒爽巾帼须眉的味道,她眉宇之间的那一抹凌厉那么的深刻,让人丝毫想象不到,就是这样的一个女人,再前几天还是一副低眉顺眼的模样,总是唯唯诺诺的。

    “这里不是有风吗?还是挺大的风呢?”浣碧索性张开了自己双手的掌心,就这样迎向了风,风将她的衣袖扬起来,就连衣摆都被窗外不断发出呼呼声灌进来的风带动了起来,不断的发出烈烈的声音,她衣摆明艳如火,就连眼神都是明亮的。然而萧何的眼中却是淡漠的不为所动的。他喜欢强势的女人,能够独当一面,总也是一个人摸爬滚打的闯下去的女人,然而现在,不论什么样的女人站在他的面前,他都已经没有感觉了,他没有忘记,自己早就不是一个完整的男人了。

    “浣碧,你骗我,你可是要想好骗我的结果。”萧何的手,在身侧缓缓的收拢成拳,不断的发出指骨之间噼噼啪啪的声音,就如同浣碧的脖子此时已经被她握紧在了掌心,只差捏碎,浣碧却只是浅笑着将萧何看着。

    窗外红灯笼的光,和她身上的一身红色的嫁衣相映成彰,她眉眼间的温柔那么的深刻,深刻的甚至让人感觉到不真实。“你是觉得我背叛你了?怎么可能?我是你的妻子啊,是你的皇后,你看,我还穿着大婚的嫁衣。”浣碧摊开双臂,脚下步步生花的向着萧何走了过去,身子柔软的似乎是一条蛇,摇曳多情。然而即便浣碧的眼中是媚态横生的,萧何的眼底却是冰封万里的。萧何猛的挥手,将马上就要贴到他身上的浣碧推到了一边,那一下推的着实是狠了一些,浣碧的小腹猛的碰上了桌子里的紫檀木桌角。

    小腹处有抽疼的感觉一阵阵的传来,浣碧苍白了脸,伸手撑住了自己的小腹,抵挡着疼痛的不断来袭。“说,你骗了我什么,你到底是为了接近我,又计划了怎么样的计划。”

    一个箭步跨到浣碧的面前,萧何的眼中没有一丝一毫的怜香惜玉的温柔,也丝毫没有想要放过浣碧的打算,眼神中的杀伐猩红颜色,深刻的如同一把收割着生命的刀,伸手一把就捞住了浣碧的脖颈,在掌心之中不断的收紧再收紧。

    刚刚还在面色苍白的浣碧的脸上,此时此刻骤然泛起了酱红的颜色,像是猪肝一般的颜色在浣碧的脸上一层一层的叠加了起来,浣碧的衣角被窗外灌进来的风不断的吹拂起来,就如同海浪在不断的汹涌着,然而被萧何提在手中,却如同一个残破的生命,如同一缕风一般,似乎随时随地都可能阿紫萧何的掌心消散。

    浣碧伸出手用力的想要扒开萧何抓在她脖颈之间的手,然而几次挣扎却毫无结果,浣碧一双明亮的大眼睛里此时已经充了血,泛起了血丝,浣碧手上的力气也越来越小,最后缓缓的放弃了挣扎,然而一双眼却还是在死死地瞪着,似乎死不瞑目的样子。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