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6章 165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5421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元尊终极美女保镖闪婚厚爱:误嫁天价老公重生之低调大亨甜妻指令:老公,要抱抱!随身带着小雅AI噬帝重生

    手机端  &a;lt;a href=&a;quot;<a href=" target="_blank"> target=&a;quot;_blank&a;quot;&a;gt;<a href=" target="_blank">萧何的眼神依旧是淡淡,尽管楚承辉的脚步已经压到了身前。

    夜色黑如墨,沐筱萝猫着腰,身姿灵活的爬上了皇宫的高墙,阿枫颤抖着抓着手中的麻绳,却没有了沐筱萝那么麻利的动作,相反的,整个人都被挂在了墙上,整个人都哆嗦了起来,不上不下的模样滑稽的很。

    “王妃,你确定这样可以吗?这可是最最戒备森严的皇宫啊。”阿枫的小腿肚子都跟着颤抖了起来,哆嗦着向着脚下看了过去,却发现自己现在连退路都没有,因为他根本就不敢下去。“你就老老实实的跟着我走好了,这个时候,皇宫中的人都打仗去了,哪里还有人管这面墙。”沐筱萝信手拈来,如同家常便饭一般的,身姿灵活的就已经站在了皇宫的高墙之上,还在不断的催促着挂在墙上的阿枫,那眉眼之间的焦急,明显的那么的深刻。此时的皇宫一定处在一个风起云涌的危险关头,沐筱萝情不自禁的向着皇宫内看了过去,极目望去,满眼红色。大红的灯笼上贴着大红的喜字,在飒爽的秋风之中,光影模糊的摇晃了起来,皇宫之中张灯结彩,却还是遮盖不住那一抹肃穆的味道。

    就如同这皇宫的真实的写照。永远都不会有谁真正的欢愉,更多的都是阴谋和算计,一点一点的将一个个活生生的人抽筋扒皮,变成一堆堆的枯骨,活下来的,也不过就是为了活着而活着的行尸走肉罢了。

    白灵儿站在墙角下,负手而立,有威风卷起她的衣角,有几分脱俗飘渺,白灵儿的眼神当中也是水波不兴的,似乎没有什么能够撼动她一池死水一般的眼眸,然而懂她的人都知道,但凡是同肖锦两个字有关,白灵儿的眼底就会有破碎的眸光,近乎疯狂的涌动起来。

    白灵儿笑着向着沐筱萝挥了挥手,姿态浅淡,带着漠不关心,然而沐筱萝却清楚的知道,她是担心那个此时身陷重围的男人的,然而白灵儿却依旧强壮无事的笑着。“你进去吧,一定要照顾好自己,我帮不上什么忙,肖锦看到我也只会担心罢了。你一定要好好的照顾自己,不然我的罪过可就大了。”

    白灵儿的眼中有氤氲不清的光彩,含着笑意和眼泪将沐筱萝看着,似乎想要活跃一下这凝重的气氛,然而沐筱萝的脸上也只有一片肃穆,并没有因为白灵儿的这一席话扯出了一丝的笑容,她千求万求才求到白灵儿同意让她来。

    白灵儿挥了挥手,就抱着怀中还在依依呀呀的孩子,一转身隐没在了黑暗当中,她不能留在这里,一旦突发意外,被萧何的手下抓住,就会变成威胁肖锦最好的把柄,她现在终究是不如沐筱萝,她只是一个什么都不是的女人。甚至随时随地都有可能给自己所爱的男人带来麻烦。

    白灵儿缓缓的闭上了眼睛,用薄薄的眼脸,遮住那眼底深藏着的寂寞,寂寞涌动之间,甚至是要将白灵儿吞噬掉。白灵儿怀中的孩子还在不断的闹腾着,白灵儿只能用力的抱紧了怀中的婴孩,其实她也非常希望,在这样的时刻,她能够站在肖锦的身边,同肖锦并肩而立。可是她早已不是当初那个叱咤风云的白灵儿。她没有沐筱萝的一身本领,她没有能够陪在肖锦身边的资本。

    她也想去做那个能够一直呆在肖锦身边的白灵儿,那个能够与他比肩天下的女人,然而到如今,她却发现不过部都是她一个人的痴心妄想罢了。她不是沐筱萝,她做不到成为自己心爱的人的左膀右臂。

    白灵儿的脚步定了定,转而头也不回的就离开了。

    然而,沐筱萝额脚下却如同生了风一般,悄无声息的似乎像是一只轻盈的猫一般,蹑手蹑脚的向着皇宫之中摸索了过去,沐筱萝之前在皇宫之中也是一个御医,所以对皇宫之中的地形也还算是熟悉。所以摸索之间,就已经向着萧何等人所在的方向摸索了过去,此时的寝殿还是灯火辉煌的模样。整个皇宫之中披红挂彩的,下人和丫鬟却了无踪影,似乎战争与已经开始了,却没有刀剑相向,也没有厮杀的声音,相反却是死一般的安静。

    这么宁静的气场反倒是最能够勾起人内心的那一抹躁动不安。更加的压缩了人内心的惶恐,似乎下一秒就能够就此炸裂开来。瞬间击垮他内心的层层防御,似乎要就此就炸掉她内心的坚强和坚固。

    楚承辉的抓上了萧何的手腕,萧何浅浅的笑了起来,眼中风华如尘,妩媚众生,更是有倾国倾城的潋滟,甚至是有些男女不分。萧何就借着楚承辉抓着他手的力道猛的向着楚承辉栖身而上,一眼便看进了楚承辉的眼底,萧何的眼中有柔肠百转的千缕情丝在她的眼底缠绕着,就如同在看着自己的情人的眼神让楚承辉的肩膀一阵阵的哆嗦了起来,任何一个男人都接受不了自己被一个同性别的人用那样情丝万缕的眼神将自己看着。

    “别挣扎了,这江山,我不可能让给你,不死不休。”楚承辉的手指不知不觉的向着萧何的手腕上摸了上去,萧何的眉眼一转,伸手握住了楚承辉不断的向上游走着的手。“知道的,是你在找我的穴位,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楚承辉是对我有意思呢。”萧何浅笑起来,满眼风华,故意将鼻息部都喷涂在楚承辉的脸上,楚承辉不知道萧何究竟是有什么样的打算,但是这一眼看过去,就能够知道,萧何定然是有着自己的计划的。

    “给我把他带下去!”肖锦似乎也是害怕楚承辉出事,一闪身就挤进了萧何与楚承辉之间,挡在了楚承辉的面前,对着自己身后的士兵下达了命令,似乎真的是害怕了萧何过往层出不穷的手段。然而萧何的眼神此时此刻看上去坦坦荡荡的,似乎单纯无害的模样。却丝毫不能降低肖锦的防备。

    楚承辉被肖锦这一挤推到了后面,正巧站在了捂着肚子脸色一片苍白的浣碧的身边。浣碧伸手死死的拽住了楚承辉的手,眼中情真意切的满是恳求。“你得救我,这江山没有我,你拿不下来,你答应我让我做你的皇后的,你怎么能眼睁睁的看着我死。”浣碧的眼角有闪烁的泪光,凄楚的目光将楚承辉看着。似乎在婉转的诉说着那些过往的青梅竹马的时光,楚承辉的眼底有一些动摇,低头将浣碧瞧着,然而还没等楚承辉开口,寝殿的门口悄声无息的让出了一条仅容一人通过的羊肠小路。羊肠小路上,站着一个风华绝代,眉眼却无比的冷凝的女人。

    楚承辉的呼吸一滞,浣碧也下意识的转过了头,将沐筱萝看着。沐筱萝的目光,却清浅的落在了倒在地面上面色苍白身下一滩血红色的女子,那女子的眉眼也是潋滟的,脸上的苍白和嘴角的殷红相应成彰,更加的凸显了她脸上的美艳。

    沐筱萝的视线,从浣碧的脸上挪移到楚承辉的脸上,在两个人的脸上来回的流转着,指尖都已经被风吹的冰冷,似乎浑身的体温都在随着冷风在身边呼啸着吹过而丝丝缕缕的被带走,浑身已经冷的快要颤抖起来,却还在控制着自己坚定的站在原地。冷眼将楚承辉和浣碧看着。

    他说他无心江山,无心天下,就算是夺得了这江山也只是想和她安心的袖手天下。可是现在摆在她眼前的到底是幻象还是真实,这种欲哭无泪的感觉,生生的哽在她的咽喉,咽不下去,吐不出来。这种感觉,她忘记自己在多久之前感受过了,那个时候,似乎是叶蓝田进门的时候的感觉。到现在,她才发现,原来是她对于楚承辉的期望太高了。所以到如今,他们一个一个的都只会让她失望。

    她就是个傻子,相信了一次又一次,失望了一次又一次,就算是体无完肤,却还是毫无记性。到如今一次又一次的享受这剜心之痛,亏她还在担心他,还在苦苦的求着,让自己来找他,可是站在这里,她得到的回报是什么。

    沐筱萝的周身都缠绕着丝丝缕缕的寒气。一身煞气逼人,眉眼潋滟多情。沐筱萝忽而浅浅的笑了起来。

    浣碧明显的感受到了楚承辉眼底的波动,也感受到了楚承辉蠢蠢欲动的身体,浣碧的眼神打量的落在了沐筱萝的脸上,这个女人就是楚承辉深爱着的女人吗?就是因为她楚承辉就不爱自己了吗?一定是这样的,浣碧的眼神中满是凄楚。部都是对沐筱萝的控诉,那个女人,真的比自己漂亮吗?难道就是因为比自己漂亮,所以楚承辉就这样将她忘记了吗?

    “她是谁?”浣碧的手死死的扣着楚承辉的手,不想让楚承辉离开自己的身边,先声夺人的指向了沐筱萝,沐筱萝站在门口,有风,带起她散落的头发,阿枫跟在沐筱萝的身后,在看见眼前这一幕的那一刻,也是猛的吃了一惊,猛的倒抽了一口冷气,将眼前的这一幕不可置信的看着,伸手猛的抓上了沐筱萝的肩膀,生怕沐筱萝因为看到这一幕控制不住自己,做出什么激动的事,也害怕沐筱萝就这样转身离开。

    然而沐筱萝却只是站在原地,甚至是眼中还含着笑意的将楚承辉看着。嘴角的笑容在落在浣碧扯着楚承辉的手臂的那一处,更是笑靥如花。她一声被骗的好惨,却怨不得任何人,只能说,自己太傻,然而她一生不肯认输,就算是在这样一个明显是完败的场面里,却不允许,自己有一丝丝低头的意思。

    “楚承辉,你一心想要的江山,就是这样的吗?”沐筱萝浅浅的笑了起来,看着楚承辉身边的美人,看着她衣角还湿润的血液,沐筱萝笑容更加的欢愉,她也曾失去过孩子,她的骨血,她甚至还在幻想着瓜田李下的生活,甚至还在幻想着能和他有宁静的生活,和他生一个可爱的孩子,这一刻,部都成了讽刺。

    阿枫却是相信自己的主子的,他跟在自己的主子那么多年,怎么会不了解自己的主子是一个什么样的人,然而此时站在楚承辉身边的女人,却让阿枫也不敢确定沐筱萝是不是真的误会楚承辉了,那个站在楚承辉身边的女子,他也是认识的,她叫浣碧,阿枫记得,主子小的时候,总偷偷溜到洗衣房看那个因为洗衣服满手都是血口子的小女孩,虽然时过境迁,容颜已经有些改变,但是阿枫还是一眼就认出了这个女子。

    于是,原本准本信誓旦旦的同沐筱萝说的话,在这一刻,部都哽在了咽喉,吐不出来,咽不进去。沐筱萝也看到了阿枫脸上的为难,阿枫跟在楚承辉的身边这么久了,就连阿枫的脸上都出现了为难,沐筱萝的心,猛的就裂开了一个缝隙,有风,呼啸着灌进来,寒风刺骨。

    “不是的,你听我解释。”楚承辉此时有种欲哭无泪的感觉,这一身解释不清的孽障,终于让他的眼底有着慌乱,他害怕,沐筱萝就这样离开自己了,纵使她是一个什么都可以的女人,纵使她一身傲骨,永世不屈,可是说到底,她也终究只是一个女人罢了。她一生颠沛流离,早就没有了安感,所以在见到这一幕的那一刻,他知道,沐筱萝一定会多想。

    “你相信我好吗?”楚承辉的眼底有深可见骨的疼痛,目光有深切的哀愁,眼中有破碎的眸光倒影着沐筱萝的身影,他的眼中也只有沐筱萝的身影。

    然而萧何此时却在楚承辉的身后闷闷的笑了起来,抬眼将沐筱萝看着,笑容潋滟的甚至有些失真,周身的衣摆都无风自动了起来。“沐筱萝,你看到了吗?这就是男人,这一生也只知道背叛的男人。”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