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8章 167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5573

人气小说:一世独尊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盛华最强无敌熊孩子北宋大丈夫大唐之最强帝王师道成圣

    手机端  &a;lt;a href=&a;quot;<a href=" target="_blank"> target=&a;quot;_blank&a;quot;&a;gt;<a href=" target="_blank">也好,这样的话,黄泉碧落,他们就能够携手与共,也好这样的话,他们生死相随,总不会有谁等谁,沐筱萝浅浅的笑了起来,却扯动了干裂的嘴角,瞬间就撕扯开来,有鲜血瞬间溢出来,在她的口中变成腥甜的味道。

    她不知道自己因为害怕楚承辉就此死去而哭了多少回,她只知道自己现在已经睁不开双眼,整个眼球都是酸酸涩涩的感觉,似乎把一生的眼泪都就此哭干。只剩下闭着眼,胡思乱想,头顶忽然传来了吱吱嘎嘎的声音,不断的有沙土落在她的头顶上,不断的素素的落下来。沐筱萝的耳朵动了动。听到了有人挖掘开头顶的沙石瓦砾的声音。然而沐筱萝的心如同一潭死水一般,没有丝毫复苏的喜悦,楚承辉的血还干涸在她的身上,紧紧地贴在她的皮肉上,楚承辉的体温还没有散去,然而沐筱萝浑浑噩噩这么久,却没有见到楚承辉睁开自己的眼睛,哪怕就是那么一瞬间也好。

    然而沐筱萝还是希望有人能够掘开头顶的坍塌的,因为她实在是太想抱抱压在自己身上的楚承辉了,他的模样,那么的安静,安静的让人心疼,她多么想伸出手来抱抱他,感受他的心跳体温,感受他还活着的证明,然而到如今,如果能够重见天日,她想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好好抱抱这个男人,这个踩在她心尖尖上活着的男人。

    “挖到了,挖到了,有人了有人了,看见了!“有谁兴奋的声音响彻在耳边,沐筱萝能够清晰的感受到,自己身上的压力越来越轻,有风,呼呼的刮进来,似乎,变天了,入秋了,天气也冷了下来了。

    沐筱萝只感觉自己身上一空,想要睁开眼睛看看,却发现双眼艰涩的根本就睁不开,却不适应一直压在自己身上的楚承辉被人抱起来,下意识的伸手去抓住了楚承辉下垂的手掌,放在掌心之中,能感受到楚承辉的体温,她就无比的安心。

    “你放心,他没事的。”扶苏一眼就看到了沐筱萝红肿的眼泡,哭的已经有些发白,如同金鱼一般的可笑,然而扶苏的心情此时却沉重的根本就笑不出来,内心深处也只剩下心疼,心疼这一对苦命鸳鸯,心疼沐筱萝一生坎坷,心疼楚承辉一个人独当一切。

    到如今,现实支离破碎,两个人都被时光岁月折磨成了这么憔悴的模样,谁能够不心疼。白灵儿在看着沐筱萝同楚承辉两个人同时从人从土堆中挖掘出来的那一刻,白灵儿再一次红了眼眶,一转头就哽咽了起来,沐筱萝那一时间就捕捉到了白灵儿的那一抹哭声,那一抹哽咽的声音,沐筱萝一下就听出来了那声音是白灵儿的声音。

    沐筱萝猛然想起,还有许多人被压在废墟当中,听白灵儿那一抹哽咽的哭声,沐筱萝就知道,肖锦一定还没有被挖掘出来。沐筱萝向来是爱笑的,开心的时候笑,难过的时候笑,讽刺的时候笑,就连失望的时候都在笑,然而这一刻,所有人的内心部都荒芜成殇的这一刻,她已经不知道笑容能否被称作是安慰了。

    “灵儿,你来。”沐筱萝的身子还在躺着的,只是不知道被抱到了一个担架上,有宣柔的锦缎承担着她的身体,沐筱萝好久不曾移动的手臂,此时每移动一寸都发出一丝只有她能够听清的让然牙酸的声音。每移动一寸,关节处传来的痒麻的疼痛,都让人有些难以忍受。

    白灵儿缓缓的走到了沐筱萝的身边,原本还只是轻声隐忍的哽咽,在站在了沐筱萝身边的那一刻,似乎找到了宣泄的对象一般,白灵儿猛地弯下了腰,抱着沐筱萝的身体,肩膀一抖一抖的哭了起来。从最开始隐忍的哭声,到最后的嚎啕大哭,白灵儿泣不成声,俨然已经趴在沐筱萝的身上哭成了一个泪人,沐筱萝的手伸在了半空之中,伸也不是,收也不是。最后却还是轻轻浅浅的落在了白灵儿的后背上,轻轻地拍打了起来。安慰着白灵儿已经处在崩溃边缘的情绪。

    沐筱萝甚至连安慰的话语都说不出来,她想要给白灵儿安慰,可是感同身受的,她知道现在说一切安慰的话都是多余的,百灵儿内心此时的悲怆不是三言两句能够安慰的了的。沐筱萝缓缓的笑了起来,或许微笑不足以成为最温暖的力量,但是沐筱萝觉得在这么凄楚的时刻,可能是真的需要微笑的吧。

    就算是自己在出来之前根本就笑不出来。“沐筱萝,你说他会活着出来吗?如果,如果他死了我该怎么办。”白灵儿忍不住的继续哽咽了起来。伸手将沐筱萝紧紧地搂着,寻找着内心最后一丝的慰藉。

    “怎么能够不活着回来呢,你还在这里等着她,她怎么能舍得不活着回来。”沐筱萝伸手梳理着白灵儿额角散落的发,沐筱萝睁不开眼,看不见白灵儿此时究竟是什么状态,但是一眼看上去就能够知道,白灵儿此时的状态一定是十分的憔悴的。也许她不眠不休的等了很多天,不曾合拢上自己的眼睛,等待着的,就是那个男人被挖掘出来。

    那个活在她心尖尖上的男人,她望穿秋水,等待着白首偕老的那个男人,她爱的深刻,也刻画进了骨血里面的男人,此时还被压在废墟之下,白灵儿轻轻地笑了笑,吸了吸鼻子,站了起来,有冷风刮在她的脸上,风干着她脸上的泪水,有些刺刺的疼痛,白灵儿那一伸手擦拭自己的泪水的动作,有些倔强的不能所以的坚强。

    “将沐筱萝带下去吧,好好照顾着,要是出了一定一点的问题,我为你们是问。”白灵儿的背影满是孤独,那一瞬间的正义凛然,一眼看上去却也是气魄依旧,风华绝代,已经有几个士兵将沐筱萝抬了下去,白灵儿的内心就如同在这秋风之中不断的被风化着。

    一片冰冷,毫无生机。

    沐筱萝还活着,沐筱萝是被压在楚承辉的身下才活下来的!所有人都看到了,看到了那大难之中舍己为人的无私,然而楚承辉呢?楚承辉却是奄奄一息的模样,那么肖锦呢?又有谁能够压在肖锦的身上,为肖锦承担这铺天盖地的重量。

    白灵儿轻轻的闭上了眼睛,内心之中,冰寒一片。

    浣碧的手被人拽在手中,力气之大似乎要生生的扭断浣碧的手腕,浣碧的脚下踉跄几乎是被人拖着不断的向前行走,浣碧的眼神之中有些涣散,看起来似乎是一具行尸走肉。

    “你放开我,他还在里面,我看到他被砸到了,我看到了。”浣碧的眼眶红红的,一看就知道是不知道哭过了多少次了,此时的眼眶中还含着泪滴。玄玄欲坠,段峰猛的一甩手将浣碧的手腕从自己的手掌中甩脱出去,浣碧原本就摇摇欲坠的身体在一个怂恿之间,猛的踉跄了一下,整个人都忍不住的摇晃了一下。脸色越发的苍白了几分。

    “你去!你回去!你回去看看还有谁能给你留下一条活路!你想要的是什么,是后位,还是那个男人,还是想要像是一个人一样的活着!你亲眼看着他被砸在了土方之下,你亲眼看到没?楚承辉在那一刻将沐筱萝护在了怀中,那才是真心的爱情,你还在奢求什么?不会很可笑吗?”段峰满眼不屑的冷眼将浣碧此时的哭闹看着。

    浣碧整个人瞬间安静了下来,伸手扯了一把身上已经破败不堪的风炮,上面甚至还有干涸的血液,更加的显得她的破落和荒凉。这一眼看上去,满身满眼的沧桑,竟然像是一个风烛残年的老人,浣碧的眼脸猛的低敛了下来,便有大滴的眼泪,从她的眼眶猛的吧嗒一下掉落了下来,段峰的心口,猛的一抽。

    “你以为你是什么?我没有非要你救我,我没有求你救我!你以为我是什么?是一个蛇蝎心肠的女人?是一个为了权力可以不择手段的女人?我是一个没有感情没有心的女人?你错了,不是那样的!我也有我自己想要爱的人。我也有想要白头偕老生死与共的想法,为什么,为什么那个女人就能够那么幸福,而我那么努力,到最后却还是一无所有?”浣碧猛的蹲在了地面上,有眼泪不断的从眼眶掉落下来,浣碧的手,捂在了自己的脸颊上,原本是想要掩盖自己的崩溃失态,可是眼泪从指缝之间流淌下来,却越发的显得她整个人都有些悲怆。更显得孤独和慌乱。

    段峰站在原地,一时之间有些手足无措。但是却丝毫没有动摇,不是不心疼眼前的女人,而是不赞同她口中的爱,她在撒野,在发泄,就如同一份在心中长期堆积压缩着的情感在这一瞬间毫无控制办法的爆发开来,一瞬间击垮一个人表面上所有的淡然和无法撼动,反倒是像是一个疯子一般的发泄开来。

    也许,闹一闹就没事了。

    “你知道吗?我从小就爱他了,我以为我们是青梅竹马,我以为他也是爱我的,我以为他能够扶救我卑微的不堪一击的命运,我以为他是我的良人,可是到最后,他却从我的世界里消失了,我所有的爱和恨,他部都带走了,所以我苦苦的挣扎开来,因为我知道,只有我挣脱这卑微的泥沼,我才有可能再见他一面,可是到最后,我看见他了,他却不是爱我的那个良人。”浣碧闭上眼,眼前部都是自己心爱的男人同另外一个女人比肩而立的场景,那是足以撕裂她心肺的疼痛,她想那是刻进她骨子里的伤痕,这一辈子都无法磨灭。

    “你爱他,你去救他,就算是你将他救出来了,也不过就是像我将你救出来这般,救了一个白眼狼一般。”段峰的话里似乎是带着刺一般,嘲弄和讽刺部都含在了他的话语中间,段峰浅浅的笑了起来,低头看着浣碧眼底的疯狂,部都是讽刺的看不起的轻蔑眼神。

    浣碧猛的抬起了头,疑惑的将段峰看着,似乎刚刚想起了什么一般,才将段峰看着。“你为什么要救我,你不是应该和我针锋相对,甚至是希望我可以去死吗?”浣碧当然不会忘记段峰同自己的针锋相对,也没有忘记大典之前,自己咄咄逼人的同段峰说的那些话,此时段峰将自己救出来,确实是在浣碧的意料之外的。

    那一瞬间,大殿瞬间倾塌下来的那一刻,浣碧确实是以为自己要被砸死在梁木之下的,可是身后猛的被拽了一把,整个人就开始往下下坠,她从来都不知道,原来大殿皇位的后面,就是一个黑洞洞的地道,由是,她有机会死里逃生。

    “我救你自然是有我救你的道理,你若是觉得楚承辉黄泉路上太寂寞,大可以去陪着他,我没有丝毫的意见,人已经死了,往事也都成了空,我不知道你究竟还在纠结着什么苦苦的放不下。”段峰不屑的从鼻间轻声哼出了这样一句话,转身就离开了。浣碧忙跟在了段峰的身后,小腹处还在不断的传来一阵阵的抽痛,下体似乎还有一阵阵的暖流细细的流出来。肚腹之间有种痉挛一般的疼痛,更加的映衬着她脸色的苍白。

    “不要再向前走了!我要死了!”浣碧一只手撑着自己的肚子,脸上有汗水溢出来,大滴大滴的凝聚在一起,沿着脸颊砸落在地面上。

    段峰不是没有注意到浣碧此时的状态,然而对于女性生产这样的问题,他却是是一直都没有接触过。此时就算是想要帮助浣碧,却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前面就有村庄了,你再坚持一下,等到了村庄,我就给你找个稳婆看一看,我确实,却确实是不了解这些东西。”段峰的脸上奇异的掠过了一抹桃红色,春暖花开,有桃花潋滟的颜色,那一瞬间的别扭,和平日里中规中矩的他大相径庭。浣碧一瞬间看花了眼,甚至不知道该作何反应,只能机械的跟在段峰的身后不断的向前行走着。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