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4章 174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5272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北宋大丈夫一世独尊大唐之最强帝王封少,有点甜!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盛华万道成神

    手机端  &a;lt;a href=&a;quot;<a href=" target="_blank"> target=&a;quot;_blank&a;quot;&a;gt;<a href=" target="_blank">那边的胖子的手下在看到了胖子的脖颈上冒出来血珠子的那一瞬间才明白了这边究竟发生了什么。部都向着这边狂奔了过来,然而还没等到那些人过来,那胖子的脸上就已经闪过了一层黑气,瞬间就如同蜿蜒的牵牛花一般的在那胖子的脸上满眼开来,那一层黑气在胖子的脸上游走着,最后扩散到了身,轰然倒地,当那些手下赶过来的时候,胖子已经倒在地面上抽搐不止了起来。

    沐筱萝的神色是淡淡的,似乎刚刚才杀掉了一个活生生的人不是她,她的眼神中,尽是云淡风轻的色彩,云淡风轻的似乎是一场幻觉,然而倒在地面上的胖子却是那么真实的存在,沐筱萝眼中闪过了一抹不屑,瞬间就对上了那些瞪着一双仇恨的眼睛看向了自己的手下。“色字头上一把刀,难道你们不清楚吗?”沐筱萝说的无辜,好像整件事情她才是那个最最委屈的人一般,那些手下却丝毫没有打算放过沐筱萝的意思,部都自发的层层叠叠的将沐筱萝包围了起来,沐筱萝的眼神一凛,有威风拂过,带起阵阵香风。

    “怎么?难道你们也想重蹈覆辙吗?”那些手下这一刻部都发现自己身都已经开始使不上力气,整个人都如同虚脱了一般,似乎随时随地都可能倒下,脚下也是徐福踉跄的开始摇晃了起来,沐筱萝浅浅的笑了起来。眼神中写满了无情,此时的士兵身临其境,才明白为什么自己伸手斐然的主子就这样三两下被沐筱萝放倒在了地面上。一个个眼神中都写满了惶恐,沐筱萝一步一步的向着这些手下靠近着,那掷地有声的脚步,就如同一道催命的旋律,响在在场的每一个人的心头上,胆战心惊。

    “怎么?你也想要像他那样死去吗?我想你不愿意的,对不对。”沐筱萝的指甲在一个男人的脖颈上轻轻的上下滑动着,明显能够感觉到这个男人在刚刚的那一瞬间,胆怯的吞咽了一口口水,看起来无比的惶恐,惶恐到不自然。

    沐筱萝浅笑了起来,将手从那个男人的脖颈上抽离开来,负手而立,眉眼之间都是清越的不在乎。“好了,你们可是想好了,你们的主子已经死了,没有组织的队伍,就是一盘散沙,你们是选择皈依,还是选择死,我给你们自己选择的余地。”沐筱萝负手而立,倾国倾城,却也是盛气凌人的模样,有长发从已经打开的帽子里面散落下来,柔美的逶迤在腰间,被微风戴起来,是飘渺动人的好看。

    那个少年站在原地已经连眼睛都不会眨了的一瞬不瞬的将沐筱萝看着,他原本是以为沐筱萝要向着眼前的人献身的,然而此时此刻才看不出来,不是这样的,沐筱萝原来是一个这么有心计的男人,那几个已经被定在原地的男人面面相觑,最后都选择了皈依沐筱萝,沐筱萝是一个有实力的人,在场的人都有目共睹,沐筱萝的眼神中满满的都是自信的笃定,似乎早就猜到了这些人的决定。

    识时务者为俊杰,谁也不愿意自己变成砧板上任人宰割的肉。都希望自己能够好好的活下来,谁也不希望自己就这样不明不白的死过去,沐筱萝缓缓的点了点头,却也没有给在场的几个男人解药,反倒是向着那几个箱子走了过去,她早就想知道那胖子的计划到底是什么了,也想要知道这箱子里面装的到底是什么,沐筱萝刚要伸手打开眼前的箱子,就被背后一道清冷的常年无波动的声音叫住了。

    “沐筱萝。”沐筱萝收回了自己的手,一转头就对上了凌晨风一双毫无波澜的眼。那眼中的深切颜色沐筱萝看的真切,他眼中向来是波澜不兴的,像是这样的眸色,沐筱萝却还是第一次遇见,沐筱萝不由得看的有些痴了,站在沐筱萝一边的那个少年看到两个之间的眼波流转,心中忽然冒上了一抹酸气,忽然很害怕沐筱萝和眼前的男人是恋人的关系。

    “你来了啊。”沐筱萝浅浅的笑了起来,眉眼之间,尽是客气的颜色。凌晨风也低低了应了一声嗯,然后就不再说话,而是将疑惑的目光落在了在场的所有人的脸上,然后看向了停放在那里的箱子。“你胆子倒也真是大,也不怀疑里面是不是还装着暗器什么的。”凌晨风轻声的调笑了起来,然而脸上的面部肌肉却是不自然的拉扯着。

    沐筱萝忽然忍俊不禁。“好了,不会笑的话就不要笑了。”沐筱萝还是看习惯了凌晨风多年不会变更的冰山脸,那一眼看上去,也是菱角分明的好看得很。沐筱萝浅浅的笑了起来,一伸手就打开了一边的一个箱子。“怕什么?”沐筱萝的眼神满是不在乎。一打开箱子,就看到了箱子里面满满都是兵器。明晃晃的折射着寒光,甚至有些晃眼。

    沐筱萝倒吸了一口凉气,那胖子的意图已经再明显不过,不过就想要夺得这江山罢了,这个动荡的时候,似乎所有的人都收到了胜利的苗头,部都蠢蠢欲动了起来,其中当然也包括了这个野心勃勃的胖子。

    “这胖子手下的人我可不记得只有这么几个。”沐筱萝淡漠的看了一眼如同被定在了地面上的几个男人,又如同信手拈来一般的伸手拿起了箱子里面的一把兵器,冷眼将手中的兵器瞧着,沐筱萝的心中已经有了自己的计较。

    “你说,他们现在的根据地还会是在那个山庄下面吗?”沐筱萝转头将凌晨风轻声的询问着,凌晨风低头沉思了一会。“山庄已经荒废了许久了,我也已经好久没有回去过了,至于那胖子的驻地,说实话我也不是很清楚,不过,倒是可以看看。”

    那胖子手中养着多少的士兵沐筱萝可是清清楚楚的记得,那次宫变之后这股子势力就好像凭空消失了一般的销声匿迹,此时再被沐筱萝逮到,如何能够甘心就这样松开了口中的这口肥肉,沐筱萝向来就不是一个甘心认输的人。“问问不就知道了。”沐筱萝眨了眨眼睛,一转身就向着那些定在原地的男人走了过去。

    “我记得你们之间就驻扎在卧龙山庄的山脚下,现在,还是在那里吗?”沐筱萝询问着,眼角眉梢的凛冽更加加深了她身上的威严,更何况此时在场的几个男人手脚都是酸软,的甚至连行动都不可能,对沐筱萝自然也是畏惧多一些的,沐筱萝这么一问,几个人连忙的点了点头。“是的,还在那里,之前离开过一段时间,但是想要建造一个那样巨大的根据地还是很困难的,所以在朝廷的风头过去了之后,我们就又回去了。”眼看这几个同沐筱萝说话的人也是在军队之中能够说得上话的人物,这样的存在对于沐筱萝来说是再好不过的了。

    “那好,带我们过去。”沐筱萝这一句话说的像是在谈论天气一般的轻松,然而听在在场的几个人的耳中部都惊恐的睁大了双眼,将沐筱萝看着,自古以来一直有一句话,贪心不足蛇吞象,那可是近十万的军队啊,就连胖子建立起这只军队耗费的时间和经历都不是简简单电的几年能够代替的,沐筱萝一朝就想要收复这样一支军队,凭什么?

    “我们可以皈依你,是因为我们服你了,可是那是近十万的士兵,他们不会服你的。”其中的一个男人也是倨傲的,有些轻蔑的将沐筱萝看着,就算是沐筱萝有通天的本事,能够以一杀百。可是到想要率领这样的一支军队,哪里是这么简单的事情。他们部都不相信沐筱萝一个女人能够统领这样的一支军队。

    沐筱萝浅浅的笑了起来,眉眼之间却尽是凌厉的将眼前的男人森冷的看着。“我只是问你你们的根据地在哪里,你只管说就好了,之余能不能收编这支军队,那就是我的问题了。”沐筱萝冷声说着,转身就上了马。

    沐筱萝看着地面上安静的站了许久的少年。“你跟着他离开,凌晨风,半柱香的时郜之后这几个人身上的麻痹就都会解开,但是他们的体内现在都存上了一种毒素,永生永世都除不尽的毒素,倘若我半个月之后不能回来给他们服用一次解药的话,他们就会身溃烂而死。”现在又很多的帮派都是用这样的方法来控制手中的手下,所害怕的就是背叛这一类的事情发生,沐筱萝眼中的不在乎也更加的深刻明显了起来。一夹身下的马腹,就要离开。凌晨风忙拦在了沐筱萝的马前。

    “你先跟我我回去,收编军队的事情现在还不是很着急,等我们回去好好的商量一下再做决定也不迟,那可是十万大军,你疯了才会一个人闯进去,我不会允许你这么做的,现在就跟我回去,我们商量了之后再一起行动。”凌晨风淡淡的说着,脸上依旧是波澜不兴的毫无表情,似乎早就习惯了规划好一切。

    “你得相信我,我可以的。”沐筱萝的眼眸中带浅淡的坚定,那一抹胸有成竹,是她身上最动人的色彩,然而凌晨风看着她形销骨立的身子板和深陷进去甚至是青黑色的眼窝,当然也一眼就能读出来沐筱萝身上所有的疲惫,她只是一个女人,到什么时候,需要一个女人来独当一面。

    有清冷的月光照在浣碧的身上,浣碧整个人消瘦的似乎只剩下了一把骨头,蜷缩在地面上,在光影错落的笼罩下,似乎都要消失不见,只有微弱的窝咳的声音不断的从腔内传出来,那么的声嘶力竭,似乎早就燃烧殆尽了生命中的最后一丝烛火。

    有水,沿着她的发梢滴滴答答的滴落了下来,在这样秋风萧索的深秋,浣碧一身都是冰凉的水,眼见着从脸上滑到下颌的位置,点点滴滴的滴落下来。浑身都是凉气浑身都是水,被风一吹,原本就虚弱的身体此时此刻更是不受控制的颤抖了起来。整个人都有些哆嗦了起来,浣碧伸手抱住了自己的腿,浣碧的身边还摆着一个湿漉漉的木桶,而她,就这样坐在了井边上,今天,段峰出去采购生活用品了。

    浣碧吸了吸鼻子,伸出了自己的手在月光下浅浅的摊开,整个手已经瘦的只剩下了骨骼,浣碧又伸手摸上了自己的脸颊,她已经这么瘦了,还会很好看吗?还能留得住那个男人吗?如此胡思乱想着,脑海之中就渐渐的混沌了起来,只有身上还在不断的打着哆嗦,牙关也在不断额颤抖着,不断的发出而咯咯咯咯的声音,听起来让人心都颤抖了起来。

    浣碧的身后传来可脚步声,那么轻那么轻,却透着那么深那么深的愤怒,浣碧猛的回头,就地上了一双燃着怒色的眼睛,双眼之中都有烧红了的火焰,满眼的疼痛的将浣碧看着,段峰的双拳甚至都在身侧握紧,整个人都跟随着不住的哆嗦了起来,甚至恨不能一拳打在浣碧的脸上,然而看着浣碧整个人如此单薄消瘦的模样,就算是有着一腔的怒火,此时也只能然熄灭,没有别的办法。

    浣碧浅浅的笑了起来,脸上还粘着水,头发也湿漉漉的黏在她的脸上,整个人看上去不仅仅是狼狈,甚是还有可怖,在光影错落之中,消瘦的脸的颧骨向上支了起来。看起来凄厉的像是一个厉鬼一般,段峰的身体是真的被浣碧气的颤抖了。

    “我要是不回来,怎么能够看得到你的这些小伎俩,浣碧,你有意思吗?难怪我还不明白你的病症怎么还反反复复的不见好转,你这么对待你自己,你的病症怎么可能会得到好转!段峰已经被愤怒烧红了理智,瞪着一双眼,甚至是恶狠狠的将浣碧看着,一双手在自己的身边噼噼啪啪的捏的骨节都在响动。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