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6章 176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5110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日天尊木叶之转生者末世之召唤悍妞萌妻至上:总裁老公放肆爱家有劣徒欠调教都市天龙至尊头条天后:君少,宠宠宠!

    手机端  &a;lt;a href=&a;quot;<a href=" target="_blank"> target=&a;quot;_blank&a;quot;&a;gt;<a href=" target="_blank">然而在人群的正中央,却猛然发出了一声轰然巨响,以沐筱萝为中心,脚下的地面都呈现放射性的条纹向着外围龟裂了开来,甚至有最靠近沐筱萝的士兵被沐筱萝这一震震飞了起来,甚至被震飞到了天上,一时之间看上去,确实是有些惨不忍睹。

    而沐筱萝就那样毫发无损的站在中央,一头秀发,无风自动了起来,一张倾国倾城的容颜,此时也写满了风霜刀刻的肃穆。刚刚还在拼了命的靠近沐筱萝的男人此时部都在悄无声息的后退着,生怕沐筱萝下一次冲动伤害到的就是自己,沐筱萝的眼神是冰冷的,环视着在场的每一个士兵。

    “你们是怎么征兵进来的,这就是你们当兵的素质?见到女人就走不动路了,到时候敌国入侵,你们不是保家卫国的战士,反倒是一个个卖主求荣的叛徒。”那些被沐筱萝震飞了的男人一个个部都在哼哼唧唧的在地面上打着滚,似乎疼痛的整个身体都散开了一般的难受。沐筱萝甚至看都不看一眼倒在地面上打滚的男人。

    然而这些男人里也有一些是又血腥的男人,被沐筱萝这么一骂,当然是有些挂不住面子,直奔这沐筱萝就冲了过来。“你在说谁呢?不是我们保家卫国,难道还是你一个女人保家卫国?真是好笑,你一个女娃子,就不要乱说话。”那男人话还没说完,就被老士兵在身后狠狠的敲打了一下,那士兵被打的猛的向前打了个趔趄,险些没能摔倒在地面上,整个人看起来无比的狼狈,看起来也尽是一副狼狈不堪的模样。

    那士兵一看就知道平时也不是个好想与的人,被拍了一巴掌之后,整个人都暴怒了起来,转过头看着在身后给了自己一下的老兵。“你干什么,咋的,因为一个娘们,你就可以打新兵了?”那士兵回头明显就是一副找打架的样子。那老兵也丝毫没有打算惯着这个士兵的打算,只是伸手将那个新兵拽了过来,一挥手就给了那个新兵一拳,那新兵被打了一个踉跄,当着这么多人面,那个新兵的脸上肯定是挂不住的,一转身就要向着那个老兵还手,然而沐筱萝却在一刻动了,火光电石之间,沐筱萝就已经伸手拽住了那个士兵的手腕,手上一用力,那士兵的手腕就被翻转到了身后,被压制的一动都不能的动。“谁告诉你,新兵是而已和老兵这样说话的。”沐筱萝的眼神是淡漠的甚至是森冷的,当那个士兵被沐筱萝死死的控制住的时候,沐筱萝的目光再看向其他的士兵的时候,都从他们的眼中看到了不可置信。

    在她们的眼中,她应该只是一个简简单单的一介女流,想要去对抗一个男人,简直就是天方夜谭,然而这一刻,他们却发现,沐筱萝原来身手不凡,沐筱萝的脚下一用力,伸手便踹向了那士兵的膝盖处,那士兵的膝盖一弯,便单膝跪在了地面上。

    “今天,我没有让你双膝下跪,是因为男人膝下有黄金,但是你要记得,你只是一个新兵,想要趾高气昂的说话,就做出成绩来,服从上级的命令是你们必须做的事情,对于国家安危的荣辱观念也是你们必须具备的,如果这些你们什么都不能有的话,那么你到了战场上,逞莽夫之勇的话,就只能去做战场上的炮灰。”沐筱萝说的这些话,确实是太狠了一些。着一些话说完,在场所有的男人部都噤了声。

    “你们今天不行,可以,明天不行也可以,但是要是永远都不行的话,或许就该由我来亲自操练你们了,到时候,你们不要后悔才好。”沐筱萝的手一推,那士兵就踉跄着一屁股摔在了地面上,看起来十分的狼狈,然而沐筱萝却是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这是毒行天下的毒王楚承辉的妻子,据说用毒的技术同毒王楚承辉不相上下。到时候你们就自己看着办吧。”在场所有的男人都倒抽了一口凉气,谁也不愿意落到沐筱萝的手中被沐筱萝操练,这些男人似乎一瞬间精气神就变了。

    沐筱萝一转身就看到了气喘嘘嘘的走过来的小小少年,小少年似乎是跑着来找她的,眼中还带着一丝丝倔强的不服气,眼中酝酿着怒火,似乎有许多的不开心在眼中积淀着,来找沐筱萝也是一副要让沐筱萝给自己伸张正义的模样。

    “怎么了?这么着急?”在沐筱萝的眼底,这个小少年就像是她的弟弟一样,在他的身上,她似乎看到了自己年少轻狂时候的模样。所以在面对这个小小少年的时候,她出奇的多了一抹疼惜,她无比的心疼着这个倔强的少年。

    “凌晨风要安排我。”少年的眼底有不服气,少年对于沐筱萝是心服口服的,是因为亲眼看到了沐筱萝的实力,然而在看到凌晨风的时候,凌晨风却并没有表现出来能够让沐筱萝心服口服的资本,所以少年对于凌晨风是丝毫不服气的,然而沐筱萝却并没有反应过来少年为什么要这么激动,所以只是淡淡的说了一句。“那就听从他的安排啊,反正他是不会坑害你的。”沐筱萝浅浅的笑着,眉眼温柔,如同在看着自己弟弟的眼神将站在自己眼前的小小少年看着。那少年的脸一瞬间就涨红了起来,似乎气鼓鼓的样子瞪大了眼睛将沐筱萝看着,沐筱萝猛疑惑了起来。

    “对了,你还没有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沐筱萝清浅的问着,然而转头看向了那个小小的少年,然而那个少年却涨红了脸颊,一扭头就跑掉了。只剩下沐筱萝一个人还愣愣的还站在了原地不知所措。凌晨风浅笑着走了过来,笑着伸手拍打了两下沐筱萝的肩膀。“你的小少年似乎对你有意思啊。”凌晨风难得的调笑,遭到的也只剩下沐筱萝的白眼。沐筱萝只是回头狠狠的蹬了楚承辉一眼,不再说话,就转身离开了,谁知道这两个人怎么了,反倒给他们中间夹的里外不是人。沐筱萝也有些不满的想着,转身就离开了。

    浣碧的身体在段峰的照料下,身子一日比一日好了起来,段峰和浣碧就好像之前就约好了一样,之口不提那天发生的所有的事情。浣碧的身体在段峰的精心照顾之下,渐渐的不复当初那般消瘦的模样,整个人照比之前的瘦骨嶙峋,看起来一能够圆润一些了,但是或许是小产之后不曾好好的调理自己的身体的原因,浣碧此时的身体是无比的虚弱的,此时一眼看上去,竟然也有些扶风弱柳的滋味。

    段峰今天的状态好像有些沉沉的,伸手将手中的药放在了浣碧的手中,然后就转身去收拾别的东西去了,浣碧似乎也看出来了段峰的沉郁,只是将段峰递过来的东西接着,却并没有了下一步的动作,也不喝,也不放在一边,就只是在掌心之中抱着。

    “你怎么了,有什么不开心的事情吗?”浣碧似乎恢复了以往那么温婉的模样,总是一副与世无争的淡然模样,看着段峰的眼神当中也写满了温柔的辞色,那一眼看上去,山高水长一般的宁静致远的气质。看起来就无比的安心。安心的样子就好像能够让人内心十分安定的那种感觉。然而段峰却好像一直都是闷闷不乐的,没有什么事情能够勾起他内心的想法。

    浣碧似乎想要纾解段峰的心情,巧笑嫣然的走到了段峰的身边,似乎想要给段峰一些安慰,然而段峰却一身冰寒的转身避开了浣碧,浣碧的眼神中闪过了一抹错愕和受伤,眸光破碎得将段峰看着,段峰的眼神当中写满了疏离和抗拒,有些冷硬的将段峰看着,段峰就这样看到了浣碧波光破碎的眼底,最终还是缓缓的叹息了一声,选择了放弃,如何能够不放弃,他根本就没有办法同他硬起来心肠。

    “如果我告诉你,楚承辉还没有死,而且就在皇宫里面,你怎么选择。”段峰直直的看向了浣碧,眼神中似乎已经知道了答案一般的光辉寂灭,让人看了都微微的心疼,然而浣碧抱着药碗的手,就这样段峰的这句话猛的颤抖了一下,似乎整个人都被撼动了一般的颤抖了一下,然后轻轻的抬起了眼帘将段峰看着。“你怎么知道楚承辉没有死的。”她将段峰看着的目光中含着殷切的期望,那千丝万缕的含着希望的却如同一把把绞碎他心脏的利器,让他的整颗心都窒息了一般的疼痛了起来,段峰伸手撑着自己的胸膛,有些讽刺的笑了起来,怎么能够不讽刺,他是在她人生中最落寞的时候一直陪在她身边的人,然而在知道楚承辉并没有死的那一刻,浣碧的目光殷切的足以杀死她千百回。

    是啊,她只是将他当做一个慰藉自己内心的替代品罢了,她只是将自己当做一个傻瓜罢了,怎么会真的将自己当做依靠呢,这一辈子,他如何能够比得过楚承辉呢,段峰想着想着,竟然轻轻的笑了起来,那嘴角的一丝浅笑,写满了讽刺的味道,似乎在轻蔑的讽刺着她的不屑。“我从皇宫中打听到的,楚承辉没有死,只是还没有醒过来,沐筱萝也没有照顾在他的身边,而是忙着去打江山了。怎么样,你心疼吗?是不是恨不能自己长了一双翅膀,能够现在就飞到他的身边看看他现在情形如何,是不是很想去照顾他?”段峰将手中的茶杯笃的一声戳在了眼前的桌面上,冷眼将浣碧看着,一转身,就离开了,只留下浣碧一个人孤零零的站在屋子里面,手中还捧着一碗温暖的药汁。

    段峰彭的一声将门关上的那一瞬间,只感觉自己浑身的力气都被抽空了一般的虚弱了下来,整个人也显得有些憔悴,段峰猛的蹲在了地面上,喉咙中有哽咽的声音不住的向上涌动着,他只能一下一下的滑动着喉结,将那哭声都死死的压在他的喉咙当中。他不能哭,他是个男人,男人当撑起整个天下,整个家,可是现在,要天下他没有天下,要自己的家,甚至连自己的家都没有,他以为不管浣碧是不是真的爱自己,是不是只是想要自己永远的陪在她的身边,楚承辉已经死了,一个已经死了的人无论如何都不可能和自己争了,他不相信他在浣碧的身边陪伴着十年,二十年,一百年,都感化不了这颗心。

    可是在听到楚承辉还活着的那一瞬间的消息的那一瞬间,段峰却忽然感觉到了当头棒喝,不爱自己就是不爱自己,就算是一遍一遍的对着自己撒谎,告诉自己她爱着的那个人已经死了,现在能够陪在她身边的人只有他的时候,却也抵抗不了她内心深处的爱,就如同今天他刚刚告诉他楚承辉还活着的那一瞬间,她眼中殷切的小心翼翼他看的那么那么真,却也感觉到了那么深,那么深,深刻的似乎一把扎进了他的心脏,血如泉涌也不过如此。

    浣碧呆呆傻傻的看着手中还在端着的那一碗药,在转头看着已经死死闭合上的房门,有有些茫然,她是关心着楚承辉的生死的,就如同这么多年她从来都没有放下过那个男人一般的关心着,关心到自己死,关心到自己的骨髓里,早就成了一种习惯。可是为什么,为什么当她看到段峰眼中的那一抹失望和疼痛的那一刻,她整个人都会如同要崩溃了一般的疼痛,心是一座城,在他转身离开的那一瞬间,一寸寸的瓦解溃散,到如今,也之下一幕幕的惨败和荒凉。她想回去照顾沐筱萝吗?段峰离开之前留下的那些话还如雷贯耳在她的耳边如同雷声一般的滚来滚去的响着,浣碧的心也随着一丝一丝的哆嗦着,浣碧忽然想要知道,这一切究竟都是因为什么,为什么在她选择了依靠的那一刻,却告诉她楚承辉根本就没有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