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8章 178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5122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日天尊木叶之转生者末世之召唤悍妞萌妻至上:总裁老公放肆爱家有劣徒欠调教都市天龙至尊头条天后:君少,宠宠宠!

    手机端  &a;lt;a href=&a;quot;<a href=" target="_blank"> target=&a;quot;_blank&a;quot;&a;gt;<a href=" target="_blank">能够为他守住这江山,对于现在的她来说也是一种幸福吧,除了这些她已经不知道自己能够怎么宽慰自己,当看着自己心爱的男人昏昏沉沉的倒在床面上的那一刻,浣碧觉得自己已经失去了能够安慰自己的能力,确实,她已经失去了能够安慰自己的能力,她爱着的人,此时正在昏睡不醒。

    她就守着他一心想要夺回来的江山,一个人寂寞着,奋斗着,为了他奋斗,累的时候就感受不到心脏的疼痛了,可是到最后,午夜梦回,一摸脸,却总是一脸的泪水,这江山稳固了又有什么用,这世间就算是繁华如许,他再也不是那个能够站在她身边陪着她看风景的那个人。这一辈子,他可能都不会睁开眼睛来看看她了,如何能够不疼,心有七窍,却无一窍不伤一窍不痛。

    沐筱萝翻身下马,就看到了院子里面还在忙忙碌碌着的人,他们还不知道自己的主子早就已经出事了,此时还在兀自的忙着自己,沐筱萝等人翻身下马,也是一副云淡风轻的模样,就这样向着屋子里面走了进去,沐筱萝的嘴角带着浅浅的笑,韶华依旧,简直是美的不可思议,那些正在忙碌着的士兵部都放下了手机,看着这几分长相俊美的不速之客,将沐筱萝看着的眉眼可会死满满的戒备。“你是哪里来的?”一个看起来是管事的士兵迎了上来,甚至是有些蛮横的同沐筱萝说话,沐筱萝也不恼怒,一直都是浅浅的笑着的。

    “你们的账房先生呢,你们主子让我来找你们的张芳先生的。”沐筱萝从怀中掏出一个令牌,随手就仍在了那个管事的士兵的手中,那士兵狐疑的拿过来,上上下下的看了一眼,然后又扔给了沐筱萝。“跟我来。”这么多天,甚至没有人送回来关于主子遇害的消息,他们自然也不会向着哪方面想,更何况,在他们的心中是非常的笃定和自信的,自己的主子不管走到哪里都不会吃亏的,于是在沐筱萝拿出那张令牌的时候,那士兵就真的带着沐筱萝去找账房先生了。

    沐筱萝等人被引着走到一个看起来还算是普通的小房间门口,伸手敲了敲门,一个五大三粗的汉子,此时却放低了声音轻声的询问了起来。“先生你现在忙吗?有人拿着主子给的令牌,说是来找你的。”屋子里是冗长的沉默,似乎根本就没有人一般的安静,也没有任何的声音却回应这个壮汉刚刚传进去的话,那壮汉再一次伸手敲了敲门。“先生,他们是拿着令牌来的。”前后两次,那士兵似乎都没有敢多使一分的力气,可见这个账房先生在整个军队里面是多么的重要的。

    “嗯,好的,我知道了,让他们进来吧。”这个时候,房间里面才发出了一个垂垂老矣的声音,是岁月洗礼过后的沧桑和嘶哑。声音却还是比较浑厚,中气十足的从门内传了出来,那站在掌风门口的士兵慌忙点了点头,就算是在里面的老者根本就看不见他做的这些动作,可是这个士兵却还是毕恭毕敬的,似乎不敢有任何一丝的怠慢,沐筱萝也浅浅的笑了起来,不再说话。只是等着那个士兵给自己开门。

    那士兵这才小心翼翼的拉开了房门,伸手示意沐筱萝现在可以进去了,可是在沐筱萝进去之前,却还是提醒沐筱萝,一定要小心一点说话,沐筱萝也没有点头答应,只是抬脚走了进去,环视四周,是最普通的管账先生都会有的房间摆设,房间之中摆满了各种的算盘和书籍账本之类的东西。整个房间看上去也是十分规整的模样,和账房先生的气质十分的相符。

    “你是主子让来的?”那老者的眼神是十分暗沉的,抬头将沐筱萝看着,那眼中还冒着精光,一眼看上去就知道是一个特别精明的会算计的人,将沐筱萝看着的眼神也似乎一眼就要将浣碧看穿。沐筱萝的眼神中满满的都是笑容,坦坦荡荡接受着那管账的看向她的目光。

    “我刚刚已经把你们主子的令牌给你们的士兵了,他不是也说了吗?”沐筱萝的眼神坦坦荡荡,似乎一点都不在乎那个老者双眼凌厉的将自己看着的眸光反倒是坦坦荡荡的将那个老者看着,眼神中颇多的不在乎,似乎根本就不在乎老者看向自己的眼神,也不在乎老者如何的同自己说话,沐筱萝的目光依旧在扫视着屋子里面的摆设。

    “我还是第一次听说有人拿着我主子的令牌来找我,你知道我在这里管账多少年了?我管账二十年了,这样的事情却还是第一次看到,你们这些小崽子,在这里跟我玩上心计了,说!主子怎么了?”沐筱萝不得不感叹姜还是老的辣,然而在没有摸清眼前的构型了结构之前,沐筱萝一点也不想和眼前的老人产生正面的冲突。所以沐筱萝还是若无其事的笑了起来。“你要知道,我是真的来跟你谈生意的,你们山庄这就是待客之道吗?”沐筱萝笑靥如花,整个人看起来都婉转多情,那一眼看上去,瑰丽四射的模样,楚承辉浅浅的笑了起来。那一笑之间的风华绝代,好看的晃花了在场人的眼。

    “女娃娃长的很漂亮,只是做人要将本分,女娃娃,这点你知道吗?”那老者轻声的说着。似乎在威胁着沐筱萝一般的将沐筱萝深切的看着,沐筱萝浅浅的笑着,也不再说话。只是将那老者看着。“我本不想同你动手的,但是你若是这么说话的话,我想要什么,也只能自己拿了。”沐筱萝的眼神中闪过了一抹冷漠,伸手便向着那老者桌子上的一本账本抓了过去,那老爷子的眼眸当中闪过了一抹精光。比沐筱萝伸手更快的伸手挡在了沐筱萝的面前。

    “小女娃娃,你这样的伸手,除了美色,我想不到胖儿能败在你手中的理由。”那老者的眸光甚至是阴狠的,将沐筱萝的眼神看着的同时,更是伸手将沐筱萝的手拽到了自己的身边,手指阴狠的直接向着沐筱萝的脖颈掐了过去,毫不留情面,眼见着就是要将沐筱萝掐死在那里的阴狠模样,沐筱萝的眼神当中也写满了无所畏惧,低头在那老者的身上低低的呢喃了一句。“对啊,他就是因为贪恋美色所以才败在我的手中的,那么你呢老爷子,让我猜猜,你会不会也因为美色而败在我的手中。”沐筱萝的嘴角有些轻浮的调笑,玩世不恭的逗弄着眼前已过花甲的老人。

    老人的脸上没有出现一丝一毫的动容,反倒是伸手将沐筱萝的手臂扯在了自己的手中,向后一扭,浣碧的手臂瞬间就发出了噼噼啪啪的声音,着实是让人牙酸。沐筱萝只觉得自己的大脑一片红白,眼前闪过了似乎是一声轰鸣一般的声音,眼前也一花,险些在地面上站立不稳,那老者一甩手,便将沐筱萝向着一边甩了过去,伸手就要去扯沐筱萝的另一只胳膊,然而沐筱萝却接着脚下的力量,飞快的向后后退了几步。

    然后冷眼看着眼前的这个老者,这一切的变化都是火光电石之间,在凌晨风反应过来甚是是要迎上去的时候,沐筱萝的左手已经如同一滩烂泥一般的软趴趴的挂在了自己的肩膀上面,沐筱萝拧紧了眉头,眉心有汗水溢出来,还是她嘀咕了对手的实力。

    在沐筱萝的潜意识里,一个年过花甲的老头。管账的能力和为人处世的精明能力一定会很突出,但是武功方面一定不会很突出,然而这一次却是沐筱萝估计错了,这个男人的武功是在是很突出,就是在这样的条件下。沐筱萝受伤了。

    然而沐筱萝的眼神却是冷淡的,似乎根本就不在乎自己个胳膊这样被那个老者层层卸开,沐筱萝忽然觉得有些讽刺,以往总是她伸手去卸掉别人的臂膀的,怎么到了这个时候,反倒成了别人将她的胳膊层层卸开了。沐筱萝申请淡漠的,甚至是有些残忍的伸出了手,用完好的那只胳膊去捏那只已经被卸开了的胳膊,不断的发出嘎巴嘎巴的声音,那胳膊就这样被接和到了一起,那老者根本就没有打算给沐筱萝喘息的机会,沐筱萝的胳膊甚至没有完被捏上,那老者就已经向着沐筱萝扑了过来,却还是凌晨风挡在了沐筱萝的身前,沐筱萝的胳膊这边才刚刚捏上,那边凌晨风已经在几次交手之下就被那个老者狠狠的丢了出去,那身体就如同一个破旧的麻袋一样,轰隆隆的带落了屋子里面的很多的东西,沐筱萝的眼神中有深切的痛色,转头将那老者细细的看着。这一次,确实是她轻敌。

    那老者冷声一笑,眼中尽是叱咤风云了一辈子的不屑,看着沐筱萝的眼神更是对于青年人的看不起。“少年娃,有多大的胃口,你首先得看自己的胃有多大。”那老者横眉冷竖的模样当真是又几分威严。只是沐筱萝也争夺了一辈子,自然是耶没有将眼前的老者看在眼里,沐筱萝明眸皓齿的裂唇一笑,整个人不退反进的向着那个老者贴了上去,伸手就向着那个老者的身上捏了上去。那老者不屑的一转身,就躲开了沐筱萝的攻击,鼻尖却突然传来一阵扑鼻的香气,那香气清明之中带着诱惑,似乎在勾引人人们去闻,这一闻之间,等待着自己的或许就是沦陷,那老者自然是明白这香气不是什么好东西,瞬间抓了一边的一个毛巾,捂在了口鼻上,然而脑海却瞬间天旋地转了起来。

    “知道遇见了你,我真的不得不承认,姜还是老的辣,可是我还是的告诉你一下,你的胖儿就是这样败在我手里的,你也是这么败下来的。”那老者的脚下已经踉跄了起来,本来干枯瘦弱的身体此时此刻甚至还摇晃了起来,那摇晃之间,甚至脆弱的让人毫不怀疑下一刻就会昏倒在地面上,那老者的眼神中闪过了一抹不可思议,似乎不敢相信自己一辈子能力斐然,到最后竟然败在了一个小辈的手中,他眼中的那一抹吃惊,任何一个人一眼望进去,就能够看清楚他眼中的意思。

    沐筱萝不屑的笑了起来,故意站在了老者的面前,伸手将那老者搀扶着,保持着他已经摇摇欲坠的身体不至于跌倒在地面上。那亲昵的姿态让老者倔强了一辈子的眼眸中一瞬间就窜起了一层怒气,毫不留情的伸手就向着沐筱萝拍了过去,然而掌心却软绵绵的如同棉花一般,被沐筱萝轻轻巧巧的就伸手接了下来。沐筱萝将那老者的手攥在自己的手心里,不断的用力,一下一下的放在掌心之中揉搓着,一下一下的将那老者的手一下一下的在自己的手中揉捏着,一下一下的,几下就将那老者的手在自己的手中分筋错骨。那整个手掌都在沐筱萝的手中变成了一滩烂泥的模样。那老者已经迷糊了起来,却还是睁着眼睛等待着沐筱萝告诉他为什么会败在她的手中。

    沐筱萝伸手拍打了那个老者的脸两下,整个人才看起来比较解恨一般的。沐筱萝才缓缓的开了口。“谁谁毒气一定要从鼻子进入人的体内,你的眼睛,你得嘴巴,甚至是你的耳朵,都可能进入毒气,你说呢?”沐筱萝的眼中写满了阴冷的辞色,那老者终于缓缓的闭上了自己的眼睛,他明白,这一闭眼,就永远不可能再睁开了。有些时候就是这样,人生败了,就再也没有重来的机会了。

    沐筱萝一松手那老者就如同一滩泥一般的滑落在了地面上。沐筱萝从怀中掏出一瓶药水,信手打开,就这样泼在了眼前的身体上面,那身体上瞬间就发出了丝丝拉拉的声音,不肖多时,就已经在地面上化成了一滩脓水。消失不见,沐筱萝这才走到了凌晨风的身边,查看着凌晨风身上的伤势,沐筱萝刚刚被拆开的胳膊有些酸软无力,沐筱萝只能靠一只手的力量将凌晨风翻转过来,伸手去掐着凌晨风的人中。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