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2章 182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5510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元尊终极美女保镖闪婚厚爱:误嫁天价老公重生之低调大亨甜妻指令:老公,要抱抱!随身带着小雅AI噬帝重生

    手机端  &a;lt;a href=&a;quot;<a href=" target="_blank"> target=&a;quot;_blank&a;quot;&a;gt;<a href=" target="_blank">甚至是害怕自己不能够说服沐筱萝,凌晨风甚至已经搬上了楚承辉这个最强力的挡箭牌,然而沐筱萝原本就苍白的脸色在这一刻看起来似乎更加苍白了几分。楚承辉,此时就是她心中一道不能提及的疤痕,提起便会痛。

    楚承辉到现在都昏迷不醒简直就是沐筱萝心头不能放下的一块大石头,只要提起,就等于是狠狠的在沐筱萝的心头向下压了压,于是此时此刻的沐筱萝,就连脸色都是苍白的。沐筱萝的嘴唇抿了抿,原本就苍白的毫无血色的嘴唇此时被沐筱萝紧紧的抿着,更是凸显出一片苍白的颜色。整个人看起来似乎都无比的憔悴。“我只是想要去得到一种东西罢了,区区岛国的几个人,我倒是不在乎。”沐筱萝说的云淡风轻,然而眼中却在这一刻含上了冷硬的坚强,那种一个人可以独当一面的坚强。

    凌晨风在沐筱萝的眼底根本看不到一丝一毫的动摇,瞬间就有一种自己有力气都不知道该往哪里使的无力感,整个人也如同脱力了一般,根本没有了当时居高临下的将沐筱萝看着的力气,似乎真的是对沐筱萝无可奈何了。

    “我以为,没有我,你一样能够带领好整支队伍,你可不要让我太过失望。”沐筱萝浅浅的说着,甚至是眉眼之间都带上了浓重的笑意,那笑意那么浓那么浓,有阳光镀在她的脸上,将情绪模糊的氤氲不清。

    “就算是我可以,我能,你也不能去那个地方,我就不容许你去,你想都不要再想。在这样的时刻,在我们之间若是发生了内讧,我可并不认为这将是多么美好的事情。”凌晨风冷冷一哼,似乎是给沐筱萝下了最后的通牒,一转身,眉眼暗淡甚至是清冷的离开了。

    那雷打不动的表情中却是真真切切的带上了不满的味道,那么的深刻清楚,也是那么的不容置咄。沐筱萝看着窗外温暖柔和的阳光,清浅的叹息了一声,或许真的没有人能够做到理所当然的甚至是心意相通的去理解她吧,而她想要的也不过是这稳稳的江山,并没有任何人的理解。所以不管前方道路上是不是发生了曲折,她也会向着自己认为是对的方向进行下去。

    刚刚纳入的军队,确实就像是凌晨风自己同沐筱萝说的那样,同原本就有的军队是格格不入的,甚至是水火不相融的,两边的队伍壁垒分明,一眼便可以看出来不是一支军队。然而胖子那支队伍的气势,一眼便能看出来,是对自己这边队伍深深地不屑,而自己这边的队伍似乎也是深恶痛绝的模样。

    沐筱萝站在观望台上,简陋的观望台在大风的吹拂下不断的发出吱吱嘎嘎的声音。此时征兵,凌晨风的麾下近二十万的士兵,部都扎在这片平原与山峦的交接处,地处平滑却简陋。四周还有一些比较低的山坡,倒是比较适合吞并之用,可见凌晨风在征兵的时候就已经考察好了屯兵之地。

    此时屯兵千里,只为他日称雄之用。

    然而此时的矛盾却也是巨大的,新纳入的士兵太多,此时连集体安放都已经出了问题,两方队伍交集在一起,虽然在凌晨风的面前还是相安无事的,然而凌晨风和沐筱萝的心中却是明白的很,双方的实力相去甚远,新来的士兵未免有些倨傲不下,此时交集在一起,一定会出现冲突和矛盾,与其让这样的暗潮汹涌在私底下不断的进行着,还不如就这样放到明面上来。这样的话,似乎对于凌晨风手中原本的军队还有一些促进的作用。

    “你们要知道,这支新来的队伍是一支比较强的队伍。你们或许在这些天也都受了一定的委屈,你们也部都是在意气风发的时候,我相信你们也一定没有办法接受别人的欺压和轻视,然而现在,我们的军队就是这样的状况,没有实力,你们就只能挨欺负,而且就算是挨欺负了,到最后谁也别来让我们给你们做主,你们要知道,他们到了我的旗下,也是我的士兵,所以我对你们也都是一视同仁的。不管你们是欺负人的那个还是挨欺负的那个。”沐筱萝淡淡的说完,一转身就离开了。那眉眼之间的肃穆,让人丝毫联想不到,她还是那个笑靥如花温暖如春的女人。

    沐筱萝低头不断的向前行走着,凌晨风从始至终都跟在了沐筱萝的身边。沐筱萝低头在凌晨风的耳边轻声的叮嘱着。“现在军队太大了,需要的管理也多,你需要忙碌的地方也多,如果需要管理这个军队的话。也确实不是很容易的事情。不如在军队之中找几个杰出的青年,好好培养一下,毕竟就算是国家的根基稳定了,也是需要人才的。所以最近你就劳累一点吧,多注意注意,看看里面的人才。”

    沐筱萝轻声的叮嘱着,然而凌晨风的眉头却在这一刻轻轻的拢了起来,似乎意识到了哪里的不对,转头将沐筱萝目光如炬的看着。“你将这一切都扔给我了,那么你要去哪里呢?还想去那个海心的小岛,你脑子里面究竟在想着什么,好好操练着手里面的士兵难道不能够将这江山平定下来吗?就一定要去那个荒蛮之地?”凌晨风的眼神当中写满了不理解,似乎永远看不明白沐筱萝眼底究竟在想着一些什么,又是有着一些什么她从来都不理解的想法。

    沐筱萝的嘴角却只是挂着一丝浅浅的笑容,凌晨风猛的在原地站了下来,冷眼将沐筱萝倔强的背影看着,沐筱萝浅浅的笑着,转头将凌晨风眼中的愠怒看着,沐筱萝的眼底却依旧是笑靥如花的,似乎根本就没有意识到此时站在她面前的人情绪是多么的负面。

    “你总也是看不出来喜怒的,怎么到了这个时候,就成了这般的模样,易喜易怒的。”沐筱萝的笑容那么的温婉可人,那一副云淡风轻的模样,此时看在凌晨风的眼中却满满的都是那种恨不能给沐筱萝一巴掌的感觉,沐筱萝那满不在乎的笑容就好像凌晨风一拳头打在了棉花上,那种浑身都绵软无力的感觉甚至要让凌晨风整个人都要崩溃了。

    凌晨风也发现沐筱萝的固执甚至比他想象中的固执来的更加倔强一些,几乎她认定了的事情,纵使前方有千军万马在阻拦,却还是阻拦不住她要做一件事情的决心。

    “沐筱萝,我不敢保证。你离开之后就剩下我一个人,我就能能不能守住这江山,你要知道,我也只是这一个人,我也会分身乏术。”这一次却不是凌晨风低眉顺眼的跟在沐筱萝的身后缓缓的向前行走,而是凌晨风脚下生风的从沐筱萝的身边走了过去,那背影似乎比沐筱萝还要倔强执拗一些,那一眼看上去,似乎是要将沐筱萝所有的固执都矫正过来。

    可是沐筱萝却还是站在凌晨风的背影处眉眼清浅温柔的笑着,那烟波之间的笑意,看进人的眼底,那么那么的摄人心魄,凌晨风的手在身侧死死的握紧,他原本以为沐筱萝不是那般不通情理的人,只要自己同沐筱萝好好的说着。沐筱萝一定能够懂得自己的用心良苦的,可是到了这一刻,沐筱萝却还是在不断的执迷不悟,执迷不悟的向着自己心中认定的对的方向不断的前进着。

    沐筱萝固执地像是一个永不回头的蜗牛,就算是很慢很慢的向前行走,却还是要继续。沐筱萝再原地站了一会,原本是准备转身就离开的。可是当那个清秀的少年就这样站在自己面前的那一刻。

    沐初瑾停下了自己的脚步,将那因为奔跑而脸颊红润的的清秀少年看着,有光落在沐初瑾温婉的笑颜上,娴熟淡雅,沐初瑾自己也忘了,自己是如何在时光残酷的的洗礼和击打之中。变成如此心境平和的模样,然而时光一直在改变。她却依旧是那个倔强的永不回头的沐初瑾。

    “你怎么没有跟着军队训练,反倒自己一个人跑出来了?”在沐初瑾的眼中,站在自己面前的依旧是一个眉眼清秀的少年,还带着未长开的清秀模样,在时光之中略显稚嫩,而沐初瑾喜欢的,则是他的但魄和敢去问为什么的那一颗公平正义之心。

    然而他终究只是个一无所知的孩子,尽管有一颗纯洁的敢去问所有的不公平的心,可是到最后却没有扭转乾坤的能力。而沐初瑾要给予他的,就是扭转乾坤的能力。沐初瑾忽然觉得好笑,这个少年一旦站在自己的面前,眼神中就定然是带着对所有的不公平的控诉的,然而这一次,沐初瑾却不知道少年人又究竟是因为什么而不忿了起来。

    “你明知道两方队伍的实力差距,却还说出来那种说要袖手旁观的话,你说你不介入是公平,但是你不介入才是最不公平的。”那少年的眼神中写满了不甘心。将沐初瑾看着的那种眼神也满满的都是不甘心。沐初瑾却在这一颗清浅的笑了起来。笑容温柔温暖。好看的紧。却也一眼就能看出来沐初瑾笑容中的满不在乎。

    “早些回去训练吧,我这么做定然是有我这么做的理由。”沐初瑾下意识的眼前的少年的发顶温柔的摸了两下。那少年却偏头躲了过去。

    “还训练什么。你这么做,没有任何一个新兵会心服口服,你自己在做什么你知道吗?你以为新开的老兵可以给新兵的压力,但是你是什么时候召集的新兵你难道不清楚吗?新兵没有训练好,不是欠缺刺激,而是你的问题,是你的不负责任。”那少年说的一针见血,眼神依旧是严肃森冷的将沐初瑾看着,沐初瑾被看的猛的错愕了一下。

    沐初瑾不得不承认,自己确实是没有统帅士兵的能力,她只看见了新的士兵的慵懒,却没有找到合适的方法来训练士兵,于是,那少年说的话就瞬间在沐初瑾的心里结了个疙瘩。千丝万缕的往一起拧着,郁结不开。

    “找到时机我自然会亲自去训练我的士兵,但是在这之前,我想他们还是需要好好的长长记性,也磨磨一身的棱角。你回去吧,好好的训练,最开始就选择了相信我,不如就一直相信我好了。”

    沐初瑾的眉眼之间有显而易见的落寞,在少年的瞳孔中不断地扩散开来,只是她眉眼之间的温柔似乎从来都没有改变过。一直都是那般岁月静好的模样,那少年甚至连再一次开口说话的机会都没有。沐初瑾就已经转身,看起来似乎懒散的脚步却是出奇的快,就这样在那少年的面前一晃就消失了。

    那少年泯紧了嘴唇,就这样看着沐初瑾在自己的视线里面消失,眼前似乎还能够清晰的看到沐初瑾眉眼之间的落寞。

    沐初瑾的脚步有些沉重的行走在青石砖的小路上,有枯黄的草和树叶被沐初瑾踩在脚下的那一刻不断的发出吱吱嘎嘎的声音,更加的显得气氛的冷清,也在这一瞬间将沐初瑾凸显的无比的落寞。一阵微风吹过,沐初瑾顿时感觉到自己的身体一阵阵的发寒发冷。

    沐初瑾下意识的抱住了自己的肩膀,整个人看起来更加的落寞了起来,眉头轻轻的拢起来,眉眼之间写满了左右为难的色彩。一边是动荡不安的江山和分身乏术的凌晨风,一边是毫无纪律的军队,沐初瑾第一次感觉到自己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那少年说的话还如雷贯耳的在沐初瑾的耳膜中不断地回响着,他说的对。这一只不出息的军队,责任都在她的身上。是她的无能。

    那少年说的就如同惊雷滚滚的在沐筱萝的耳边不断的响彻着,似乎在不住的提醒着沐筱萝,提醒着沐筱萝她纵使一身本事,纵使雷厉风行,她唯一不具备的能力就是率领好自己手下的人。原本因为凌晨风的劝告而微微动摇了的内心,在这一刻却又坚韧了起来。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