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4章 184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5391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元尊终极美女保镖闪婚厚爱:误嫁天价老公重生之低调大亨甜妻指令:老公,要抱抱!随身带着小雅AI噬帝重生

    手机端  &a;lt;a href=&a;quot;<a href=" target="_blank"> target=&a;quot;_blank&a;quot;&a;gt;<a href=" target="_blank">“相信我,没事的,那就是你心里的一个疙瘩,如果不放开的话,你一辈子都不会舒服,所以还是要和过去好好的告别。”段峰柔柔的笑着,看着浣碧的眼神也是柔情似水的,就是那样一如既往亘古不变的温柔,让浣碧一眼沦陷再也不想让段峰离开自己的身边,她当真是个细微如尘的女子,这么长久的岁月时光里,从来没有谁如此温暖的对她笑过,所以到了这一刻,不管前路多么多么痛,她都要和他一起走下去,就算是不能给他轰轰烈烈的爱情,却能给他不离不弃的一生。

    “嗯,我知道了。”浣碧浅浅的迎合着,将原本被段峰握在掌心之中的手掌抽出来,变成了同段峰十指交缠的模样,缓缓的在清晨的光辉下,向着缓缓洞开的城门口走了过去,却有士兵眼神肃穆的站在了段峰和肖锦的面前。“把身上的包袱都给我脱下来,检查。”

    那士兵的声音强硬极了,说话的语气也带着强制的命令的味道,浣碧转头将段峰望了一眼,然后伸手将自己身上背着的包袱解了下来,伸手递给了那士兵,士兵也毫不客气的就这样将浣碧递过来的包裹打开了来,检查这包裹里面的物品,忽然摸到了什么一般,那士兵的手在包袱里面掏了两下,然后似乎有些毫不留情面的在浣碧的包裹之中逃出来了一件东西,丢在了浣碧的面前,那恶狠狠的模样似乎就是要让浣碧看。

    “这是什么东西,如果我没看错吧,就看这玉的雕工,应该是皇宫里面的东西吧,说!你们是怎么会有皇宫里面得东西了,这次进宫又是为了什么。”那士兵的眼神看上去什么是有些杀气腾腾的,倒也算是尽职尽责的检查每一个出入的人员。

    段峰笑着伸手将自己腰间的令牌逃了出来,在那士兵的眼前晃了一下,嘴角甚至还带着无比轻蔑的微笑。“你看到这是什么了吗?是皇宫之中的令牌,我是皇宫的御医,这一次出去是因为要去照顾生命了的妹妹。”段峰用一种不屑的眼神将那个守城的士兵看着,那眉宇之间的不屑落入的眼中当真满满的都是讽刺的滋味。

    那士兵甚至是有些狐疑的将段峰看了一眼,然后又向着段峰伸出了手。“不管你是谁,皇宫现在就是这样的规矩,不管是什么人,出入必须接受检查。”那士兵一边伸手同段峰要这段峰身上的包裹,一边用眼神示意一边的守城侍卫,那眼神中示意那侍卫通风报信的意思也是再明显不过。那侍卫也是个聪明机灵的小侍卫,得到了那侍卫的暗示之后一转身脚下如同踩着风一般得就跑了,反倒是一直在皇宫之中摸爬滚打的,不曾见到过外面的世界的浣碧,此时显得非常的紧张,在伸手死死的攥紧了段峰的手腕的同时,整个人都有些颤抖了起来,小心翼翼的将那个侍卫看着,似乎生怕那侍卫在她的身上发现什么端倪,手心上都满满的都是汗水。

    段峰伸手轻轻的捏了捏浣碧柔软的掌心,有柔和的力道从浣碧的掌心之间传过来,浣碧知道,是段峰告诉自己不要慌,其实她也不想慌。

    “我怎么看你不像是皇宫之中的御医,现在国家这么忙,你居然还能够回家看你的妹妹,我倒是还是第一次听说。”一边伸手掏着段峰的包裹,那侍卫一边与段峰说着话,拖延着时间,段峰心知肚明,表面上却还是云淡风轻的笑着。

    “我还真就不瞒你说,这个妹妹啊,是我的表妹,从小就定了娃娃亲的表妹,原本也是定好了长大就成亲的,可是奈何我在宫中实在是分身法术,我这个小表妹的身体也不是很好,这一等就等了许多年,这一次我回去,就是打算好好的给她养好身体好成亲的,却不曾先发发生了这样的事情。”

    那侍卫似乎不屑的笑了起来。“那都是你们家的陈芝麻烂谷子的事情了,这些事情你也不用和我说了。我就问你,你知道现在的皇宫,皇上是谁么?你知道现在的皇宫皇后是谁吗?说的难听点,这皇宫改朝换代的也太快了一点,没准你回家看个表妹的功夫,这国家又改朝换代了。”那侍卫说罢自己也哈哈的笑了起来,似乎遇见了什么特别可笑的事情一般,整个人都笑的有些前仰后合。

    浣碧轻轻的咬住了自己的下唇,此时国家的发展却是是这样的,甚至是有些残酷无情,也确实是波动的非常的快,那侍卫说的也不是不对,检查的目的也似乎就在这里。“不管我是那个国家哪个朝代的御医,我都是个御医,不管是那个朝代,他们也都需要御医,难道不是吗?”段峰从来都不知道,原来要进皇城的门是那么困难的一件事情。

    那边有人呼哧呼哧的跑了过来,一个伸手敏捷的小侍卫站在了前面,后面跟着一个不断的喘息着的八抚巡抚,这个人段峰认识,虽然之前在皇宫之中的交际不是很多,但是一面之缘却还是有的,那个小侍卫将那个人带到了这里,甚至是有些迫不及待的伸出了手将浣碧喝段峰指着。“就是这样两个人,说自己是皇宫中的御医。”

    那胖子似乎在拉扯中向前跑跑的也够呛。抬头去看着段峰的时候也是气喘嘘嘘的,整个人都疲惫的似乎下一秒就会趴在地面上,然而在目光接触到段峰的脸颊的那一刻,那胖子似乎整个人都错愕了一下,下一秒就几乎是目不转睛的将段峰的脸颊细细的盯着。

    “段御医,我还以为你在皇宫之中出了事。没能活下来。”那人擦着自己额头上因为奔跑而流淌出来的汗水,几乎是毕恭毕敬的同段峰说话,段峰浅浅一笑。“好在命大,逃了出来,这不是要回宫么。”浣碧的手死死的抓着段峰的衣袖,将一张如花容颜藏在了段峰的身后,手心上都有汗水冒出来,她害怕眼前的人认出来自己是谁,如今改朝换代,容得下段峰是容得下的,只是能不能容得下自己,就难说了。

    “这位是?”那巡抚的目光疑惑的落在了浣碧的身上,似乎是不经意的问了一嘴,然而眼中的怀疑却是那么深刻的存在着,“这是我家乡的未婚妻,我在皇宫之中这么多年,却也一直都不曾成家,这一次大难不死,竟然也有了想要成家的愿望,这不,专程回了老家,将她接来,这么多年,她一直等着我,也确实是不容易。”

    那巡抚似乎已经喘息好了,缓缓的直起了腰,笑意盈盈人畜无害的将段峰瞧着,眼角眉梢都写满了谄媚。“真是狗眼,连大内的御医都不认识,还当真是没见过世面的小罗咯,还不赶紧给段御医开门。”那巡抚猛的身后将身后的小守城的士兵拍了一巴掌,那原本站在段峰面前的言辞犀利的士兵在这一刻脸上青一块白一块的,伸手将段峰的包裹丢了回来,段峰的神色倒是满不在乎的,似乎刚刚受了欺负的人不是自己一般,只是伸手在包袱上拍打了两下再仔细的系好,再一次背到了自己的身上。

    伸手将浣碧揽在怀中,用自己的身体,遮挡住了浣碧大半的容颜,同时也将手搭在了浣碧的肩膀上,也不知道究竟是要给浣碧力量,还是一副浓情蜜意的将浣碧揽在怀中的占有欲,那巡抚的目光深沉的目送着段峰两个人缓缓的离开,刚刚还满是笑意盈盈的眼中在这一刻猛的腾起了杀气一般的,转头严肃的将站在自己身边的守城士兵看着。“好好的给我跟住了他,我倒是要看看他要做什么。”

    任何一个人在朝廷为难的时候,在安逸的时候回来,都会引起别人的怀疑的,此时的段峰自然也是在这种状态下。被人盯上了。

    浣碧的手从始至终都死死的抓在段峰的衣襟上,就像是一个找不到安感找不到家了的孩子,那胆怯的甚至是忧心忡忡的眼神,分毫不落的落入段峰的眼中,段峰浅浅的笑着,伸手去遮挡浣碧的脸颊,浣碧的眼前一黑,便看不清眼前的道路。“你做什么?”

    “你不是害怕有人认出来你是皇后吗?那么我帮你挡着,不就没有人能够认出来你是谁了?”段峰的声线里带着清浅的调笑,甚是是又逗弄的意思,低声在浣碧的身边,带着哄骗和诱骗的意味来和浣碧说着,浣碧忍不住就红了一张脸,如同煮熟了的鸡蛋一般,一直红到了耳根。段峰忽然觉得内心温暖入春,便咧开嘴轻轻的笑了起来。

    “你还能笑出来你说,我们用这样的身份回到皇城,一旦被发现的话,是不是就会吃不了兜着走。”浣碧的眼神中有着浓浓的担忧,这么多年的宫廷生活,在爱恨之间煎炸,在勾心斗角的残害之中辗转反侧。被现实的残酷渐渐的折磨成了一个疯子,一个体无完肤草木皆兵的疯子。然而尽管现在的她自己都觉得自己是一个疯子。却还是忍不住的去怀疑那些自己以为的,害怕着的事情。

    然而段峰的神色却是淡淡的,甚至是满不在乎的,似乎一点也不在乎自己现在会被定义成什么样的身份角色,似乎也根本就不在乎一旦被追杀的后果,似乎已经胸有成竹的想好了逃生的办法。浣碧看着段峰眼中的那抹信誓旦旦和胸有成竹,整个人似乎也找到了力量一般,安静了下来,就这样任由段峰揽着她向前行走。

    “欢迎光临,二位是打尖啊还是住店啊,本店可是皇城老字号的百年老店,吃住都是一流的。”店小二腿脚麻利的将刚刚还在打桌子的抹布往肩膀头上一搭,转身就跑到了段峰和浣碧的面前,那谄媚的模样,明显不是看到了两个人,而是看到了钱。

    “也打尖也住店,给我找一间环境不错的屋子,价钱我自然是不会少了你的。”段峰轻轻的点了点头,那一举一动之间,就已经透漏了出来儿女总也是在江湖上飘的飒爽味道,浣碧浅浅的笑了起来,容颜精致美好。两个人此时一眼看上去,竟然是一对倾世的绝配,站在一起便是一对金童玉女。羡煞旁人的好看。

    “好嘞,二位随我来。”那小二得到了段峰肯定的回答,整个人更是喜上眉梢,将那抹布从肩膀上拿下来,向前一挥手,就带头走在了浅眠,而浣碧却开始好奇的东张西望了起来,这辈子不得不说的关于浣碧的遗憾就是,浣碧从来都没有见到过外面的生活,就算是外面的生活再美好,似乎都与她无缘。她所能够做到的,也只是在皇宫永无休止的争斗之中,变成一堆红颜枯骨。

    如果这一辈子都不曾有过这样的勇气,跟随着段峰从皇宫之中逃出来,如果这一辈子都没有这样的勇气,想要跟在段峰的身边浪迹天涯,浣碧不知道,等待着自己是什么,高墙碧瓦,葬送青春年华,大抵便是如此了。那小二推开一间房间的门,窗外的日光还算是温暖的洋洋洒洒的落尽屋子里面。“这屋子朝阳,暖和的很,二位尽管住下就是了。”那小二的手脚也很是麻利,一进屋子里面就现行伸手将眼前的桌面打扫的纤尘不染,手中的抹布甚是迅速的在桌子上扫了一圈。

    “屋子要是有哪里住的不满意,二位大可以同我说,我一定尽我所能的为二位解决,二位尽管好好住着就好了。”那小二谄媚的一笑,便一转身退了下去,甚至还将房门给段峰浣碧两个人带上了,那动作的行云流水,一眼看上去便知道是训练有素的人。

    段峰也不得不感叹,当真是做一行便精通一行,这么看起来,丝毫不假。那店小二刚刚将房门带上走了出去,浣碧就猛的抱住了段峰的腰身,那手那么紧的环抱在段峰的身上,小脸也就这样靠在了段峰的后背上,似乎在十分认真的倾听着段峰的心跳,那一下一下的心跳,就如同一声一声的擂鼓,不断的敲击在浣碧的耳膜中。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