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2章 192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5413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日天尊末世之召唤悍妞家有劣徒欠调教特种兵王超武升级丑女要翻身:大神,来开黑!我的黑碑有灵气

    手机端  &a;lt;a href=&a;quot;<a href=" target="_blank"> target=&a;quot;_blank&a;quot;&a;gt;<a href=" target="_blank">然而一张脸,就这样在不断的抽搐当中变成了酱红的颜色,似乎被憋坏了脑袋一般,整个身体都痉挛的快要蜷缩成一团,甚至连关节都不断的发出让人牙酸的吱吱嘎嘎的声音,上下颌牙齿不断打颤的碰触,在这样安静的氛围里,让人没来由的感觉到心惊胆战的害怕。生怕沐筱萝的下一根银针就这样落在自己的身上,于是几乎是不约而同的,所有人都整齐划一的向后后退了一步。

    沐筱萝却在这一个叱声一笑。“看到了吗?你忠心耿耿的子民也是会害怕的。”她眼中有不灭的风情,似乎还有倾世的寂寞,在她的眼底不断的发酵,那么深切的讽刺那么深刻的不屑,都是对眼前的男人高高在上的优越感的贬低和压制。

    那男人这一次是真的被沐筱萝激怒了,伸手猛的拽住了沐筱萝的衣襟,将沐筱萝拖到自己的身边。“我的士兵害怕了?”他恶狠狠的居高临下的将沐筱萝看着,那个在地面上不断踌躇着的士兵此时此刻停止了踌躇,明显是已经咽气了的征兆,那些原本向后后退了一步的士兵在听到了国王如此发话了的那一瞬间,部都蜂拥而上,这一次,是真的密不透风得将沐筱萝包裹在内。

    沐筱萝缓缓的闭上了眼睛,不去看那个居高临下将自己看着的男人眼中的杀气和浓重的血腥味,整个人淡然的如同飘渺出尘的仙人,一身仙风道骨,与世无争。“放开我。”沐筱萝的朱唇开合着,尽管闭上了一双媚态横生的眼,此时一眼看上去,却也挡不住绝代的风华和风姿,那男人的眼眸一紧,**已经如火一般的燃烧了起来。在他的眼里,沐筱萝原本是唾手可得的猎物,然而此时此刻,这猎物看起来并不是他想象中那么温顺的养子,既然没有办法吃到嘴里,那么就这样毁灭吧,他不在乎。

    他的手,甚至有些无情的掠上了沐筱萝的脖颈,似乎再稍稍一用力,沐筱萝的脖颈就会这样毫无预兆的断裂在他的手中,那么的清脆悦耳。沐筱萝再一次轻轻的开了口,声音有些微弱,却是掷地有声的严肃。“我再说最后一遍,放开我,不然,不要后悔。”沐筱萝的声音是森冷的,如同冰封在万年玄冰之中无法拯救的冰冷,沐筱萝的眼在这一个骤然睁开,那一双璀璨夺目的眼球之间爆发出来的光华,瞬间让人有些不敢直视。

    那男人的手在这一瞬间骤然收紧,沐筱萝眼底不曾毁灭屈服的自信和嘲弄,一次次的凌迟着这个男人向来以为最最至高无上的尊严,也在这一瞬间,让他整个人都恼羞成怒的站在了崩溃的边缘,犯他者,必死无疑。

    沐筱萝浅浅的笑了起来,云淡风轻之间带着无奈和不屑,似乎是对眼前的男人不听劝告的无奈,也是对眼前的男人要将她就这样杀死的不屑,她从来都不相信,有谁,有杀了她的能力。她这一生活的这么的努力,怎么可能随随便便就被人剥夺了生存的权利。

    沐筱萝的发,散落在身后,此时就这样无风自动了起来,十里飘香,浓郁的荡漾在空气之中,似乎有些粘腻,带着化不开的甜味,那男人的眉头轻轻的皱了起来,沐筱萝的腿,就这样弯曲起来,在一个不可思议的角度下,向着男人的小腹便踹了过去,猝不及防的男人被沐筱萝一脚踹飞了出去,浑身都微微有些麻痹,男人抬了抬手,想要支撑着自己从地面上站起来,却发现身体如同千金一般沉重,还未能从地面上站起来,就已经狠狠的摔倒了下去,溅起飘渺尘埃。

    “你闻,是不是桃花开了,香飘万里呢。”沐筱萝巧笑着在男人的身边坐下来,眼中带着时光凝练的岁月静好,一双柔美多情的言情此时烟波纵横,似乎在看着自己心上人一般的看着那个在地面上不断的喘息着,却越发的呼吸浓重的男人,沐筱萝伸手,轻轻的擦拭掉他额头的汗水,神色温柔。然而那男人的眼中却是刚毅不屈的抗拒,瞪着铜铃一般的大眼睛,将沐筱萝瞪视着。

    “你个贱人!现在是初冬,怎么可能会有桃花盛开,一定是你下毒了,你个贱人!”那男人几乎是费尽了自己身的力气在嘶吼,脸庞都因为嘶吼而涨红了起来,一双手猛的伸手拽住了沐筱萝的脚裸,双手一分,似乎要将沐筱萝就这样撕成两半。然而却发现连自己的掌心都是绵软无力的,想要将沐筱萝撕碎更是痴人说梦。

    沐筱萝轻轻的舒了一口气,惬意的在他的身边坐了下来。看着男人眼底的恨意和挣扎,就好像在欣赏着一副山水画一般,那男人忽然就不挣扎了,不再破口大骂,或许是觉得自己做的这一切都是徒劳无功的,只会让自己在沐筱萝的面前越发的像是一个跳梁小丑,于是那男人渐渐的噤声,缓缓的闭上了眼睛,竟然也有几分与世无争的味道,但是更深的,却是任人宰割。

    沐筱萝的手,凉凉的放在男人的脖颈上,缓缓的收紧,似乎就要这般将那男人掐死在自己的掌心之中。“你刚刚不是说要让我死吗?是不是就是这样让我死。”沐筱萝的掌心缓缓的收紧,那男人原本就涨红的脸色,此时此刻更加的涨红了起来,原本淡淡的闭上了的眼睛在这一刻又睁开了开,眼球中甚至已经充血了的将沐筱萝看着。

    “怎么办,我向来是一个以牙还牙的女人。”沐筱萝浅浅的笑了起来,却颇为残忍。

    沐筱萝纤细甚至细腻的手掌在这一刻骤然收紧,甚至是向着一边微微一搓,令人牙酸的噼噼啪啪的骨骼断裂的声音,瞬间清晰的传来,在场的所有士兵瞬间都惨白了一张脸,他们高高在上的,不容置疑的王,就这样轻而易举的死在了一个女人的掌心上。

    “我说过你放开我,不然你会后悔的,小孩子就是不听话。”沐筱萝的手,在男人虎目圆睁的眼皮上缓缓的滑过,就这样将男人死不瞑目的一双眼合上,那温柔的声线似乎在哄一个孩童睡觉,只是那其中的阴狠却让在场所有的男人都激灵灵的打了个冷战。如何能够不害怕,她是一个绝情的女子,表面上的温柔之下覆盖着的却是无情的杀戮,在场的任何一个人都还没有活够,当然不可能希望自己就这样死在沐筱萝的手中,然而奈何他们现在的四肢部都是麻痹的,整个人都贴在地面上,甚至连躲避求饶都做不到,一个一个,就像是躺在砧板上,任人宰割的鱼肉。

    沐筱萝的眼神清冷的在在场所有人的脸上扫过,信手拈来一般的摘下了那个躺在地面上已经没有了气息的男人头顶上的皇冠,那么轻而易举,看起来似乎在做一件毫无意义的事情,谈天说地一般的放在手中掂量着,然而在场的人却部都瞪大了眼睛,这是一个国家象征着皇权的最高权力,就这样被沐筱萝毫不在乎的拿在了手中。

    那几个将船夫放走了的士兵此时此刻谈笑着走回来,在看到眼前的一片狼藉的那一刻,缓缓的收敛了脸上的笑容,当目光落在那个坐在人群中,手中信手拈来的拿着王冠的沐筱萝的那一刻,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眼中也瞬间升腾起来了怒火,似乎要就这样讲沐筱萝永生永世的留在这里。

    “大胆!”其中的一个士兵低声的呼喝了一声,整个人就如同炮弹一般向着沐筱萝冲了过来,要将沐筱萝扑到在地面上,另一只手已经做好了抢夺皇冠的准备,在场躺在地面上的士兵连嘴唇都是麻痹的,不断的发出呜呜的声音想要提醒这个刚刚回来的士兵,却因为说不出来话,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这个士兵悍不畏死的向着沐筱萝扑过去。

    几乎是不约而同的,所有的士兵都闭上了眼睛,似乎已经提前看到了那个扑上去的士兵的死相是多么的惨烈,现实证明,这些士兵闭上自己的眼睛是对的,因为在那个士兵向着沐筱萝扑过去的那一瞬间,沐筱萝忽然伸出了她的纤纤素手,那士兵的身体,就如同一团肉一般,沐筱萝的手,就这样直接如同切豆腐一般的切进了这个士兵的肚腹当中。

    这士兵猛的瞪大了自己的眼睛,似乎还没有明白自己的死,只是用不可置信甚至是带着惊恐的模样仿佛在看着一个魔鬼一般的将沐筱萝看着,沐筱萝对他报之以微笑,那士兵就这样被沐筱萝架在了半空中,不甘心的从口中呕出了一口血,缓缓的闭上了自己死不瞑目的眼睛,怒惋惜不屑的笑起来,只是眼底却有些不能掩藏的悲哀,她原本也不想一路腥风血雨的杀过来的,她原本就不是一个喜好杀戮的人,只是到最后也没有人能够真正的懂她。

    沐筱萝的手,还粘着血液,就这样点点滴滴的沿着她五指的纹路就这样低落在地面上,甚至是沾染到了她手中拿着的皇冠上面,沐筱萝将手中的皇冠细细的打量着,最后落在了那个最开始就一直跟在她的身边,试图指给她逃生的明路的那个士兵的脸上,那士兵同沐筱萝的视线交汇在一起,似乎整个人都害怕的颤抖了一下,身体也下意识的微微蜷缩了起来。

    然而沐筱萝就这样信步向着那个士兵走了过去,一步一步,落地有声,似乎就这样踩在那个士兵的心脏上,那个士兵的眼神中最开始写着的是惶恐,到最后索性也如同那刚刚死去的国王一般,听天由命的闭上了自己的眼睛,做出了一副要杀要挂悉听尊便的不屑的模样,整个人似乎已经做好了要坦坦荡荡的面对死亡的准备。

    沐筱萝就这样站定在他的面前,在看到了他脸上的表情的那一瞬间,忽然觉得有些好笑,忍俊不禁的将那个死死的闭上眼睛的士兵看着,看着他明明胆怯却还是偏偏要拿出一副大义凛然的模样,谁也不想死的不是吗。

    沐筱萝轻轻的在那个士兵的面前蹲下来,伸手将自己手中的皇冠清浅的带在了那个士兵的头顶上,沐筱萝手上已经变凉了的,甚至有些凝固了的鲜血,不小心滴在了男人的额头上,艳红的像是一颗朱砂痣,只是与男人脸上的冷硬气质极度的不符。

    这个男人是一个铁骨铮铮的冷硬的男人,并不是那种姿态柔美一身气质也是柔美的男人,所以这艳红的甚至是有些妖媚的朱砂痣真的是不适合眼前的这个男人,倒是有些适合萧何,但是萧何已经不存在了,这世间再也没有第二个男人能将一个男子的妩媚演绎的淋漓尽致。

    在这一刻不知道为何,沐筱萝甚至对萧何还产生了一丝的怜惜的意味,这种感情的突然到来甚至连沐筱萝都觉得有些措手不及,甚至是不知道该作何反应,又该怎么样去面对这突如其来的想法,连她自己都不可思议的同时,她却并没有表现出来害怕,而是表现成一种倾世的温柔,那么的深刻,仿佛深入骨髓,就这样蹲在士兵的头顶,等待着那个士兵缓缓的睁开自己的眼睛。

    没有想象中的力道狠狠的遏制在自己的咽喉上,身上下也没有出现过一分一毫的疼痛,反倒是头顶一沉,似乎有什么东西,就这样被带上了他的头顶,倒是十分得不可思议,那士兵终于缓缓的睁开了眼睛,带着不可思议的不解将沐筱萝看着,不明白沐筱萝为什么要这样做,伙伴干涸的鲜血凝结在他的眉心,紧巴巴的难受,然而沐筱萝就这样看着他眉心感干涸的血滴,整个看起来都是无比的专注的模样。

    “为什么。“虽然对眼前的女子有着前所未有的害怕和胆怯,却还是无法抵抗自己内心之中的好奇,不明白沐筱萝为什么会选择将王冠带在他的头上,于是还是鼓起了勇气将沐筱萝问着,沐筱萝却缓缓的笑了起来,不得不承认,沐筱萝笑着的时候是好看的,不管是真实的笑容还是虚假的笑容,总而言之在笑起来的那一刻,好看的紧。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