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6章 196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5129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北宋大丈夫重生七十年代:老公,求嫁!盛华娘娘有毒:王爷,您失宠了天阿降临凡人修仙之仙界篇都市天龙至尊

    手机端  &a;lt;a href=&a;quot;<a href=" target="_blank"> target=&a;quot;_blank&a;quot;&a;gt;<a href=" target="_blank">“你说,这战争什么时候才能够结束啊,什么时候才能够算是天下平定啊。”浣碧的眼神柔软的望向窗外,看着窗外鸿雁漫天,集体向着南方迁徙过去,整个人似乎也柔软了下来,嘴角也难得的掠过了一抹笑意,显得有些满足。“你说这鸿雁漫天,是最后一批恋家的鸿雁了吧,怕是飞走了,就只能等到来年的春天了呢。”浣碧说的每一句话,似乎都不连在一个点子上,似乎是想到了哪里就说到了哪里,一切的目的也只不过就是在段峰的身边说说话。找寻一下自己的存在感。

    段峰却就这样忽然心疼了起来,他一边希望这浣碧能够坚强一些,开始学会自己一个人去面对现实的动荡,因为他确实也想到过自己一旦不能够在浣碧的身边保护着她该怎么办,却也一边在奢求着浣碧永远都不要去学会这些,因为这些实在是太苦了,他永远都不希望她再一次,直面这些风雪。

    箭矢就这样从小伍手中的弓箭上这样弹射出去,不断的发出破空的呜呜的声音,穿越了茫茫的荒原,命中在只看得见一个小小的黑点的箭靶上,凌晨风的脚下如飞,三两下便飞掠到了那箭靶的旁边,将那箭靶上的箭看着,整个人都忍不住倒抽了一口冷气,只不过经过短短一个月都不到的训练,在沐筱萝手下操练的小伍,不可否认的,已经能够一个人独当一面,沐筱萝的下颌对着凌晨风高高的抬起来,似乎在趾高气昂的叫嚣着自己的杰作,凌晨风并不想和沐筱萝再计较什么,不屑的憋了憋嘴巴,继续走回到小伍的身边,伸手拍了拍小伍的肩膀。“正中靶心,小子不错,跟着沐筱萝,辛苦你了吧。”凌晨风整个人也不似以往那般的阴沉,虽然面无表情的时候居多,但是终究是渐渐的活的有声色了起来,沐筱萝以为凌晨风是在与人的接触中潜移默化,却不知道其中的缘由。

    那少年的目光却是倨傲的,年少轻狂常有的抵触和抗拒就这样从少年的眼底迸发出来,带着距离感的将凌晨风搭在他肩膀上的手看着,那一眼看上去便能够读懂少年眼底的信息,大抵是少年对于凌晨风放在自己肩膀上的手的不满,少年整个人,似乎都在这一个月的训练当中变得成熟稳重了起来,一举一动之间,都带着一股子凝练的味道。

    凌晨风透过小伍,似乎就看到了当初刚刚跟在自己身边的胡昊,一样是一个眉眼倔强的少年,总是不服从管理,最后在他的手中渐渐的变成了一个沉稳凝练的少年,只是那火爆的脾气,跟在他身边的那么多年,都不曾改变。

    凌晨风缓缓的闭上了眼睛,胡昊将他保护在怀中那一瞬间说的话他到现在还记忆犹新,胡昊说,大哥,你什么时候才能活的像自己,那一瞬间,他心中有一根弦骤然断裂,这么多年维持起来的世界,也在这一瞬间,骤然倾塌,断壁残垣,湮灭成灰,于是从那一刻开始,凌晨风就决定了,找回那个真实的,有血有肉的自己,然而严肃了这么多年,在他想要找回自己的那一刻,却连怎么笑,都忘记了。

    沐筱萝伸手拍了拍少年的肩膀。“不错,果然没让我失望。”话还没说完,那边就已经占站了一个副将模样的人,眉眼凌厉的等待着沐筱萝,沐筱萝快步走了过去,少年的目光,从从始至终都黏在沐筱萝的身上,凌晨风自然注意到了少年的视线,聪明如他,几乎一瞬间就想到了少年的想法,却只是缄默不语,并没有多说一句话。浅笑着看着少年情深意重的将沐筱萝看着,沐筱萝的确是一个夺人眼球的女子,不管走到哪里,都是让人目不转睛的焦点,然而这不代表,所有人都有爱着沐筱萝的资格。

    有些人,这一辈子,提起缘分二字都太浅。

    “皇宫里面又书信过来,说是有刺客行刺皇上,而且,皇上受伤了,刺客一个也没能跑掉,却也一个都没活下来,怕是要变天了。”那副将在沐筱萝的耳边说着,一双眼,也是风霜刀刻的模样,整个人一眼也能够看出来,是在岁月和战场中磨砺出来的人上人。这个人是胖子队伍里面的人,胖子的军队在这一段时间同沐筱萝和凌晨风原有的军队已经融合的还算是不错。但是终究不是沐筱萝和楚承辉一手带出来的队伍,所以到现在,与沐筱萝和楚承辉之间也还有些生疏的意味在里面,但是既然胖子的军队来了,沐筱萝就绝对不会亏待了胖子的军队。于是在胖子的军队里面,沐筱萝选拔出来了好几个副将,当然,这几个副将也部都是有真才实学的存在。

    沐筱萝听了,瞬间便有忧心忡忡席上了她的心头,整个人看起来也是十分的愁云不展,放眼看过去还在训练的军队,沐筱萝原本信心满满的内心却在这一瞬间如同漏气了气球一般,一点点的防空了下去,要是战争真的开始了,她手中的这支军队行么,能做什么。

    这样的一支军队,她真的能带他们打胜仗吗?沐筱萝忽然就不确定了,整个人也有些犹豫了起来,然而此时火烧眉毛,就如同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就算是沐筱萝有退却之心,现实也已经步步紧逼,由不得她想要退却了,沐筱萝淡淡的点了点头,示意自己知道了,挥了挥手,那副将也一点头退了下去,沐筱萝抬头看天,刚刚好有一片雪花飘落在她的脸上,缓缓的融化成了一滩水光,下雪了啊,也许,当真是要变天了呢。

    凌晨风也意识到了沐筱萝表情的不对,三步并作两步就走到了沐筱萝的身边。“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吗?”看沐筱萝的表情便能够知道,要发生的一定不是什么好事,沐筱萝深吸了一口气,整个人都在这一瞬间平静了下来,再转头,就已经恢复了云淡风轻运筹帷幄的模样,她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喜怒不形于色的呢,大抵是同楚承辉开始有交际的时候吧,人和人之间的交际,似乎真的是可以潜移默化的改变一个人的。

    “皇宫之中进了刺客,肖锦受伤了,马上就要打仗了,估计是所有的反派的势力部都凝聚到一起了,这场战争酝酿了这么久,给了我们这么久的准备的机会,也总算是拉开序幕了。”不知道为什么,在心情凝重的同时,心里却好像放下了一个大石头一般的有一种解脱额感觉,那种感觉就好像,一直未知的事情终于到来了,原本惶惶不安在终于到来的那一刻总算是可以坦然接受了。

    “告诉歌兵营将士士兵,从今天开始加强训练强度,必须让他们知道,他们不杰出,死在战场上的就是他们!告诉厨房,从今天开始改善伙食,我要看到肉,能够让士兵们一个个身强体壮的食物!我们的士兵,绝对不会一个个面黄肌瘦的去上战场!还有,山下的绸缎庄呢,之前让绸缎庄抓紧赶制的棉衣呢,还没有赶制好吗?都快要上战场了,难道要我们的士兵穿着单衣上战场!真是笑话!”这一次,所有人似乎都感受到了气氛的凝重,也感受到了那种战争马上就要来临了的紧迫的前兆,压迫着每一个士兵的神经,催促着他们抓紧自己的训练,谁也不愿意在战场上,做炮灰。

    “小伍,你过来。”沐筱萝嘱咐好了一切之后才对着还在那里自己训练着自己的小伍招了招手,不得不承认的是小伍的确是一个要强的孩子,从到了沐筱萝的手下由沐筱萝亲自开始操练他开始,就一直都是憋着一口气不断的努力着的好孩子,沐筱萝也当真是很欣赏小伍着一点。小伍听到了沐筱萝的召唤,转身跑到了沐筱萝的身边,在沐筱萝的面前站定,小伍明白,到了沐筱萝命令自己的时候了。

    “我之前让你在士兵当中挑选你认为可以的侦察兵,并且由你一手训练的事情你办的怎么样了,成果如何,让我验收验收。”沐筱萝对于小伍是十分的放心的,并且小伍在军队之中呆了那么久,自然是有让他自己佩服的人的存在,所以沐筱萝还是比较相信自己的这个决定的,小伍点了点头,一转身就跑开了,沐筱萝直起了腰,将自己纤细的手掌在空气中缓缓的张开,原本肤如凝脂的手掌此时看上去依旧白皙,却已经不如往日的吹弹可破了,沐筱萝的目光清远的看向了远方,眼中有流转的波光,缱绻的写着留恋的光芒,楚承辉,你在那么远的地方,知道我要奔赴战场了吗?可是有一丝丝的心疼?是不是还想爬起来保护着我不受一点点的伤害,是不是还想夸下海口免我一声的颠沛流离,如果是这样的话,你不妨睁开眼睛看看我,同我一起驰骋在这万里的疆场上。那也将会使一件十分幸福的事情。

    扶苏此时就坐在楚承辉的床边,伸手按摩着楚承辉的各个关节和肌肉,以免因为长期的不适用而猥琐,扶苏的眼中也写着浓浓的落寞,看着倒在床上死气沉沉的楚承辉,既有心疼又有痛恨。“你居然还能够躺在这里睡觉,你知不知道你将你最最心爱的女人推上了战场,她需要你的时候,你在哪里,说好了要免她一声的颠沛流离,到最后却为了你,一个人在颠沛流离,你怎么还能睡得着。马上就要打仗了,你说沐筱萝一个女娃娃上了战场成何体统,也怪你不争气,说什么一定要江山,现在后不后悔?”扶苏轻轻的叹了一口气,将楚承辉的手臂好好的放在了楚承辉的身侧,整个人都显得有些落寞的站起了身子,推开了房门离开了,门外风雪交加,是初冬的第一场雪,却不曾想到来的这么的急迫。

    “向着前方三十里处,进军!”沐筱萝面容森冷,脸颊都已经被寒风吹拂的成了一片红彤彤额颜色,眼见着是被风雪吹拂过后的憔悴模样,风雪漫天,寒冷之中夹带着风霜,就这样从沐筱萝的脸颊上擦过去,带着他的皮肤都有一种刺刺的疼痛,此时兵临城下,城门紧闭,起义的军队就龟缩在城中,漫天的风雪将整个城池都包裹了起来,银装素裹,却是盖不住的肃穆,城门口有穿着破旧的棉袄的士兵看到沐筱萝带着军队直逼城下的时候,几乎是毫不犹豫的从城墙上连滚带爬的爬了下去,不肖多想,便是去通风报信的。

    那些起义军等待的也确实是一个起义的好时候,粮食部都打下来了,朝廷的人马还没有筹备齐,刚刚建立起来的皇城根基也并不稳固,一直以来的秋贡也并没有上缴,起义军们以为此时正是皇宫之中空虚的时候。然而他们却错了,因为他们不知道皇宫此时还养着沐筱萝这样的一支队伍,他们也不知道,沐筱萝找到一个富可敌国的黄金线,莫不说金银财宝,便说秋收额粮食,每年的收成,便都够这些士兵吃上三年,如何会军资匮乏。

    然而这一场仗打也确实不可谓不艰苦,这些起义军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劲头,即便是眼见着被沐筱萝的军队一路绞杀过来,却没有任何一支队伍选择投降,那一股子怨气,就是对整个朝廷和皇权的不服,然而历史上这么多次的起义,成功的,不成功的,哪一个不是把百姓们对于朝廷的怨愤利用起来,口口声声的打着推翻恐怖的王朝统治的口号,利用百姓的力量为自己重新开拓出一片江山。

    沐筱萝亲眼所见,便是这些起义军门的军需匮乏,他们中间大部分的人的身上都只穿着单衣,在烈烈的寒风中不断的打着哆嗦,却还是在不断的向上冲,沐筱萝队伍中的士兵但凡有一个倒下,身上的棉衣都会被对方扒掉,此时对方军队里面穿着的棉衣,有一些是从沐筱萝军队死者的身上扒下来的,最最残酷的是,就连他们自己的伙伴死掉了,身上的衣服也会被扒光,不管是单衣还是棉衣。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