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7章 197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5099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北宋大丈夫一世独尊大唐之最强帝王封少,有点甜!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盛华万道成神

    手机端  &a;lt;a href=&a;quot;<a href=" target="_blank"> target=&a;quot;_blank&a;quot;&a;gt;<a href=" target="_blank">沐筱萝不知道在这样的情况之下自己究竟该不该心存怜悯,他们都是一个个活生生的人然而就因为对皇权的不满,而过着这风雪交加的日子,究竟是为什么,沐筱萝的军队,有一半是骑着高头大马的,然而对方的军队,除了将军和军官,却是连马都没有的,在战争中死掉的马,如果抢夺不及,也会被对方的士兵冒死抢夺回去,沐筱萝的心在这一场残酷的战争当中,仿佛在滴血一般的疼。然而她所能做到的,也只是冷眼看着他们的可怜,在马匹死亡的时候,她甚至也不得不去命令自己的士兵去将那死亡了的马匹抢回来。因为只有断了他们的物资,这场战争才能逐渐的走向胜利。

    一场食不果腹的战争,沐筱萝不知道还有什么意义。

    “回去告诉你们的将军,你们可以有一次投降的机会,都是我中原的子民,只要头像,不会有俘虏一说,我们的士兵是什么样的待遇,你们的士兵就会是什么样的待遇。”沐筱萝的马在城墙下不断的踏着冰冷的马蹄,似乎在暖和着自己的脚掌,鼻息喷涂之间甚至都能够看到白色的雾气从那马匹的鼻息之间喷涂出来,变成哈气,有一些甚至还挂在马的鼻翼边上。沐筱萝就这样坐在高头大马之上,声音威严的向着城门口喊着,对于对方的作战条件来说。沐筱萝开出来的条件无疑是丰厚的具有诱惑性的,沐筱萝即便是在城墙下面,也已经能够看到城墙上面那小士兵眼中的犹豫神色,然而那小士兵还没等转头跑过去通风报信,已经有一个身穿盔甲的士兵从城墙下的台阶走了上来。

    “你以为你那点的小恩小惠就能够洗刷的清楚你们身上的那些污渍吗?你们这些高高在上的国家的蛀虫,过着最好的日子,什么时候体会过老百姓的感受,看见了吗?我们老百姓过的就是这样食不果腹衣不蔽体的生活,而你们呢,却能够在战争当中一口气拿出这么多额棉袄,能够拿出这么多的粮食,甚至是肉,你们自己说,你们搜刮了老百姓多少,现在竟然还想要用你们日积月累的搜刮来的油脂去诱惑我们继续过被你欺压的日子,你给我们穿的,能给多久,你给我们吃的,能给多久,一旦战争停止了,天下太平了,你们继续过享乐的生活,我们这些小老百姓又将会回到水深火热的日子里面。”那士兵铿锵有力的说着,似乎是说给在城墙下方的沐筱萝听,但是沐筱萝却清清楚楚的知道,他是在说给城内的士兵和百信们听,他在膨胀人们内心的怨念和自私,鼓舞着人们去头脑发热的做他指使的奴隶。果不其然的,那个原本站在城楼上动摇了的小士兵在听到了这个将军的这些话的那一瞬间,瞬间就坚定了自己的眼神,甚至是带着胁迫的恨意的,破釜沉舟一般的向着城楼下看着。看着沐筱萝的眼神也是一样的,恨不能将沐筱萝抽紧扒皮。

    “你说的这些话,我可是不认同,知道为什么在打仗的时候我们的士兵身上有厚实的棉服吗?那是民心所向,大家伙支持我们,所以我们有了御寒的棉服,因为大家等着我们的胜利,告诉我,你利用老百姓常年生活的疾苦的不满,来怂恿鼓舞他们对抗国家的力量,推翻了我们之后呢,你们之间有人会坐上皇位,会过上颐养天年的生活,你会成为立下了赫赫战功的将军,于是一生都耀武扬威,孤独求败。但是他们呢,在战争结束之后呢,他们有的会成为戍边的将士,有些伤残的会回家继续过老百姓的生活,告诉我,你们坐上皇位上的那个人是不是要靠着老百姓供养着,朝廷的文武百官,包括大将军您,是不是也都要通过老百姓的努力劳动供养着,难道你们会拿着锄头和农具跟着老百姓一起下地种田?你们会跟着老百姓一样采桑织布?哈哈,不要闹了,你们根本就不会,你们唯一会做的,就是去享受荣华富贵的生活,在战争之后打下江山的生活!”沐筱萝的一席话可谓是字字见血,直戳到城楼上那人的弱点上。

    “那么有一天当老百姓过够了备受欺压的日子,当老百姓们也想尝试尝试去当官,却当皇上,去当大将军是什么滋味的时候,那么请问,你们是不是也会不动刀枪,不见任何血腥的,拱手将自己手中的权利让给别人。”沐筱萝就这样在风雪中屹立着笑了起来。容颜之中淡漠的含着太多的讽刺,讽刺着眼前男人的说辞,讽刺着他们的狼子野心。

    “我没有你这女人郎的伶牙俐齿,但若不是朝廷欺人太甚,我们如何会反!”那人虎目圆睁,将沐筱萝看着的眼神也是同样的恨不能将沐筱萝就这样生吞活剥,一双铜铃一般的大眼睛,在风雪之中居高临下的将沐筱萝瞪视着,然而沐筱萝分明在他的眼球当中看到了那么一丝恼羞成怒的味道。

    “是朝廷将你们欺压太甚?这么多年,国泰民安,为什么在有了谋权篡位的事情的发生之后你们就一个个如同雨后春笋一般的冒出来了?告诉我,这是为什么?”

    “是你们为了权利不惜代价的战争着你们为了权利不顾民间百姓的疾苦,战火连绵的时候,你们可曾管过老百姓的收成,战火连绵的时候你们可曾管过老百姓的流离失所,像你们这样只顾着自己的权势而不管老百姓的死活的朝廷,就应该被推翻。”

    那士兵被沐筱萝的逼问弄的节节败退,此时说话也变得有些没有底气。然而却还是声色俱厉的提升着自己的威严,因为在沐筱萝一席话之后,他发现自己所有的士兵部都用一种茫然无措的眼神看着自己,似乎也同样的等待着自己的回答,他不得不感叹,沐筱萝是一个有心计的女子。军心动摇,这一仗是无论如何都打不下去了。

    “跟着我的士兵,民心所向,于是他们有肉吃,跟着我的士兵,民心所向,他们有衣服穿,国家确实是需要百姓的供养,然而同样的,百姓也需要国家的队伍的强壮,才能够安宁的生活着。”沐筱萝清冷的说着,双手在身侧紧握成拳,如果真的说不通的话,她是不介意要动手的。

    有些时候,你本不想使用武力,可是现实所迫,你却不得不用武力来解决问题,就如同城楼上还在蛊惑人心的将军和永远都不知道妥协的愚昧的士兵,然而这一次,或许是因为这些士兵在长期的战乱之中确实是熬到了头,在沐筱萝的话语落下的那一瞬间,城门之内的士兵发出的躁动的声音是那么的明显,尽管那个站在城楼上将眼睛瞪的大大的,大如铜铃一般的士兵用尽了浑身的力气一再的呵斥着自己的士兵,却还是控制不住军队之间的躁动不安。

    “你们都是怎么了?难道就这么轻易的被她说所说的话给蛊惑了吗?就因为她许诺给你们了好的生活,你们就要向着她归拢过去,别傻了,你们一旦走过去,就会成为她的俘虏,到时候,怕是会被她剔的连肉都不剩。”那将军大声的咆哮着,沐筱萝已经不屑的笑了起来,城门内忽然飘起了一阵雾气,还带着食物的香气,然而在传到沐筱萝的鼻息里面的时候就已经变的淡淡的,几乎微弱的捕捉不到,沐筱萝嘴角的笑容却更加的明艳了起来。

    几个人,身形灵巧的从城墙上跳了出来,每个人的手中都托着一盘让人垂涎欲滴的菜。还冒着腾腾的热气,显然是刚刚出炉。沐筱萝命令小伍等人将自己手中托着的菜部都高高的举起来。冷眼看着站咋城楼上的将军,看着他眼底无处可逃的慌张。

    “大将军,你看到了吗?这是我的士兵带出来的,是你今日的午餐。”沐筱萝一字一句的从口中蹦出来这句话,却瞬间就在军队里面掀起了轩然大波,整个军队都在这一瞬间哗然,甚至是发出了喧闹的声音,那将军眼底的慌乱终于在这一刻再也无法掩饰。看着沐筱萝的眼神也写满了惊恐,但是却还是强弩之末的辩解着。“你血口喷人,你在动摇我的军心,我都是是同我的士兵吃着一样的伙食的!”那将军的眼睛瞪的大大的,似乎只有瞪大了眼睛他才能够找到自己的自信和威严,才能够让沐筱萝有所害怕。也才能够让自己说的话有力度。

    “你空口说白话的说我在无赖你,你拿出证据来说我是诬赖你,看看你的士兵,一个个面黄肌瘦的模样,为了你出生入死的的在战场上厮杀着,他们吃不饱,穿不暖,却还是不得不为你卖命。可是你呢,让我们来看看你的大鱼大肉,看看你奢侈的生活,你扪心自问,在这么久的战争中,可是瘦下来一斤!”沐筱萝一席话激起千层浪,原本还禁闭着的城门在这一刻轰的一声被打开,不知道是谁起头的喊了一句。“你们不投降我投降了,我不想再过这种鬼日子了,还******骗我。”有人从城门口奔出来,那将军在城楼上猛的瞪大了眼睛。

    “我看你们谁敢给我投向。”一边说着,一边拉开了手中的大弓,向着那个从城门口跑出来的士兵就毫不留情的射了过去,那箭矢瞬间就穿透了士兵的身子,将那士兵狠狠的钉在了雪地上,沐筱萝猛的从马背上站了起来,眼看着那士兵身子底下了一片白雪被浸染成红色。

    “你们看到了吗?这就是你们的将军,人人得而诛之的将军!”沐筱萝暴怒的从马背上弹飞起来,瞬间就落在了那将军的面前,甚至连鼻子都要同那将军贴在一起,沐筱萝在城楼下方的时候他倒没有觉得沐筱萝有多么的漂亮,然而此时近距离的看着,简直是惊为天人,然而甚至还来不及吃惊,脚下一晃,整个人就被沐筱萝扯着丢到了城楼的下方,那些原本在城中的士兵在这一刻也部都愤怒的燃烧了起来。甚至还不等沐筱萝从城楼上飞下来动手,他们就已经从城内轰隆隆的跑了出来,大地似乎都在为之颤抖,所有认得拳头都打在了那个将军的身上,恨不能将这个禽兽千刀万剐,然而这个男人能够坐上将军固然是有过人的本领的,此时竟然轰的一声从地面上站了起来。站在他身边的士兵的身体,此时部都像是炮弹一般的向着一边攒射了出去,一头栽倒在了地面上,甚至有一些还受不了这样的冲击,口鼻处都有血液渗出来。

    “反了你们了!都不想活了吗?我看你们谁敢动我。”那将军的眼睛瞪的确实是如同铜铃一般的大,整个人看上去就有一股子凶神恶煞的邪佞之气,此时身强体壮的他一脚踏在地面上,连大地都止不住的跟着颤了颤,他双臂一震,整个人就如同一座不可逾越的小山,一双眼,杀气腾腾的环视着围绕咋他身边的士兵。

    “他们不敢,我敢。”沐筱萝站在城墙之上,从口中发出了一声娇喝,身子一跃,就从城墙长跃了下来,稳稳的站在了那大个头得救将军面前。那将军不屑的轻哼了一声,满是不屑。“刚刚被你这个小女娃娃算计了一次,哪里还容你算计我第二次。”双手一伸,就要将沐筱萝从地面上倒拔起来,却没有想到。沐筱萝的身子灵活的如同一尾游鱼,双脚在他的身上猛的一踩,整个人就迅速的踩着他的身体,向上攀登了上去,瞬间就踩在了那男人的肩膀头上,那男人的肩膀不得不说却也是足够宽的模样,沐筱萝双脚落在双面竟然也是绰绰有余的。那大块头也不迟钝,阿紫沐筱萝踩在他肩膀上的那一刻,那大块头,便伸了手来拽沐筱萝的脚裸。沐筱萝的右脚猛的在那大块头的肩膀上跺了一脚。那大块头的肩胛骨瞬间发出一声清脆的碎裂的声音,连带着他的半面身子都向一边栽倒了过去,大块头脚下踩着的雪也在此时龟裂了起来,大块头的脚已经没入了雪中。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