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0章 200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5283

人气小说:超级医生在都市灵域兵魂都市天龙至尊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真武世界拜师九叔重生之都市修仙大佬璀璨仙途

    手机端  &a;lt;a href=&a;quot;<a href=" target="_blank"> target=&a;quot;_blank&a;quot;&a;gt;<a href=" target="_blank">这人世间的****,当真便是纠葛不清的存在吧,该去哪里讨一个公道的说法,谁输谁赢,谁胜谁败又去哪里来论呢,史书无情,哪里会讲人心记录在案呢。这一身的骂名,倘若她不能自己独自背负,又还能有谁,在那个角落走出来,告诉她能够一起分担呢。

    沐筱萝缓缓的摇了摇头,企图摇晃掉自己脑海中不切实际的想法,那些天马行空的过往,如今看起来那么那么的远,那些爱与不爱的过往,那些很与不恨的曾经。似乎都在她的手生之间里,变的无法举足轻重。就算是自己欠了楚绝郜的,那又能如何,这世间原本就没有公平可言,就如同她现在屹立在风雪中为那个男人守着江山,就是一件公平的事情吗?依旧是一件没有公平可论的事情。

    酒果然是一个好东西,能够让压抑良久的人瞬间柔软下来,那些辗转反侧的,痛彻心扉的过往,也在这一刻,如同洪水开闸了一般,根本就不受控制的倾泻了下来,原本死死的控制着自己的不要去想的伤痛也在这一刻浮光掠影的在她的眼前如梦似幻的一一闪过,相忘不能忘。

    “你说一声坎坷是什么滋味,到底该不该恨,又该去恨谁,恨那些一转身就离开了的人马?还是去恨与自己有缘无分的人,还是去恨这苍天无眼,每次都是分离。”沐筱萝的眼眶就这样在风雪中红了起来,然而沐筱萝却倔强的睁大了自己的双眼。任由寒冬烈风就这样吹干她眼底的泪痕。

    一阵阵的肉香就这样争先恐后的向着沐筱萝的鼻腔里面涌动了进来。原来在沐筱萝还在这里感怀岁月的无情的时候,凌晨风早就将手中的鸡肉烤好了,看着被烤的不断向下流油的烧鸡,沐筱萝也有些垂涎欲滴了,伸手就要去抓,却被凌晨风将手拍打掉。“你要烫死吗?不能喝酒就不要喝,真后悔为什么要给你酒喝。”

    在凌晨风的印象中,像是沐筱萝这样的英雄豪杰,应该都是可以喝酒的,可是沐筱萝向来同别人不同,就连喝酒都是不同的,一眼便能够看出来,沐筱萝此时是微微的醉了,往日里总是板起脸颊拿出一副凌厉的模样,在这一刻,却柔软的如同一池春水。

    远处的士兵也已经准好了的餐具,在这样风餐露宿的日子里面,能够吃到这么多的肉,简直就是一种享受,甚至在带兵打仗的时候还能够有酒喝,这对于士兵来说简直就是天方夜谭,历史之中就没听说过这么荒谬的事情的出现。然而此时此刻,沐筱萝军队里面把酒言欢的模样却是那么真实的历历在目,似乎就是故意演示给对面的军队看的,人群中不断传出吞咽口水的声音,甚至还有肚子咕噜噜的叫起来的声音,那站在城楼上的将士也确实是被沐筱萝刺激到了,沐筱萝此时大张旗鼓的在他的城下饮酒作乐,简直就是不将他看在眼中的一种表现,简直就是对他的贬低和轻蔑。他又怎么能做到袖手旁观。

    “这个女人就是故意的。”这永无休止的战争打下来,几乎所有的起义军都知道了又这么一个出神入化的女将军,一传十十传百竟然就将沐筱萝传说的无所不能的应用好战,也确实是刺激到了这些男人,他们作为一个男人,气焰却部都被一个女人压下去,这是多么有损尊严的一件事情,无论如何也不可能善罢甘休。

    那将军狠狠的一跺脚,满脸的怒气那么的显而易见,甚至要将身边的人都这样从城楼上跺下去,那将军感觉自己的伙食就算是不错的了,可是相对于沐筱萝军队的伙食,不得不说,自己的伙饭就如同猪食一般难以下咽,这样鲜明的对比,让自己还怎么收复军心。沐筱萝简直就是故意的,就是故意在他的城门前这么做,让他的军心动摇。

    “她确实是故意的,可是现在能有什么办法,贸然出兵的话,对我方也是不利的,我们的士兵必经看着他们的士兵吃就已经足够士气萎靡了,此时吃冰的话,对于我方自然是大大的不利。”相对于上一个城池,这一座城池看起来就重要了一些,那将军的身边甚至还跟了一个不伦不类的军师,在帮这个将军出谋划策,一边说话一边去捋自己的胡须,有雪花落在她的胡须上,早就将他的胡须浸湿了,可是这军师还是在不厌其烦的捋着。

    “传令下去,今天我们也犒赏三军,我们也吃肉。”他实在是无法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士兵眼睛里面都要有绿光冒出来看着对方的伙食的模样,如果不做些什么的话,他不敢保证,自己的这些士兵会就此早饭,他需要稳定军心。

    “都给我镇定,她带着自己的士兵在我们的城门大吃特吃,目的就是诱惑我们,你们都给我打起精神,今天我们也吃肉,谁也不许给我丢了面子。”那将军一跺脚,说的好像真的是那么回事,这些士兵现在似乎都已经听不到其他的话,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落在了肉上,在听到那将军也下令吃肉的那一瞬间,整个军队都发出了一声巨大的欢呼的声音。

    那将军看着自己的士兵在这一瞬间部都跳跃起来,恨的牙关都发痒,甚至恨不能咬碎自己的一口银牙,却也只能将双拳在自己的身侧握紧,在飞雪之中发出噼噼啪啪的声音,沐筱萝,你以为你一路走来畅通无阻,就真的能够一路收割下去吗?别痴心妄想了,我若是不能坚守阵地,自然也是要让你损失惨重的。

    那将军从鼻腔发出一声不屑的闷哼,索性也不在城楼上将沐筱萝看着,一转身便离开了,看过沐筱萝士兵的一身装备,再看自己士兵的装备,那将军也确实是为自己的士兵感觉到寒酸,但是没有办法,沐筱萝是拿着国家的钱养的这样一支军队,她能够用国家的银两接军军需的问题,能够让这些士兵吃上大鱼大肉,而自己不过是一个起义军,没有固定的收入,也没有后备收入和力量,这样一场看起来来就实力悬殊的战争,倘若当真打起来,必定不是一件太容易的事情。

    “都给我打起精神了,今天晚上,我们就冲进他们的军队,抢他们的物资,食物,到时候我们一样有棉袄穿,一样有肉吃,他们拿着国家的钱来攻打我们,那些钱是哪里来的,还不是搜刮我们来的,如果不推翻这个王朝,我们就永远都没有好日子过,我们必须要让他们知道,我们不甘心这样一辈子被欺压下去,我们不是傻瓜。”

    沐筱萝的耳朵就这样在风雪之中支起来,风雪呼啸着灌进她的耳朵里,不断的发出呼呼的声音。在这呼呼的声音中间,沐筱萝还捕捉到了一丝别样的声音,大抵是那将军站在城楼上说话,沐筱萝也不知道自己从什么时候开始,自己的耳朵竟然灵敏的可以捕捉微弱的声音,大抵也是自己距离城门最近的原因吧,沐筱萝竟然能够听到城门里面传出来的声音,只是被寒风吹的有些破碎,丝丝拉拉的听不真切,但是沐筱萝大抵也已经听出来了,不过就是一些蛊惑人心的话。就如同她之前在上一个城门口站在城下听到的那些话,蛊惑人心,收拢军心,不断的丑化朝廷的形象,将自己伪装成一支正义之师,大抵所有的起义军都是一样的吧,在这样的时刻,几乎都是毫不犹豫的将对方丑化成**的朝廷。

    沐筱萝不屑的笑了笑。这句是所谓的民心所向?不过是被一些有心之人利用的愚昧的人罢了,沐筱萝的手中还端着酒杯,另一只手还拿着一只鸡腿,就这样定在了那里,最开始好像在认真的想着什么,然后就痴痴的笑了起来,着实是让人有些不解,凌晨风忍不住的伸手去推沐筱萝。“你想什么呢,鸡腿都快要凉了还不吃?”凌晨风伸手提醒着沐筱萝,沐筱萝的身体被凌晨风推搡的摇晃了一下,这才从刚刚的思绪中回过了神,低头看着手中的鸡腿和酒杯,轻轻摇晃了两下杯中酒。

    “这真是个好东西,喝了之后整个人都暖暖的了。”沐筱萝甜甜的笑了起来,漫天的飞雪却依旧掩盖不住她如花一般烂漫的笑容,明眸皓齿楚楚动人。凌晨风却猛地低下了头,咬了一口手中看起来垂涎欲滴其实没什么滋味的鸡腿,在口中细细的咀嚼了起来,似乎有意避开沐筱萝的笑容,也是有意躲开沐筱萝看着自己的眼神。看起来竟然有些仓皇和窘迫,沐筱萝自然也注意到了凌晨风眼神中的闪躲,脸上的笑容就这样一点点的收敛了下来,有些不解的将凌晨风看着。

    凌晨风也注意到了自己的反应实在是有些过激了,有些此地无银三百两的嫌疑,索性也低着头不曾抬起来。“酒壮英雄胆,自然是个好东西,但是酒也是个祸害,喝多了,一样延误军机。”凌晨风轻声的说着,一边说着一边将自己手中的酒壶放到了一边,任由风雪将自己手中的鸡腿一点一点的变凉,竟然就这样没了味道,索性给了坐在自己旁边的小士兵,那小士兵接过来凌晨风递过来的鸡腿,整个人甚至还有些反应不过来,有些受宠若惊的将凌晨风看着,凌晨风伸手揉了揉那小士兵的发顶,吃吧,天太冷了。

    眼前的火堆也已经有了要燃烧殆尽的趋势,“我去那边找一点柴火,你自己小心一点。”留下这样一句话,凌晨风从地面上站起来,逃也似的离开了,沐筱萝有点不能所以的抿了一口杯中的酒,然后将酒杯端起来放到自己的眼前细细的打量着,眉头也轻轻地皱在了一起,有些不是十分明白凌晨风的意思,为什么见到了自己就像是老鼠见到猫一般的闪躲不及,自己就如同洪水猛兽一般的可怕么?

    “喂,你看什么呢,衣摆都烧着了还没看到啊。”人群之中散发出来一股子烧焦了的味道,有人噤起鼻子嗅了起来,忽然看到小伍的衣摆处冒出滚滚浓烟,然而小伍却好像根本就没有察觉一般,还向着一边目不转睛的看着呢,那眼神痴痴的,似乎就这样跟随着那个人一路走进了轮回了。那人顺着小伍的视线看过去,就看到了眉眼清冷坐在那里的沐筱萝,有些不屑的努了努嘴。“你就是看她看的自己的棉袄都烧着了还不知道啊,一会连你都要被点着了。”那士兵见小伍还没有反应,忍不住的伸手去狠狠的推小伍,小伍被推的一个踉跄,险些没有整个人都钻进火堆里面。整个人懵懵懂懂的回了神,将那个刚刚推他的士兵看着。

    “你看看你的衣摆,棉花都被点着了,还不快点灭火,还在神游什么那、”那人手中拿着鸡腿,津津有味的啃着,说完就爆发出来一声哄堂大笑,连带着坐在一起的士兵也笑了起来,小伍并不理他们,将自己还带着火星已经蔓延成一个大窟窿的衣摆一把塞进了雪中,瞬间就发出了吱吱啦啦的声音,飘起一阵淡淡的青烟,也算是灭了火。

    可是那提醒小伍衣摆着火了的男人却没有打算就这么简单的放过小伍,闲暇之余竟然开始拿小伍取乐,他们都是些大大咧咧的士兵,大家不肖过多的认识就能够闹成一团,和小伍自然也有些百无禁忌,尽管之间并没有太多的交际。

    大抵都是因为小伍是一个通讯的士兵,总是在外面跑着,和军队里面的其他人并没有什么过多的来往,这次组织吃饭也只是随意找了个地方坐下来,然而这些士兵并不了解小伍的脾气,平日里玩笑开习惯了,此时竟然开始拿小伍开涮。“你莫不是喜欢那个女人吧,我跟你说啊,你别看她的脸蛋那么的好看,都说常年练武的女人啊,身板子硬得很,包起来的话,自然是不如寻常家的女人那么的软和舒服的。再说了,这样的女人都是母夜叉,回家都是会吃人的,你这小小的身子板,就不要去尝试了。”这些兵油子说话都是荤素不忌的,此时拿小伍开涮也并没有觉得有何不妥。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