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2章 202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5190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元尊终极美女保镖闪婚厚爱:误嫁天价老公重生之低调大亨甜妻指令:老公,要抱抱!随身带着小雅AI噬帝重生

    手机端  &a;lt;a href=&a;quot;<a href=" target="_blank"> target=&a;quot;_blank&a;quot;&a;gt;<a href=" target="_blank">沐筱萝不得不说,自己是真的护犊子了,也确实是看不惯这些新兵一个个高高在上好像她求他们来的异样,她不会求这些新兵留下,任何一个人。这些新兵面面相觑,在这一刻部都没了声音,也没有任何一个人脱下身上的棉袄向着对面走过去,部都低眉顺眼的站在那里,似乎还在等着沐筱萝的训斥。

    小伍就这样趴在地面上,身下的冰凉的雪还在凉凉的透过他的衣裳熨烫在他的身上,寒冷入骨。

    “你们要是在我的军队里面还这么闹的话,我不禁要好好的想一想了,你们是不是就要这样闹起来,就是要让对面的同伙看看我们的笑话,从现在开始,我们的士兵不准有任何一个理会新兵,新兵要是再挑事的话,就给我打!”

    沐筱萝这一个打字咬的特别的重,那一脸的倨傲,明显的就是没有将眼前的人看在眼里,沐筱萝这一个下马威确实是下的足够分量,在场的新兵一个个都窘迫了眼神,原本对于新兵十分照顾的老兵此时也一个个从新兵的身边抽离了开来,一个个标准的站在了一边,将躺在地面上的小伍护在了队伍中央,不让寒冬烈风就这样吹拂在小伍的身上。

    然而那个被小伍打飞出去的,嘴唇都肿胀了起来了的新兵,此时此刻就这样孤身一人暴露在风雪当中,没有任何一个人去上前帮助他。他惹出来的事情,大家的意思也是十分的明显,就是要他一个人去承担自己闯出来的祸端,那士兵的嘴角还不断的有鲜血流淌出来,被冷风一刮,就冻结在了嘴角。

    对面的城楼上,那将军冷眼将沐筱萝军队的骚乱看着,不屑的笑了起来,原本的忧心在这一刻变成了踌躇满志,似乎已经看到了自己将沐筱萝的军队收编到自己的旗下的希望。这样一支还没能上战场就已经内讧起来的军队,真不知道沐筱萝是怎么带着他们就这样一路披荆斩棘的走过来的。

    “还有你,你刚刚的气焰嚣张呢?听说你在小伍的面前很是嚣张啊,那为什么在我站在你的面前的时候就拿出来一副涕泗横流的模样呢,装可怜,想要我的同情,想栽赃嫁祸给小伍?你的算盘倒是打的挺好。”沐筱萝居高临下的将那个士兵看着,眼中尽是风雪,无情森冷的刮着,直刮在那人的脸上,就如同一个个**辣的耳光,似乎要直接扇在那个男人的脸上,**辣的疼,小伍在人群之中听着,缓缓的闭上了眼,眼眶中有滚烫滚烫的泪水,也不知道是因为什么,内心在这一瞬间忽然就变的很酸很酸,除了什么,他甚至已经不知道自己还能够做些什么来拯救自己内心的酸涩,只能狠狠的闭着自己的眼睛,任由这酸涩流满心,有老兵伸手将小伍从地面上架起来,看着小伍苍白的脸色还以为小伍伤到了哪里,忍不住的上上下下的将小伍看着,检查着小伍的身上究竟有没有什么伤痕。

    小伍却在这一刻缓缓的摆了摆手,示意自己没什么事情。

    那个嘴唇都肿起来的士兵身子不断的向后瑟缩着,他自然也知道沐筱萝的威力,能够将自己那大块头的将军打趴在地面上,自然不是什么好惹的主子,那士兵不断的从口中发出呜呜的声音,眼神当中也写满了哀求,似乎在哀求着沐筱萝就这样讲他放了,不断的摇头,似乎在说自己并不是那样想的,只是沐筱萝眼中的厌恶,却在这一瞬间变的更加凝重了起来,居高临下的将那个士兵深深的看着,沐筱萝缓缓的伸出了手,却是狠狠的将那个士兵的衣襟都揪了起来,迫使那个士兵就这样看尽她的眼底,看着她眼底的杀气。

    “你记好了,我最讨厌的就是你这种人,两面三刀,下一次,要是再让我看到你表里不一,自然也是会打你的,到时候怕是你不是你这满口的牙齿那么简单了。”沐筱萝此时就像是一个地狱里面走出来的修罗,一身的盛怒都在这一瞬间燃烧了起来,如同火焰一般不断的向上升腾着,那士兵忍不住的摇了摇头,似乎又是害怕一般的点了点头,不断的发出呜呜的声音,沐筱萝也听不懂他在说些什么,索性一松手,那男人重新砸回在地面上。

    “我也不想新兵和老兵说我偏袒谁,今天生事的两个人。都给我在这风雪之中跪着,跪到战争拉开序幕。”沐筱萝近乎于无情的说着,这边的老兵是最先开始说话的,人群中骤然爆发出了一声将军,那语气里面的不服和不可置信,让沐筱萝原本打算绝情离开的脚步在这一瞬间定在了那里,再也挪动不了分毫。

    沐筱萝缓缓的闭上了自己的眼睛,似乎也意识到了自己的无情,整个人都微微的哆嗦了起来,在烈烈的寒风之中摇摇欲坠。“我们这些老兵,怎么能不拿出让人佩服的气度呢,得让这些不明事理的新兵看看,什么是规矩。”沐筱萝努力的平复着自己的声音,近乎于无情的说着,小伍一直闭着的眼睛从来都没有睁开,在沐筱萝的话语还没有落地的时候,双膝一软,就已经噗通一声跪倒在了地面上,整个人看起来无比的倔强,似乎一个人能够面对无尽的风雪,站在小伍身边的老兵还在不甘心的喊着小伍两个字,小伍却泰然若素的挥了挥手,示意那些老兵可以去各忙各的了。

    “你们都看到了吧,这就是我们对面的军队,还没有开始打仗就已经内讧了起来,面对一支这样的军队,你们有没有稳盛的把握,这就是朝廷养出来的军队,除了会吃会喝,还会干什么,你们看看对面的这些人,他们黑压压的人头,就是整个朝廷的蛀虫,他们吃的饭,就是再喝我们的血。他们不配穿着最最厚实的棉衣,他们也不吃着最好的猪肉,我们一定要将他们打倒,拿回原本就应该属于我们的一切。”

    对面城楼上的将军在看到了这样一幕之后总算是找到了鼓舞自己的士气的方法,这些士兵此时已经吃上了热乎乎的肉。回答那将军的气势也是震天的响,那将军也很满意的点了点头,不屑的将沐筱萝的军队看着。

    风雪从小伍的耳边滑过去,小伍的眼睛始终都是死死的闭着的。眼中有倾世的悲伤还夹杂着眼泪,小伍害怕自己的眼泪就这样不受控制的掉落下来,于是死死的闭着,沐筱萝坐在远处,看着小伍整个人孤独的么模样,有些深感无力的无奈,却也只能任由风雪的吹拂,却无法拯救小伍的寂寞。

    然而这边的老兵却依旧在给小伍打抱不平,这件事情在他们的眼中甚至是印象里原本就没有小伍的什么不对,沐筱萝一席话说的虽然是解气,但是最后的决定却还是让在场的所有老兵都理解不了,就这样让小伍跪在那里,小伍的膝盖要是伤到了怎么办,对于一个士兵来说,腿是非常重要的,更何况此时是冬天这里这么冷,小伍就这样跪在雪地里,连他们这些五大三粗的号不懂事的男人都觉得心疼,沐筱萝一手将小伍带出来,难道就没有一丝一毫的心疼吗?

    有人脱下了自己的棉袄,要塞到小伍的腿低下,让小五把那个棉袄跪着。然而小伍的眉眼却是清冷的,似乎一点都感觉不到膝盖下面地面的冰冷一般,竟然拒绝了,那人蹲在小伍的面前,将小伍倔强的小脸看着,在这些老兵的眼里,虽然对小伍有所敬重,但是却还是把小伍当成是一个孩子的,在他们的眼中小伍不过是一个还不懂事的孩子,是需要什么事情都要谦让的。

    “我们大家都知道你喜欢将军,大家也都能够理解你,毕竟你是将军带回来,并且是将军一手带起来的,但是你要知道,她是将军,这一辈子跟我们这些人都是没可能的,就算是你爬的再高,也都是她托着你爬上去的。爱和不爱这种事情,你年级还小看开了就好了,何必那么固执呢?”其实这个老兵说出来的这些话也只不过就是安慰小伍罢了,就像是这个老将军说过的一样,这么长久的时间里面,大家也都是耳聪目明的怎么可能不知道小伍喜欢将军这个事实,大家也从来没有觉得哪里有不对。

    然而此时此刻看见小伍跪在这里,一身的落寞,却让这些老兵的心里面有些不是滋味,和小伍说这些话也只不过就是想让小伍放宽心,心情好一点罢了。然而小伍从始至终都不曾睁开眼睛,也不曾将蹲在他面前的老兵抬眼看那么一眼,那老兵碰了一鼻子灰,也不生气,只是摸一摸自己的鼻子就回去继续吃东西了,比起刚刚热闹的场景,此时看起来倒是冷清的很,原本的其乐融融额景象此时此刻也便的壁垒分明,老兵和老兵们自然是坐在一起的,新兵和新兵也是坐在一起。整个军队就这样成了界限,如此的分开了来,沐筱萝当然也看到了注意到了,最并没有发话,只是任由场面就这样发展下去。

    那个被小伍打的鼻腔脸肿的新兵就这样跪在小伍的身边,用一双恶狠狠的**辣的视线将小伍紧紧的盯着,作为通讯兵的敏锐感应让小伍猛的就回了头,将那个士兵阴狠毒辣的眼神对上,小伍甚至有些不屑的扬起了嘴角,那士兵没想到小伍会突然转头,整个人都被吓了一跳,忙收回了自己的视线,不敢再看向小伍那边。

    然而小五的笑容却在这一刻更加的不屑了起来,在那个男人再一次转头和小伍的视线交织在一起的时候,小伍对着眼前的男人做了一个口型,那个男人在那一瞬间忽然害怕的瞪大了眼睛,努力的长大了嘴巴,露出了里面已经所剩不多的牙齿,似乎想要喊什么,却发现自己连怎么喊都不知道,自己现在已经成了了矢志重地,怕是喊出来,也不会有人来帮他,相反地,顺水推舟的让他死的人更多一些,那男人小心翼翼的向着自己的身后环视了一圈,就看到了一双双含着怒火和怨气盯着自己的眼睛,那男人忽然有一种自己被推到了悬崖边上走到了绝境的感觉。甚至连一条求生的退路都没有留给自己。

    小伍不屑的转回了头,却丝毫掩盖不住他眼底的那一抹不屑,不单单是对眼前的这个男人怯懦的不屑,也不单单是对眼前的这个男人人格的不屑,甚至是还含着痛恨,很深刻很深刻的痛恨,小伍知道,自己喜欢沐筱萝的事情在整个军队里面是人尽皆知的,但是只要没有人说出来,沐筱萝就永远都不会知道,这辈子,下辈子,下下辈子,就永远永远都不会知道,可是这一次。他就这样无情的被暴露在了沐筱萝的视线里面。

    他知道自己这辈子都不会与沐筱萝有可能于是他从来都不去做梦,只想着好好的把沐筱萝装在心里,一辈子守护着沐筱萝就够了,可是这一刻,当真相大白于天下,他就好像体无完肤的站在了所有人暴露的目光下,无处遁形,从此以后,沐筱萝该怎么来面对自己,是不是还会与自己同以前那般的亲密无间,他不知道,也不想知道,于是这种愤怒,也许是迁怒,也许是应该的,小伍就这样部都倾注在了这个新兵的身上,甚至是拿着一种恨不能让他死的眼神看着他,那新兵害怕的不断在风雪之中颤抖着,只是小伍凌厉的眼神却不曾减少一分一毫。

    沐筱萝坐在远处,手中还举着酒杯,将远处跪在那里的小伍看着,眼中有毫不掩饰的心疼,只是跪在远处的小伍一定看不到,凌晨风把眼前的柴火挑的高了一些。火苗便能够燃烧的旺盛一些,暖暖的烘烤在人的脸上,能够驱散一些寒冷,沐筱萝的眼神是暗淡的,却不曾被这样的温暖驱散掉眼底的冰冷。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