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5章 205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5378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日天尊木叶之转生者点道为止都市天龙至尊史上最强赘婿网游之九转轮回绝世高手

    手机端  &a;lt;a href=&a;quot;<a href=" target="_blank"> target=&a;quot;_blank&a;quot;&a;gt;<a href=" target="_blank">段峰想要去阻止,整个人却被小伍按在那里,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沐筱萝进行一项自己想都不敢想的实验,是的,在段峰的眼中,这便是一场司马当活马医的实验。

    沐筱萝的手很快,几乎是忽略了自己身体上的疼痛不断的在自己的身体上走针,身上的伤口也就这样被沐筱萝一针一针的缝合了起来,沐筱萝的眼神是淡漠的,好像那针根本就不是扎在自己的身上一般。就这样在自己的身上穿透过去,将那伤口一点一点的缝合。

    段峰就这样屏息凝视着看着沐筱萝将自己身上的伤口缝合起来,那原本源源不断的从伤口中冒出来的血液,在这一刻也当真就渐渐的被止住了,段峰瞪大了自己的眼睛,在寒风呼啸着在自己的耳边滑过去的同时,一瞬都不敢挪动视线的将沐筱萝的动作看着。

    沐筱萝伤口上剩余的鲜血就这样在寒冬烈风之中一点点的凝结了下来,那一眼看上去,似乎不是凝固了,而是被冰冻了,沐筱萝原本就因为失血过多而无比苍白的脸,此时此刻更显得面若金纸,似乎被寒风一吹,随时都有可能就这样碎裂开来,湮灭成灰。

    沐筱萝整个人都有些摇摇欲坠,眼前一片漆黑,甚至有金星在头顶上缓缓摇晃着。沐筱萝闭着眼睛,一头就倒在了一边,小伍伸手将沐筱萝搂在了怀中。段峰更是不可思议的蹲在了沐筱萝的身边。将沐筱萝的伤口查看着,整张脸上都写满了不可思议。小伍回头将段峰狠狠地瞪着,一个人,在自己的身上缝针,这将会是一件多么可怕的事情,然而就因为段峰的固执己见,要沐筱萝一个已经受伤的人,自己在自己的身上缝针。

    “看到了吗?这是你一辈子都不敢去尝试的,然而却是沐筱萝证明了的,在我的眼里,或者说这就是事实,沐筱萝的医术原本就强过你。”小伍一字一句的毫不留情的说着,每一个字都如同一记重锤一般的敲击在段峰的心上。

    他年少有为,年纪轻轻的就做了皇宫里面的御医,自以为的医术超群,此时在沐筱萝的面前当真是可以称之为一败涂地。甚至是一点价值都没有,沐筱萝这样的尝试究竟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又是谁给了她那么大的勇气,小伍这边抱着沐筱萝离开,那边因为将军死了,同伴还在人群中抽搐着而变得手足无措的士兵们部都茫然无措的站在原地,也不知道是将沐筱萝和小伍拦着是,还是将他们这么放开是。

    正当他们犹豫的时候,在身后传来震天的震动,脚下的大地都随着一起震颤了起来,小伍也疑惑的转了头,就看到了一个身穿着黄金甲的男人一身凛冽的策马本来,身后带着浩浩荡荡的大军,那一踏平眼前的一切的气势,似乎来的时候就抱着要将眼前的一切都踏平为碎片的信念来的,站在那里茫然无措的士兵,一个个眼神都涣散了起来,也部都写满了惊恐,原本以为这边因为沐筱萝的昏迷乱了阵脚他们就能够逃过一劫,保留一条小命,可是到最后却还是迎面迎来了另外的一支军队,直到了到了这一刻,他们才算是明白,这条路原本就不是被看好的路,也不是众望所归的一条路,这样走下去的话,只会到两败俱伤的地步,再也找不到回头的路,到如今也确实是没有了回头的路,就这样自己一个人走到了绝路。

    肖锦不像是沐筱萝那么的墨迹,干净利落的挥手,手起刀落之间,就已经有一个士兵的项上人头咕噜噜的滚落在地面上,带着一连串的血液,滚出去了好远。肖锦这一开头,跟在肖锦身后的士兵就如同一头头见了血的雄狮。奋勇向前的冲了上去,似乎要将眼前的军队就这样张开血盆大口吞没进去。

    一个相对看起来就比较孱弱的军队,在这一瞬间更是如同被无情的碾压过去,从中间切开了一条血路一般,所过之处,不留活路。沐筱萝此时浑浑噩噩的睁开了眼,伸手将小伍的衣襟拽着,伸手摇晃了两下小伍的衣襟,示意让小伍靠过来,小伍的眼神中写着错愕,却还是缓缓的低下了头,靠在了沐筱萝的嘴角的边上,等待着沐筱萝开口说话。沐筱萝缓缓的开了口。“我说过给他们一次投降的机会,可是却总是死活不投降。你看看,现在的下场多么的惨,可是你们说这能怨我吗?我可是这么温柔的一个人。”沐筱萝的嘴角甚至都因为失血过多而变的苍白了起来,却还是在巧笑倩兮的和眼前的人开玩笑。还是在和沐筱萝浅浅的笑着,小伍就这样猛的心疼了起来。

    明明都难受的难以忍受也十分的难熬。却还是要拿出一副自己无甚所谓的模样,为什么一定要这么的强势这么的坚强呢,其实偶尔软弱也一定不会有人说什么的,但是即使沐筱萝一定要这么的倔强。他就一定让他这样一直无所畏惧的笑下去。“我当然也觉得你十分的温柔啊,你看你还给他们投降的机会,皇上根本就不给他们投降的机会。”

    小伍的声音有些闷闷的,沐筱萝静静的听着,就这样缓缓的闭上了眼睛。然后浅浅的笑了起来。“你知道吗?作为一个皇上,想要君威犹存的话,就只能心狠手辣,肖锦是个当皇帝的不二人选,他确实能够在该心狠的时候心狠。”沐筱萝的眼睛安详的闭起来,却让小伍的心理面一紧,就这样害怕了起来,害怕沐筱萝这样一闭上眼睛就再也不会醒过来。

    嘉靖四年春,长达六个月的起义战争宣告结束,国各地躁动不安的反动势力部都被镇压了下去,朝廷终于安定了下来,在经历了这样一场举国上下的动荡之后,整个国家终于就此安宁了下来,然而沐筱萝却昏迷不醒了起来,小伍到现在还记得那天扶苏说的那些话,扶苏说,按理来说沐筱萝的伤不足以造成一直昏迷,但是如果一定要说出来沐筱萝一个昏迷的理由的话,大约就是沐筱萝不想醒过来了吧,大约就是因为楚承辉的昏迷不醒,于是到现在为止,沐筱萝或许已经生出了一种不想再继续这样生活下去的想法,于是开始了昏睡不醒,答曰也是对楚承辉一种变相的陪伴吧。

    小伍看着窗外的细雨落在树叶上,映照着绿色就这样一点点的掉落下来。点点滴滴的落在地面上,溅起一朵一朵细小的水花。春天来了啊,万物都复苏了,可是为什么,沐筱萝和楚承辉这对情人却长睡不醒了,难道就要一直这样睡下去吗。

    有丫鬟将沐筱萝的身子从椅子上扶起来,按照扶苏教的手法,按摩着沐筱萝的小腿,防止沐筱萝因为昏睡的时间太长以至于浑身的肌肉都萎缩下去,有孩童从一边摇摇晃晃的走过来,歪着脑袋将沐筱萝沉沉的睡着的容颜看着,然后手脚并用的往沐筱萝的身上爬,那丫鬟忙把沐筱萝好好的安防在椅子上,才去阻止那个小小的孩童。“大皇子,万万不可啊,奶娘呢,奶娘在哪里,为什么让小皇子自己跑出来。”然而那小丫鬟左右看了半天却还是没能找到负责看管大皇子的奶娘,然而就是这样一个东张西望的空挡,那孩子已经从丫鬟的怀中爬出来了,稳稳的;落在了沐筱萝的身上,偏着头好整以暇的将沐筱萝看着,然后伸手将沐筱萝散落在一旁的头发揪着,死死的向下揪了起来。

    “额娘。”那孩子的牙齿还没有长,说话的时候声音也是奶声奶气的,将沐筱萝看着的眼神是水色通明的。沐筱萝的手指就这样动了起来,那孩子看见沐筱萝手指的勾动,似乎更加好奇了起来,伸手将沐筱萝的手指包裹在自己手掌中,紧紧的握着。然后奶声奶气的开了口,“娘娘。”沐筱萝的眼睛,就这样在这孩子的呼唤中,缓缓的睁开了来,突如其来的阳光将沐筱萝眼前照成白茫茫的一片,似乎除了光芒什么都看不清楚。眼前白花花的光芒,甚至让沐筱萝有些摇晃了一下,那孩子在沐筱萝的身上颠了一下,险些就这样从沐筱萝的身上掉落下去,沐筱萝感觉到了一团软软的肉要从自己的身上掉下来。忙伸手将身上的孩子拽了一把,那孩子以为沐筱萝在与他玩闹,忍不住的咯咯笑了起来,伸手将沐筱萝的手掌抓在自己的手中咯咯的笑了起来,“娘娘。”

    沐筱萝眼前白茫茫的光芒终于在这一刻缓缓的散开了来,眼前的景色也渐渐的清晰了起来,沐筱萝也渐渐的看清楚了眼前的景色,缓缓的勾起了嘴角,低头看着趴在自己怀中的孩子,浅浅的笑了起来,她就是因为听到了他的那一声娘才睁开了眼睛,多么遗憾,这并不是他的孩子,沐筱萝将怀中的孩子细细的打量着,竟然发现这孩子的眉眼之间,有几分楚绝郜的影子,同样的也有几分叶蓝田的影子,那一双上翘的桃花眼,一眼看上去就能够看出来叶蓝田的影子。

    那个负责照顾沐筱萝的小丫鬟在看到了沐筱萝缓缓的睁开眼睛的那一瞬间,整个人都震惊的张开了嘴巴,那嘴巴张的大大的,那小丫鬟已经害怕的连话都不知道怎么说,只能伸出手颤抖的将刚刚苏醒过来的沐筱萝颤抖的指着。想要开口询问,却发现话到了嘴边哽在了咽喉里面,无论如何都吐不出去,也咽不回去。沐筱萝这时候正好转头将那小丫鬟看着,风华绝代额笑了起来,笑容潋滟多情,是春花烂漫的美艳。

    “这是谁家的孩子,怎么没有好好的看着,跑了出来了,要是跑丢了的话,家里的家里会多么的着急啊。”沐筱萝揉揉的说着,整个人更加的显得有些与世无争,也有些云淡风轻的模样,整个人看上去都淡淡的,看起来似乎没有喜怒哀乐,也没有任何的伤心事。

    完不是刚刚苏醒过来无法接受现实的模样,沐筱萝忽然缓缓的笑了起来,将那孩子抱在怀中,等待着婢女的回答,婢女的嘴唇嗫嚅了半响,最后才缓缓的开了口,然而声音也还是颤抖的,开口说出来的第一句话也不是这个孩子是谁的孩子,而是。“沐小姐,你醒了。”那婢女的眼睛中闪烁着惊喜的目光。将沐筱萝看着的眼神也如同是在看着一个宝贝,沐筱萝的眼神中闪过了一抹错愕,很显然是没明白那个小丫鬟为什么要这么看着自己。

    那孩子依旧什么都不懂的趴伏在沐筱萝的身上,一声一声软软嚅嚅的娘亲,简直让沐筱萝的心脏都划开了,绕成了一池春水。

    “我问你这是谁家的孩子。”相对于那个婢女的吃惊,沐筱萝倒是泰然处之,就好像睡了一觉到了天亮,于是就这样施施然的醒来,似乎一切都在情理当中。

    “这,这是楚绝郜将军的孩子,现在是大皇子。”沐筱萝缓缓的闭上了眼,那孩子滑嫩的小手就这样摸到沐筱萝的脸上。揉搓着沐筱萝脸上的肉。沐筱萝的眼神淡淡也就不说话。就将怀中这个小小的孩子看着,如果当初自己的孩子没有死,现在已经多大了。

    这孩子的眉眼之间,还有三分像极了叶蓝田,一眼看上去,便知道以后一定会是个妖孽的人儿,此时那奶娘才从后花园的窄门处一边叫唤着一边向着这边奔了过来。“哎呦,大皇子哟,老奴这一眼看不到您就跑丢了,才这么小,若是大一大可得了,要是出了什么事情,老奴可是赔上身家性命也赔不起的。”那奶娘哆哆嗦嗦的跑过来,嘴里还念叨着,大抵也是想开脱一部分自己的责任,沐筱萝只是冷眼将那奶娘看着,那奶娘的手向着沐筱萝怀中的孩子伸过来的时候,沐筱萝却一闪身躲过了奶娘伸过来的手。“这孩子放到你的手里,便是任由他四处乱跑的么?这是跑到我这里,倘若跑到了心存歹心的人手里,还不知道要出什么样的事情!”沐筱萝的眉眼是凌厉的,那嬷嬷以前也不曾见过沐筱萝。被沐筱萝劈头盖脸的大骂一顿自然也是有些疑惑,然而在转头将沐筱萝看着的时候,眼神中的疑惑就更加的明显了起来,沐筱萝这一身的衣袍看起来华贵有余,倒不像是宫中的大丫鬟和婢女穿的衣裳,然而在沐筱萝一身的穿戴上。那嬷嬷倒是分不出沐筱萝的品级。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