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7章 207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5298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日天尊木叶之转生者点道为止都市天龙至尊史上最强赘婿网游之九转轮回绝世高手

    手机端  &a;lt;a href=&a;quot;<a href=" target="_blank"> target=&a;quot;_blank&a;quot;&a;gt;<a href=" target="_blank">“你不是应该跟在沐筱萝的身边照顾沐筱萝的吗?怎么冒冒失失的就这样跑出来了,沐筱萝呢,难道就没有人照顾的被你仍在了一边?”小伍的眼神中带着重怒,一直在战场中厮杀凝练的一身血腥味道,自然而然的也在这一瞬间压抑不住的爆发了出来。铺天盖地的将沐筱萝笼罩在了自己的气场之中,那么的森冷,可怕。

    小丫鬟也确实是被小伍身上瞬间爆发出来的气场吓坏了,不断的嗫嚅着自己的嘴唇,然而却连话都说不出来的不断的嘟囔着,小伍见小丫鬟连话都说不出来,更是着急,一伸手便将那小丫鬟从地面上捞了起来,一眼便看进了小丫鬟的眼底。“我在问你话呢,你怎么能就这样将沐筱萝仍在一边自己跑出来。”小伍的语气当中写满了质问的味道,甚至是有些冷的将小丫鬟看着,小丫鬟越着急的想要去解释,越发现自己连话都说不出来,只能不断的吧嗒吧嗒的向下掉眼泪。小伍也只能揪着那个小丫鬟的衣襟干着急,最后恨不能就这样将这个连话都说不出来的小丫鬟摔在地面上。

    “我,我没有将王妃扔在那里,王菲,王妃她醒了,我是去找皇上禀告情况的。”那小丫鬟被小伍这样提在空气当中,双脚悬空的不踏实的感觉甚至让她整个人都忍不住的哆嗦了起来,浑身都在止不住的颤抖着。害怕的整张小脸都是惨白惨白的,这样一眼看上去,好不可怜的模样,只是小伍听到了那小丫鬟口中的这句话,整个人就如同被订在了原地一般,大脑一片空白,甚至让他有些反应不过来。

    沐筱萝醒了,昏迷了许久许久的沐筱萝,在这样一个春暖花开万物复苏的季节里就这样醒过来了,小伍将手中的小丫鬟缓缓的放在了地面上,一转身便飞也似的奔跑了起来,甚至是因为刹不住而不断的带倒路过的丫鬟奴才们,一路上都是敢怒不敢言的怨气,那小丫鬟原本急匆匆的想要去禀告皇上,然而中间除了这样的一个乱子,整个人看起来也微微地有些发呆,站在原地将小伍飞奔着离开的背影看着,有些傻傻的似乎还没明白发生了什么。

    缓缓的舒了一口气,小丫鬟感觉自己的五指都是冰冷的,强自稳了稳自己还在颤抖的脚步,才准备继续向前走,然而一个空灵的声音此时却从他的身后传了出来。“你刚刚说什么?沐筱萝醒了?”小丫鬟被吓的妈呀一声,一转头看到一个小太监站在自己的身后,看那一身的衣裳,应该是一个贴身太监的等级,小丫鬟的脑袋转了好几个圈,也没想明白这个贴身的太监原本是跟在谁的身边的。因为刚刚才受过惊吓,此时又被这个小太监不阴不阳的声音吓了一跳,小丫鬟的语气显然也变的强硬了起来。“谁醒了关你什么事,又不是你照顾的主子。你一个小太监,怎么什么都想知道。”

    小丫鬟一甩袖子,颇为傲慢的想要离开,皇宫中本来就是这样的大鱼吃小鱼的制度,所有的不甘心甚至是不开心,他们都是向着自己低一级的小丫鬟或者是小太监撒气的,此时这个小丫鬟也确实是带着迁怒的成分,更多的也是对这个小太监不阴不阳的语调的不满,所以在对着这个小太监说话的时候,语气也是自然的,没有什么善意可言。那太监此时却猛的抬起了头,在看到那个太监几乎被火烧毁了的脸颊的那一刻,小丫鬟几乎是下意识的倒吸了一口凉气,忍不住的从口中发出了一声尖叫。整个人都向后倒退了两步。

    第一想法便是这个太监并不是皇宫之中的人。皇宫之中招太监的时候第一就不可能去招一个脸都已经被烧毁了的太监。而且皇宫才刚刚稳定没有多久,这中间更是没有发生过火灾,在这样的时候,出现了一个一脸的烧伤的女人,无论如何都是会产生叫人怀疑的因素的吧。而且那人的面目实在是可怖了一些,小丫鬟甚至是不受控制的就从口中发出了这样的一声尖叫。那人的身形却如同影子一般栖身而上,瞬间就到了那个小丫鬟的面前,甚至是没有多加考虑的,一伸手就要掐上那小丫鬟的脖颈。

    “不不要杀我,求求你,不要杀我,你想要知道什么,你想知道什么我都告诉你。”小丫鬟猛的向后踉跄了好几步,却是恰好的偏离开了那个太监向着她伸出来的手,整个人都不受控制的一屁股坐在了身后的地面上,眼神中写满了惶恐,惶惶不安的将不断的靠近着她的男人阚泽,眼神还在四下搜寻着,寻找着自己可以脱身的方法,然而一眼看上去,心就凉了半截,因为她发现周围甚至没有任何一个小太监或者是小丫鬟经过。

    “求求你了,只要你不杀我,你想要知道什么我都可以告诉你。”小丫鬟不断的向后逶迤着。不断的瑟缩着自己的身子,企图躲避开那男人想着自己伸过来的手,也不断的在向后后退着,不断的摇晃着自己的脑袋,希望能够在男人的魔掌当中逃脱一条小命。然而那男人的眼神却是阴狠的,在不断的向着小丫鬟靠近着,那眼神之中的冰冷,毫无疑问,眼前的小丫鬟根本就没可能逃过一劫。

    “你想要去哪里,去通风报信吗?”男人缓缓的笑了起来,原本应该是微笑的弧度,然而在这一刻却变成了狰狞的模样,牵动着脸上满是烧伤的伤口。整个人在那一瞬间看上去,无比的狰狞可怕。那小丫鬟也终于陷入了绝望的惊吓当中,大声的叫嚷了起来,那一声声的尖叫声嘶力竭的从她额喉咙当中骤然爆发出来,也是无比的可怕。然而那男人却在这一刻猛的捂住了那小丫鬟的嘴巴。

    “嘘,我不喜欢太嘈杂的小女孩。”那男人的眼前已经出现了沐筱萝邪魅的笑容,那清浅额勾起来的,笑着的不屑的嘴角,和那眉眼之间绝代的风华和风情,都在男人的脑海之中不断的勾勒成型,甚至在不断的剥离着男人的神经,看起来那么的残酷,然而却在男人的脑海当中那么深刻的刻画着,深入骨髓,深入每一根神经。小丫鬟不断的踢蹬着自己的腿,脸颊甚至都已经涨的通红,不断的踢蹬着自己的双腿似乎在反抗着男人的暴行,然而仔细观察便知道,是女孩已经窒息了。

    女孩的眼仁还在不断的向上翻起来,瞳孔甚至还有些涣散迷离,双手伸手死死的抓着那个男人掐在自己脖子上的手,双脚不断的在地面上踢蹬着,甚至是地面上的泥土都被小丫鬟踢了起来,有草的汁液沾染在小丫鬟的鞋上,绿意盎然的原本应该是充满希望的,可是此时粘在小丫鬟的脚上却是那么的绝望的。

    小丫鬟挣扎的动作渐渐的微弱了下来,到最后甚至缓缓的放弃了挣扎,就这样缓缓的松了手,松开了抓握在自己身边的那些草,瞳孔也涣散开来,整个眼仁都翻了出来,显然是一副死不瞑目的模样。

    那男人此时才缓缓的松开了自己的手,满意的看着躺在地面上的俨然没有了生气的小丫鬟,眼神中的满意是那么的明显,甚至带着一种变态的快感。“只有你死了,我才能争取机会。”那男人阴仄仄的笑了起来,因为脸上纵横交错的烧伤,此时看起来更是满满的都是可怖的养子,当真是让人害怕。

    小伍脚下一刻也不肯停的向着沐筱萝的寝宫跑过去,还没到沐筱萝的寝宫,不过是穿过了储秀宫的回廊,便在眼前一片油绿的后花园看见了沐筱萝的身影,沐筱萝的怀中还抱着那个咿呀学语的孩子。是楚承辉同叶蓝田的孩子,沐筱萝的眼前跪着一个痛哭流涕的老嬷嬷,不断的在沐筱萝的脚边逶迤着,不知道在祈求着一些什么,然而再看沐筱萝的眼神却是冷硬的,似乎是满满的不为所动,远没有被那老嬷嬷的涕泗横流而感动。

    小伍的嘴张了又张,想要喊出沐筱萝的名字,然而最后却颤抖了嘴唇嗫嚅了嘴角,身子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好,那似乎简简单单的三个字,就这样哽在沐筱萝的咽喉处,吐不出来,咽不进去。小伍缓缓的闭上了眼睛,平息着自己躁动不安的心情。

    “沐筱萝。”这三个字,就好像跨越了一个轮回那么就,在生死往转的岁月里不断的辗转着,辗转成了内心里面的疤痕。挥之不去,岁月流年之中的辗转并没有让沐筱萝心口的疤痕就此愈合,相反的,此时提起来沐筱萝三个字,就是不可抑制的疼痛。

    如何能够不痛,他不止在一个寂静的夜里感到了深切的绝望。那么那么的毫无希望,甚至看不到前路是否会有光,也不会感觉到前路是不是真的会有希望,只要沐筱萝不醒,前面就永远没有天堂,在那个时候,他似乎也体会到了沐筱萝要等着楚承辉的心情。

    楚承辉,这个人他是最后知道的,知道他是一个曾经叱咤风云的男人,知道他曾经那么那么的高高在上,也知道,这个男人就是沐筱萝挂在心头上的男人,在那一刻,小伍不知道自己是艳慕还是嫉妒,甚至还是对沐筱萝的心疼,总之,他的心,瞬间被焚烧成灰。

    沐筱萝听到了声音缓缓的转过了头,一梦春秋,她甚至有一种时过境迁的感觉,瞬间感觉人心都在这一瞬间苍老了,垂垂老矣的年华,甚至在听到有人唤她的名字的时候,微微的感觉到不可思议。沐筱萝那一回头的芳华,如春花烂漫,蔓蔓青萝的开在一个人的心上。那眉眼之间的意气风发,不卑不吭的好景,也是勾魂夺魄的春情,小伍就这样站在沐筱萝的身后,被沐筱萝的一个回眸吸引了,痴了。

    沐筱萝缓缓的笑开了来,刚刚那眼角的冷硬也在这一瞬间有所改变。整个人看起来柔软的如同一池春水。“是你啊。”沐筱萝明眸皓齿的笑了起来,那孩子还在沐筱萝的怀中不断的哭闹着挣扎着,似乎在挣扎着想要到沐筱萝脚下的奶娘怀中,那满脸泪痕甚至是满脸鼻涕的模样,此时此刻看上去,楚楚可怜。

    小伍的目光落在沐筱萝怀中的孩子的身上,微微的有些尴尬,显然是误会了沐筱萝此时此刻想要做什么,张了张嘴,似乎是想要去阻止沐筱萝,最后却还是狠狠的咽了下去,什么都没有说。沐筱萝做什么他1支持,但是小伍的眼神中还是有所疑惑的,因为以他对于沐筱萝的了解,就算是满腹怨气与不满,就算是满心的恨意交织着,他也不是一个会对着一个孩子下手的女人,可是此时此刻的场景,却有些出乎小伍的意料。

    沐筱萝的眼神先是落在小伍的脸上,然后落在了自己怀中的孩子的脸上,整个人微微的有些尴尬,却还是抿紧了嘴唇没有说话。那跪在沐筱萝脚下的奶娘原本对于沐筱萝就是满心的疑惑,此时看到了当朝的将军的到来更是放声大哭了起来,死死的扯着沐筱萝的脚裸。“求求姑娘了,将孩子还给老奴吧,老奴一定会好好的照顾好大皇子的,求求将军为老奴做主啊。”那奶娘当然知道做大皇子的奶娘的丰厚的报酬是多么的难得,就算是已经被沐筱萝抓到了把柄却还是不想松手就这样任由沐筱萝抱着孩子离开。于是转变成了嚎啕大哭,准备求取将军的心软,她自然是记得这个将军的,这个看起来还那么稚嫩的,甚至还是个少年的将军。

    她还记找自己做奶娘的时候是一对士兵找到自己的家中的,那个时候真的是吓坏了她,以为自己的丈夫犯了什么法,或者是自己的家中进了流寇,然而在那个眉眼温柔空灵的女子说出来要自己当奶娘的要求的时候,因为贪图他们拿出来的丰厚的佣金,自己的丈夫甚至是想也不想的就答应了那个女子的要求。那个女人也眉眼温柔的询问过她要不要进宫,然而在自己的丈夫凶神恶煞的眼神下,她哪里敢说不想,只能摸一摸眼泪,就这样跟着这一支队伍进宫,撇下了自己咿呀学语的孩子。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