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8章 208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5236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日天尊木叶之转生者点道为止都市天龙至尊史上最强赘婿网游之九转轮回绝世高手

    手机端  &a;lt;a href=&a;quot;<a href=" target="_blank"> target=&a;quot;_blank&a;quot;&a;gt;<a href=" target="_blank">这么长的时间里,她也早就听说自己的丈夫拿着当初那丰厚的佣金成了一个富裕的人,也娶了两房姨太太,自己现在回去,怕是要被啃的连骨头都不剩,此时也开始不断的埋怨起来自己的粗心大意,怎么就能打了那么一个盹,丢了还在咿呀学语的孩子,弄得现在可能咋皇宫之中呆不下去,甚至是丢了性命。

    小伍没想到那个奶娘会对着自己求救,微微一愣,板上钉钉一般的立在了原地,嗫嚅着嘴角,甚至连话都说不出来,那奶娘一闭眼,便有眼泪从眼角吧嗒吧嗒的砸落下来,弄得小伍措手不及,也手足无措,只能将眼前混乱的场景一一的看着,甚至连拯救都做不到。

    “将军啊,不论如何您都要给老奴做主啊,老奴真的不知道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啊。老奴知道错了,求求将军,不要让这位姑娘赶老奴出宫,老奴当初抛弃了一切随着皇后娘娘进宫,尽心尽力的哺育大皇子,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啊,到现在老奴的丈夫娶了两房的姨太太,老奴就算是回去,也是死路一条啊。”沐筱萝听着那奶娘的哭声才低头将那奶娘细细的打量着,才发现这奶娘并不是她之前想象的那样那么的苍老,相反的,还有几分风韵犹存,只是有着平民百姓的家庭常年风吹日晒的沧桑。

    然而沐筱萝却并没有因为奶娘的这些话而心软,反而是缓缓的低下了身子,将怀中还在不断的哭闹着的大皇子放到她的怀中。“你能有这一次的闪失,就会有第二次的闪失,你这一时的不细心,这孩子跑到了我这里,你若是再一次的不细心,这孩子跑到了想要谋权篡位的细作的手中。后果哪里还会是这么简单,不是我不给你机会,而是皇室的血脉容不得开玩笑,我当然会给你一丰厚的安家费,不要再去消磨我的耐心,带着我给你的钱,安家立业去吧。”沐筱萝伸手想要向着自己的怀中去摸银票,然而却发现自己怀中空空不单单是没有银票,就连自己经常带上身上的瓶瓶罐罐的小药瓶也都消失不见了。

    沐筱萝忍不住缓缓的叹息了一声,果然是一梦春秋,再醒来的时候什么都变了,原本应该护在自己怀中的东西竟然都这样消失不见了。沐筱萝向着小伍招了招手,小伍看着沐筱萝在自己的怀中掏便知道沐筱萝在找些什么,也听到了沐筱萝说要给这个老嬷嬷一足够的安家费,于是毫不吝啬的将自己身上的银票部都掏了出来,塞到了那个抱着孩子的老嬷嬷的手中,转头看着沐筱萝眼神中的欣慰,小伍也感觉整颗心都轻松了下来,也跟着笑了起来。

    那孩子在被奶娘抱在了怀中的时候就好像找到了自己的根一般,竟然真的就不哭了,揪着奶娘的衣襟,睁着一双千娇百媚的大眼睛,水汪汪的咕噜噜的将小伍塞到了奶娘手中的那一叠银票看着,扬起还带着泪痕的小脸将沐筱萝看着。也不像是在沐筱萝的怀中要了命的哭闹一般,反倒安静了下来,对着沐筱萝龇牙笑了起来。“娘娘。”沐筱萝被这么一唤,微微呆了呆,再看向那笑的露出几颗小牙齿的孩子,有些哭笑不得的无力感。

    小伍也发现了场面似乎不是自己想象的那般,转头将略微无力的沐筱萝看着。“发生了什么。”

    那奶娘握着手中厚厚的一叠银票,眼神微微地有些痴傻,也不知道是因为生平从来没有见过如此之多的银票而痴傻,还是因为知道沐筱萝和小伍已经下定了决心要赶自己离开而痴傻了起来,她同样没有想到的是小伍竟然和沐筱萝是相熟的,甚至连小伍对于沐筱萝的命令都是言听计从的,奶娘的心中更是对于沐筱萝的身份有着深深的疑惑,然而却也只能在心里死死的压着,并不敢就这样直接说出来。

    “真的就让老奴这样离开吗?”似乎已经看到了自己不可反抗的命运,奶娘低头看在自己怀中玩的甚好的孩子,虽然说并没有真的当他是皇子一般金贵,却还是觉得像是自己的孩子一般的亲近,或许是因为皇家的孩子都早熟,奶娘总是觉得怀中的这个孩子是十分的懂事的,从来都不会过分的哭闹,此时在自己的怀中却是泪眼斑驳的样子。那孩子也感受到了奶娘落在自己身上的目光,抬头将奶娘看着,一咧嘴,咯咯的笑了起来。那奶娘也不做声,只是一闭眼,哭了起来,到离开的时候,才知道自己是舍不得的,

    人总是这样,在做错的时候,才知道自己原来是会后悔的。

    “是不是太无情了一些,也许经过这一次的教训奶娘是会该的,再说这个时候换了奶娘是不是也太仓促了一些,让孩子去哪里吃奶水呢?再说孩子和奶娘的感情也比较好,可见奶娘平日里是没有欺负过这孩子的,不如就大不见小不见的过去了吧。“相对于沐筱萝的冷硬。小伍却已经心软了,原本就是一个孩子,有着充沛的感情,在看到眼前这样让人感动的一幕的时候,自然是更加的看不下去,觉得自己的眼泪都向着眼眶蜂拥而至,鼻头都是酸酸的。

    沐筱萝微微一愣,背脊有那么一瞬间的僵直,似乎是没有想到小伍会这般同自己说话,也似乎觉得小伍说的话其实是不无道理的,确实是如同小五所说的一般。倘若这个奶娘就这样驱逐出宫的话,仓皇之中是找不到奶娘的,然而说出去的话就如同泼出去的水,更何况好似沐筱萝这样倔强的一个人,于是沐筱萝缓缓的闭上了眼睛,深吸了一口气。

    “既然你这样觉得的话,你便自己做考量吧,毕竟我睡了太久了,对皇宫中的事并没有什么太大的研究,而且这孩子毕竟也不是我的孩子,既然这样的话,你便带着奶娘去找皇后吧,让皇后来做最后的定夺。”沐筱萝说完,举步就要离开,然而小伍却如同一阵风一般的挡在了沐筱萝的面前。“我去找皇后了,那么你呢,你刚刚醒过来确实没有问题吗?要不要去找扶苏,让扶苏大人看看你有没有什么问题。”小伍关切的将沐筱萝看着,似乎十分的担心沐筱萝的安危。沐筱萝抿了抿嘴唇。

    “没事的,我自己的身体我自己清楚,你难道对我还不放心吗?我现在想要去看看楚承辉怎么样了。你便带着这奶娘去找皇后吧。”沐筱萝淡淡的说着,丝毫没有注意到站在自己身后的小伍在听到楚承辉这三个字的时候,脸色变的有多么的铁青,那么深那么深的暗沉的颜色,直接将自己内心的百转千结表现了出来,沐筱萝自然也知道,自己此时说这样的话对于小伍来说是一种残酷的无情,但是沐筱萝却还是要说,因为不做梦,就不会知道梦醒是多么的残忍和空洞,她不会给小伍任何的做梦的可能,小伍的眉眼在那一瞬间那么的落寞,然而长期跟在沐筱萝身边锻炼出来的素养,让他还是泰然处之的回了头,带着那奶娘转身离开了,是准备向着皇后的宫殿走过去的方向。

    那奶娘抱着怀中的孩子却踌躇了,虽然舍不得怀中的孩子,同样的,这个奶娘也不想死,更不想自己就这样死掉,于是有些小心翼翼的开口去询问小伍。“将军啊,我可不可以不去啊,皇后要是知道我将孩子看丢了,会不会杀了我啊。”奶娘的声音微微的有些颤抖,显然是沐筱萝留在她心中的阴影还没有完的褪去,同样的,他也是害怕皇后真的会如同沐筱萝说的那样,杀了自己。

    小伍微微的有些哭笑不得,转头将那奶娘看着。“你还知道你犯了多大的错事,放心吧,皇后比刚刚的沐筱萝好说话多了,也温柔多了。”小伍难得的调笑着说着,因为小伍的出身便是平民百姓,于是度这些生活在皇宫底层的平明百姓一种莫名的疼惜和维护,带着身后惶惶不安的奶娘向前走着。

    奶娘见小伍笑了,便觉得小伍是一个号相处的人,于是还是没能压住自己内心的疑惑,缓缓的问出了口。“那我可不可以问一下,那个我之前见到的沐筱萝姑娘是什么来头,怎么站在她的面前我就这么的害怕呢。”那奶娘似乎忍不住的颤抖了一下,还是没能在沐筱萝的威压之中挣扎出来,小伍的目光在听到沐筱萝几个字的时候变的深邃,

    “她是当朝王妃,也是护国大将。”一个女人作为将军一定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吧,可是现实就这样摆在眼前,沐筱萝却是是以一介女流的身份,创下了赫赫功绩,不是男儿比的了的,那奶娘才恍然大悟的点了点头。“我说她眼神中的煞气怎么那么重呢,我还是第一次看到一个女孩子的眼神中有那么重的杀气。”随着与小伍的交谈,原本紧绷绷的奶娘此时也微微的放松了下来。

    “杀人啦,杀人啦,有人死了,快来人啊。”有小丫鬟尖锐的叫声划破了天空,在井然有序得很皇宫之中带起了一抹骚乱,不断的有害怕的下丫鬟抱着自己的头大声的尖叫着,似乎下一刻被害的人就会是自己一般的惊恐的嚎叫着,小伍的眼神中掠过了一丝不耐,同样也有偶一丝冰冷,脚下如同生风了一般的向着那传来尖叫声音的地方奔跑了过去,小伍就像是一阵风一般的在奶娘的面前消失了,奶娘抱着怀中的孩子是跟上去也不是,站在原地也不是,只能在那里急的之打转转。

    “你很着急?是要去做什么,怀中抱着的是谁的孩子,你刚刚提起了谁,沐筱萝?”一道森冷的声音从奶娘的背后响起来,似乎声线的清冷就足以带起一阵阵的寒气,寒气凛然,从奶娘的背后穿过去,传达到四肢百骸,整个人都忍不住打了个突抱紧了怀中的孩子,转头将那个站在她身后的人看着。“你是谁。”那人穿着一身太监的衣裳,低垂着头,声线却明显不是太监那尖锐的模样,而是比沐筱萝的清冷还要残忍几分,沐筱萝的清冷是一种高高在上的不容亵渎的威压,而这个男人眼神中的清冷却是阴狠,满满的都是森冷的阴狠残酷味道,似乎是地狱中刮出来的一股收割人性命的风,那么的冷,奶娘抱着怀中的孩子忍不住的后退了一步。

    那原本在奶娘的怀中还在玩闹着的孩子也在这一瞬间安静了下来,一瞬不瞬的将那个一身寒气的人看着,似乎也意识到了空气当中的凝重味道。就连小孩子都不敢大声的哭闹。

    “你是哪个宫殿的,跟着哪个主子的。”那奶娘也瞬间戒备了起来,莫不说这皇宫如此之大,她不曾见过这个太监,就算是说这个太监一身阴险的气场,便不是一个小小的太监该有的。“自然是不会如你所愿。”男人低头沉沉闷闷的说出了这样一句话,甚至是毫无里头的,奶娘甚至不知道他究竟在说一些什么,眼前一花,那男人就这样出现在了奶娘的面前。“听到了那边刚刚传来的声音了吗?那人是我杀的,怎么样?是不是很刺激,你也试一试吧。”那男人原本的声音还很温柔,转瞬之间便急转直下,甚至是成了可以瞬间凝结成冰的温度,伸手便掐上了奶娘的脖颈,奶娘的身子整个都后仰了过去,想要从喉咙之间发出呼喊,却只发出了出气的声音,丝丝拉拉的,听起来甚至微微的有些恐怖。

    那人猛的抬起了头,露出一张被火烧毁了的,面目模糊的脸,那原本就害怕了的孩子在看到这张脸的那一瞬间,猛的张开了嘴,哇的一声就大哭了起来,奶娘一松手,那孩子就滑落在了地上,力道不大,却摔的就势滚了出去,奶娘的眼珠都因为窒息而向外凸起来,嘶吼着从喉咙见挤出快走两个字,可是奈何那还是一个不谙世事的孩子,就算是知道害怕和哭闹,却也不知道在这样的场景下要快些逃命的道理,只会站在原地将眼前这样一幕让自己害怕的场景看着,咧开了一张嘴,不断的嚎啕大哭。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