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1章 211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5109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元尊终极美女保镖闪婚厚爱:误嫁天价老公重生之低调大亨甜妻指令:老公,要抱抱!随身带着小雅AI噬帝重生

    手机端  &a;lt;a href=&a;quot;<a href=" target="_blank"> target=&a;quot;_blank&a;quot;&a;gt;<a href=" target="_blank">哪怕明知道那个人并不是那么好对付的,哪怕明知道自己这一次迎头而上等待着自己的也并不是胜利而是湮灭,然而,心中却总有一个孩童的声音在心口处不断的啼哭着,还有那一声声稚嫩的娘前,都拉扯着她的神经,让她不能就这样置之不理,而且在沐筱萝的心中,她对于楚绝郜其实是有愧疚的,就算是曾经那么深刻那么深刻的恨过,甚至是恨到抱着让他家破人亡的目的和想法才去接近她,可是到最后却还是在那个人付出了一些只为了换回自己的生命的那一刻,产生了点点滴滴的愧疚,叶蓝田死在自己面前的时候,她并不愧疚,世子府家破人亡的时候她也并不曾愧疚,可是当看到楚承辉痴痴傻傻的唤着自己的名字的那一刻,沐筱萝却不得不承认,自己愧疚了,有一种愧对于心的感觉,在她的心底里腐蚀成一个大大的空洞,有寒风凛冽,不住的灌进来,甚至是有些残忍的不断呼啸着从她的心口灌进来,就这样纠缠在她以后的岁月当中,向来都不得安宁。

    这一切,她并没有同其他任何人说过,却是她内心深处最深最深的伤口,倔强如她,从来都不言后悔,可是寂寞如她,这一辈子用纤细的肩膀承担了多少自己不能承担的,又是怎么样咬碎了自己的一口银牙撑过来的,她不曾同任何人提起,也就没有任何人能够懂她,能够心疼他,可是岁月如梦,到最后到底是谁的内心被击打成歌,痛到浑身颤抖呢。沐筱萝浅浅的笑了起来,一把便拨开了眼前的树枝,在树荫错落当中看到了那个面目非的男人,忍不住的倒吸了一口凉气。那男人邪佞的向着沐筱萝浅浅一笑,早就不复往日风华绝代的温柔,另一只手也就这样向着沐筱萝拍了过来,那么的无情,带着一抹赴死的决绝,那一抹要拽着沐筱萝一同下地狱的眼神,比往日里努力维持的温柔,天差地别。

    沐筱萝因为刚刚的一个愣神而疏忽了防备,就这样被萧何一掌拍在了心口上,整个人都向着后面倒飞了出去,喉头涌上了一丝腥甜,即便她死死的想要压抑下去,却还是身体一震,就这样从喉头喷涂了出来。“沐筱萝,想不到时间过了这么久,你还是愿意去做当初那般的浮游撼树一般的行径,你让我再继续说你一些什么好呢。萧何不屑的勾起了嘴角,在他那早就没有了脸皮的脸上,越发的显得狰狞。

    沐筱萝的身体狠狠的落在地面上,甚至溅起了地面上层层的尘埃,在光阴穿透了树叶之间的缝隙落在地面上斑驳的光影之中错落的上下翻飞着,有微风拂过沐筱萝的面颊,轻轻的带动她鬓角的发,就这样轻轻的飞扬了起来,却还是掩盖不住她的脸颊在那一瞬间的微微苍白,萧何的笑容更加的张狂,那原本在他的怀中已经没有了哭声的孩子,却在此时此刻害怕的再一次张开了嘴,止不住的哭了起来,那嚎啕大哭的声音,撕心裂肺,也在一点一点的勾动着沐筱萝的内心,沐筱萝缓缓的闭上了眼睛,有些无能为力的仓皇。

    “沐筱萝已经醒了。“小伍抬起头,将肖锦看着,看着一队一队的御林军向着沐筱萝的寝殿跑了过去,猛的闪身挡在了那些御林军的前面,字正圆腔的陈述着这个晚来的事实,肖锦猛的瞪大了眼睛,有些不可置信的将小伍看着。“你说什么,为什么没有人告诉我。”肖锦的眼神中有居高临下的薄怒,将人看着的眼神似乎也逐渐习惯了高高在上的感觉,小伍抬头将肖锦看着,将自己刚刚说过的事实再一次陈述了一边,语气颇为清冷,微微的有些严肃。

    赶来告诉你的小丫鬟已经被那个刺客杀了,沐筱萝现在并不在自己的寝殿中,应该是还在楚承辉的寝宫里面,那个人,应该也是去找沐筱萝了,小伍一字一顿的陈述着有些无情的事实,语气也微微的有些残酷。肖锦轻轻的拧起了自己的眉头。“体御林军,去敬德轩。”白灵儿此时扶着肚子,从御书房中走了出来,嘴唇微微的有些颤动,眼神也是激动的将肖锦看着,眼中的那一抹希翼甚至让人有些不敢直视。“你刚刚在说什么?沐筱萝醒过来了?”白灵儿轻声的问着,一如既往的那一身的飘渺出尘,不沾染人世间一丝一毫的俗气,那么的清越,那么的神圣,高高在上的模样就如同不被亵渎的仙子。

    在白灵儿从御书房走出来的那一瞬间,肖锦的脸上才出现了深刻的触动,也不理已经向着楚承辉的寝宫进发的御林军,反倒是一转身站在了白灵儿的身边,一伸手将白灵儿纳入了自己的怀中,肖锦的声音已经开始紧张了起来。

    “我不是说过了吗?你不要从御书房走出来,你没听见吗?!”肖锦的声音已经微微的有些严厉,那紧张严肃的模样,与刚刚还在目光清冷的与小伍谈话的时候的模样判若两人,白灵儿却似乎已经习惯了肖锦了语气当中的紧张和警告,眼中烟波纵横的再一次开了口。“沐筱萝已经清醒了是吗?她现在在哪里,那么楚承辉呢,楚承辉清醒了吗?”

    白灵儿与沐筱萝也可以算得上是共同患难过的姐妹了,此时听到沐筱萝醒来的消息,白灵儿也算是比较激动的那一个,简直是控制不住的就要到沐筱萝的身边。肖锦伸手扶着白灵儿的腰肢,眼神微微的有些暗沉的将白灵儿看着。眼中的担忧浓郁的甚至要如同墨汁就这样从他的眼底泼墨渲染,在他的眼底张牙舞爪的渲染着。

    “沐筱萝那边的情况还不是很好,我现在就过去看看,你好好的照顾好自己,很快就回来,你还怀着孩子,不宜跟着我们东跑西跑的,你好好照顾自己,就是对我最大的帮助了。”肖锦说完这句话,就松开了揽在白灵儿腰肢上的手腕,转身要离开。然而白灵儿却在这一刻猛的伸手拽住了肖锦的手腕。“孩子,念儿呢,念儿去哪里了,我刚刚听你们说念儿好像被刺客抓走了,是不是这样。”白灵儿的脸色在这一瞬间猛的惨白了下来,楚承辉同叶蓝田的孩子,白灵儿一直一直带在身边,早就如同自己的孩子一般看待,如果那孩子出了事情,肖锦丝毫不怀疑白灵儿也有可能就这样背过一口气去,肖锦轻轻的抿起了自己的嘴唇,并没有回答白灵儿的回答,而是将白灵儿往回推。

    “你好好的照顾好自己就什么都好了,沐筱萝那边你能放心吗?既然你身子不方便我就代替你过去看看,你好好的照顾自己,在这里等着我回来。”在白灵儿的额头上落下轻轻一吻,肖锦转身离开。白灵儿就这样被彭的一声关在了御书房中。

    白灵儿透过床冷的棱角向外看,一片绿油油的春光,哪里能够看出来暗潮汹涌的危险,白灵儿死死的咬着的自己的下唇,双手用力的握在一边的大红朱漆柱子上,此时都已经是春天了啊,窗外春花烂漫是一片春日的好景,可是皇宫中真正的春天,什么时候才能够真正的到来呢,是不是就这样一直置身于寒冬烈风当中,永远都不可能置身事外,当初她以为的能够安安静静的宁静的守在他的身边度过一生,可是到最后,却还是在皇宫的勾心斗角和永不安宁之中渐渐的感觉到了身心俱疲,从来没有过这样一次,她忽然想要在山林之中宁静的生活,不再去在乎他口中口口声声的责任梦想承诺,不再去想这偌大的江山到最后到底要谁来支撑,这江山也不是他一个人的,为什么就要他一个人去撑着,千夫所指,甚至要不断的面对暗杀,甚至是唾骂,这些就是他想要的江山吗?这些就是他处心积虑想要拿回来的江山吗?这一切真的有意义吗?需要用一生的宁静去换吗?

    人生短短几十年,一定要活的金戈铁马高高在上吗?然而尽管史书无情,却还是每个人都在争前恐后的想要在上面画上瑰丽的一,然而这一落下去,究竟瑰丽与否,也只有他们自己清楚,就如同她此时做着高高在上的皇后,当真就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了吗?

    白灵儿缓缓的闭上了眼,便有大滴大滴的眼泪就这样从她的眼眶砸落下来,砸落在眼前的地面上,晕开层层湿润的水渍,她忽然开始羡慕沐筱萝,就算是一声颠沛流离坎坷辛苦,可是到最后总是有那样一个闲云野鹤袖手天下的承诺在等着她,就算是那个人此时还躺在床上,是一睡不醒的模样,却还是抵挡不住那个誓言的热切。

    待我权倾天下,许你凤冠霞帔,多么诱惑的诺言,可是就是这样的一个诺言,葬送了多少女人,原本应该热烈如火的一生,就这样被浇熄成了寂灭的烟火,再也没有了回头的机会。

    小伍看着肖锦转身跟着御林军离开,也准备跟在肖锦的身后,跟着御林军跑开,可是却被站在他身边的小丫鬟拽住了衣袖。“你要去哪里,你难不成要跟着御林军一起去抓刺客,你疯了吧,你自己身上还带着伤你难道没看见吗?你真是个疯子,做事都风风火火的,从来都不考虑后果的吗?”小丫鬟脸颊褪去了奔跑之后不正常的潮红,此时看起来竟然微微的有些苍白,那一眼看上去,也有些微微的狼狈,但是相对于小伍的面如金纸,还是要好一些的。小伍转头疑惑的将那个扯着她衣袖的小丫鬟看着。

    “你做什么?”小丫鬟说的话一字一句都在道理上,然而小伍就不在乎,他所在乎就只有沐筱萝的安危,就如同一开始跟在沐筱萝的身边的时候,他所在乎的就是沐筱萝的安危一般,他永远都不可能丢下沐筱萝一个人置之不理,就算是所有的御林军此时此刻部都敢到沐筱萝的身边要保护沐筱萝,但是小伍却还是不放心的。因为在他的眼中,这些御林军还不够他做盘菜的,在面对那个能够一掌打碎他肩胛骨的男人的时候更是如同浮游一般渺小的存在,在这样的时刻,还能有谁,一直守在沐筱萝的身边,将沐筱萝保护着,然而就算是明知道,自己不是那个男人的对手,却还是没有办法眼睁睁的看着沐筱萝被遗弃在那里,自己一个人面对千刀立马。

    他早就想要能够一直一直在沐筱萝的身边,拿出能股保护沐筱萝的能力,他知道在沐筱萝的眼里自己只是一个孩子,然而只有他自己知道,纵使所有人都将他看成一个孩子,他却还是想要努力的去做沐筱萝眼中那个成熟的大人。那个可以独当一面,甚至是可以照顾好沐筱萝的大人,那个小丫鬟似乎也没有想到,自己已经将话说到了这样的地步上,这个人却还是固执的要去守护在沐筱萝的身边,小丫鬟伸手死死的拽着小伍的手臂,阻止着小伍向前继续走下去。

    “你难道疯了吗?你现在就是去了,也不过就是蝼蚁一样的存在,一样被会被那个人打成肉泥,都已经这样了的你,有什么能力去保护那个女人,该不会,她是你心爱的女人。”那个小丫鬟一边说着,一边毫不留情的伸手去戳小伍肩膀上的伤,提醒着小伍那个人的实力而他现在的状况。小伍被那个小丫鬟戳的止不住的龇牙咧嘴,转头将那个小丫鬟看着的眼神也没有什么太好的态度。

    “她就是我心爱的女人,这辈子就算死不能站在她的身边与她并肩而立,却也不会放她一个人寂寞的去面对一切。他当初跟在沐筱萝的身边是因为崇拜沐筱萝可以独当一面的能力,可是在沐筱萝的身边呆的时间久了,渐渐的却发现自己了解的沐筱萝实在是太单薄了,自己只看到了沐筱萝独当一面的能力,却忽视了沐筱萝身上那一往无前的寂寞,必须一个人去面对一切的不公平的那一抹寂寞,小伍缓缓笑起来,眉眼之间的仗剑疏狂却与沐筱萝眉眼之间的潋滟那么的相似。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