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3章 213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4730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日天尊木叶之转生者萌妻至上:总裁老公放肆爱末世之召唤悍妞家有劣徒欠调教都市天龙至尊头条天后:君少,宠宠宠!

    手机端  &a;lt;a href=&a;quot;<a href=" target="_blank"> target=&a;quot;_blank&a;quot;&a;gt;<a href=" target="_blank">就算是被所有人不理解,就算是被天下人唾骂,唾骂他是一个无情的人,不理解他一切的所作所为,他却还是要坚持,要坚持自己的立场原则,他只是为了减少人员的伤亡罢了,萧何此时却在沐筱萝的身后阴仄仄的笑了起来,甚至是有些森冷的声音,在沐筱萝的身后有些无情的响起来。“原来仅仅是这样你们就害怕了,我是不是该高兴,我在你们的心理竟然留下了这么深刻的影响。”萧何仰头张狂也目中无人的笑了起来。

    沐筱萝现在是怒极的,此时再被萧何的话语一刺激,更是整个人都显得有些激动,转头便丢出了一个黑色的药丸瞬间便丢到了萧何的咽喉处,萧何的笑声一哽,那笑声瞬间就被止住,一粒药丸就她张口吞了进去,沐筱萝冷眼将萧何看着。“闭嘴!”那一声声音是那么的森冷,萧何抬眼不屑的将沐筱萝看着。“你以为你那些小小的伎俩对我还有用吗?我知道你喜欢用毒,但是现在怕是你那些小小的伎俩就算是用到我的身上也不好使了。”沐筱萝浅浅的笑了起来,便不再说话。嘴角那上挑的温柔的笑容,在这一刻也满满都是潋滟的妩媚滋味。

    “我从来没说过这粒药丸是毒药,说吧,你想要的到底是什么,你孤身一人闯进皇宫理念,一定不是来讨皇位的吧,怕是要的就是我的命。”沐筱萝轻声的说着,看着萧何原本狰狞的笑容在脸颊处一点点的加大,越发的狰狞了起来。萧何将手中提着的孩子缓缓的放下来,将那孩子的睡颜就放在自己的眼前轻轻的端详着。惺惺作态的温柔在此时此刻看起来却是更实际的残忍,眼眸之中的阴狠似乎也在他连眼皮都没有的脸上更加狰狞的凸显了出来,那一抹笑容也是运筹帷幄的狰狞,转头咕噜噜的将沐筱萝看着。“我见你很是心疼这个孩子啊,着孩子现在睡的这么香甜,你说我若是就这样松手,将这孩子就这样丢在地面上,会是什么样的状态呢。”萧何的笑容在纵横交错的狰狞的脸上凸显着,有那么深刻的仇恨。

    “我要怎么相信我死了你就一定会将这孩子还给我们呢。”沐筱萝将萧何笑看着。延森中的质疑也毫不掩饰的落在萧何的脸上,也忍不住感叹人世间的沧桑变化。在沐筱萝的记忆当中,萧何还是那样一个风华绝代的男人,那一身不变的荣光,那一身的妖娆妩媚,那一副无害的皮囊,那么漂亮那么漂亮的存在于记忆当中,然而此时此刻站在她面前的男人早就不似记忆当中那般风华绝代的美好模样,相反的,却成了这般狰狞的存在,那么那么的狰狞可怖。不得不感叹时光的变化,不知道在前路哪里就会出现变数,于是当初风华绝代的男人没有了一张脸颊,原本高高在上的,叱咤风云的男人,此时变成了那样卑微疯狂的存在。

    “我向来言而有信,只要你和楚承辉部都死在我的面前,我就放过这个孩子。”萧何早就没有了脸皮的脸颊早就不适合摆出来温柔的姿态,此时却还是故意的拿出来一副温柔的模样,让人感觉到违和的狰狞的同时,同样也能够感受到那男人眼神中的怨气和森冷,然而沐筱萝的心却在男人落下这样的一句话的瞬间,咯噔响了一声,就如同失重了的石头一般向下落了过去,整颗心都悬空一颤,瞬间细细密密的疼痛了起来,以至于他整个人都在颤抖,如果说要她死换那个孩子的生存,她可以考虑,可是若是要搭上楚承辉的性命的话,她是说什么都不肯认的,怎么能人,那个人是他心头上的肉,是他的心头血,是她的朱砂痣,就算是这个男人现在已经昏迷了,就算是他有一睡不醒的可能,就算是他会这么一直沉沉的睡下去,她也不希望她就这样消失在黄泉碧落当中,他还想看着他眉眼潋滟的站在自己的身边,最起码他是那个高高在上的存在,她还习惯了看他眉眼鲜活的模样,就算是她死,她也是要他活着的,怎么能用他的生命作为交换。

    “不可能,你要我的刑名可以,但是若是要楚承辉的性命就不行了,萧何,做人不能贪得无厌,若你当初不曾贪得无厌,又怎么会落得现在这般惨淡的下场,你现在一无所有,又想要将毁掉你所拥有的一切的人一起拉入地狱,萧何,你活在世上不累吗?”沐筱萝缓缓的闭上了眼睛,她甚至已经开始对于自己的忙忙碌碌而感受到疲累,可是当面对着萧何的时候,她深深的感受到了萧何生命的悲哀。

    “你给我闭嘴!”萧何显然是被沐筱萝说的话所激怒了,整个人都恼羞成怒的站在那里不住的喘着粗气,他不得不承认的就是自己这辈子过的足够的失败,失败到处心积虑想要得到的江山成了泡影,失败到连自己作为一个男人都不完整,失败到自己断子绝孙,失败到自己的师父眼中都容不得自己的存在,自己的师父要让自己死的那份心情,他想,应该已经没有人可以懂他。甚是是浣碧,那个在他最无助的时候给了他温暖,在他给他荣耀的时候却选择了背叛,他不想承认那是自己第一次想要敞开心扉去接受一个女人,然而却也是第一次,被一个女人背叛到遍体鳞伤,他这一身的伤痕,也是拜那个女人所赐,于是他想要让沐筱萝死,也想要让楚承辉死,更想要浣碧死,

    可是在回去的时候,却发现浣碧并不在皇宫之中,于是现在,他想要让沐筱萝和楚承辉死,这一声已经一无所有甚至连留恋和挂念都没有,这一生早就生无可恋,然而支持着一路厮杀到现在的就是内心中的那一抹恨,那焚天灭地的恨,要让她身边的人都去死,都给他陪葬,当初背叛过他的,欺骗过他的,甚至是将他的尊严踩在脚下的,抢夺过他原本所有的,让他开始一无所有的那些人。他要他们部都去死。

    “你就是萧何?”小伍此时气喘吁吁的刚刚跑过来,那个小丫鬟跟在他的身后似乎还抱着想要劝阻他的想法,可是当视线接触到萧何那面目非的脸颊的那一刻,整个人却忍不住的向后瑟缩了一步,微微缩起了肩膀,害怕的不住向后倒退起来,小伍余光所见,略微不屑的微微勾起了嘴角,“都说了你不要跟过来,一定要逞英雄,装救世主菩萨跟过来,现在知道害怕了,既然害怕了还不赶快离开?”小伍也是一副声色俱厉的模样,转头对那小丫鬟说话的语气也是非常的严肃的,那小丫鬟就这样转身跑开了,然而萧何的身子却在这一瞬间如同幻影一般的动了起来。目标便是那个转身跑开的小丫鬟,小伍一闪身就拦在了萧何的面前,眼神微微的有些冷,将萧何已经面目不堪的容颜看着。

    “萧何先生,虽然传闻你以前的容貌是风华绝代的但是你现在已经是这样面目狰狞的模样了,我可以不可以请求你一下,就不要总是跑出来吓唬人了。”小伍笑的俏皮,然而说出来的话却让萧何气红了一双眼睛,萧何整个人都处在了暴怒的边缘,用一双猩红似血的眸子将小伍死死的盯着。“少年人,说话不要这么狂妄,就连沐筱萝都不敢这般狂妄的与我说话。”萧何说话的语气微微的有些轻狂,与小伍说话的语气也是高高在上的模样,因为愤怒,所以在猝不及防之下就已经向着小伍伸出了手去,那手上的力道也是瞬间不留情面的向着小伍原本就已经碎裂掉的肩胛骨袭击了上去,似乎就要这般将小伍的那一只手臂完完的打碎一般。沐筱萝猛的向着小伍飞掠了过去,伸手猛的将萧何拍飞到一边,萧何原本也是向着小伍飞掠过去的,所以根本就没哟理会站在一边的沐筱萝,更没有想到沐筱萝能够在这一瞬间就栖身而上飞掠过来,并且竟然就这样一掌将他打到了一边,手中原本一只手抱着的孩子此时也脱手便从掌心飞了出去,在空中划出一道弧线,眼看着就要落在地面上。沐筱萝眼疾手快的猛的就要向着那道弧线飞掠过去,然而就在沐筱萝身子刚刚动起来的那一个瞬间,萧何伸手便拽住了沐筱萝的头发,无情的拉扯在手中,甚至要向着后面拽过去。沐筱萝的头发被萧何死死的拽在手中,更是整个头皮都疼了起来,甚至是疼的有些发麻,几乎是下意识的,沐筱萝的身体向后倒着仰了过去,身体向后微微的倾斜着,头发就这样被攥在了手中。拉扯着整个头皮,特别的疼痛。

    沐筱萝掏出了怀中的匕首一扬手就要这样切断自己的三千青丝,可是却被萧何一巴掌狠狠的打在了手腕上,原本在手中抓握着的匕首也瞬间就这样从掌心飞脱而出,萧何的声线忽然变的极其的细腻温柔,就这样低头在沐筱萝的耳边轻声的说着。“这么漂亮的一头秀发,如果就这样平白无故的剪掉了,会不会太可惜了一点。沐筱萝只能狠狠的闭起了自己的眼睛。因为她实在是没有办法眼睁睁的看着那个孩子就这样在自己的眼前飞掠出去,在半空之中滑过一道弧线,她不敢看那孩子就这样落在地面上,她也不敢想象那样一个柔软的孩子,如果此时此刻就这样落在地面上会产生什么样的后果,沐筱萝也确实不想睁开眼睛去看萧何面目狰狞额脸,不敢看他满是烧伤痕迹的脸颊,更是不敢看他那惺惺作态的温柔的表情,在他那早就没有了脸皮上呈现出来的是多么可怕的存在,如同地狱里面突然冒出来的厉鬼一般,是森然要向着自己索命的存在,沐筱萝也是真的害怕了,整个人都咋微微的颤抖着,然而闭上眼却并没有听到她想象当中的那医生孩子的啼哭,沐筱萝缓缓的睁开了眼睛,就看到了那孩子已经被扶苏抱在了怀中,睁开着一双入水一般的大眼睛将眼前嘈杂的场景兴盎然的看着。

    “你们倒是聪明,你说现在我没有那孩子做人质,不如就将你当做人质如何?“萧何继续在沐筱萝的耳边轻轻的说着,沐筱萝别开了眼,任由萧何口中的热气一阵阵的喷涂在自己的脸上,然而眼神却微微的向着一边别开,不去看萧何面目狰狞的脸颊。

    自从沐筱萝发号施令不让那些御林军攒射手中的箭矢的那一刻开始,肖锦就一直冷眼将眼前发生的一切看着,那么清浅的眼神,甚至是有些置身事外的坦然。就这样眉眼清冷的站在那里,似乎在等待着沐筱萝下一步的反应。也等待着沐筱萝下一步的发号施令,他原本就做好了被千夫所指的准备,可是沐筱萝却偏偏有着与他不一样的想法,既然如此,那么她也就不打算再去做那个独当一面的人,所有的荣辱,既然沐筱萝愿意,那么就部都让沐筱萝来背负吧,渐渐的,他发现自己成为了一个清冷的人,甚至是清冷了自己的情绪和感情,冷却了当初一份为了兄弟道义和内心感动而不断雀跃着的内心,他甚至可以肯定自己是对于沐筱萝感恩的,可是就算是当初那救命之恩的温暖,此时却早就不足以温暖他坐上皇位之后日渐冰冷的内心。没有人可以拯救他的内心,也没有人可以拯救他的绝望,那永不可以回头的苍凉和仓皇,既然作为皇上,就要有一颗比钢铁还要冷硬的内心。就要渐渐的抽空了自己内心的柔软,渐渐的开始摒弃自己内心深处的那一抹温柔,也渐渐的开始摒弃了自己最真实的那一抹感动的味道,于是成了一个绝情冷性的人,他甚至能够感受到扶苏落在他的身上的,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