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7章 217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5280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元尊终极美女保镖闪婚厚爱:误嫁天价老公重生之低调大亨甜妻指令:老公,要抱抱!随身带着小雅AI噬帝重生

    手机端  &a;lt;a href=&a;quot;<a href=" target="_blank"> target=&a;quot;_blank&a;quot;&a;gt;<a href=" target="_blank">他不是不记得,沐筱萝也曾眉眼潋滟的在星空璀璨之下憧憬的诉说过,他曾许过她四海为家。那是她与楚承辉之间的承诺,是别人无论如何都不能横插一脚的承诺。就算是他想要一直一直在沐筱萝的身边照顾着沐筱萝,可是从头到尾也没有那样的机会,沐筱萝向来要强,需要的也不仅仅是别人对于她的照顾,然而在沐筱萝的眼中,她需要的却是楚承辉能够带给她的那份安定的感觉。

    沐筱萝跑到楚承辉的身边,伸手将楚承辉从地面上上拉起来。扶苏一甩袖子就转身离开了,眼神中的暗沉却还迟迟的没有褪去,眉眼微微的有些暗淡,看起来也有些落寞的颜色。眼中氤氲不清的味道,带着流年之中似乎孤独和寂寞,似乎这天地苍茫,也只剩下他一个人还在活着。那个时候珍惜的,佩服的,敬仰的,爱慕的,都成了往日里不可追忆的过眼云烟,渐渐的成了回不去的往事,如今时过境迁,旧人依稀,反倒只能冷眼旁观下一代人的事情,如今楚承辉也醒了,萧何也死了,然而他的心却空落落的,

    楚承辉从地面上站起来的那一瞬间,猛的就感觉到了眼前一花,脑袋中晕晕沉沉的,脚下一阵虚浮,身子就猛的向前踉跄了两步,沐筱萝猛的伸手拦住了楚承辉向前踉跄过去的身体。“小心着些。”楚承辉的手握着沐筱萝的手腕。抬眼将沐筱萝看着,那一双看起来无比憔悴的眼,却还是以往春花烂漫的潋滟模样,她还记得初遇他的那一刻,一双潋滟的桃花眼,春暖花开。

    楚承辉浅浅的笑了起来,转头将沐筱萝看着的眼神也渐渐的软化了下来,一双眼,也是眸光似水的柔软,眼中潋滟的水波,就如同那时初见,从未变过,一如往日情深不悔,由是永不倦怠。就这样一直痴心不改的爱着,从不曾后悔,也从不曾更改。

    “对不起,苦了你。”入眼的春暖花开,早就不是记忆中的秋风萧索的模样,那一片油绿绿的颜色。早就能够看出来时过境迁。时光荏苒,也早就不是当初那般的模样,沐筱萝在听到了楚承辉这句苦了你了的那一瞬间,整个身体就忍不住的颤抖了一下。一颗心,酸软了起来,猛的低下了头,挡住了眸光潋滟。也挡住了眼神当中的波光涌动,她不敢承认,也不想承认的是,就算是在颠沛流离当中受尽了委屈,甚至是受够了战场上的黄沙与厮杀,甚至是恨透了他就这样一睡不醒,让她一个女人去面对战场上的一切,这一切她都恨透了甚至是咬牙切齿的想,就算是有一天他醒过来了,就算是他对着自己道歉了,自己也绝对绝对不会这么轻易的原谅他。

    就算她明知道,他是为了保护自己才压在了她的身上,就算是她知道他也不想就这样一睡不醒,放她自己一个人去面对这人世间的雨雪风霜,就算是她都明白,都明白。却还是在一个人感觉到孤独的时候而埋怨。

    然而她所以为的自己会耿耿于怀,在他一句温声软语之间瞬间化作了虚无。沐筱萝在那一瞬间就觉得自己简直是没有一丝一毫的坚持和尊严,但是却甘愿在他的身边一败涂地,习惯了在他的身边做那个最爱他的人,会因为他一句简简单单的话,而感动的湿了眼眶,她便觉得,自己是那样爱他的一个人。

    “我知道你受苦了,也知道你为了我一直在颠沛流离,我知道我耿耿于怀的江山,到最后成了你肩膀上的重担,我不止一次的听说你有多难,也不止一次的听说你正处于什么样的凶险当中,但是我拼尽了身的力气想要睁开眼睛,却还是发现无济于事,我除了能够听着,几乎是什么都做不到,那一刻我就恨透了自己的懦夫,也恨透了自己当时逞英雄之气,一定要守住那江山,江山对于我来说有什么意义?就是这样让你颠沛流离,一声凄楚的吗?我真是天下间最无能的男人。

    楚承辉从始至终都在笑着,沐筱萝并没有在楚承辉的眼神当中看到任何落寞的颜色,但是却还是觉得他一身的凄楚苍凉,于是在他身上那样的瘦骨嶙峋当中,那样那样浓烈的渲染着,就这样渲染在沐筱萝的心头上。沐筱萝的手就这样握在楚承辉的瘦骨嶙峋的手臂上,触手的消瘦甚至让人有些心惊胆战,入手已经没有肉可言,简直部都是骨头,那皮抱着骨的消瘦,充分说明着他已经昏昏沉沉的睡了多久,耗尽了身体的养分,以至于浑身上下已经没有一丝肉感可言,沐筱萝抓着楚承辉的手腕,越来越觉得心惊,因为今天的她也刚刚在昏迷之中醒过来,于是就算是看到了楚承辉的消瘦,却也并没有想到楚承辉的身体此时已经虚弱的这么严重,楚承辉有些尴尬的笑了笑,想要将自己的手抽回来。然而却发现自己的胳膊被沐筱萝死死的握在手掌之中。

    “你有没有很难过,身体一点点的消瘦下去,是不是越来越觉得自己要陷入更加深刻的睡眠当中,眼前却真实的存在着比现实还美好的诱惑,引诱着人们不断的向前走。”沐筱萝浅浅的笑了起来,面上笑靥如花,然而眼眸中已经有眸光破碎,似乎下一刻就要有眼泪掉落下来。只是沐筱萝却将头高高的扬起来,就这样将眼泪倒流回去,她已经在他的面前坚强了那么久,如今又怎么能有眼泪掉下来。

    小伍的肩膀上还有一阵阵的抽疼传来,整个手臂也已经如同脱臼了一般的根本就不能够动弹,但是却还是先一步到沐筱萝的面前,查看沐筱萝的身体,因为他真真切切的看到了沐筱萝的身体被萧何一张拍飞出去,甚至还有鲜血自嘴角流淌出来。

    “你怎么样了,刚刚有没有伤到哪里?”小伍早就习惯了这样呆在沐筱萝的身边,甚至早就习惯了去做沐筱萝的影子,不管沐筱萝究竟能不能在意到自己的存在,也不管沐筱萝是不是真的在乎自己一直以来的付出。但是他早就心甘情愿了自己不问回报的付出,只是此时此刻,却微微的有些违和,三个人呈现出来一种三角的姿态站在那里,楚承辉眼神微微有些疑惑的看向了小伍,这个眉眼稚嫩青涩的孩子他之前确实是不曾见到过,这孩子的眉眼虽然稚嫩的很,可是却还是带着一股子不服输的倔强尽头,他刚刚一头热血的向着萧何冲过去的一腔孤勇楚承辉刚刚也注意到了,然而楚承辉大部分的注意力部都落在了沐筱萝的身上,自然是没有十分的在意那个永不服输的少年。

    然而这个小年此时一脸热切的站在自己的面前,就必须要好好的看一看了,少年的眉眼稚嫩,然而将沐筱萝看着的眼神热络异常,那么的疯狂炙热,带着一种少年的热切心思,楚承辉看的真真切切。

    “我没事,我看看你的肩膀。”然而沐筱萝就算是知道小伍对自己的心思,然而在她的观念里面却只是将小伍当做自己一手带出来的徒弟或者是弟弟,就算是给予小伍不一样的照顾,也并不是为了回应小伍的少年情丝,只是在照顾一个少不更事的孩子,只是小伍的心思聪颖,总是分得清什么是爱情什么不是爱情的。

    小伍的肩膀被沐筱萝猛的捏了一把,整个人顿时控制不住的发出了一声惊呼,脸上也瞬间苍白了几分,就如同伤口上撒盐一般的感觉,瞬间就发出了吱吱嘎嘎的声音,沐筱萝出手虽然是突然,但是却并没有用多大的力气,在接触到小伍的肩膀的那一刻,沐筱萝就意识到小伍的骨骼都已经碎裂了。沐筱萝忍不住的倒抽了一口凉气。“你自己的肩膀都碎裂了你难道不知道吗?自己的身体还要别人提醒你吗?你看看你的肩膀,如果再不及时处理的话,你这辈子就是个废人了,你还这么年轻,你甘心做一个废人吗?我都不甘心我自己的徒弟成为一个废人。”沐筱萝言辞激烈的训斥着小伍。一边伸手将小伍向着御医院拖过去。

    楚承辉的眼神中略略的带着玩味的将沐筱萝和小伍看着,看着沐筱萝着急的将小伍拽走,眼神中的玩味和探究的意味更加的明显了起来,他对于沐筱萝是有着足够的自信的,于是对于眼前这样的场景就更加的感觉到有意思,虽然身体还有些虚弱,却还是自己拖着步伐跟在了沐筱萝和小伍的身后。

    原本倘若沐筱萝拽着他一起离开的话,他也会觉得自己有些没有出息,因为他毕竟是一个男人,不但没有能够保护自己的女人的能力,却还要自己的女人处处维护着自己,照顾着自己,这样额感觉就如同扒掉他作为男人的一层皮,凌迟着他在她面前孤注一掷的尊严,没有任何一个男人,会愿意在自己喜欢的女人面前丢掉了尊严,尤其是楚承辉,因为沐筱萝那么那么的要强,于是他只能强迫着自己要变的比沐筱萝更强。

    沐筱萝将小伍拽到了御医院,直接伸手将小伍身上的外衫解开,拿起一边的手术刀,在火上烤了起来,楚承辉却在这个时候一闪身拦在了沐筱萝的面前,一伸手将沐筱萝手中的手术刀拿在了自己的手中,眉眼温柔如水的将沐筱萝看着。“交给我吧,你相信我吗?”

    楚承辉的眼神中带着兴味,恢复了以往有些轻浮的模样,接过了沐筱萝手中的手术刀,沐筱萝的眼神中带着一抹玩味的将楚承辉看着,楚承辉的身体此时已经瘦骨嶙峋,沐筱萝甚至都在担心他的身体会不会孱弱到一阵风就能够吹走的地步,然而这样看上去,似乎是不能,因为他还能够打起精神,同自己要手术刀,沐筱萝眼神中带着调笑,一伸手便将楚承辉手中的手术刀抽了出来,楚承辉连忙松手,怕割坏了沐筱萝的手指。

    沐筱萝继续眼神淡漠的将手术刀放在一边的烛火上灼烤着。“你猜刚刚醒过来,身体自然也是大不如从前,在力气上定然是有所亏损的,更何况会体力不支,你还是好好的休息休息吧,这件事情就交给我来吧,毕竟你是毒行天下的楚承辉,而卧才是悬壶济世的沐筱萝。”沐筱萝的话语里似乎带着揶揄,也似乎别有深意,然而楚承辉这一刻是真的没有办法稳坐泰山了,他以为这一辈子所有的事情都能够掌控在他的掌握之中,可是到最后却渐渐的发现很多东西都就这样脱离了他的掌控,发展成了他接受不了的程度,就比如他想要稳住祖先留下来的江山,却没有算到自己最后会到长睡不醒的地步上。

    就像他以为这辈子一定没有一个女人能够与他相配,可是却还是让他见到了那个让他感觉到自惭形秽的沐筱萝,于是这一次醒过来,他发现了人世间有太多的不可预料,就像是明知道沐筱萝不会离开自己,却还是压抑不住自己泛着丝丝酸楚的内心。

    他承认,他自己嫉妒了,甚至是有些小肚鸡肠,以至于没有容人之量,甚至是连沐筱萝想要给小伍进行手术都想要横插一脚。

    “沐筱萝,我的医术多么的精湛你应该知道的,这个病人还是一个男人,你难道就要这样解开男人的衣服?”似乎是已经找不到什么别的理由了,于是楚承辉甚至是搬出来了这个牵强的理由,为的就是沐筱萝将这次手术的机会给自己,小伍有些诧异的看着眼前的两个正在争辩着的人,再看一看自己已经软塌塌的肩膀,眼神中有着不可思议,还有一丝一闪而逝的隐没的疼痛。如何能够不痛,那个自己爱着的人双宿双栖,只是爱着的人不是自己,如何能够不痛,她原本心心念念盼望着的爱情,此时部都变成了浮光掠影,如何能够不痛,他明知道自己喜欢她,却还是一遍一遍的告诉自己放弃她。

    如何能够不痛,就像是此时此刻的楚承辉有直接面对着沐筱萝生气的理由和立场,可是他就什么都不是,既没有生气的理由,也没有吃醋的立场。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