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9章 219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5285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北宋大丈夫一世独尊大唐之最强帝王封少,有点甜!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万道成神盛华

    手机端  &a;lt;a href=&a;quot;<a href=" target="_blank"> target=&a;quot;_blank&a;quot;&a;gt;<a href=" target="_blank">然而如果不解释,不说点什么的话,肖锦总有一种白灵儿会离开自己的感觉。他不想放白灵儿离开,没有了白灵儿,他要江山何用,他本就不是一个喜欢独享的人,就算是这一辈子,他遭到了天下人的背叛,可是到最后,他唯一不能接受的就是白灵儿离开自己的身边。

    如果白灵儿离开了,那么他一生的功成名就,谁陪着他一起过。这一生潮起潮落,谁在他的身边常伴左右,他以为白灵儿这一次回来就再也不会离开了,他以为白灵儿会一直一直的陪在他的身边,做那个最懂他的那个人,然而到如今当真是到了孤立无援没有人能够理解的地步上了吗?

    沐筱萝被楚承辉推了出来。进不去也只能转头出去走走,准备分散分散自己的注意力,不总是去想着楚承辉在里面为小伍手术是不是能够坚持住,两个人是不是能够一起撑得下来,虽然明白这是两个男人之间因为自己的较劲,但是沐筱萝还是觉得有些没有必要,也许如果换成自己身处在这样的情况当中,也会控制不住的跟着一起做一些这样的似乎是没有长脑子的事情吧,爱情本来就是如同酒一般的东西,总是上头的。

    沐筱萝有些懒散的踢踏着向前走,忽然感觉人生纷乱如梦,仅仅是这么短的时间,却已经风风火火的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就好像有一双手在她的背后不断的推着她向前走,不能停,于是只能一路不断的向前走。一路不断的身不由己的被推动着不断的向前行走着,于是一路的摸爬滚打,也顾不得自己是不是滚了一身的泥巴,于是轰轰烈烈的一路走过来,最后回头去看的时候,才发现年华岁月青葱,然而回头的那一刻却还是觉得往事依稀。

    沐筱萝不知不觉的就走回了刚刚发生了闹剧的地方,入目便是正在两厢对峙着的白灵儿和肖锦,白灵儿的眼神中满满的都是疏离了森冷,却也是沐筱萝从来都没有见过的颜色。

    沐筱萝还记得自己看见白灵儿的第一眼,恍若不慎落入世间的仙女仙子一般,那么的超凡脱俗,不食人间烟火,后来,才知道原来她便是那个被肖锦挂记在心头的女子,那么沉甸甸的挂在心头上,卑微到尘埃里,然后开出花来。

    白灵儿在看到了沐筱萝的那一刻,脸上的苍白和冷漠才一点点的化开,有些牵强的在脸上扯开了一个笑容,抱着怀中的孩子和自己的肚子一步一步向着沐筱萝走过来,沐筱萝当然不会任由白灵儿就这样拖着笨拙的身子向着自己走过来,于是先一步迎了上去,伸手将白灵儿的身体搀扶着,其实白灵儿也不得不说,就算是眼泪充沛,也是一个有主见,有能力,甚至是坚强倔强的一个女人,感情充沛的人,一般都是内心中伤痕累累的人。

    沐筱萝当然也知道肖锦与白灵儿之间是因为什么于是到达了这样的甚至是两军对垒的底部上,大抵都是因为怀中这个看起来已经不欢脱的孩子,肖锦当时无情的表现沐筱萝此时还历历在目,也确实是在肖锦说出那样绝强无情的话的那一刻感到了震撼和震惊,但是在沐筱萝的心里或许对于肖锦也是能够理解几分的,但是对于白灵儿此时的表现,沐筱萝也十分能够懂得。

    肖锦的眼神微微的有些求助的向着沐筱萝看了过来,那眉眼之间求助的意味那么的明显,他知道,对于白灵儿来说,沐筱萝是一个能够与她搭得上话的女子,女人的友谊有的时候建立起来的也十分的简单,更何况沐筱萝与白灵儿也算是共患难,他真的接受不了白灵儿就这样离开自己,而他同时也不敢保证。沐筱萝对于自己今天的作法就没有丝毫的意见,虽然在他的印象当中沐筱萝并不是一个会火上浇油的人,但是到了现在这样的时刻和情况下,谁还能知道会发生一些什么呢。毕竟大家都便了,就如同他自己,变成了白灵儿接受不了的模样,至于能不能变回来,他自己都觉得有些机会渺茫。

    聪慧如沐筱萝,一眼就看出来了肖锦眼神中的祈求,沐筱萝伸手握着白灵儿此时已经冰冷的双手,也感受到了白灵儿压抑不住的情绪的波动起伏,白灵儿的肚子此时看起来也已经不小了,沐筱萝害怕抱着孩子,再加上动气会动了胎气,于是伸手将白灵儿怀中抱着的孩子接过来自己的手中。也确实是发现了这个孩子变的沉闷了起来,只会咕噜着一双大眼睛向着四周看。只是那睿智的眼神却一如既往,这让沐筱萝想起了这个孩子的爸爸。

    “介不介意陪着我走走。”沐筱萝笑着对着白灵儿伸出了手,白灵儿点了点头,跟在沐筱萝的身后离开。肖锦一时情急想要跟上来,却被沐筱萝的一个眼神呵斥在原地。

    肖锦的双手在自己的身侧缓缓的紧握成,就这样看着白灵儿的身影在自己的视线之中便的越来越小,甚至是渐渐的化作了一个黑点,最后消失不见。就如同饱胀的心脏在这一刻被一点点的抽空,最后空落落的家徒四壁四面透风。

    她也有些后悔当初为什么一定执意要同萧何抢夺他手中的江山,就算是那个女人残忍的诅咒,就算是自己对于那个女子的诺言,又能够算什么,这么多年,他都不知道自己的母亲是谁,为什么要在这个出现的那一瞬间,就赔上自己的一生那么长那么长,就算是日后当真因为食言而永坠阿鼻,也好过此时人间地狱。

    就算是自己放弃了对那个女人一诺千金的承诺又能够如何,自己对于白灵儿的承诺似乎才更加的多了一些,也更加的应该被看重一些。只是到如今,皇位坐稳,铁板钉钉,再也容不得她有一星半点的后悔的机会。

    “很生气是吗?很生气他能够说出来那样的话,是不是很失望,没有想到他能够做出那样的决定,在你的心里和印象当中他从来都不是那样的一个人。”一路上白灵儿都是神色沉沉的,一直低着头不断的向前走的模样,于是倒是表面上看起来能够更加轻松一些的沐筱萝先一步说了出来。白灵儿轻轻的抿紧了自己的嘴唇,看了一眼被沐筱萝抱在怀中的孩子,轻轻的点了点头,似乎是被戳破了一直隐藏着的心思,此时也觉得没有了隐藏的必要,于是白灵儿缓缓的抬起了头。

    “我确实是没有想到他能够做那样的决定,是不是人一旦达到了一定的高度开始就渐渐的变了,变成了我不认识的,我接受不了的模样。”白灵儿轻轻的笑了起来,还带着一丝对于现世荒凉的讽刺,沐筱萝也微微垂下了眼帘。

    她当然也记得当肖锦说出来那样的决定的那一刻她自己的震惊和气愤,更何况是白灵儿的心情,是一种深深的失望和心痛吧。然而事情终究是过去了,孩子也好好的站在自己的面前,于是沐筱萝并没有再去质问肖锦说出来那句话的想法和原因,其实还有一部分原因是沐筱萝其实是可以理解一些肖锦的想法的。

    如果不能整治住萧何的话,殃及的就不会是简简单单的只是一个他手中拽着的孩子。如果不能控制住萧何,那么遭殃的就是整个皇宫之中千千万万的人,因为萧何就是个疯子,他回来本来就没有其他的目的,若不然是为了杀了沐筱萝和楚承辉,萧何也不会选择那么过激的手法和手段,说到这里,沐筱萝也不得不去感激扶苏,如果不是因为扶苏,他也不可能这么快的就从萧何的魔掌中逃出来,沐筱萝甚至不敢肯定,这几个人的联手是不是能够制得住萧何,还是最后部都会葬送在萧何的手里,沐筱萝甚至是有一种猜测,他们所有的人都会葬送在萧何的手里,只是没有想到深藏不露的扶苏,这一次是为了旧人而出手了。就这样将萧何扼杀在了那里。

    如果不是因为有扶苏在,肖锦那样的命令,沐筱萝也能够理解。

    “当时的状况你也看到了,如果没有扶苏的话,在场的所有人都要葬送在里面,有的时候,他所能想到的可能不单单的是自己的家人爱人,而是更多的是要想自己的子民,自己的国民,甚至是皇宫之中的宫女和太监。”因为他是皇上,于是就有了太多的身不由己,然而在沐筱萝看着他的身不由己的同时,却也看到了他眼神中早就做好了背叛天下人的准备,而那个例外,就是白灵儿。

    “他是皇上,也许他原本以为的是你能够理解他呢。”沐筱萝浅浅的笑了起来,原本因为楚承辉将自己推出来的郁结,因为有事而微微的忽略了,内心也显然不再那样的焦灼了,但是对于白灵儿,沐筱萝还是心疼的,她知道,凤冠霞帔其实不是白灵儿想要的,其实沐筱萝各人还是觉得白灵儿属于那一片绿油油的竹林,她也还是觉得白灵儿就应该像是一个精灵一般的被放回到森林当中。

    白灵儿伴随在肖锦的身边,心心念念的守在皇宫里面,无异于亲手掰断了自己的翅膀,那一双原本可以轻盈的带着她飞起来的翅膀,就这样被她生生的掰掉。白灵儿低垂了眉眼,似乎在思考着沐筱萝说着的话,沐筱萝的眼眸之中微微的有些疑惑,疑惑白灵儿是怎么样无声无息的站在他们的不远处将这一场轰轰烈烈的闹剧从头看到尾的,这只不过就是一个关于疯子复仇的故事,只是中间却又牵扯出来了许多的内在的隐患。似乎就这样千丝万缕,盘根错节的交织在一起,一旦牵起来一丝,就会有很多很多被连带着都拽出来。

    “我知道他是身不由己,但是我不明白的是,这江山真的有他们看重的那么重要吗?甚至是可以为了江山而什么都不要,不要了往日的原则,不要一颗柔软的,善恶能够分辨的内心,这样一路摒弃着的皇权,真的是最开始就准备好了的吗?这一辈子,就算是失去了一切也不后悔吗?”听着白灵儿这样的口气,沐筱萝甚至在第一时间就意识到了白灵儿已经做好了要离开的准备了,沐筱萝的目光浅浅的落在了白灵儿已经高高凸起的小腹上。

    她如果就这样贸然走了,以后陪伴在她身边的还能有谁,这皇宫虽然险恶,甚至是人心惶惶,然而肖锦对于她的爱却是真的,坚持了那么多年,甚至是一直在等待当中,这样的一份耐性,需要多好的忍耐能力。忍耐着日思夜想却见不到人的苦痛折磨。所以这一辈子,总是要权衡利弊才能够做事情,做什么事情不能一味的只凭借着自己的感觉。

    “这江山也不是他一定要做的,只是他将这一切当做了自己的责任,没有任何一个儿子能够拒绝得了了一个母亲不断的歇斯底里的吼叫。”就算是这么多年,他一直也没有陪在他的身边,就算是他已经长到了这样年岁,中间都不着调自己的母亲是谁,就算是他曾经恨过说自己不想见那个生他的女人,却还是压抑不住自己内心的热络,开始与自己的母亲联系,那个时候开始,也就开始了算计他的日子。

    白灵儿轻轻的叹息了一声。“你和楚承辉倒是好,在江山还没有打下来的时候就已经准备好了要出去四下流离,四海为家,那样闲云野鹤的生活,会让楚承辉变成你越来越喜欢的男人吧,只是我的男人,却回不去了。”白灵儿眉眼温柔的伸出手来擦拭着那孩子脸上的斑驳泪痕,眼神中有着认真也有着微微的沉痛。也许就像是她自己说的那样,肖锦早就变成了一个合格的皇帝,就算是对于白灵儿还是申请不悔的模样,却还是改变不了他越来越陌生的趋势。这样的趋势就像是荒原上的大火一样,瞬间蔓延开来,根本就没有解救的办法。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