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0章 220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5164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日天尊木叶之转生者萌妻至上:总裁老公放肆爱末世之召唤悍妞家有劣徒欠调教都市天龙至尊头条天后:君少,宠宠宠!

    手机端  &a;lt;a href=&a;quot;<a href=" target="_blank"> target=&a;quot;_blank&a;quot;&a;gt;<a href=" target="_blank">“我同楚承辉真的有你想象中的那么好吗?我等了他多久,你心中是一清二楚的,我为了等着他醒过来,是怎样的一种煎熬。我想你是明白的。”沐筱萝浅笑着转头将白灵儿看着,眉眼之间有浅浅的温柔。当然也有岁月凝练和积淀的满足,然而那一抹浅浅的询问的颜色,却让白灵儿缓缓的低下了头,是啊,自己怎么能够问出来这样的问题,沐筱萝这一年的期间付出了多少她简直是看的一清二楚,然而竟然因为此时的不幸福也感觉到羡慕。

    “其实那个男人他是爱你的,但是做了皇上,就必须考虑大局,他的决定我就算是很激动,但是当事情过去之后我也能够理解,他毕竟也是为了整个皇宫的人好,萧何真的是太可怕了,他的再一次出现就像是一个挥之不去的噩梦。让所有人都一瞬间绷紧了神经,如果不是扶苏,可能今天的我们都会死在那里,所以就算是肖锦做出了那样的决定也不稀奇不是吗?肖锦一个人已经背负了太多了,为了天下人,他做了许多别人不理解的,但是实际上是对的事情,于是天下人都在戳着他的脊梁骨,等着看他的笑话,你怎么能不陪在他的身边,陪着他风雨同舟。”毕竟白灵儿能够与肖锦在一起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更何况此时此刻的白灵儿有孕在身,今天的事情就算是各执一词也没有人希望两个原本就在不停的追着尾巴的人再一次散开。

    在青春年华里,我们都做了太多让自己一时冲动的事情,当初自以为是的倔强,到最后却渐渐的发现变成了自己这一辈子都无法回头的痛楚,自己做错了的事情,在到了无法回头的那一刻,渐渐的成了心头上难以启齿的疤痕,于是沐筱萝并不希望白灵儿就因为这一件事情与肖锦之间留下疤痕。

    白灵儿抿着嘴唇,将沐筱萝看着,却并没有做出来回答,似乎连自己都没有想好该不该离开肖锦,其实她动摇了,在沐筱萝的一席话的劝告之下,她甚至是觉得自己有些做的不对不好,只是碍于尊严和面子,没有开口。

    “那么你和楚承辉呢,他不是醒过来了吗?你们当初是不是说好了要闲云野鹤袖手天下,现在是不是还会说话算话,你们什么时候离开?”白灵儿的眼神当中写满了向往和憧憬,似乎楚承辉承诺给沐筱萝的生活才是白灵儿想要的生活,沐筱萝虽然也想要皇宫之外的自走,可是却没有白灵儿来的雀跃和向往,白灵儿就是一个适合呆在山清水秀的地方的人。

    “他醒过来了,现在正在和小伍进行肩膀上的手术,我都说了很多遍了不用,可是却还是固执的去抢我的手术刀,我都害怕昏迷了这么久的他会因为体力不支而昏倒在御医院。而且才刚刚醒来,身体中没有一丝一毫的营养的情况下,我真的是不敢想象,他是要凭借着什么支撑到最后。至于他答应我的四海为家,我现在并不是很想问了,其实他还能够活着,还能够眉眼鲜活的站在自己的面前,其实就已经是自己人生中的一大幸运的事情。”那些曾经承诺好的,听话乱坠的,不切实际的,在这真实的条件下,变得不再那么的重要。

    白灵儿的心情比较起来刚刚跟着自己走出来的时候的心情能够稍微好上一些,此时的笑容看上去也不再那么的牵强,反倒是有了几分温柔似水的模样,沐筱萝印象中的白灵儿原本就是温柔似水的,她本来就不适合做一个眉眼暗淡的,不鲜活的女子。那样低垂着的眉眼,毁掉了她一身空灵脱俗的气质。

    沐筱萝将白灵儿冰凉的指尖纳入自己的掌心之中缓缓的温暖着,然后轻轻的开口询问了起来。“决定好了吗?要不要跟在肖锦的身边,他是爱你的,他也不是一个狠心的不知道痛的男人,也许他在下令要牺牲孩子的时候,心中也在滴血呢,他是皇上,于是这一切他都要承担,他也是辛苦的。他也是舍不得的,可是古往今来,有多少的皇上,为了顾大局而牺牲了自己的孩子。”沐筱萝只到自己说的话或许微微的有些残酷,在提醒着白灵儿如果要继续陪在肖锦的身边要面对的是什么。白灵儿低敛了眉眼,似乎想了一会,才缓缓的抬起了头。“我要继续留在他的身边。”在听到沐筱萝分析的这些话的那一瞬间,其实白灵儿是没有丝毫的康珏的一丝的,但是白灵儿在听着沐筱萝口中的道理的时候,却又发现原来自己做的这么的不好,她从来都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要做些什么,做什么是有什么样的目的的,其中又有多少难以启齿的心酸在里面。

    白灵儿那一瞬间涌上来的酸楚是自责,这么长久的时间了,她却没有真正的了解过他,也没有真正的么明白她在做着什么样的打算,甚至是猜不透他的心思,甚至还没有沐筱萝对他了解的清楚一些,他一个人背负了一切一定很累吧,然而她依旧不能够理解,为了理想,为了自己想要坚持的,而在不断的拼搏着的她。

    “做好准备了?也能够理解她了?那就回到他身边吧,其实他很担心,你离开他身边一刻钟,他都会以为你要离开,而你的离开,一定是对他最大的惩罚,等同于晴天霹雳。”沐筱萝浅笑着说着,也不将怀中的孩子再一次还给白灵儿,而是将白灵儿向着来时的路推上去。

    “去吧,去和他好好说说,告诉他你想明白了,你会与他相依为命,不会再离开他的身边。”沐筱萝甚至也感觉到自己说的话微微的有些露骨,不是一个女孩子应该主动说的话。但是白灵儿却还是浅浅的一笑就离开了,白灵儿向来也是一个敢爱敢恨的人,做事情也是雷厉风行的,从来都不会拖泥带水,于是此时此刻甚至一点矫情都没有的转身向着来时的路走了过去,沐筱萝站在原地将白灵儿目送着。白灵儿需要与肖锦独处的空间,此时此刻的沐筱萝是不适合跟在白灵儿的身边的。

    白灵儿的身影一点一点的在沐筱萝的视线之中变成了一个黑点,最后甚至渐渐的有些模糊。白灵儿向着御医院看了一眼,眼眶也微微的有些湿润了起来,也不知道那个瘦骨嶙峋的男人是怎么给一个肩胛骨都已经碎裂的少年做手术的。然而沐筱萝眼前缭绕着的其实都是白灵儿已经高高的耸起来的肚子,沐筱萝有额下意识看了一眼自己的小福子,白灵儿已经怀孕了,马上就要有属于自己的孩子了,可是沐筱萝这一辈子却错过了多少次自己的孩子。两次,足足两次,这两次的经历都足以刻骨铭心,雕刻在心中一辈子都不会忘却。

    其实这一刻的白灵儿也想瞬间就狂奔到楚承辉的身边问楚承辉一句,他们都幸福了,那么我们呢?她为了别人牵线搭桥,那么有没有一个人会为了她牵线搭桥呢。

    她辛苦了这么久,却连一个期望之中的结局都没有用到,她们都幸福了,可是她呢。

    楚承辉的额头上渐渐的渗出了汗水,小心翼翼的将小伍的肩胛骨接上,他似乎是有些高估了自己的体力,此时的楚承辉越来越觉得自己体力不支,胃里面空空的,手上也开始微微的颤抖了起来,楚承辉深吸了一口气,继续手上的忙碌,也微微稳住了自己正在颤抖着的手掌,小伍的牙关甚至已经咬出了咯吱咯吱的声音,额头上的汗水甚至比楚承辉额头上的汗水还要再多一些。却还是做出一副摸不在乎的模样,微微的撇开了嘴角。

    “我就知道你不行,却还是在沐筱萝的面前逞能。”小伍的眼神当中满满的都是对楚承辉的不屑。其实只是小伍想要表示的只是对楚承辉的不屑,来挽救自己的尊严。小伍感觉自己必须由楚承辉来拯救自己的生命的时候,就有了自己低楚承辉一等的感觉,可是小伍却还不想自己有这种低楚承辉一等的感觉,于是不得不用这种连自己幼稚的方法,扳回自己的尊严和面子。

    然而楚承辉却闷闷的笑了起来,也确实是觉得站在自己面前的仅仅就是一个孩子,一个刚刚学会了怎么去喜欢一个人的孩子,而自己就这样跟着一个孩子较劲,真的是越活越回去了。楚承辉渐渐觉得,其实自己为了爱情也渐渐变成了一个不计后果的人,也开始了做一些自己都觉得有些不可思议,楚承辉浅笑不语的继续忙碌着,这个手术对于以往的他来说简直就是小菜一碟,可以说是信手拈来的一个小手术,然而此时此刻对于他来说却是无比的艰辛,因为体力的不支而手腕都在颤抖。

    然而此时缝针已经到了最后一步,楚承辉的眼前微微一黑,瞬间就虚晃了一下,就连脚步都忍不住的晃了一下,拉扯着小伍的皮肉,小伍瞬间就倒抽了一口凉气,那线在她的身上一拽,猛的就疼了起来,忍不住的倒抽了一口凉气。眼睛瞬间都充血了,楚承辉的眼前只是黑了一下,脚下微微的有些虚浮,眼前再一次清亮了起来,却还是抵抗不住那一阵阵传来的眩晕感觉,所以一直弯着腰不断的喘着气。

    小伍这一口凉气倒抽的也有些长,最后将那口凉气缓缓的头吐出去,小伍转过头先是将楚承辉看着。“喂,你怎么样了?”楚承辉听到了小伍在他的耳边说话,然而却眩晕的感觉却让他不想开口回答,额头上有汗水沿着额角流下来。

    小伍转头却没有等到楚承辉说话,眼神中的焦急就流露了出来也不管自己身上还牵连着的针线,一个鲤鱼打挺就从床上爬了起来。然而却得到了楚承辉一声言辞俱历的呵斥。“给我躺下!”小伍的伤口此时因为来回的牵扯而开了口,有鲜血仄仄的从他的伤口中流淌出来。小伍吃了一惊,乖乖的再一次躺回到了床上。

    楚承辉定了定神,再一次伸手将小伍身上还没有缝合的伤口缝合了起来,小伍的眉眼微微的有些暗淡,于是开口轻声的问了起来。“你为什么要给我手术?”小伍以为,楚承辉一定会借着手术的机会收拾自己的,可是此时看起来,楚承辉却是拖着自己依旧病弱的身体在给自己手术,小伍眼神中的不解更加明显了起来。还是一个小小的少年的内心装不住太多的事情,于是开口问了出来。

    “我只是不想将沐筱萝和你独处的机会留给你。”楚承辉抿嘴一笑,风华正茂的颜色,那么那么的美好。眉眼间尽是春暖花开。小伍甚至都微微的有些看的呆了。他眉眼之间的那一抹奢华的气息,简直是与沐筱萝如出一辙,眉眼之间的邪气,似乎天生就高高在上的对人轻蔑的看不起,与沐筱萝眼角眉梢的那一抹冷意那么的相似。

    小伍渐渐也觉得他们两个是那么相配的两个人,站在一起简直是可以称作是金童玉女,沐筱萝有着一手甚至是让人惊叹的医术,然而楚承辉在小伍意料之外的,也有一手出神入化的医术。沐筱萝那么的漂亮,一笑之间的倾国倾城,却还是会输给这个男人眉眼之间的潋滟春光,而且鬼斧神工,不足以形容楚承辉的脸。

    “你明知道我跟沐筱萝没有一点点的可能,你为什么还要和我较劲,在你的眼中我不知只是一个简简单单的孩子吗?”楚承辉眼前有些晃,脚下也跟着一起站不稳,整个人都感觉有些天旋地转的,索性在小伍的身边随便找了一个椅子坐了下来。小伍的肩膀上此时此刻也都已经疼的眼有些麻痹,转头询问着楚承辉,既想确定楚承辉的身体状况,同时也是想要分散自己的注意力。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