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1章 221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5179

人气小说:盛华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北宋大丈夫一世独尊大明崇祯第一权臣炉石传说之吊打全球穿越到1931神武战王

    手机端  &a;lt;a href=&a;quot;<a href=" target="_blank"> target=&a;quot;_blank&a;quot;&a;gt;<a href=" target="_blank">楚承辉拿起桌子一边的糕点,扔到口中嚼了起来,他确实是饿了,就算是他明知道自己现在的状态最好是喝粥,可是却还是不想就这样虚浮踉跄的甚至是需要扶着门框的走出去,毕竟他不想让沐筱萝看出来自己坚持完这场手术部都是他的逞能,如果不能在沐筱萝的面前表现出来自己比沐筱萝强,还怎么去征服沐筱萝让她做自己的女人。

    “原因很简单,这是我对你的尊重,同样也是我对沐筱萝的在乎。”楚承辉喝了两杯茶水,才渐渐的觉得自己的眼前不会再黑白交错的闪烁。小伍不屑的憋了憋嘴,便别过了头去不再说话,楚承辉也不说话,场面一时之间安静的甚至是有些尴尬。

    “你不妨讲一讲,你与沐筱萝这段时间的际遇,就算是你对我明目张胆的炫耀吧。”楚承辉浅浅的笑了起来,很明显的也是对眼前的少年产生了浓厚的兴,于是有了想要逗弄的心思。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你欠了沐筱萝的时光就是亏欠了沐筱萝的时光,不管她这段时光过的再怎么轰轰烈烈潇潇洒洒,那都是你不曾参与过的时光,所以你所能够做到的,也只有听别人的诉说,但是对你诉说的那个人,却不是我。”

    少年虽然稚嫩,稚嫩到楚承辉甚至微微的有些不放在心上,然而此时此刻少年说的话,却如同一个个的惊雷炸响,响彻在楚承辉的耳边,小伍说的对,这是他亏欠了沐筱萝的时光,也是他不曾参与到沐筱萝生命中的一段缺失,他这辈子都不能弥补,只能被人当做一个故事一般的提起,而自己,也只是一个听众。楚承辉眉眼之间的淡然自信的神采没有出现一丝一毫的变化,然而此时此刻看起来却显得有些低敛,似乎是整个人心情的压抑,小伍也意识到了自己说的话有些狠了,就算是最开始因为沐筱萝的原因,小伍对于眼前的这个男人有颇多的不待见,然而这一场手术下来,小伍却对楚承辉产生了浓厚的崇拜之情,小伍之前一直在想,一个什么样的男人,才能够配得上那样强势倔强又多才多艺的沐筱萝,然而此时此刻的小伍知道了,那个人就是楚承辉,而且非他不可。

    就算是自己内心中有那么多的难受,也开始害怕自己以后再也没没有机会呆在沐筱萝的身边与沐筱萝并肩作战,然而小伍对于楚承辉的喜欢也是不加掩盖的,男人之间就是如此,没有谁会因为一些小肚鸡肠的事情就变成永远的宿敌,而且有时候男人之间的友谊建立起来只需要那么一瞬间的功夫,刚刚可能还在相互为难的两个男人,就已经变成了可以谈笑风生的两个好朋友,这就是男人之间的友谊。

    然而在小伍与楚承辉之间,最多的话题却还是沐筱萝。“你辈子能够得到沐筱萝,真的是你的命了,我之前一直在想,沐筱萝那样一个强势的,而且嚣张跋扈的霸道的样子,究竟哪一个男人才能够将她完的镇压住,能够做到在她的身边不至于被她的气场吞没,我现在不得不承认,你是那个能够站在沐筱萝的身边,而且不会被沐筱萝的气场压倒的那个男人,我原本以为沐筱萝有一手出神入化的医术,当真是举世无双,到了你这里我才知道,原来你们旗鼓相当。”楚承辉因为已经吃了一些糕点,整个人此时也看起来稍稍有些力气,走到少年的身边,将躺着的小年圈了一下,有些漫不经心的站在少年的身边。“你猜错了,你最擅长的不是救命,而是用毒。”楚承辉的眼角有一抹瑰丽无双的魅惑,是沐筱萝最喜欢的模样。微微的有些坏,却还是那么的不落下风。然而楚承辉此时此刻的笑容,沐筱萝却看不见。小伍忽然有一种自己在楚承辉的面前就只是个孩子,楚承辉就算是将自己看在眼中也并不是郑重其事的模样,小伍的心里微微的有些不舒坦,总有一种自己与楚承辉站不在一个平面上的感觉。

    沐筱萝端着一碗粥走进来的时候,就已经看到了楚承辉和小伍在对峙着,两个人的脸色都有些惨白和憔悴。“逞能。”沐筱萝轻轻的嘀咕了一句,神色淡淡的端着手中还冒着热气的粥走到了楚承辉和小伍的面前,小伍原本有些暗淡的眼神在看到了沐筱萝的那一瞬间,猛的就亮了起来。眼神中神采奕奕的将沐筱萝看着。

    楚承辉忽然就觉得有些好笑,他竟然在这个小小的少年身上感觉不到一丝的不悦,小少年就算是用一双含着热烈的爱慕的眼神将沐筱萝看着,楚承辉还是感觉不到自己内心中有一丝一毫的不舒服,甚至觉得眼前的少年微微的有些好笑,所以索性一伸手在小伍的脑袋上拍打了一下。“你又不疼了,开始又力气看美女了?”楚承辉的语气里面都带着调侃的意思,小伍涨红了一双眼,狠狠的瞪了一眼楚承辉。

    “怎么样,看都不能看了吗?”沐筱萝微微的愣住了,站在原地,有些不解的将站在那里不断呛声的两个人看着,沐筱萝确实是没有想到,两个人只是在一场手术当中就建立了这么深厚的友谊,他们两个原本不是应该针锋相对的吗?沐筱萝此时此刻也感觉有些不可思议。将手中的粥向着楚承辉的掌心一放,沐筱萝转身就去查看小伍身上的伤口。

    “”怎么样,你觉得他有没有给你的伤口里面放什么东西。“沐筱萝语气也很是轻盈,整个人都有一种如释重负了一般的感觉,到如今也当真是如释重负了,江山安定了,楚承辉醒了,该在一起的人也部都在一起了,似乎真的是一个花好月圆的结局。

    “沐筱萝,你别过分。“楚承辉吃着手中的粥,眉眼之中满含着笑意,就算是说话的语气是带着威胁的意思的,可是在说话的时候,却还是眉眼之间都带着可以包容的温柔,眼神甚至是有些贪婪的将沐筱萝看着,他忽然觉得只要能让沐筱萝就这样在他的视线里面转悠着,就是一种幸福,能够将沐筱萝遮掩看着,也是这样幸福的事情。现在他渐渐的开始明白了,自己当初追求的,为了江山为了自己自以为是的坚持和责任,可是渐渐的却发现那些其实都不重要,就好像当初沐筱萝歇斯底里的制止自己的理由一样,自己坚持的那些,以为一定要坚持的,有理由去坚持的,其实在这一刻再想一想,其实都不重要。

    其实从楚承辉醒来的那一刻,就想要问问沐筱萝,究竟怨不怨自己,是不是憋了一肚子的怨气。然而当时太多的人,他问不出口,此时此刻小伍在他们的面前,他还是为不出口,因为他同样知道。沐筱萝要强了这么久,就不是一个会讲自己的脆弱表现出来的人。

    于是就算是他知道沐筱萝的心里面是有怒气的,可是却还是不会当着别人的面去问沐筱萝是不是对自己的一意孤行是否有怨气,这么长的时间,她一个人孤军奋斗的日子是不是恨过自己就这样躺在床上不起来,将所有一切该让自己承担的责任都扔在一边。

    楚承辉**辣的目光直直的落在沐筱萝的背上,沐筱萝自然也感觉到了楚承辉落在自己身上的**辣的目光,自然是有些不舒服,却还是抿紧了嘴唇,检查着小伍的肩膀。“我还以为他会就这样一点一点的捏碎你的每一根骨骼。”沐筱萝调笑着说着,一边伸手做出来一个撵弄的的动作,一边用不怀好意的眼神看着小伍的肩胛骨,一边转头将身后的楚承辉轻佻的看着,楚承辉也跟着浅浅的笑了起来。“我在他的骨头里面放了东西你知道吗?”小伍忍不住激灵灵的打了个寒战,整个人也都跟着凉了下来,他之前从来都没有看到过沐筱萝这样欢脱的模样。眉眼潋滟的模样,是他从来都没有见过的神采飞扬。或许楚承辉真的是沐筱萝生命里能够让她眉眼鲜活潋滟的活着的那个人吧。

    “你们两个还真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小伍的语气似乎是有些赌气,说完这句话便别过了头去不理沐筱萝,他知道沐筱萝和楚承辉部都将他当做一个孩子,也知道自己这辈子都再也没有机会去做沐筱萝身边那个不离不弃的人,就算是内心极度的不想承认,楚承辉真的和沐筱萝十分的相配。但是却还是忍不住的想要说这样的话。

    闭上眼,微微的有些昏沉,他一直以为自己想要的出人头地就是达到今时今日的荣光,于是那时候一腔孤勇,甚至是漫无目的的乱闯,可是此时这样看起来,却不尽然,当初跟对了沐筱萝,如今也确实是得到了沐筱萝曾经曾诺给他的出人头地荣归故里。

    可是渐渐的长大,渐渐的也发现烦恼跟随着一起出来了,渐渐的发现自己是一个笨蛋,连怎么去爱一个人都不知道的笨蛋。

    沐筱萝看着小伍昏昏欲睡的模样,伸手将还在喝粥的楚承辉轻轻的拽出了房间。楚承辉手中的粥还没有喝完,连忙回头放回到了身后的桌子上面,楚承辉浅浅的笑了起来,将眉眼清扬的沐筱萝看着。“我睡着的这么长时间,我真的是有意识的,师父总是会站在我的床边,告诉我你的近况,可是每一次告诉我的,都没有关于你特别好特别好的消息。只有你受了伤,在战场上面对生死局的消息,那个时候我就想要醒过来,恨自己的无能。”

    沐筱萝静静的听着,踢踏着脚下的草地,有些懒散的向前走着,低敛了眉眼,掩藏住眼底的情绪,低着头,听着楚承辉的诉说,静静的向前走。

    “沐筱萝,你怪我么,怪我的话,你骂我一顿也好。”楚承辉似乎看出来沐筱萝并不像谈论这样的话题,一直低着头不断的向前走着。楚承辉眼底的焦急更加热烈了起来,一伸手将沐筱萝拽了过来,强迫沐筱萝看进自己的眼底里。沐筱萝静静的将楚承辉眼底的情绪看着,浅浅的笑了起来,眉眼弯弯,一片温柔暖色,早就不是当初好强争胜咄咄逼人的感觉。

    反而有一种岁月凝练出来的深沉气度,在她的身上淋漓尽致的彰显着。然而楚承辉知道不是这样的,他了解的沐筱萝不是这样的。她的脸上总是挂着笑容,意气风发的,落寞的,讽刺的,高傲的,甚至是温柔的,然而这一切都未必真的是她的心中所想,她是一个极其会隐藏自己的情绪的女子,就如同此时此刻定然是怨的,恨的,却还是不说的。

    “沐筱萝,如果你真的有怨愤你就跟我说出来,包括我答应了你的云游天下四海为家,包括我曾经答应给你的安宁生活,包括我说我想要包容你一生的颠沛流离,包括我那些食言了的诺言,你只要对我有不满,就一定要对我说出来。”楚承辉伸手想要去擦沐筱萝的脸颊,然而手指却还是微微的僵持在了半空当中,最后干脆一个柔软的吻,落在沐筱萝的脸颊上,沐筱萝的笑容更加的明媚潋滟了。

    “原来你还知道你对我有那么多的诺言,原来你还知道你食言而肥,总是将我仍在一边,说好的包容我一声颠沛流离无枝无依,却还是要让我一直一直的为了你去颠沛着,你想要什么,想要让我骂你一顿,还是训斥一顿,或者是直接动手打你一顿好安慰你愧疚自责的内心吗?我偏不会,我沐筱萝向来就不是一个欣赏食言之人的女人,你食言而肥,想等待我的原谅根本就不可能。”沐筱萝浅浅的笑了起来,并且不断的上上下下的将楚承辉打量着,打量着楚承辉瘦骨嶙峋的身体,打量着楚承辉现在似乎一阵风就能刮跑的身体,眼神中的不屑和调笑那么的深刻明显。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