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3章 223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5323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元尊终极美女保镖闪婚厚爱:误嫁天价老公重生之低调大亨甜妻指令:老公,要抱抱!随身带着小雅AI噬帝重生

    手机端  &a;lt;a href=&a;quot;<a href=" target="_blank"> target=&a;quot;_blank&a;quot;&a;gt;<a href=" target="_blank">她喜欢眼前的少年,从他不顾一切的为了沐筱萝,从他片甲不留的爱里面,她就爱极了他,爱极了他的自不量力,爱极了他的飞蛾扑火,甚至明知道,他不会记得,那天的那场闹剧里面还有一个她。

    楚承辉的身体真的是太虚弱了,沐筱萝将楚承辉送回寝殿不久就浑浑噩噩的睡着了,摸着楚承辉瘦骨嶙峋的手掌和胳膊,沐筱萝就知道楚承辉的身体需要调理好久,才能回到之前的状态,而且沐筱萝听着楚承辉的呼吸,就知道他之前的缠绕多年的顽疾更加的严重了。只是他似乎一直在强行的压制着,不告诉任何人,然而沐筱萝却还是能够在楚承辉的呼吸之中摸出来一丝丝的端倪,纵使他能够瞒过所有不知情的人,沐筱萝也相信他一定是瞒不过自己和扶苏的。

    沐筱萝想要去找扶苏商量一下关于楚承辉身体的事情,却还不放心自己一个人睡在御医院的小伍,于是绕过长长的回廊,先到了小伍所在的御医房,然而还没有推开门,沐筱萝就发现了御医房里面有人。沐筱萝已经迈上了御医房最后一节石阶的脚步又退了回来,而是寻找了一个隐秘的地方,捅破了窗纸,向着御医院里面看着,就看到了那个小丫鬟静静的坐在小伍的身边,沐筱萝心中一紧,便仔细的将那个小丫鬟看着。

    此时就算是江山稳定了,却也不保证不会发生一些突发的时间,就如同今天萧何莫名其妙的冒出来了一般,也如同此时余孽没有完的清理掉,和皇宫之中,难免会有别人安插进来的奸细,这都是一些不一定的事情,而且小伍年轻有为,难免成为那些人眼中的目标,这都是有可能的事情,更何况小伍现在是一身是伤的躺在那里,沐筱萝又怎么能够不绷紧神经,以防发生什么不可挽回的事情和局面。

    然而那小丫鬟就一直静静的坐在小伍的床边,似乎根本就没有要做什么的意思,只是静静的在小伍的床边做着,似乎只是想要打量小伍的眉眼,因为沐筱萝所在的角度的问题,沐筱萝只看到了这个小丫鬟的背影,那小丫鬟似乎感觉到了身后直勾勾的盯着自己的目光,微微的转了身,眼角泄露的粉黛,让沐筱萝有了一点点的印象。

    这不是小伍今天扯在自己身后的那个小丫鬟吗?沐筱萝似乎明白了什么,缓缓的笑了笑,转身离开了,小伍是一个好孩子,这辈子的爱情不是青春年少的一是热血就能够决定的,也不是爱过了谁,认定了谁,最后有缘无分,甚至是无怨无份就失去了爱一个人的能力了,就像是她曾经以为自己这一辈子后悔很爱很楚绝郜,就如同她在嫁给楚绝郜的时候想着能与他共度一生一般,就想着自己这一辈子都会和楚绝郜在一起,可是到最后时光荏苒,楚绝郜终究不是那个能够一直陪在自己身边的良人,而她,原以为这辈子都不会再去爱了的她,却还是抵抗不住爱情的诱惑,所以说,没有谁会真的失去看一个人的能力,只不过是遇没遇见那个值得自己珍惜的人罢了。

    当遇见了自己爱着的那个人的时候,就会发现自己并不是想象中的那么在乎他的权势和低位,因为挨了就是爱了,与他所处的阶层没有丝毫的关系。

    沐筱萝浅笑着摇头就离开了。

    怜香感觉到了自己的身后有一道**辣的目光,然而在回头看的时候却发现自己的背后空空如也毫无一物,整个人忍不住激灵灵的打了个寒战,脸色也瞬间苍白了下来,原本就做贼心虚,此时更是让他浑身都打着颤。尽管内心害怕却还是没有产生一丝一毫的想要从眼前的场景中逃离的感觉,反倒是更加的想要向着躺在床上的那个眉眼安详的少年靠近过去,而是却不敢搅了他的清梦,她也害怕一旦眼前的这个男人睁开了眼睛,不会会就这样将自己从这里赶出去,自己对于他来说只是一个萍水相逢的小丫鬟吧。

    在他的眼里心里,部都是那个高高在上的女人吧。也对,他站在那样的高度和位置上,为什么就不能去爱一个那样高高在上的女人,只有那样的女人才能够入了他的眼,自己在他的世界里面,永远都不会占有一席之地。

    然而小伍此时却微微的动了动眼珠,然后缓缓的睁开了自己的眼睛,刚刚睡醒的眼神微微的有些迷茫,甚至是有些呆呆的将头顶上的红色柱子看着。甚至是有些不明白眼前究竟发成了一些什么,眼神中就这样微微有些迷茫的将眼前的场景看着。

    小丫鬟猛的就吃了一惊,此时呆呆的站在那里,是进也不是退也不是,猛的就噤住了声音,也不敢再发出一丝丝的声响,只能够静静的将眼前的人看着,甚至一点大气都不敢出。生怕那个躺在床上的少年发现自己的存在。因为她不知道在那个少年发现了自己在这里的时候,自己应该怎么解释,自己是因为什么而出现在了皇宫当中,也不知道自己该用什么样的立场去面对那个少年,然而那个躺在那里的少年却还是看到了自己的存在,目光缓缓的落在了那个小宫女的脸上。

    “你怎么跑这里来了?”少年的眼神中没有敌意,没有戒备,也同样不存在排斥,不存在任何情绪的波澜起伏,也不存在任何的关于内心深处的那一抹激动,那不含着任何感情的眼眸将怜香看着,怜香的内心猛的就疼了一下,整个心悬空一颤,就这样细细密密的疼了起来,自己这样卑微的甚至是没有尊严的来这里看他,可是在他的世界里面,自己什么也不是。如果此时此刻站在这里的是沐筱萝,那么他是不是最起码会出现一个笑容。是不是最起码会用温柔的目光将沐筱萝看着。

    可是当眼前的人换成是自己的时候,他的眼神也就太过淡漠了,甚至是毫无波澜,见不到一丝一毫的情绪波动,怜香其实很想裂开一个大大的笑容,想要将自己最美好的一面呈现在小伍的面前,可是内心却酸楚成伤,就算是想要咧开嘴角,却也做不到。

    “问你话呢,你在这里做什么,难道连话都不会说了吗?”小伍的肩膀似乎都已经不是自己的,甚至连想要抬起来都有心无力,胳膊处传来的吱吱嘎嘎的声响让小伍不敢再冒险尝试,索性将自己所有的目光都落在了怜香的身上。

    怜香自然看到了小伍紧紧的皱起来的眉头,也看到了小伍眼神当中的那一抹无能为力,就算是看不起自己的一厢情愿,怜香的心脏却还是忍不住抽疼了起来。

    “让我留在你的身边照顾你吧。”怜香轻声的说着,低敛了美艳,不敢再去看小伍的眼睛,因为她害怕小伍会说出来拒绝自己的话,她害怕自己主动的说了要留在小伍的身边。遭到的却是小伍无情的甚至是冷漠的不含有任何一丝感情的拒绝,怜香害怕自己遭到那样的拒绝,心,会很痛吧,就算是明知道自己卑微的不应该去气球那一丝的光亮。

    小伍猛的一愣,坐在那里很久很久都没有反应过来,也没有想起来怜香为什么就一定要跟在自己的身边,难道就是因为今天自己救了她一命吗?小伍理所应当的当做了眼前的这个女孩子是为了报答自己的救命之恩,所以要跟在自己的身边终生照顾自己,然而小伍却觉得自己的身边不需要人的照顾。她可以照顾好自己。

    “你若是觉得我今天救了你所以你对我感激,所以要一直跟在我的身边那么你就错了,我救你只不过是举手之劳罢了,我没有想过让你感激我,也没有想过要你如何去做,所以你根本不必去做一些什么迎合我的事情,不必在我的身边一直一直的照顾我。因为我需要的也不是你的照顾,同样在我伸手救你一把的时候我想要的也同样不是你的生死相随,所以你也不必一定要跟我在一起。

    怜香虽然想到了小伍可能会拒绝自己,可是却还是没有想到小伍会说出来这样的话,在他的眼里,难道以为自己此时心心念念的站在这里,甚至连自己都觉得自己不自量力的站在这里只是为了报恩吗?根本就不是的,如果只是为了报恩,她就不会连自己都瞧不起自己的来这里只为了看他一眼,如果只为了报恩,她就不会连自己都觉得难以启齿的请求一直留在他的身边,然而他是年轻有为的将军,而她却什么都不是。

    “我只是想要呆在你的身边罢了。“怜香死死的咬住自己的下唇,甚至不知道自己还能够说些什么,她确实是只是想要呆在小伍的身边罢了,想要一直一直的守在小伍的身边,就算明明知道小伍的视线这辈子都不会真正的放在她的身上,就算是明知道自己在他的身边也只是一个影子的存在,可是她觉得自己和小伍不过是一样的人,小伍同样也只是一个想要呆在沐筱萝的身边,不问因果原有的一个人,自己也同样是想要呆在小伍的身边不需要回报的一个人,他们一个一个都是一样的人。

    “为什么?”小伍也没有想到怜香会这样同自己说话,迷茫了一瞬间却还是问出了自己心中的疑惑,他不明白,自己只不过就是帮了怜香一次,为什么怜香就开始想要守在自己的身边,怜香死死的咬住了自己的下唇,分毫不让的看着小伍眼中的疑惑,怜香在告诉自己,这辈子一定要为自己努力一次,总是要将自己心中所想心中所念说出来,这一辈子才能够算是不后悔,就算是明知道他就算是救了自己一命也只不过就像是她自己说的那样只不过就是举手之劳,就算是知道自己在他的心中什么都不是,却总是要被狠狠的否定了之后,才有真的离开永不后悔的勇气。

    她不想自己永远去做一个会后悔的人。她不知道小伍不同沐筱萝说自己喜欢她是不是会后悔,但是怜香知道,自己不去和小伍说自己喜欢的人是他,这一辈子她都会在后悔当中度过。

    “就像是你想要一辈子都陪在沐筱萝的身边一样,我也想一辈子都陪在你的身边,就像是你明知道沐筱萝不需要你你却不想离开一样,我也不想离开。”怜香几乎是一鼓作气说出了这句话,甚至是耶是在这一瞬间有一种悍不畏死的豁出去了的勇气,在这一瞬间她也似乎终于将心中的大石头落了地,于是忍不住的缓缓的喘息。

    小伍微微一愣,确实是没有想到怜香竟然会歇斯底里的与自己说这样的话。然而却也是最生动形象的形容,也让他在这个女孩子的身上看到了自己,现实不就是这样,他当初也只不过是因为见了沐筱萝一场浴血奋战而怦然心动,现实也不就是这样,沐筱萝觉得是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可是在他的心里面却耿耿于怀的记了那么久,而在他这里看起来微不足道的事情,又为什么不能在那个女孩子的心里耿耿于怀的存在着,想忘,却只剩下挣扎。

    然而怜香说的那些话却还有另外一个好处,那就是小伍甚至不知道该怎样开口去拒绝怜香,就像是没有办法开口拒绝自己一样。没有办法拒绝那个明知道自己是卑微的却还是控制不住自己飞蛾扑火的那个自己,也没有办法去拒绝那个为了爱情而开始义无反顾甚至是奋不顾身的自己,于是渐渐的觉得自己像是一个不可救药的疯子,却还是没有办法控制自己不着边际的行为和思想。

    他想要拒绝站在眼前的这个小小的丫鬟,而是话到了嘴边,却又不得不咽了回去。因为他不想再多一个和他一样的可怜人,可是就算是吧她留在身边又能够怎么样,他只能让她一辈子都在默默的望着,因为他做不到给她爱情,也做不到给她一生。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