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4章 224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5242

人气小说:一世独尊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盛华最强无敌熊孩子北宋大丈夫大唐之最强帝王师道成圣

    手机端  &a;lt;a href=&a;quot;<a href=" target="_blank"> target=&a;quot;_blank&a;quot;&a;gt;<a href=" target="_blank">“那你就留下来吧。”小伍深吸了一口气,又有些无力的倒回了床上,他原本是想要拒绝的,因为感情这种东西就是一根微妙的线,你永远不知道它什么时候缠在哪里,指向哪一边,却还是忍不住不想去拒绝那个和自己那么想象的女孩子。

    就如同他一直所想的那样,他不忍心拒绝的其实是他自己罢了。然而小伍这一句无心的话,甚至是自怜自哀的怜惜自己的话,当听到怜香的耳朵里面的时候,又变成了另外一回事,怜香只听到了夏小伍同意了她呆在他的身边。所以喜上眉梢,于是连眼角都弯了起来,其实跟着小伍,不管小伍这辈子的目光是不是能够落在她的身上,但是最起码能够拯救的就是她的生命,拯救她甚至是有些卑微的一生,就算是自己这辈子都得不到小伍的心,却还是能够在他的身边做一个最起码不卑不亢的人。不会在皇宫中的黑暗当中渐渐的被辗转成泥,甚至是没有翻身之日,她真的不希望自己会变成一个那样的女人,这一辈子可悲又可怜。

    小伍看着这个女孩子脸上的满足的笑容的时候,自己的内心也微微的就酸涩了起来,她甚至不知道自己该怎么样去陪伴那个她想要一声都去陪伴的女人,在这一刻的他能够理解怜香的心情,可是他的心情呢,又有谁能够理解呢,他想,也许这辈子都无可救药没有人可以理解了吧。

    小伍其实也想要一直都能够陪在沐筱萝的面前,然而他心中却也无比的清楚,此时的楚承辉已经醒了,只要楚承辉的身体养好了,他们几个人一转身就能够离开。到时候云游天下四海为家,可是自己呢,当初以为作为一个男人就应该征战天下,精忠报国,保卫国家,可是到了这一刻,当真荣归故里的时候,才明白沐筱萝他们才是闯荡了一辈子真正看透了生活和人生的人,他们的选择才是对的,他们是大风大浪之中一路摸爬滚打过来的人,也是在经历过人生的跌宕起伏之后真的累了的人,于是渐渐的明白了这世道的荒凉无助,于是也渐渐的明白了自己想要的是什么,于是选择了成一些壮志雄心的人,小伍开始渐渐的理解了那些拥有壮志雄心的人,可是渐渐的他也发现自己不是一辈子在追求权利的人,他还很年轻,却已经羡慕沐筱萝他们能够有云游天下的计划。羡慕沐筱萝能够有云淡风轻的心态。他想他一定是疯了,因为爱了一个人所以变的毫无斗志,于是就算是年纪轻轻却还是想要像他们一样放弃那一席壮志雄心,就这样去袖手天下。

    “今天小伍拽在身后的那个小丫鬟你记得吧。”沐筱萝将眼前的杯盏推到肖锦的面前,脸上再没有了往日毫无间隙的清浅笑容,也没有了以往毫无顾虑的调笑声音,相反的,脸上多了一份庄重,她还记得刚刚她在他的面前低下身去的那一瞬间,他眼中的不可置信的颜色。沐筱萝的眼中带着清浅的询问,其实并没有抱有太大的希望。

    这皇宫之中那么多的宫女,肖锦又怎么可能如数记得,大抵都是一些不可思议的事情罢了,于是沐筱萝也只得到了肖锦的摇头。“不曾注意,就算是注意了,也并不是那丫鬟是哪里的,这宫中人来人往,我倒也并不记得真切了。”

    沐筱萝缓缓的点了点头,示意自己明了。“没关系,我想说的只不过就是那丫鬟似乎对小伍有情,不如就将他赏给小伍吧,小伍的身边也难得一个真心实意照顾他的人。”

    “你说好便好。”肖锦微微的低着头,眉眼中波澜不兴,显然是没有为了一个小丫鬟的事情太过在乎。也并没有因为小丫鬟的事情太过的感兴。几乎是大手一挥就同意了沐筱萝这样的请求,在他的眼中,这只是一件无比简单的事情,其实在他的信赖还有更重要的事情在纠葛着。

    “楚玉今年多大了。”肖锦的手把玩着眼前的水杯,眼中有氤氲不清的眼波,似乎在考虑着什么样的事情,抬头将沐筱萝看着,他没头绪的说出这样一句话,沐筱萝微微一愣。“也有十岁了吧。”沐筱萝拧紧了眉头,似乎明白了肖锦为什么要这么问,似乎也不明白肖锦为什么要这样问,心中有一个猜测,她却不敢就这样脱口而出。

    “也这般大了啊,不过还是小了一一些。”肖锦不知道怎么想着冒出了这样一句话,眼神中微微的有些踌躇,却还有着一抹坚定的光芒,略微的有些摄人心魄。

    “楚玉还是太小了一些,根本就不适合担起这江山,怕是会让人当做傀儡,皇上还是想一想再做决定吧,这江山于你如此之重,切不可开玩笑。”沐筱萝眉眼温柔的将肖锦看着,然而说出来的话对于肖锦来说无疑算是字字珠玑,如同一巴掌扇在了肖锦的脸上,让肖锦微微的有些无地自容,然而却还是有些不甘心,如果说最开始是在和楚承辉抢夺江山的话,此时此刻他恨不能将手中的奖赏再一次还给楚承辉。

    然而他不能,他知道楚承辉这辈子算是亏欠了沐筱萝的,也打算好了要带着沐筱萝云游天下四海为家的想法,于是就算是他现在也想要一撒手带着白灵儿袖手天下,可是这江山沉甸甸的压在身上,他也喘不过气。

    沐筱萝将手中已经微微有些凉的茶水一饮而尽,沐筱萝起身微微的作揖。“皇上,民女这就退下去了,这次来也没有什么别的想法,就是想和你说一下小伍的事情,事情也说完了,皇上要是有什么决定的话,民女也不便插言,皇上还是自己决定就好了。”沐筱萝轻轻的弯下了腰,转身离开,肖锦看着沐筱萝的背影,忽然就有种她已经在这纷乱的红尘之中挣扎了出来,不会再被这些外物影响了的感觉,沐筱萝现在在肖锦的眼中似乎就像是一阵风一般,似乎随时随地都有可能会离开消失不见。

    她都要走了,为什么自己还要留在这里,在看到了白灵儿眼神中的失望的时候,在看到了白灵儿眼角眉梢的那一抹憔悴的时候,他的心,就如同被谁生死活裂了一般的疼痛。

    楚承辉坐在扶苏的面前,扶苏的眼前也摆放这一壶清香的茶水,茶水还冒着腾腾的热气,窗外的空气还有着雨后的清新,甚至是每一片叶子上面也都带着垂涎欲滴的右路油绿的色彩似乎随时都能够低落下来,让人的心情也跟着这一片的春色盎然之中活跃了起来,就连心情都跟着好了起来,楚承辉的手就这样搭在扶苏的面前,扶苏拧紧了眉心,在探听着楚承辉的脉搏,眼神中的凝重却丝毫的不曾减退。

    “你最近倒是不是经常咳了。”扶苏声音微微的有些沉闷,似乎是藏着心事一般的开口,楚承辉缓缓的点了点头,眼神中平静无波,似乎早就习惯了接受这样的听诊,也习惯了扶苏宣布的每一个结果,而且他自己的身体他比任何人都明白。

    “你就一点都不担心吗?就要这样带着沐筱萝离开,你的身体,虽然表面上看起来很好,可是已经是强弩之末了,你的病症,在我有生之年没有给你一个交代,是我这辈子最大的失败,你的身体再这样靠下去,怕是挺不了多久了,你的病症,我们得抓紧治疗,我听阿枫说,那一天咋马车上,沐筱萝似乎是又办法对付你的病症的,不如就告诉她吧。”

    扶苏对楚承辉的关心也是真真切切的,这么多年,他孤身一人,唯一不得不说的就是在面对楚承辉的时候,他一辈子鳏寡孤独,活到这样的岁数身边没有自己爱着的女人陪着自己,也没有一个孩子,当真是寂寞了一辈子,可是却好在还有这样一个徒弟,在他感觉到自己举目无亲的时候给自己一点温暖坚定的力量,他一辈子争强好胜,到老了不也只是如此罢了,甚至连一个至亲的人都没有攒下。

    这个时候的扶苏又再一次想起了死在自己手中的萧何,萧何的师父也是他的旧相识了,对于他被自己徒弟杀害了这样的事实,是扶苏一直以来也有些接受不了的。

    “还是不要和她说了,她这辈子想要的也只不过就是想让我带着她远离人世间的这些繁杂事,我还是好好的带着她远远的走着吧,她想要的瓜田李下的生活,我也会尽可能的满足她,然而这娘胎里面就带出来的病症,我想我是真的没有什么太多的办法,也许我真的不能给她一个她想要的长远未来。但是我自己的身体,当真也不是由我自己说了算的存在。”楚承辉略微有些无奈的笑了起来,眼神中有着默然的云淡风轻,他早就知道自己有一天会熬到尽头,这是肺痨,是从娘胎里面就带出来的病。

    这皇宫之中的斗争就是这样的纷乱复杂,即便是一个刚刚出生的孩子,也不会保证就不会被带到这样纷乱复杂的甚至是你死我活的战争之中,他是幸运的,他最起码安的来到了这个人世间,然而还有好多的孩子,甚至还没来的及来到这人世间就已经夭折了,他不得不感谢,自己能够活着来到这人世间,能够遇见沐筱萝,能够去做沐筱萝依靠的那个人,能够有能力免去沐筱萝的半世流离。然而当真能够免去沐筱萝的半世流离吗。

    楚承辉浅浅的笑了起来,眼中有荒草丛生的苍凉,如同一地的断壁残垣,没有了爱,也没有了恨,剩下的也只是与时光斗争。

    为什么不去试一试呢,就算是不能够成功,最起码也要告诉沐筱萝这样的真相,毕竟沐筱萝的下半辈子还做着跟你长长久久的在一起的梦,你真的能够就这样将沐筱萝辜负了吗?我想你做不到。那么不如就好好的和她在一起,好好的珍惜着,也告诉她真想,倘若真的能够治好你着病症也是好事,若是当真不能起死回生,也好早早的做好准备,以免当那一天来临的时候太过伤心。“

    “师父说的怎么好像我现在就要死了一样,我这身体我自己明白的很,怎么说也能熬上几年,倘若我自己好好调理着,也许十几年也不是问题,师父何必如此说这些悲春伤秋的话,未免太让人感怀了一些。“楚承辉还是拿出那样一副什么都不在乎的养子,然而扶苏的眼神却是凝重的,甚至是有些赌气的在楚承辉的脸上扫了一眼,气哼哼的将楚承辉的手腕扔到一边,你便说些话来哄我,莫不想想我若是白发人送黑发人是什么样的心情。

    沐筱萝的手握在门外的把手上,握的紧紧的,在这样早春正好的天气里,手指的骨节却是一片的青白,似乎是不过血了的颜色,沐筱萝的嘴唇也微微的有些苍白,似乎是受了什么自己接受不了的打击而微微的颤抖着,她早就知道的,早就知道楚承辉的身体越来越糟糕,早就知道楚承辉并没有他表面上看起来那样的好,早就知道就算是自己一直跟在楚承辉的身边他也不会将自己身上的顽疾已经恶化了的消息告诉自己,她早就知道,他已经做好了随时可能离去的准备,可是她没有办法问,就算是她明明知道其实她自己和扶苏联手的话,楚承辉的身体不是没有希望的,可是楚承辉瞒着自己,不知道为什么,她忽然没有了当面指认的勇气,忽然想要成他的那一抹坚持。

    沐筱萝深吸了一口气,然后扯开了一个倾国倾城的微笑,就如同旧日时光里那眉眼都温柔的吧不可思议的模样,那一身的柔美带着三分的温暖,七分的魅惑,浑然天成的就有一股子狐媚的劲头,眼角眉梢的风情,会让人情不自禁的沦陷在其中。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